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一章 蓄势待发
    武泽辉等的就是这句话,一听陈路遥做好了铺垫,他声音沉重的汇报道:“侯书记,我刚刚接到我堂哥打来的电话,这子君书记可能是求见安易市市领导心切,居然打着咱们红玉市主要领导的名号去了,结果人家安易市的郑书记信以为真,以为咱们红玉市的主要领导都去了,因此,提前在迎宾馆安排了隆重的迎接仪式,走到会场一看,安易市四大班子领导大眼瞪小眼,弄得好不尴尬!现在事情发生了,听说那边很生气,非得要求咱们红玉市委给个说法。”

    武泽辉说到这里,重重的叹了口气道:“你说这王书记也真是的,我已经把我堂哥的电话给过他了,昨天堂哥实在抽不出来空见他们,但是人家已经答应给他安排见郑书记的时间了,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怎么连这个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呢?这不是欲速则不达嘛!”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啊。侯书记,这件事情上边要是追究下来,你我可都逃脱不了干系啊。”陈路遥狠狠地一拍桌子,怒气冲冲的朝着侯天东说道。

    侯天东此时面沉如水,王子君的性格他是知道的,这小子经常不按常理出牌,这种事情他是完全能办得出来的。尽管这件事有点蹊跷,但是,如果真的如武泽辉所说,那边真的较起真儿来,那还真是一件大事。

    侯天东是不想动王子君的,他想暂时拉拢他一下,以便完成他把路修成的打算。只是,这小子此时要真的做出了这等事情的话,那也不能怪他侯天东心狠。修不成路,大不了年后熊泽伦劈头盖脸的骂他一顿,但是,支使王子君去安易市然后整出这一堆恶心事的责任,那是要怪罪到他的头上的。

    “侯书记,现在时间紧急,有道是一人做事一人当,王子君做出这种不符常理的事情来,咱们芦北县整个班子可不能给他背这个黑锅,我看,依咱们不如赶紧商议出一个决定来,向市委汇报,争取主动吧。”陈路遥顿了顿,又接着道:“主动承认错误,总比板子打下来再交代强得多。”

    侯天东朝着老板椅上躺了一下,拿起电话就拨了出去,在接通之后,就对电话里说道:“肖主任,你通知一下在家的常委,九点整开一个班子会。”

    肖子东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侯天东就将电话挂了。陈路遥和武泽辉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笑容。

    芦北县小会议室,在家的常委都坐在了各自的位置上,不过,他们大多都不知道侯天东如此紧急的召开常委会究竟是为了什么。

    “同志们哪,今天召开常委会,只有一项议题,那就是王子君同志在安易市打着市领导的旗号,惹下的失礼事件。”侯天东清了清嗓子,又朝着武泽辉看了一眼道:“泽辉同志,你将这件事情的经过给大家再说一遍吧。”

    武泽辉听到侯天东让自己发言,脸上立刻笑出一朵花来,轻轻的咳嗽一声,这才沉重的说道:“各位常委,这件事情说起来真是让人痛心,王子君书记去安易市,本来是为了咱们芦北县经济发展去寻求合作伙伴的,谁料想,他会胡作非为呢,不但损害了咱们芦北县的形象,更损害了咱们整个红玉市的形象。”

    “如此重大的事件,市里不可能不追究,一旦追究下来,别说是王子君了,就是我们整个芦北县班子,都会受到市委的严厉批评。我说这话也不是推脱责任,对于王子君去安易市的这件事情,我是投了赞成票的,该我的责任,我一分不少的承担,但是我觉得我们芦北县委班子和在坐的各位,不能因为一个人的冒失行为,承担这些不该承担的责任。侯书记,我的意思是,我们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向市委作出检讨,我们检讨得越早,越能把握主动,越能让事情朝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发展。”

    武泽辉的话,让在坐的常委瞬间鸦雀无声,对于这次急匆匆召开的常委会本来是一无所知的,侯天东和武泽辉的发言,就好似两颗惊雷,砸在了平静的池塘上。

    “王子君打着领导的名义在安易市招摇撞骗,结果人家信以为真来了个高规格接待。”县长刘成军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那本来正在轻轻摩擦的手掌,也不觉停了下来。

    王子君少年老成,怎么会干出这种没脑子的事情来呢?刘成军心里疑惑着,但是看看武泽辉信誓旦旦的模样,他对于王子君的信心不由得动摇了几分。

    就在他沉吟之际,组织部长孙国良已经开口道:“对于武部长的意见,我完全赞同,这种事情宜早不宜迟,如果等安易市那边向市领导提出不满,熊书记一旦动了雷霆震怒,恐怕咱们整个班子都吃罪不起的。”

    肖子东此时也清醒过来,刚才他在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第一个念头就是简直是胡编乱造,并不是他信不过这武泽辉,而是对王子君这个人,他太有信心了。

    在他看来,王书记绝对不会做出这等事情来,而武泽辉所说的事情,恐怕也有些隐瞒,至少有过部分改版。

    沉吟了瞬间,肖子东在孙国良说完之后,轻轻地一放手中的茶杯道:“毛老人家教导我们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件事情,我们如果仅凭道听途说,就做出向市委主动检讨的决定,是不是太草率了?依我之见,我们不如先给王书记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或者等他本人回来了,问明情况,然后再作定夺。”

    肖子东施展的是拖字诀,他现在势单力薄,只要能够将这件事情拖住,那就是一个了不得的胜利。

    不过,他这番心思很快就被人给戳破了,那陈路遥不等肖子东把话说完,就把话接过去了,意味深长的一笑道:“肖主任一向老成持重,您这计策要是在一般情况下,倒也是老成谋国之言,不过,现在是什么时候?请子东主任你想清楚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难道非得让市领导把板子打在身上咱们才想起来承认错误吗!”

    陈路遥的话表面听起来像是夸肖子东沉稳,但是实际上,本质的含义却在这番话里隐约浮动,他这是说肖子东办事不利索,窝窝囊囊呢。这话语之中的意思,肖子东自然听得出来,但是面对一向强势的陈路遥,还是把想要反驳的话给咽了回去。

    “刘县长,你什么意见,给大家讲讲吧。”侯天东似乎没有心情理会两位常委的顶牛,直接将皮球踢给了刘成军。

    “路遥书记和泽辉部长的意见要重视,子东主任说的也不无道理,我的意见是,两者都要兼顾,既要进一步了解情况,又要尽快在市领导那里争取主动。”

    刘成军耍了一个滑头,此时闹不清事情的起因,这场风究竟往哪儿刮还没有定位,他可不想这么早就亮出自己的风向牌。

    刘成军的话语一出,侯天东就将目光看向了纪委书记左明方,左明方这些天和刘成军走得很近,此时见刘成军表明了态度,也跟着附和道:“我赞同刘县长的意见。”

    杜自强坐在左明方的旁边,见左明方已经开了口,当下沉吟了瞬间,将头抬起来看了看侯天东,沉声的说道:“依我看,咱们是不是再等等?这事可大可小,咱们在这儿开常委会讨论得热火朝天,万一人家只是认为一场误会而已,风轻云淡,那咱们不是弄了个显微镜把这点失礼的小节无限放大了吗?我觉得应该以静制动,这又不是什么好事,咱不能自己把自己脸上的芝麻当成西瓜了!”

    如果说肖子东的反对倒还在侯天东的意料之中,那么,杜自强的这番合情合理的话着实让侯天东吃了一惊!

    杜自强算得上是他侯天东的铁杆了,作为一把手,刚才他的表态虽然有点中庸,态度也是不偏不倚,但是杜自强作为官场老手,对自己的倾向应该是能看出来的。没想到,杜自强居然一反常态,如此旗帜鲜明的把自己的态度给亮出来了!事实在这儿明摆着,这不是说杜自强已经坚决的站到小王书记的那一边了?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侯天东再没有了一个个问下去的心思,他看了看准备再次发言的组织部长孙国良,轻轻地一挥手道:“既然这件事大家众说纷纭,一时难以做出决断,那咱们就举手表决一下吧。”

    “同意先向市委上报这件事情,同时拿出处理意见的同志请举手?”侯天东说话之间,就将目光朝着在座的诸位常委看了过去。

    陈路遥、孙国良、武泽辉义无反顾的举起了右手,武装部长辛军则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将右手举了起来。对于这样的表决结果,侯天东很不满意,他思忖片刻,还是缓缓地伸出手掌,将自己的右手也举起来了。

    侯天东这一个举手的举动,立刻给这次常委会讨论的事项定调了。在家的九位常委之中,已经有超过一半的手举起来了:同意对王子君尽快作出处理。这个表决结果已经出来了,也没有再进行下去的必要了,但是沉吟了瞬间,侯天东还是沉声的说道:“反对这项提议的请举手。”

    肖子东看到大局已去,心中暗自为王子君捏了一把汗,但是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是想坚定的支持他一把,因此,侯天东的话音一落,肖子东就毅然决然的把右手举了起来,不过肖子东的举动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和他一起举手的,还有杜自强。并没有成为唯一举手的人,和他一起举手的还有杜自强。

    “弃权的同志请举手。”侯天东一板一眼的说道。

    刘成军和左明方投了弃权票,侯天东看着两票弃权、两票反对形势,脸色变了变,现在王子君不在,整个芦北县十个常委之中,自己能够影响的居然只是屈屈五票,这样下去,恐怕要对自己的威信有不小的打击,看来,这次对王子君的打压,一定要出手狠点才行。 -/

    “好,投票结果已经出来了。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既然大家多数同意对王子君的事情先一步报告市委,那咱们就特事特办,武部长,你今天务必将这件事情的材料写出来,明天一早,我们就去市委,向熊书记做检讨。”

    侯天东的这个安排,让肖子东心中一冷,这写材料的事情,原本应该是他们县委办的事情,怎么莫名其妙的安排到宣传部去了呢?这不是说明他侯天东对县委办或者是对他肖子东本人颇为不满么?

    脸色一沉的肖子东,就发现有一道道目光朝着自己脸上看了过来,他沉吟了瞬间,就满脸笑意的朝着各位常委看了过去。

    武泽辉听到侯天东的吩咐,脸上全是笑容,他在侯天东站起来离开会议室之后,也满脸笑容的离开了会议室,拉动椅子的动作,更是比以往响了不少。

    为了扎扎实实的完成侯书记交代的任务,一向只管跟领导协调关系并不负责业务工作的武大部长,这次算是动真格了。不但把部里的几个笔杆子弄到芦北县招待所写材料,更是把县电视台的几个资深记者调过来一块帮忙了,他本人更是丢下一切工作,亲自坐镇芦北县宾馆,要求他们务必做到,字字如玉,逐句推敲,多一个字显得啰嗦,少一个字显得词不达意的地步。

    事情真是如书上所说,无巧不成书。如果武泽辉不是这么郑重其事的看待这份汇报材料,估计他就会早一步接到王子君和安易市谈判成功的消息了,只可惜他太较真了,坐镇芦北县宾馆之后,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整理材料上,这让抽空出来打电话的武泽仁没有达到目的。

    而等武泽仁准备给他打传呼的时候,将要调离的市委秘书长找到了武泽仁,要武泽仁跟着去调查一下这件事情的始末。这个电话,也就这么错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