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九章 领导的批评就是香饽饽
    如果不是怕被会所门前那穿着神气的保安们把自己当成神经病,赵仁初跨出会所大门的那一刹那,真想撒着欢儿地嚎上它两嗓子,甚至就地打个滚儿什么的。这一夜过得实在是太爽了!

    省政法委的办公楼走廊上。

    眼皮肿胀、双腿发软的赵仁初,拖着浑身发软的身板向丁副书记的办公室走去。一边走,一边冲着迎面走过来的打字员亲切点头,这小姑娘正值豆蔻年华,个子细高,面色健康,并没什么出众之处,一看却让人觉得干干净净,嗯,应该是蛮有味道的一个小姑娘,这么一想,心里就有些发痒,脑子里又浮现出昨天晚上郭安娟那个小娘儿们的疯狂。

    下意识的揉了揉又酸又痛的老腰,赵仁初心中暗道,真是他娘的岁月如飞刀,刀刀催人老哇。想当年,自己是如何的纵横无敌,骁勇善战?昨晚上只是战斗了三次,而且还是迂回曲折,十分的婉转,持续的时间并不算长,就他娘的折腾得自己的老腰快要断了!

    看来,前些时候办公室的小廖介绍的那门气功还是有点用处的,自己以后一定要勤加练习,等下一次有机会了,一定得把那小妖精儿整治得服服帖帖,乖乖的求饶!

    “赵哥,等这件事情都办妥当了,咱们再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诉诉衷肠!”想到大早上自己差点误了上班的点儿,匆匆忙忙的穿衣服离开时,郭安娟躺在被窝里手托香腮,妩媚的笑着给他的承诺,赵仁初就在某种亢奋中激灵灵的清醒过来,脚下的步子迈得越发的轻快起来。

    “咚咚咚”,来到那写着副书记的门前,赵仁初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几分,他的手掌在门上轻轻地叩动,生怕声音稍大一点就会惊扰了丁副书记的办公。

    “进来。”满是威严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赵仁初整整衣衫,左右晃了晃脖子,咧咧嘴,努力做到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进了丁副书记的办公室。

    “丁书记好。”赵仁初看着正在伏案批阅文件的丁副书记,满是笑容的打招呼道。

    “嗯。仁初,你这么快就回来了,芦北县的事情调查清楚了么?”丁副书记看到赵仁初,目光就是一寒,声音更是有点发冷。

    “丁书记您吩咐的事情,我赵仁初肯定马不停蹄的立马去办,这不,都已经办好了。”说话之间,赵仁初就将那份写好的材料恭恭敬敬地放在了丁副书记的面前。

    丁副书记点了点头,大致浏览了一下材料,幽幽的开口道:“仁初啊,你不亏是工作多年,干起工作可比年轻人扎实多了,好,不错。”

    能够得到领导的充分肯定和表扬,赵仁初的心里美滋滋的,尽管这丁副书记论年龄并不比他大,但是论起职位,丁副书记却是能够决定他一部分的生死。

    “那件事情,都属实么?”

    “属实,千真万确,丁书记,虽然那芦北县拒不承认,但是咱们有照片为证,就算他们再红口白牙的说假话,那也是徒劳无用,咱讲究的是以证据说话,您说是不是。对了,芦北县主抓政法的副书记王子君态度十分强硬,根本就不配合调查组的正常调查。我觉得,对于这种事情,我们省政法委应当把它当做一个典型的案例来抓,通过这个典型的案例,对全省执法队伍进行一次文明执法、依法执法的再整顿、再教育,努力实现点亮一盏灯,照亮一大片的效果。”赵仁初的话说得合情合理,丝丝入扣,但是,这言外之意,却是再清楚不过。

    当成典型,那芦北县政法系统,就是反面教材了。至于那个叫王子君的年轻副书记,就是一个焦点人物了。一旦被树立成全省的典型,那就预示着王子君很有可能会被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赵仁初一向认为自己可不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他要用一个结结实实的结果,向所有的人证明得罪了他赵仁初之后会是什么结果。

    丁副书记依旧没有说话,但是那左右晃动的老板椅,不断地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丁书记,最近,刘书记多次提到文明执法、依法执法这个理念,我觉得如果您提出来在全省开展这么一次教育活动的话,刘书记肯定会很高兴的。”赵仁初的声音放得很低,但是在这低低的声音之中,却带着一丝得意。

    丁副书记晃动的老板椅停了下来,他的眼眸在赵仁初那张近乎讨好的谄媚的脸上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很随意的道:“为刘书记分忧,是咱们份内的工作。下午刘书记从北京开会就回来了,到时候你跟我一起把这件事情向刘书记汇报一下吧。”

    “丁书记,这件事情,还是您单独汇报比较好。”赵仁初沉吟了瞬间,低下头恭敬的说道。

    尽管机会难得,但是赵仁初思忖片刻,还是觉得自己不该跟着去了。作为下属,在成绩面前最好要做到隐显适度,哪怕前面只有一点星光,那也得先紧着领导的形象照耀了!

    丁副书记端起自己面前的水杯,轻轻地抿了一口茶,胖胖的手掌重重地拍了赵仁初一把,语重心长道:“仁初啊,有些事情,从你的口中说出来更有力量。”

    赵仁初看着丁副书记那温和而深邃的眼神,心里涌起一阵感动,仿佛就看到一条扶摇直上的通天之路,正摆在他的面前。

    “督查办的老秦年龄快到站了,仁初,我是十分看好你的。不过你也知道,体制内的变数实在是太多了,一切皆有可能啊。”赵仁初是个极聪明的人,而且对丁副书记忠心耿耿,一听丁副书记的话,立马就领会了领导的意图。一时间,丁副书记的声音,就好似来自九天之外的天籁似的,在赵仁初的心窝窝里不断的回荡。

    从丁副书记的办公室之中走出之后,赵仁初整个人就好似打了鸡血一般,把自己的手骨节捏得啪啪作响,他兴奋不已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将那份写好的调查报告打开,一字一句的推敲起来。

    一遍又一遍,随着这一份调查报告被翻来覆去的研究,一个念头终于在赵仁初的心头慢慢的形成,心中就好似激荡着一丝热浪的他,拿起一支水笔,就在稿纸上快速的写了起来。

    “关于暴力执法的对策与思考——芦北县暴力执法事件的调查报告……”

    在笔尖的划动之中,一阵沙沙的声音在赵仁初的办公室不断地响起,两个小时的时间里,赵仁初文思如泉涌,忘记了自我,整个人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思考之中。

    时间的流逝,让赵仁初全然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大策划、大布局之中,酣畅淋漓的挥动着自己手中的水笔。

    随着最后一个字收笔,赵仁初就感到一阵的虚脱,他拿起自己写好的稿子又仔细的看了一遍,不由得有一种大笑的感觉。

    这篇文章,是他这些年来写的最好的一篇文章,而一旦将这篇调查报告交出去,相信里面的观点,一定会得到刘书记的认同,那自己的形象将会随着这份有分量的调查报告,在刘书记的眼里大放光芒!

    中午的饭,赵仁初吃得晕晕乎乎,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滋味。他的心里还在这篇调查报告上。他一边反复的看稿,一边思索着见到省政法委书记刘庚得之时的情景,恍惚中,他好像已经看到了刘书记那有力的手掌拍着自己的肩膀,嘴里意味深长的说:“仁初同志不错。”

    在这盼望之中,丁副书记的电话终于等到了,听着丁副书记电话里淡淡的一句,你尽快到我这里来一趟,赵仁初只觉自己像是要眩晕了似的,迅速抄起桌子上的水杯,狠狠地喝了一口,全然忘记了这杯水是刚刚倒上的,烫得他满嘴打着哈哈,泪花子都出来了,揉揉眼睛,这才匆匆的卷起摊在桌子上的稿子,快步朝着丁副书记的办公室跑过去了。

    丁副书记在看了赵仁初的稿子之后,就轻轻地拿起电话,此时的丁副书记,已经没有了以往的威严,就听他满脸笑容的道:“刘书记您好,我是一平啊,刘书记,我有一件工作,想给您当面汇报一下。”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但是丁副书记的脸色却是越加的欢喜,他一放下电话,就笑吟吟的朝着赵仁初点了点头道:“你跟我来吧。”

    赵仁初跟着丁副书记的脚步,朝着不远处的刘书记办公室走去,在这一路之上,有不少人和丁副书记打招呼,而这些打招呼的人在和丁副书记打完招呼之后,都用羡慕不已的目光,看着他赵仁初。

    羡慕,嫉妒!这些家伙肯定是吃醋了!赵仁初心中一阵得意的同时,见刘庚得的心越加的迫切了。

    “丁书记,刘书记正在等您。”刘庚得的秘书满脸笑容的和丁副书记打招呼,而丁副书记也是笑脸相对,丝毫不像对待一个处级干部。在丁副书记的语气之中,赵仁初甚至还听出来了一丝讨好的意味。

    这年轻的小子当年初来省政法委的时候,还不是一个任人使唤的角色?自从当了刘书记的专职秘书之后,就他娘的鸟枪换大炮了!现在,就是副书记对他,态度都是客客气气的。由此可见,官大衙役粗这话一点不假。那么,如果自己能得到了刘书记的赏识,那丁副书记对自己的态度,岂不是也会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呢?

    在政法委这个机关里,能心地无私的帮衬你的人少之又少,势利眼的人可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在进入刘庚得办公室之后,赵仁初那出人头地的心越加的迫切,如果不是几十年的官场修炼,他恐怕就难以抑制住内心的紧张与兴奋,浑身都会哆嗦了。

    刘庚得刚刚四十多出头,看上去比丁副书记还要年轻几岁,从中央部委下来这一年多来,在省政法委这一亩三分地上,不折不扣的树立了他绝对的权威。听说省委林书记和省政府张省长都很看重他。在两人进来的时候,刘庚得正在翻着一份文件。

    “一平书记来了,快坐下。”刘庚得对于丁一平这个副书记,还是很给面子的,但是轻轻地招手之间,却将一把手的威严彰显得一览无余,十分的到位。

    “刘书记,您这两天去北京开会忙坏了吧?”丁一平在接过秘书递过来的茶杯之后,笑吟吟的向刘庚得问道。

    刘庚得轻轻地放下文件道:“累倒是不累,会务安排得很到位,吃住都不用我们操心,只不过会议的内容实在是震撼人心哪。”

    “文明执法,依法执法,嗯,看了人家的成果展,我才知道咱们江省和人家有着多大的差距,不过,有差距不要紧,只要我们分析自己的形势,还是能够及时赶上的,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哪。”

    听了刘庚得的感慨,丁一平不经意间朝着赵仁初看了一眼,然后哈哈一笑道:“刘书记,昨天赵仁初同志就一件暴力执法的事件去基层进行了实地调查,他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向我汇报了一下,我觉得很好,因此,想让刘书记您也亲自听听,看看有什么指示和意见。”

    刘庚得一听自己刚刚开完会从上边领了精神回来,下边的人立马就在工作中贯彻落实了,这种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真是值得大大肯定。当即来了兴趣,目光顿时落在了赵仁初的身上,笑了笑道:“哦?有想法好啊,我们政法工作也要有前瞻性思考,这一点很难得。仁初同志,你把你的想法说出来让我听听。”

    “刘书记,我的想法还有些粗浅,有什么不成熟的地方,还请刘书记批评指正。”赵仁初心跳得厉害,强行压制了一下自己心中的兴奋,将自己呕心沥血写好的稿子拿出来,双手递给刘庚得道:“刘书记,昨天我奉命到芦北县调查他们暴力执法的事情,刘书记,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知道下面的同志工作是多么的胡闹,真是让我触目惊心哪。”

    “芦北县警察刑讯逼供,这种事情虽说是个人行为,但是他们主管政法的领导和县里的领导显然都没有意识到这种事情的危害性,尤其是他们主管政法的副书记,更是对我们调查这件事情带有很大的抵触情绪……”

    在这种时候不给芦北县上点眼药,他赵仁初就不是赵仁初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嘛,他娘的!不过,这种眼药赵仁初很是能够控制,他知道这种话说得太多会显得搬弄是非,学嘴饶舌,因此,点到为止就行了。

    “刘书记,我省执法人员的执法观念迫切需要转变,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召开一次现场会,一次倡导文明执法、依法执法的现场会……”

    刘庚得听得十分认真,在赵仁初说话的时候,他还问了两三个问题,等赵仁初将现场会以及开展文明执法大检查活动的想法说完之后,刘庚得郑重的点了点头。

    “仁初同志,芦北县暴力执法的证据确凿么?”刘庚得沉声的对赵仁初问道。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刘书记,江省法制报已经刊发了照片,可惜的是,芦北县政法委跟公安局拒不承认,百般抵赖,但是照片总不会是假的。”赵仁初一拍胸脯,斩钉截铁的说道。 嫂索-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只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就好,我们既然要在全省之中推行文明执法大行动,那就不要怕得罪人,仁初同志,这件事情你做得很好,我觉得这次现场会在芦北县召开很有必要。一平书记,这件事情,就由你牵头,组织一下吧。”

    刘庚得的拍板,让丁一平和赵仁初欢喜不已,两人正要说两句保证完成任务的时候,刘庚得的秘书推门轻轻地走了进来。

    “什么事?”刘庚得看着秘书悄悄来到自己的身旁,沉声的问道。

    “刘书记,法制日报的靳社长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想要见您。”秘书俯下身子,对着刘庚得小声的耳语道。

    江省法制报虽然是一家报社,但是在隶属关系上,却是挂靠在省政法委的名下,这些年,随着市场经济的逐步放开,省政法委对江省法制报的管制与发展并不算多,但是要真的论起归属来,省政法委还算是江省法制报的婆家。

    刘庚得听了秘书的汇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轻描淡写道:“这个靳东强啊,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他都能给你渲染成十万火急,到底是玩笔杆子的,这夸张的手法都用到汇报工作上来了!如果他今天所言不实,中午饭就让这家伙出出血得了!”

    赵仁初听着刘庚得的笑言,心中一阵羡慕,刘庚得的话虽然是批评靳东强小题大做,但是从这种随意中能透出来的,却是靳东强在刘书记面前也是十分得宠的。如果自己也能让刘书记嬉笑怒骂之间,这么口无遮拦的随口批评,那省政法委这个地盘上,还会有谁不买自己的帐呢?看来,身处官场,领导口无遮拦的批评,也是个让人眼馋的香饽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