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二章 精彩收工
    陈留根听到自家矿山被抄的消息,开始有点吃惊咋舌,但是很快,他就冷静下来了。别的他不敢说,就说这芦南县的一亩三分地上,一把手的“命根子”都被他的秘书郭安娟玩弄于股掌之间了,这公安局长敢不听他陈留根的!

    “不用再说了!”

    陈留根大大咧咧的一挥手,然后笑吟吟的朝着韩作兴看了一眼道:“也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毛局长,我这正玩得起劲呢,值得他这般兴师动众的,韩书记,您有空了,得给我敲打敲打他啊。”

    韩作兴心里大为恼火,毛富海啊毛富海,不就是上个月的办公经费晚了几天给你公安局批么?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你缺钱大大方方的给陈留根说一声,他会赞助你一笔费用的,还用得着这么大动干戈的绕这么大一个圈子?他娘的!你以为打着这例行检查的名号就体面了?明明是婊子,非得扯过来一块贞节牌坊挡住脸干什么?我韩作兴最讨厌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了!

    不过此时,韩作兴也不好表态,只是冲着李东乐一点头,已经掏出手机的李东乐就开始给毛富海打电话了。

    二轮子看着依旧神色不变的这些大人物,脸上露出了一丝着急之色,心中思索之间,把心一横,嘴巴也顺溜了,大声的对陈留根道:“董事长,那个,那个动手的不是毛局长,是……是芦北县公安局的人!”

    芦北县公安局,这六个字一出口,不管是李东乐还是韩作兴,脸色都是一变,就是一直在慢条斯理地抽烟的陈留根,此时也有点坐不住了,矿山上有什么,他自己最清楚了,而一旦里面的东西被弄走,那他陈留根的命运,那就等于放到劲敌手中了!

    “啪!”韩作兴手中的玉石麻将块,狠狠地摔在了桌子上,他冷冷的朝着李东乐看了一眼,然后怒声的喝问道:“芦北县公安局跑到芦南县来抓人,我们居然不知道,他侯天东想要干什么,这只手也伸得太长了!”

    李东乐那边,已经和芦南县公安局长毛富海接通了电话,此时听到韩作兴的大发其火,赶忙将电话递给了韩作兴。

    伸手接过电话的韩作兴,声音冰冷的吩咐道:“你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咱们芦南县的地盘,不是他芦北县可以撒野的。”

    韩作兴是芦南县老牌的县委书记了,作风一向强势,他这个电话一打,那就代表着芦南县公安局算是和芦北县公安局给对上了。

    陈留根听着韩作兴的安排,那有点哆嗦的心这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他朝着郭安娟点了点头,然后笑声的说道:“韩书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得回去看看,您对我和正远集团的关照,我陈留根记在心里了!”

    记在心里这几个字,陈留根说的很重,而了解陈留根的人都知道,他这一句记在心里,那可不是简单的记在心中,那是会用行动有所表达的。

    韩作兴对于这种感谢,早已经是司空见惯,当即摆摆手,示意陈留根去忙吧。自己则站了起来,身后的郭安娟见状,赶紧往后挪了挪沙发椅,两节嫩藕似的手臂,搀在了韩作兴的胳膊弯里。

    “东乐,你跟陈总去一下,把事情都安排好了。”在就要走出房门之时,韩作兴淡淡的说道。

    李东乐此时正有点犹豫,听到韩作兴的吩咐,脸上顿时升起了一丝丝红晕,他朝着韩作兴恭敬地说了一声是,就和陈留根等人快速的朝着楼下走去了。

    要说芦南县公安局出警的速度,那真不是吹的,就在两人下楼的瞬间,一辆警车挂着警笛从远处飞驰而来。还没有等两人走到各自的车前,一个身高体壮的公安就从车上跑了下来。

    “毛局长,韩书记正在休息,你领着你的人跟我们走就是了。”李东乐在看到那公安的时候,大声的吩咐道。

    陈留根看到来人,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有芦南县公安局出面,就算他芦北县公安局有再大的能耐,也只能捏着鼻子离开他陈留根的矿山了。不管怎么说,这管辖范围还轮不到他芦北县来插一手的。

    那毛富海虽然长得五大三粗,但是为人却是十分的机灵,一听李东乐的话,他就明白什么意思了,朝着李东乐点了点头,他朝着陈留根一笑道:“陈总,既然韩书记有吩咐,那兄弟我今天就听你的了。”

    陈留根哈哈一笑道:“毛哥,让你听我的,我可是不敢当,今天小弟能不能平安过关,就看毛哥您的本事了,还请毛哥看在兄弟我挣个要饭钱不容易的份儿上,多多帮衬着兄弟度过这一关才是啊。”

    “老陈,你这就见外了不是,走,坐我的车,正说和你唠唠呢,你嫂子可是说了,你老陈可有些日子不到家里去了,让咱们兄弟多加深加深感情。”毛富海一边说话,一边打开自己的警车门,示意陈留根上车。

    陈留根那可是人精级别的存在,对于毛富海的意思那可谓是心知肚明,心中暗骂,老子过年的时候刚刚让人给你小子送了十万块钱,现在他娘的才多长时间,你他娘的又想要要东西了?你老婆就是个无底洞啊!不过人在屋檐下,虽然心中有些反感,但是对于这等小钱,陈留根是不会计较的。

    他笑吟吟的往毛富海的警察上一躺,嘴里调侃道:“毛哥,我这话说出来你可别见怪,说实话,我也挺想嫂子的,就是怕你碰翻了醋缸,说我天天惦记着嫂子,这才故意少去了两趟,既然你毛哥这么说,那可就不要怪我多和嫂子亲近了。”

    毛富海哈哈大笑,他一拍陈留根的肩膀,说了句,你这小子本事的确不小,你嫂子在我面前就是一母老虎,见了兄弟你就是眉开眼笑,就挥手示意自己的司机快点开车。

    “毛哥,就咱们几个人去么,听说芦北县那边可是来了不少警察。”陈留根看着毛富海后面只有两辆警车跟随,轻声的说道。

    毛富海大手一挥道:“不就是几个芦北县那几个不长眼的东西来咱们芦南县抓人么,他娘的,这胳膊伸得也太长了!你不用担心,老子出马,一个顶俩,我让他们怎么来的就怎么给我回去就是了!”

    警车一路呼啸着飞驰而过,只是一会功夫,就来到了陈留根离县城最近的正新煤矿。此时的煤矿已经被警察戒严了。毛富海的车还没有冲进正新煤矿的大门口,就被两个年轻的警察给拦了下来。

    毛富海看着拦在自己车前的警察,不由得怒上心头。对于芦北县来自己的地盘抓人的事情,他本来就气不过,此时看到这些警察二话不说,竟把自己的车给拦住了,他一推车门,就从车上钻出来了,咋咋呼呼的喊道:“妈了个逼的,你们是哪个树上的鸟呢,竟敢跑到芦南县拦我的车,都给我滚蛋!”

    两个警察虽然年轻,但是一看毛富海坐的车,也知道这个人不好惹,但是想到自己局长的命令,一时间竟有些哑口无言了。

    正当手足无措之时,一脸英气的杜小程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看到毛富海的警车,她冷冷的回敬道:“芦北县局办案,无关人员在外面等候。”

    无关人员?自己堂堂一公安局长,怎么就成了无关人员呢?毛富海看着眼前这个身材曼妙养眼,却一脸冰冷的女警,怒气更盛了几分:“去你娘的逑,毛丫头,你毛长齐了没有,就敢拦老子的车?我告诉你,老子入警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呢。”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毛富海的话很有些过分,杜小程脸色一变,定定的看着毛富海,突然朝着两个两个年轻的警察道:“此人来历不明,如果非要闯入我们的戒严区域,按照上级指示,依法对其制服。”

    “是。”在芦北县刑警队,未婚的男警十有**都把这个才貌双全的杜小程当作自己的梦中情人,幻想着哪一天能跟这个率真的女孩儿踏上红地毯,做了杜县长的乘龙快婿,那岂不等于坐上在官道上一路平步青云的直通车了?因此,对于杜小程简直是惟命是从呢。

    在毛富海闯过来,大大咧咧地破口大骂的时候,心里早已是义愤填膺,怒火冲天了,此时一听杜小程的安排,已经气愤不过了,此时一听的闯入的时候,两个警察都已经气愤不已,此时在听到他竟然侮辱自己心中的女神,不由得更是义愤填膺。听到杜小程的吩咐,也不管这家伙什么身份了,只要敢来,就准备动手。

    “敢对我动手?你个不知深浅的黄毛小丫头,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我告诉你,要想把自己当人,那你得看看自己裤裆里长东西了没有!”毛富海一看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还有人敢跟他过不去,登时勃然大怒,大手一挥,就准备往前闯了。

    “动手!”杜小程此时的小脸涨的通红,不等那两个男警察动手,就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拿出来一个带喷头的小瓶子,对准毛富海,直接就摁动了瓶子。

    “滋滋滋……”

    一阵的迷雾,瞬间喷在了毛富海的脸上,那毛富海开始还不当回事,等东西喷到眼上之后,只觉得自己的眼睛立马睁不开了,一种火辣辣的灼痛感,更是从眼睛四周弥漫开来。

    “毛局长,毛局长,您怎么了?”他的司机和后面的跟随人员,都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看着两眼变得红肿的毛富海,呼啦啦都围了上来。

    毛富海作为公安局长,知道自己是被传说之中的辣椒水给对付了,他一边捂着眼,一边恼火的吩咐道:“给我通知所有的派出所,所有在家的公安干警,让他们二十分钟之内给我赶到这里,我他娘的这一次,要让芦北县的知道我们芦南县不是软柿子!”

    在芦南县公安局,毛富海的话就是圣旨,他身后那辆警车的工作人员听到命令立刻就开始打电话。

    陈留根看着毛富海吃亏,心中一阵欢喜,心说这种事情要是弄成芦南、芦北两个公安局之间的一场对弈,那就跟我陈留根没有什么关系了!两县的公安干警互相拆台唱对台戏,也是蛮好看嘀。这么一想,陈留根的眼眸,越加的眯了起来。

    毛富海的电话,果然管用,只是十分钟时间,就有二十多名芦南县的民警聚集在了正新煤矿之外。

    此时毛富海眼中的辣椒水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但是这位公安局长的眼睛四周,却已经肿成了猴屁股似的。他冷冷的朝着自己身旁的干警看了一眼,觉得人数差不多之后,大手一挥手道:“都给我抓起来。”

    那些已经知道自己老板吃了亏的芦南县民警,此时虽然都觉得这种事情不好弄,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毛富海竟会如此的生猛,二话不说就想要抓人。

    不过瞬间的沉吟,就有几个民警越众而出了,冲着戒严线里的杜小程等人冲过去,不过此时杜小程这边,也聚集了十几个芦北县的公安人员。听到要抓自己等人,这些警察也不干了,如果真的就这么被人抓了的话,那他们以后就不要想抬头了。

    “都给我住手,你们要干什么?”一声猛喝,从远处传过来了。

    听到这声音,杜小程紧揪着的心里不由得一松,虽然她刚才直接对芦南县这位警察局长动手了,但是此时看到两县的公安就要对峙起来,她心里也充满了忐忑。而这声音主人的到来,让她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从杜小程等人的中间,王子君快步走了过来,在他的身后,跟着连横河和付舜朝两人。王子君冷冷的朝着那些随时准备动手的芦南县警方看了一眼道:“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这句话恐怕该我问你吧?他娘的你们芦北县的想要干什么,老子告诉你连横河,这是芦南县,不是你们芦北县,你们从哪里来的,都给我滚到那里去!”毛富海不认识王子君,但是他认识连横河,此时看到王子君气势逼人,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点发憷,所以就将怒气对准了连横河。

    连横河脸上带着一丝冷笑,冲着王子君看了一眼之后,根本就不开口。

    “你是什么人?”王子君冷冷的朝着毛富海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道。

    陈留根看到王子君出现,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变得越加的平静,他呵呵一笑,从毛富海身后走了过来,冷笑道:“王书记,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想不到在芦南县,我也能见到王书记,怎么,芦北县那一亩三分地容不下您了?您这是跑到我们芦南县当政法委书记了?”

    “哈哈哈,欢迎欢迎,哦,不对啊,我还没有听说郭书记被调走的消息呢,毛局长,你听说了没有?”

    毛富海听到王书记这三个字,也知道来人就是芦北县的政法委书记,虽然比他高上一级,但毕竟不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现在已经撕破了脸,当下嘿嘿一笑道:“没有听说咱们芦南县有什么姓王的政法委书记。”

    王子君没有开口,只是冷冷的朝着陈留根看着。

    陈留根对于王子君,可谓是恨到了骨子里,既然王子君软硬不吃,非要来这里掏他的老窝,他当然不会对这个臭东西客气!

    “王书记,你们芦北县暴力执法的事情处理完了没有?啧啧,看到报纸,我开始还不相信,不过我现在倒是信了,你们这个小女警敢对毛局长用辣椒水,那对待普通的老百姓,啥样的手段施展不出来呢?我可是听说法制报的诤言记者还在红玉市呢,我相信这也是个有价值的新闻线索,他会对这件事感兴趣的,对吧?”

    陈留根说着,就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准备拨号。

    “你找诤言记者是吧?那你就不用麻烦了,我给你叫来他本人不就行了?”王子君朝着连横河一点头,连横河朝着后面一挥手,化名诤言的黄晓辉,已经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在他的脖子上,一个照相机正在晃悠。

    “王书记,您叫我吗?”此时的黄晓辉可是怕了,这些天王子君让他上东,他不敢往西,不但自己有把柄在王子君的手里,更是因为报社也来了电话,让他一切听指挥。

    看着在王子君面前一脸讨好的黄晓辉,陈留根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去,还没有等他接着说话,王子君就拿出来一份报纸砸到了陈留根的脸上:“你不是想再让诤言给你出一期报纸么?好啊,那你就先看看这个!”

    “谁之过?”

    看着报纸上黝黑的大字,陈留根的脸上一下子黑了下去,报纸上几个尘肺病工人的照片,更是让他五雷轰顶,只觉自己像是掉入了万丈深渊一般。

    完了,凭着陈留根对这种事情的了解,他知道一旦这种事情报道出去,等待他的将是什么?

    毛富海虽然眼依旧发疼,但是他人却是不傻,就政治敏感性来说,他当然要比这陈留根强多了。看着那报纸大篇幅关于正新煤矿工人病情的介绍,他的心中越发的冰寒。

    陈留根完了,自己现在最要紧的事情,那就是和陈留根划清关系,只有和他快速的了断,自己才有一线生机。

    心中念头闪动,毛富海就朝着自己身后的芦南县公安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去。

    作为公安局长,连横河一直在关注着毛富海,此时看到毛富海的动作,哪里不知道这个喜欢咋咋呼呼、说话不干不净的家伙什么意思,他哈哈一笑道:“毛局长,本来到咱芦南县来办案,按说应该给您打声招呼的,只不过这次属于保密行动,所以只是向市局报批了一下,市局领导指示,一定要把这次行动保密到最小范围,手机也给没收了,您可别见怪啊!” +

    毛富海哪里还见怪得了哟,此时有这记者的翻盘,还有报纸作证,这陈留根绝对是完蛋了,自己可不能因为过来帮忙,再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当下脸色变幻莫测,刚才还阴沉似水,这会儿就立马灿烂如花了:“哎呀,连局长您这解释不是多此一举嘛,咱芦南芦北本来就是兄弟单位,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都怪我刚才没有亮证,都是误会误会了!反正我们的人也都来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您尽管招呼一声就是了。”

    李东乐在车上一直没有下车,此时,他的脸阴沉的可怕,迅速掏出手机拨韩作兴的电话,不过还没有等他拨完号,韩作兴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自作孽,不可活。你又最快的速度回来吧。”韩作兴声音低沉,根本就没有等李东乐说话,就挂了电话。

    警笛声声,朝着芦北县的方向呼啸而去,陈留根已经被带到了后面的车上,芦北县法院院长付舜朝当场出示的协助调查通知书,让陈留根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就被直接带走了。

    坐在车上,王子君的脸色丝毫没有喜悦之情,虽然他打胜了这场仗,虽然陈留根是在劫难逃,但是想到自己见到的已经瘦得犹如皮包骨头的刘二星等人,他的心里越发的沉重。

    谁之过呢……随着江省法制报的高调宣传,一场关于职业病防范的活动,在江省轰轰烈烈的展开了,而随着这个行动的成绩越加的斐然,全国各大有影响的报纸纷纷转载,国家有关部门更是命令发文,要求各省市对职业病问题加大关注力度,出台相应的防范措施,最大限度的避免职业病的发生。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和王子君没有太大的关系了,现在的他,已经将自己的主要精力投放到了安芦公路的筹建之中。随着一个个方案出现在王子君的办公桌之前,离安芦公路动工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