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零三章 开弓没有回头箭
    “谁也不准动我的儿子!”

    钱艳丽虽然是副县长,但是,一个作母亲的本能还是被眼前的一幕激发出来了,不顾一切的拦到了儿子跟前,大声的冲那四个警察咆哮道。

    已经被警察铐住的郑宜宽,在钱艳丽护住他的时候,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妈,快救我,不能让他们把我抓走了!”

    四个警察都知道钱艳丽的身份,一看她扑了上来,有些不知所措,而那个女民警却一仰脸道:“钱县长,我们这是在执行公务,郑宜宽涉嫌和盛小虎一起违法,请您不要让我们为难。”

    “小程,我们家的小宽是跟你一起长大的,他这么一个老实的孩子,怎么会犯罪呢?肯定是有人想陷害他,对!肯定是有人陷害他。你们要把这一点查清楚了,我绝对饶不了他!”钱艳丽为自己找到的这个理由有些兴奋,一边说,一边咬牙切齿的发狠。

    “钱县长,我叫您一声阿姨,请您听我一句劝。小宽有没有犯错,我不知道,但是抓捕他的命令却是局长亲自下达的。如果您觉得小宽是被拉下水的,那就让他和我们一起去调查,我相信,法律一定会还他一个清白的。”杜小程沉吟了瞬间,轻声的说道。

    钱艳丽开始还真把杜小程的话听进去了,但是,一听还是得把儿子带走,武断的一挥手,不容置疑道:“不管你们说得如何天花乱坠,反正这件事我不同意!我这孩子是什么人,怎么能跟你们去局子里?你告诉连横河,要是他传讯小宽的话,让他直接来找我!”

    杜小程没想到这个见了她向来都是眉开眼笑的副县长,居然这般的蛮不讲理,一时就有些束手无策了。就在她犹豫不决时,王子君已经走到了侯天东的身前,请示道:“侯书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钱县长这么做,恐怕影响不好吧?”

    侯天东和刘成军也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切,此时王子君走过来,侯天东沉吟了一下道:“抓捕郑宜宽,有确切的证据么?”

    “有。”王子君掷地有声的说道。

    “刘县长,这是你政府口的事情,你把钱县长叫过来,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更应该以身作则,积极配合警察同志办案,她当着这么多人护着自己的儿子,成何体统!”侯天东朝着钱艳丽狠狠地瞪了一眼,就扭头朝着刘成军大声的说道。

    钱艳丽一向在政府之中支持常务副县长杜自强,这让刘成军很是恼火,此时逮住机会,岂能轻易放过?

    当下阔步来到钱艳丽的身前道:“钱艳丽同志,你不仅是一个母亲,还是一个副县长,现在是什么时候?还在这里吵吵闹闹,拉拉扯扯,你给我回来,不要阻碍警察同志办案!”

    钱艳丽一向不怕刘成军,此时看着刘成军虎着脸的模样,心中就有些没底,正当她犹豫着是不是跟刘成军吵上一架的时候,杜自强也走出来劝道:“钱县长,你放心,法律一定会给小宽一个公正的答复,眼下黄市长要来,难道你还想把事情闹大了,捅到黄市长那里么?”

    随着两位政府主官的开口,钱艳丽那本来有点慌乱的心方才平静了下来,尤其是杜自强那句黄市长就要来了,更是让她心态澄明,恢复了先前的政治智慧。

    “对不起,我刚才有点冲动。”钱艳丽瞬间恢复了清明,低着头给两个领导说了声对不起,迈步就朝自己的位置走了过去。她知道,官场是要有眼色的,不打勤快不打懒,专打你的不长眼。如果在这个关键时刻,弄得县委一班人下不了台,由此带来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郑宜宽很快就被带走了,那年轻的女警杜小程在离去的时候,冲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杜自强笑了笑,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老杜啊,没想到小程这么快就成了一个业务骨干了,看着小程,我们不服老是不行了!”刘成军看着离去的四个民警,若有所思的对杜自强感慨道。

    杜自强一直都冷着脸,此时一听刘县长说起自己的女儿,一种本能的爱犊之情堆满了脸宠。

    随着警察的离去,场面再次恢复了平静,重新站好的四大班子领导,再次开始恭敬的迎接黄市长的到来。不过这些人凑在一起,哪里有沉默不语的,尤其是人大和政协的一些老同志,说起话来更是无遮无拦,肆无忌惮。

    “这样出去维护孩子,实在是太丢领导干部的脸了!”一个人大副主任因为过去和钱艳丽有些宿怨,逮着这么一个机会,哪里肯轻易放过?

    他一开口,他身旁的那位政协副主席也嘿嘿一笑,上前凑话道:“估计开人代会时,代表们选举都闭着眼睛了。这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跟盛青龙搅和到一块,打的火热,能是个好东西么?”

    钱艳丽在政府一向尖酸刻薄,除了那些觉得有巴结价值的之外,得罪的人也不在少数,以往抓不住她的把柄,众人也只能恨得牙根痒痒儿,却无可奈何,现在弄了这么丢人现眼的一出,幸灾乐祸的就不在少数了!

    不过,就在大家欢快的七嘴八舌之时,县委办主任肖子东却将目光投向了王子君。公安局抓人,那当然得请示王子君的这个政法委书记,刚才那一幕,不是王子君专门安排的吧?想到钱艳丽在集合前所说的关于王子君的尖酸的话,肖子东越发觉得这个猜测有道理。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王书记,可真是难对付啊。

    和肖子东有同样想法的人还真是不在少数,不过,他们这些想法,王书记是不知道的,要是知道自己被同事们怀疑出这么一个想法,王子君恐怕就只能大呼冤枉了。

    “来了!黄市长的车已经进了县城。”虽然没有亲自迎接,但是交警大队却在第一时间将市长的行程通过对讲机传到县委领导们的耳朵之中。

    正在窃窃私语的众位领导,瞬间工夫,都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一个个脸上露出庄重严肃之色,目视着前方,准备迎接市长的到来。

    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在小车的后面,一辆黑色的奥迪缓缓的开了过来,在奥迪之后,还有一辆写着红玉电视台的采访车以及一辆偌大的考斯特。

    侯天东满脸的肃穆,就好似蓄势待发的拉好的一张弓,随时都准备冲上去和市长第一个握手。而刘成军也做好了准备,等待和领导握手的那一刹那。

    和两位主官相比,王子君表现得十分的淡定,他毕竟是不是县里的主官,这些开车门、跟领导握手的这些事情,还轮不到他前去出手。

    “咦?”,正当王子君看着车队,任凭自己的思绪信马由缰地奔突驰骋之时,上百道身影,突然映入了王子君的眼帘,这些人就像从平地里突然钻出来的土行孙一般,排山倒海般的涌了过来,手里还打着一个个刺眼的条幅:

    “打倒贪官,为老百姓作主!”

    “释放我们的好经理盛青龙,严惩打击报复的贪官污吏!”

    “打倒王子君,还我芦北县朗朗乾坤!”

    一幅幅标语,直指王子君,当县委四大班子领导眼睁睁的看着车队已经无限靠近县委县政府门前时,那浩浩荡荡的上百人已经引发了一场难以遏制的骚动。后面的人大概试图挤到前面想一睹市长的风采,于是人群像潮水一样向前涌来。巨大的波浪从后面一直卷到前面,前面的人抵不住波浪的推动,便一下子涌到县委门前的台阶下。

    门岗的几个保安粗暴地推搡着前面的人,不让他们登上台阶。

    几个人被推了个趔趄,有个人没站稳一下子摔倒了,跌坐在地下显得越发的气急败坏,嘴里还大声的喊道:“我们要见市长,我们要见市长!”

    “放了我们的好经理盛青龙,要不然,我们坚决不答应。”

    “不能让那些贪官再占据高位了,请市长为我们主持公道。”

    噪杂的场面,几乎让准备了在芦北县,我看这不是偶然,而是你们这两个同志的控制力有问题。”

    侯天东和刘成军彼此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此时的他们,也已经意识到事情为什么会弄成这样。这明显就是这位市长大人安排的一个局,一个要将王子君置于死地的局。而他们两人,只不过是被这个局牵涉进去的倒霉鬼而已。不过,他们心中虽然明白,此时却也是百口莫辩了,只能任由黄市长发作,谁让人家技高一筹呢?想来,黄市长心里也是有数的,应该不会让自己太为难。

    果然,这两人一站起来,黄市长的语气就变了,他和蔼的朝着两人点了点头道:“你们两个同志的工作,我还是看在眼里的,但是你们就是有点太软,这才让某些人不知道天高地厚,胡乱作为,试问,你们作为县委县政府的一把手,控制力哪里去了?在某些问题上,是讲究民主集中制的,你们懂不懂工作方法?啊?让你们驾驭全局,又怎么能让市委市政府放心呢?”

    侯天东和刘成军对视了一眼,心说自己两人这算是过关了,不过两人虽然过关了,但是王子君这次要过关,恐怕就难了。

    黄市长挥手让两人坐下,然后目光变得冷峻了起来,他啪的一把将一堆的告状信砸在了桌子之上,冷冷的逡巡一眼会场,厉声喝问道:“能够激起这么大的民怨,我们新任的政法委书记真的很能干吗,谁是王子君,站起来让我看看!”

    一道道目光,朝着王子君看了过来,王子君虽然已经有了准备,但是在这一道道目光之下,还是觉得心情涌动,他知道,自己遇到了重生以来可能是最大的危机,感受着这些目光之中的寒意,一股战意陡然从他的心中升起。

    黄市长来此就是为了找事的,就是想要置自己于众矢之的的境地,好,既然你已经出手了,那就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