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三章 要想富 先修路
    “谢谢熊书记夸奖,我一定会再接再厉,为芦北县的发展,发光发热。”王子君仰视着熊泽伦,声音淡然。

    “这就对了,要我说,芦北县去年的工作,也就企业改制这一块还算是个亮点。别的不说,能让一个濒临倒闭的企业扭亏为盈,不容易啊。因此,对于芦北县的这项工作,组织上还是充分肯定的。应该给你们发奖,而且还是发大奖。其他各县区、各单位都应该向芦北县学习,狠抓企业改制不放松,帮我们的企业走出困境,重新焕发生机。”

    熊泽伦一说发奖,而且还是发大奖,正在主持会务的市委秘书长赶紧对副秘书长招了招手,那副秘书长心领神会,赶紧将一块备用的奖牌给弄了出来。

    熊泽伦看着被礼仪小姐双手托上来的奖牌,欣然的双手接过,然后放在了王子君的手中。

    能够让市委书记亲自发一个本来就没有准备的奖项,王子君立刻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刚才被批得抬不起头的侯天东和刘成军,脸色也明朗了许多。

    不过,在王子君接过奖项之后,熊泽伦却又话题一转,并不准备就此放过侯天东两人,等王子君他们下台之后,又对会场逡巡一眼,问道:“芦北县的侯天东书记和刘成军县长来了没有?”

    市委书记亲自问话,侯天东和刘成军立马站起来了,等待书记的指示。

    “我不问你们别的,就问你们一项工作:这条路,你们芦北县能不能完成任务?”

    熊泽伦的话,一下子把两人逼到了墙角,修,没有钱,就是把全县的财政收入都捂在这里,也修不起。但是,要说不修吧,当着市委书记和全市各局委一把手的面,这种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熊泽伦刚才不是已经发话了嘛,要钱没有,等着当这个一把手的人选多了去了!

    两人对视一眼,只觉有点惺惺相惜之感。侯天东在沉吟了瞬间之后,老老实实的说道:“熊书记,这个路,我们芦北县修。”

    “好,你们两个都在这里,你来给我表个态,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让我乘车从这条路到安易市呢?”熊泽伦此时的发问可谓是步步紧逼,根本就不给两人喘息的机会。

    “明年,明年的这个时候,我请熊书记验收我们的工作。”侯天东虽然说得有些底气不足,但是此时,这个姿态无论如何是要拿出来的。

    “好!那我就等明年从你们芦北县坐车去安易市。”熊泽伦将茶杯一放,大声的说道。

    会议接下来是熊泽伦的讲话,在讲话之中对各县区各单位都提出了经济发展的要求。不过这些都已经不是侯天东和刘成军两人要注意的,两人的心思,都转到了熊书记嘴里的那条路上。

    要修成这条路,谈何容易?但是,明年达不到熊泽伦的要求,恐怕他们两人就得换个位置了。

    虽然心事重重,但是在会议结束之后,侯天东还是勉强挤出来几丝笑容对王子君道:“王书记,这次还算不错,要不是你给印刷厂改制这项工作,咱们芦北县的脸面今天就丢在这里了。”

    刘成军也跟着道:“子君书记,你也不用谦虚,我在芦北县当了三年的县长,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在受批评,这经济运行会上领奖,而且还是市委熊书记亲自表彰,还真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呢。”

    王子君谦虚了两句,就没有再提这个话题,这一二把手正为修路的事烦心呢,你再不知好歹的给个杆就上,那不是明摆着让他们窝心么?

    三人都不再说话,直到快要走出市委大院的时候,侯天东才开口道:“不管怎么说,今天也算是打破纪录了,咱们干脆到金鹿园吃它一顿,也算是为这个意料之外的奖项庆祝一下吧!”

    侯天东的提议,刘成军没有反对,三人三辆车就朝着金鹿园的方向开了过去。这金鹿园乃是市里首屈一指的大饭店,县里的领导进城,一般都喜欢在这里坐坐。

    侯天东和刘成军在这里无疑是很熟的,在两人下车之后,服务员很是热情的将两人引导到了一个贵宾间,三人落座之后,侯天东很是随意的点了几个菜。

    “刘县长,子君书记,来,咱们走一个。”侯天东端起酒杯,脸上勉强做出一丝笑容道。

    王子君注视着侯天东,将酒杯端起喝了一杯。侯天东要拿起酒瓶,却被王子君抢先拿下,给他们两人满上。

    “子君书记,咱们三个单独喝酒,恐怕还是头一次吧。”侯天东摸了摸脑袋,脸上带笑的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他端起酒杯道:“要这么说,都是我这个当下属的过错,来来来,让我敬两个领导一杯!”王子君姿态放的很低,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无比。

    对于怎么处理和王子君的关系,侯天东也有点头疼。这家伙凡事都是一副顺其自然的姿态,遇事处之泰然,得意时淡然,失意时坦然,此时正是他风头正劲的时候,侯天东最怕的就是这家伙翘起尾巴自立山头跟自己作对了。现在看来,自己真是多虑了,从王子君的姿态来看,这家伙倒也知道进退。

    年轻有为,敢担当,知进退,一个个念头从侯天东的心头闪过,瞬间工夫,前途无量这四个字就出现在了侯天东的心头。不说王子君究竟有什么来头,就说他能够让市委书记当着全市干部的面夸奖,那就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恐怕这家伙在仕途上会平步青云,一路高歌猛进了!

    侯天东端起酒杯,不知道怎么心中升起了一丝伤感,他将酒杯端起道:“子君书记,你老弟前途无量,我和刘县长祝你鹏程万里。”说话之间,侯天东就将那杯酒喝了下去。

    兔死狐悲,侯天东的心思,刘成军也能够感受到,他也一仰脖,将自己面前的杯中酒喝了下去,只觉热火烧心,泪花闪闪了。

    “要说起来,刘县长你是受到我的牵涉了,要不是我盲目的提出来这个计划,你也不会跟着架到火炉上烤着了,来来来,刘县长,我敬你一杯,算是老哥给你道歉了。”侯天东端起酒杯,又朝着刘成军道。

    刘成军笑了笑,想要说话,但是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端起酒杯和侯天东干了一个。

    王子君看着有点悲戚的两个人,心中也有一丝黯然,官场中人,恐怕最怕的就是这个了。这两人本来在县里还斗的不亦乐乎,现在一块巨石压下来,倒是把让两人的心思挤到了一块去了。

    “侯书记,刘县长,咱们还有一年的时间,这条路也不是修不成啊。”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之间,开口对两人宽慰道。

    “子君书记,你不清楚,这个决定是我当时脑袋一热提出来的,咱们县虽然隶属江省,但是要按实际距离,离邻省的安易市倒更近一些,从芦北县城到安易市,也只有一百里的路程,当时我就想,如果能够修一条从咱们这里到安易市的道路,那借着安易市的东风,咱们芦北县也就活了。”

    侯天东说到这里,将酒杯重重的一放道:“只是,我想的太简单了,根本就没有经过专家论证,就将这个想法给报上去了,后来找到专家一核算,这条公路要想修成,至少需要三千万的启动资金,你说,这三千万我从哪里去找呢?”

    三千万,这对于每年财政收入满打满算还不到一千万的芦北县来说,根本就是一个天大的难题,怪不得侯天东和刘成军这么头疼呢。

    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芦北县的地图顿时就在他的心中闪动了起来,想要从芦北县道安易市的路线,王子君顿时明白这条路难修到了哪里。

    过山,难就难在了穿山上。从芦北县到安易市一百里的路程之中,有十几里路被一条大山所堵,而要修盘山道,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怪不得需要这么多的资金呢。

    完全由政府出资,恐怕是不可能的,而不用政府出资,又能怎么办呢?

    思索之间,前世收费的高速公路顿时出现在了王子君的心头。如果修通了这条路,那从邻省安易市到本省江市的路程将节省五百里,五百里路,又该有多少货运从这里经过?

    想着很有可能带来的利益,王子君的心猛的一动。当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意气风发的表态道:“侯书记,刘县长,你们要是信得过我,干脆把这项工作交给我,让我来试试吧!”

    侯天东和刘成军在这里喝酒,只不过是想要吐一吐心里的烦闷,王子君主动把这件棘手的工作给承揽过去,根本就不是他们能预料到的。两人的心中同时升起了一个念头:说不定这个年轻人真的能做成这件事情呢。

    一旦这条路做成,他们两人在市领导心目中的地位将会大大的提升,箍在他们头上的紧箍咒,也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就算是做不成也没有关系,眼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把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子君书记,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刘成军沉吟了瞬间,还是好意的对王子君劝了一句。现在王子君乃是政法委书记,这种事情就算是推脱责任,也推不倒他头上的。

    侯天东也点点头,这种事情有风险,要承担责任拉上王子君显得很不地道。

    “如果两个领导信得过我,我就试试。该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王子君将杯中酒喝下去,坚定地说道。

    “好,子君书记到底年轻,有冲劲,有热情,既然你表态了,那就试试吧。”侯天东沉吟了瞬间,算是对这件事情有了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