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六章 事实太假还是你太傻
    其实,按照规定,连江河对杜小程的询问是需要做一个调查询问笔录的,对杜小程的询问一结束,负责做笔录的公安干警就问连江河:是不是把杜小程的这份询问笔录打印出来,然后拷进u盘备份一下

    连江河没有说话,定定的看着窗外,突然推开窗子把头探了出去,对楼下一个正在停放自行车的公安干警大声怒喝:“谁让你把自行车乱放在院子里的?有自行车棚你为什么不放那儿?你再这样我马上让你给我滚蛋!你把我惹火了我就让你滚!我从哪儿还找不来几个干事的顶了你的戳儿!”

    连江河顷刻之间莫名其妙的勃然大怒,让做笔录的干警悬着的心一阵紧缩,他机灵地想到局长也许是不愿意把杜小程牵涉进事非堆里了,当然,如果事后万一领导追究起责任来,局长可是什么也没有说,于是这小民警迅速收拾好手写的笔录,就推门走出去了。

    连江河叫上张新阳,然后两个人亲自带着杜小程来王子君这里说明情况,多少是给了杜自强一些面子的。

    只是,事情完全没有按照两人设想的情节往下发展,杜小程来到王子君办公室之后,硬邦邦的连招呼都不打就扬长而去的杜小程,连江河和张新阳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尽管杜小程是常务副县长杜自强的宝贝闺女,但是,这么搡了两句就走人了,也太让王书记下不了台了。

    “王书记,杜小程是小孩儿脾气,回去我好好教训教训她,你看,这孩子都不懂得尊重领导。”连江河搓搓手,满脸陪笑的对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笑了笑,摆摆手道:“连局长,你不用替你的兵打掩护,我怎么会跟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呢,不过这件事一出,也给我们敲响了一个警钟,以后,在办案方面,你们可一定要依法办案哪,千万不能搞严刑逼供,否则,就等于把我们放到风口浪尖上了!”

    连江河看着老气横秋的王子君,嘴上虽然频频点头,但是心里却不以为然道:“真是老鸹飞到猪身上,光看见人家黑,不知道自己也不白啊,你王书记大言不惭的叫人家杜小程小姑娘,真正比起年龄,你王大书记又能比杜小程大多少呢?”

    “请王书记放心,我一定会紧抓纪律建设不放松,杜绝任何暴力执法、刑讯逼供的事情发生。”

    王子君点了点头,又谈了几句工作之后,王子君突然对张新阳道:“张局长,刘家村的问题不容忽视,一定要查到刘二星等人究竟被带到了哪里,既然刘二星的人在被带走的时候咱们县局和乡派出所都不知情,那就得把它当成一件绑架大案要案来抓!”

    张新阳看着眼中光芒闪烁的王子君,知道王书记对这件事情极为看重,当下赶忙从沙发之上站起身来,保证道:“王书记,我明白了,您放心,我肯定会尽快完成任务。”

    王子君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水杯道:“连局长啊,你和新阳局长这两天压力肯定会很大,这一点我是知道的。不过你们放心,不管出现什么情况,我都会站在你们这一边的。”

    连江河听着王子君的话,心中一阵感动,他当然能听懂王子君这句话的意思。从警这么多年来,遇到的事情更是不知多少了,哪一次不是下边承担责任?没想到,王子君居然明确表态,出了问题,他这个副书记会主动承担。

    揽功诿过,一向是官场里一条不成文的规则,连江河虽然久经官场,但是此时看着王子君那坚定的神色,心里多了一丝尊敬。

    “王书记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们公安局一定会处理好。”

    下午两点,在家的常委全部聚集在了小会议室,此时大多数常委的脸色都显得有点压抑,而神情最不自然的,就要数杜自强了。作为一个父亲,他是相信自家的宝贝闺女的。但是,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现在的形势对女儿是十分不利的。

    侯天东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公安局暴力执法的事情,相信大家都已经看过了报纸,在我们芦北县发生这种暴力执法的事情,尽管只是极个别的行为,却严重影响了我们整个芦北县的形象。我提议,公安局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不但要慎重,还要快刀斩乱麻,尽快扭转这种被动局面。”

    一把手在会议一开始就定了调子,一般情况下,这项议题就没有什么悬念了,在这种无关人事任免的常委会上,没有人愿意为了工作的事挑战一把手的权威。

    侯天东说完,目光就看向了王子君,他想让王子君紧接着表个态,然后结束这个常委会。而坐在他不远处的王子君,此时却头也不抬,在自己的会议记录本上轻轻地划着,根本就没有开口的意思。

    “我来说两句。”杜自强虽然知道自己说话可能没用,但是此时此刻,一种本能的爱犊之情还是占了上风,他是一个副县长不假,但是他还是一个父亲,他要保护自己的宝贝闺女,所以,有些话他还是要讲出来的。

    “自强同志的心情,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还是希望杜县长能以大局为重,回避一下。”就在杜自强正要开口的时候,县长刘成军打断了他。

    常务副县长杜自强几乎是刘成军的眼中钉,以往没有打击杜自强的机会,现在这么好的机会,刘成军可是不愿意错过,因此,在杜自强开口之前,他毫不客气的把杜自强的话给打断了。

    杜自强看着刘成军那严肃的神情,一股怒意从心头直升而起,但是他知道,这个怒,他发不得,更不能发,无奈之下,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侯天东那里。

    此时的杜自强,很是希望得到侯天东的支持。可是侯天东依旧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就好像没有看到杜自强求救的目光一般。在这短暂的沉寂之中,杜自强的心中升起了一丝的悲哀,他知道,女儿这个黑锅,肯定是背定了。

    “既然杜县长不适合说,那就由我来说吧。”王子君在一片鸦雀无声中站了起来,那一瞬间,他把脸上的微笑像擦桌子一样擦得一干二净,面色变得峻冷,开始说下面的话,这些话是他事先在办公室里经过反复斟酌和设计的,包括他从无到有抑扬顿挫的面部表情。有时候,说话办事有没有效果,就在于节奏顿挫的掌握,这一点,有点像音乐,在水一样平缓流淌的节奏中突然变奏和陡转,就像平地掀起风暴,那波澜就会震撼听众且久久不散,王子君为官以来深谙此道。

    因此,接下来王子君就带着他突然间就变得严肃冷峻的脸色说:“法制报上刊登的关于咱们芦北县公安局的负面报道,大家看法不一,下面,我来补充一下我的意见。针对这件事情,我和公安局的连局长已经认真调查过了,存在的疑点很多,并且杜小程本人也坚决不承认有这种事情。我提议,对待这种莫须有的罪名,我们要本着对组织负责,对同志负责的态度,坚决不能人云亦云,鹦鹉学舌!同时,对待上面的调查组,也不能敷衍了事,我主张县公安局积极配合不回避,正面做出回应,这才是真正的对同志负责!”

    作为主抓政法的副书记,王子君的声音不高,却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把在座的各位常委听得瞠目结舌。他把手里的记录本合上的时候,一抬头,恰好迎上了杜自强的目光,杜自强正把感激的笑意隐藏在目光之后望着他,只有一点点笑意在眼角溢了出来。

    作为副书记和常务副县长,两个人当然不能在开常委会讨论如此严肃问题的时候过于表露自己的私情,杜自强作为一个老官场对此自然是一点即通心领神会的。心领神会之后,心里暗暗有一些感动。

    其实王子君刚来的时候,自己作为本地一派,对这个心来的毛头小伙也是心存芥蒂的,尽管没有给他找茬儿,但是在他面临难题的时候,他杜自强也是持观望和幸灾乐祸的态度的。没想到在关键时刻,王子君竟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真是难得!于是,感激万分的杜自强向王子君抛过去一个隐藏得很深的笑意,而王子君则不动声色的接受了,他知道杜自强在感谢他。

    陈路遥则轻轻地晃动着手中的笔,目光不断地闪动,他朝着孙国良看了一眼,两人目光之中,都闪烁着一丝淡淡的得意之色。

    王子君,这个曾经让他们有些忌惮的对手,原来也是不堪一击啊。这不明摆着他还年轻,还会意气用事嘛,只要有这个弱点存在,那这个一时风光的家伙就是可以战胜的,只要瞅准了出手的机会,就能把这个迅速崛起的家伙狠狠地打压下去了!

    孙国良轻笑一声,朝着侯天东道:“侯书记,我觉得王书记说得很好,既然政法委对这件事情已经形成了初步意见,我看我们县委还是尊重政法委的意见为好。再说,政法系统一向有它的特殊性,有些事情咱们都不太懂,如果我们横加干涉,那就成了外行指挥内行,这可是要不得的。”

    孙国良的话一出口,肖子东的心中就不由得暗骂,这家伙狡猾,他这哪是在支持王子君哪,分明是想把王子君架在火架上烤嘛!什么叫政法委拿出来了意见?政法委不是你王子君分管负责的吗,如果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这一个臭屎堆就只能让你王子君一个人扛着了!

    不过他心中骂归骂,一时间却也想不出来更好的办法。王子君的话已经说了出来,想要收回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陈路遥暗暗点头,心说孙国良这一招太极手推得还不错,只要将这件事情死死的扣在王子君的身上,不管有没有事情,这一切后果都由他王子君去承担了!

    “侯书记,我同意国良同志的意见。”陈路遥喝了口水,接着道:“对于这件事情,我觉得县委现在不宜掺和过多,应该简政放权,让政法委发挥主动性,创造性,放心大胆的去工作,我相信依照王子君书记的能力,一定会处理好这种事情的。”

    侯天东轻轻地搓了搓手,这才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王书记,你的意见呢?”

    “我一定不会让县委失望的。”王子君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就结束了今天常委会的议题,但是,就是这一句话,也把本来不应负全责的担子,全都揽到自己身上了。

    各个常委都如释重负般的陆续走出了会议室,杜自强走的很慢,待王子君接近他的身边之时,他轻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王书记,谢谢了。”

    王子君淡淡一笑道:“杜县长你见外了,对于杜小程同志,我是信得过的。”

    两人说话之间,就走到了一个岔路口,很有默契的笑了笑,就各自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省政法委的检查组来的很快,当天下午就已经从江市赶到了红玉市,而且,据说这个调查组规格不低,带队负责的是省政法委一位副巡视员。

    不过这些消息,并没有搅乱王子君的心神,他只是吩咐政法委办公室和公安局准备好材料,等着迎接明天省政法委工作组的调查。

    伊枫的小屋里,一脸红晕的伊枫轻轻地翻动着锅铲,将一个煎得两面焦黄的鸡蛋翻来翻去,脸上洋溢着陶醉了的幸福。虽然没有怎么去上班,但是政法系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还是听说了,她本来以为王子君不会再来了,但是这个让她捉摸不定的家伙却出乎意外的来了。

    虽然只是坐一会儿就走,但是伊枫依旧感到很知足,很幸福。

    “还是让我来吧。”王子君看着忙个不停的伊枫,轻声的劝道,这已经是王子君第三次劝了,但是都被伊枫推搡到床边坐下了。

    “我就是想做给你吃嘛。”伊枫近乎撒娇的坚持着,王子君无奈的笑了笑,只好坐在床边等着饭来张口了。

    金黄的鸡蛋,嫩白的小葱,两碗香气扑鼻的鸡蛋面,让人不觉都是胃口大开。王子君轻轻地夹这面,目光看着这间不大的小屋,有那么一刻,他希望这件事情一直能够到永恒。

    “子君哥,那件事情……”伊枫吃着面,轻轻地抬起头,脸上带着一丝担心的问道。

    虽然伊枫没有说明,但是王子君心中却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朝着伊枫笑了笑,王子君淡淡的说道:“没事,我心里有数。”

    ……省政法委的检查组还没有到,江省法制报的又一篇文章,再次掀起了滚滚的风浪,在这篇文章之中,不但依旧有芦北县警察打人事件的报道,还随题配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中杜小程正挥手打向一个疤脸男。

    这一篇报道的出现,刹那间就好似一道转动的狂风,将王子君推到了一个极其不利的位置上。常委会之上的决定,更好似给这个年轻的副书记套上了紧箍咒一般。

    侯天东没有打电话,刘成军没有打电话,市里政法委也没有来电话,王子君的电话和手机,在这一刻好似沉寂了一般。

    孙贺州的心也越加的沉重,他看了这篇报道,知道这件事情对于王子君来说很不利,如果领导一恼,后果恐怕就不是那么好收场的了。

    连江河,张新阳都站在王子君的办公室之内,就好似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般。在他们看来,王书记之所以会有今天这种危局,和他们的话不是没有关系。 http://

    “王书记,省政法委赵副巡视员和市委宋书记二十分钟后就到了,侯书记通知您和全体班子成员一起去县委大院门口前去迎接。”孙贺州小心的来到王子君的身前,小声的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朝着连江河和张新阳笑了笑,安慰道:“你们两个要是想说承担责任的话,就赶紧回去吧,这件事情用不了你们争功的。”

    王子君的这句玩笑话并没有让连江河和张新阳轻松下来,只是疑惑的看着王子君,他们不懂,都到了这种时候了,王书记怎么还笑得出来!

    “新阳局长,你去江市抓过人么?”王子君将那张印着杜小程打人照片的报纸放在桌子上,笑吟吟的朝着张新阳说道。

    张新阳不知道王子君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赶忙道:“王书记,我抓过。”

    “那好,今天你就给我去再抓一次。”王子君说话之间,手指朝着那报纸上所写的记者的名字指了指道:“这个人你给我带过来,当然不能说抓,带上你的工作证,就说让他来协助调查。”

    连江河和张新阳在王子君话音落地的瞬间,有些瞠目结舌。看着淡然而笑的王子君,有一句话就差问出口来,王书记,您是不是疯了?记者写文章攻击芦北县暴力执法,您就让把记者给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