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九章 自古华山一条路 政治是座金字塔
    “王书记,今天晚上您有空吗?”满脸笑容的韩明启,笑吟吟的坐在王子君的办公室里,恭恭敬敬地问道。

    韩明启没有办法不笑,因为这个宣传部长的位置,他的对手们一个个都在私下里紧锣密鼓、不惜代价的进行物质和精神的投入,尤其是副县长孙浩立,竟然鬼使神差地弄来一个投资商,在安芦公路即将开工之际,着实是个看得见摸得着的政绩,竞争态势咄咄逼人,威信大涨,本来以为就要飞的宣传部长位置,在王书记的运转之下,居然来了个峰回路转。因为招商引资,气势大涨的孙浩立,此时已经住进了医院。这些虽然让他兴奋,但还不是最高兴的,最让他高兴的是今天下午的常委会。

    张岩栋的身份已经确定,自然不会再说什么签订合同的事情,只是招商引资出了这么大的岔子,侯天东捏着鼻子,也得在常委会上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开了去。好在会前,韩明启专门跑到侯老一耳朵眼里,偷偷的透了个气,说是听说孙浩立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表弟不可靠,合同的事还是等等再说好。

    会议上,关于向市里推荐宣传部长的事情,理所当然的被放在了第一位。韩明启更是因为给侯天东提前透气有功,再加上王子君力挺,第一个把他给推出来了,在这次常委会上,各种因素综合之下,韩明启有惊无险的成了宣传部长的侯选人。

    虽然没有确定,但是只要将县里的意见报上去,他就有成功的可能,而报不上去,那就什么事都不用想了。

    此时的韩明启,内心里不但对王子君充满感激,更是迫切的想要进一步密切和王子君的关系。在例行的感谢完侯天东和刘成军之后,他就直接来到了王子君的办公室,至于陈路遥嘛,当然可以忽略不计。

    本来,他可是不会轻易认同某个人的。他只认那些有权决定他官场命运的人。但是,牛气哄哄来投资的孙岩栋这么快就被戳破真实身份,让韩明启对王子君由衷的佩服。

    在真相尚未大白之前,跟张岩栋的谈判谈崩,王子君绝对应该有压力的,但是,他却表现得如此的安之若素,淡定沉着。如果不是最后揭了盖子,又该有多少人等着在常委会上看他的笑话呢?看来,一个优秀的领导需要的不是匹夫之勇,而是果敢、沉稳、谋略、决断,而这几者结合的最高表现形式就是在关键时刻、存亡之际的镇定自若的心理素质,韩明启由此断定,此人的前途应该是不可限量的。

    王子君淡淡的看一眼韩明启,轻轻地点头道:“今天你跟着他们一块儿去招待所,可是立了大功的。公安局的同志在前期调查工作上功不可没,但是在抓人的过程中,你亲临现场,这对我这个抓政法的副书记而言,可是放心多了。所以呀,今天这顿饭,轮不到你请我,等一会儿我通知连局长和张新阳他们,让他们都过来,也给你这个掌大舵的敬杯酒。”

    韩明启心里涌过一阵情真意切的感动。王书记对自己可真是太好了。他当然知道自己亲临现场,其实是张新阳给自己汇报完工作,顺便把自己给叫上的。王书记这么做,不是千方百计的给他韩明启脸上贴金、增加点份量么?这一点不动声色的提携,他韩明启当然懂得。

    对于韩明启,王子君并不是太喜欢,但是随着进入官场的时日已久,王子君越发的感觉到有一个汇集在自己身旁的智囊团的重要性。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王子君自忖自己还是有些才能的,但是政治有时只讲权术而不讲才能,才能有时是为权术服务的。自己驾辕,有一堆死心塌地的人帮自己拉车,既省心又轻巧,这种一举两得之举,何乐而不为呢?

    一个人的奋斗,听起来很美,但是在官场上,却是很不适用的,没有一个自己的班子,那就等于无根的浮萍,最终都要被雨打风吹去的。

    自古华山一条路,政治从来都是金字塔,怎么才能做一个让众人需仰视才见的高度?当然是做他们的领导。但是,领导不是凡事都要事必躬亲,亲力亲为的,而是把一群有棱有角的人整治得服服帖帖了,然后死心塌地的为你效命,这才是高明之处。

    容天下难容之人,为己所用,此举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家。表面上看,好像说不清,说不破,说不得,其实就两个字“圈子”,起步时要选好圈子;有一定实力时,要组建好圈子;登上高位时要平衡好圈子。想着自己上次回京时老爷子语重心长的告诫,王子君的笑容越加的灿烂起来。众人拾柴火焰高,众人划浆开大船。只有海纳百川的胸怀,才能够汇集起志同道合的力量,将自己的胸中抱负远大理想,在滚滚的大潮中施展开来。

    韩明启满是笑容的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本来他还有点忐忑王子君年轻得势的骄傲,现在看来,王书记不但谦逊,手段更是比自己想像的高明多了。

    飞驰的依维柯大轿车,在公路上不断地抛洒着尘土,车厢里,王子君坐在正中的位置之上,在他的身边,是孙贺州以及县经贸委的几个同志,不过这些人坐在车里并不显眼,最显眼的却是坐在王子君旁边的两个穿着制服的女孩子。

    一身法院制服的一身警服在车里相映生辉,两张如珠如玉的小脸,更是让人目不暇接。同样娇美如雪的女子,同样娇俏伶俐的人儿,凑在一起,更是让人生出眼前一亮的感觉。

    虽然有王子君这个副书记坐镇,但是经贸委的几个年轻人,依旧时不时的将目光抛向那两个安安静静坐在一起的女子,更有大胆的,直接将贪婪的目光朝这两个女孩瞥去。

    王子君虽然一直沉坐,并不时的和经贸委主任低声的说这话,但是他的目光,却也不时的落在这两个耀眼犹如春花的女子身上。

    不过看着两个女子笑而不语的模样,王大书记却是有点头疼。这次去安易市参加他们的招商大会,本不该带着伊枫去的,但是,想要假公济私一次的王大书记,却是以需要一个法律顾问为名,冠冕堂皇地把伊枫给安排进了这个招商团。只是让王大书记头疼的是,公安局的连江河也不知道是不是脑袋被驴给踢了还是怎么着,非要说领导出行,他们公安局怎么也得派个人负责安全,于是乎,王子君这位贤侄女就被派到了车上。

    王子君一看随行人员名单里有杜小程的名字,心里就是一阵发热。这几天,杜小程每次见了被芦北县政法系统称之位两朵金花的女子,彼此早就闻名,此时相见,更是大有一副相见恨晚的感觉,拉拉扯扯之间,就好似有说不完的体己话。

    伊枫的美不仅在相貌上,更在风姿上,一颦一笑亲切妩媚,目光十分温柔,嫣然一笑,一对酒窝百媚生情,让车上在座的男人谁看了她,好像都有非分之想,只是碍于杜县长的面子,压抑着而已。

    本来计划着忙里偷闲和伊枫好好逛逛的王大书记,此时悲催的发现,有了贤侄女这个超级大灯泡,他老人家酝酿已久的计划,恐怕就要泡汤了。

    吃过早饭出发,到安易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春天的安易市,显得更加的靓丽,团花簇锦之间,来来往往的行人更是给这座美丽的城市增添了无穷的生机。

    “小枫,你快看,那个女人穿的裙子好漂亮啊,到底人家这里先进,春天也能穿裙子,真是让人好生羡慕啊。”杜小程在被安易市的风景所折服之时,更被安易市的女子装扮而心动不已。

    和杜小程相比,伊枫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个人透过车窗,不时的朝着外面的风景指指点点。不过和杜小程的没心没肺相比,伊枫却是不时的将目光下意识的朝王子君看去。

    自从和这个家伙戳破了那层窗户纸以后,这家伙就成了贪吃的大灰狼,有事没事都喜欢往自己的宿舍里钻。想想他孩子气的模样,伊枫就觉得一阵的好笑。

    这次把自己安排进这个招商团,伊枫哪里会猜不出来这家伙打的是什么主意呢,不过,也多亏他想得出,不知道这家伙打的什么注意。不过这人安排的非常隐蔽。他只是点了点需要一个法律方面的人援助,付院长就很是顺利的将自己给安排了过来。

    耳朵里听着杜小程的叽叽喳喳,伊枫的心中不由得一阵暗笑,心说这家伙这一次恐怕要郁闷不已了。有杜小程在,就算是胆子再大,又敢和自己怎么样呢?一路上见他若有所思地闷闷不乐,心里就猜出个**不离十了。

    悄悄的心疼了一下这个贪吃的可怜虫之后,伊枫突然觉得自己内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好像出现今天这个意外的场面,自己并不是太乐意的,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冒出来一个杜小程这个亮亮的电灯泡呢?

    车在安易市迎宾馆停了下来,此时安易市迎宾馆比王子君上次来的时候更热闹了几分,大红的条幅挂在迎宾馆的门口,上面都是些热烈欢迎的致词,在条幅之下,几个衣冠楚楚的安易市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来人登记工作。

    孙贺州将芦北县的请帖奉上之后,一个三十多岁的干部就跑了过来,他热情至极的来到王子君的身前,双手握住王子君的手道:“王书记,欢迎欢迎,市委办刚才还打来电话,询问您到了没有呢。”

    王子君笑着和那干部握了握手,就听那干部热情的道:“王书记,我叫袁新星,在市接待办工作,市委安排我为王书记和各位领导服务,各位领导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要是我有什么服务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各位领导多多海涵。”

    这袁新星可谓是八面玲珑,王子君和他客气了几句,很是宾主尽欢。但是跟在王子君身后的经贸委主任,却是充满了感叹。他作为经贸委主任,出去招商的次数也不少,但是到一个地级市受到如此热情的款待,还真是破天荒第一次呢。

    这里面就算是有人家安易市的热情,但是和王书记也不无关系,更何况刚才那袁新星说的市委办来的电话,更是让他有点浮想联翩。

    “袁主任,芦北县的同志到了没有?市委孙秘书又打来电话,要是芦北县的同志来了,让咱们尽快给他回电话。”一个年轻的工作人员快步跑了过来,恭敬的朝着袁新星道。

    袁新星朝着王子君笑了笑,然后大声的朝着那工作人员道:“你给孙秘书回个电话,就说王书记一行已经到了。”

    从这一问一答之间,不论是经贸委主任这种老油子,还是年轻的工作人员,都已经意识到,他们芦北县这位年轻的副书记,已经迅速崛起成为政坛上的一颗新星,即使在邻省的安易市,其地位也是举足轻重。

    袁新星吩咐完之后,再次热情的来到王子君身旁道:“东方书记可是十分迫切的盼着您来的,昨天就让孙秘书专门打电话过来吩咐,这不,今天又打了两个电话催问呢。”

    “辛苦袁主任了。”王子君热情的和袁新星握了握手,笑吟吟的说道。

    安易市接待办对于王子君一行的安排,可谓是非常的用心,不但给王子君安排了一个宽阔的套间,就是一般的工作人员,也安排了两人一间的豪华标准间,房间里,水果瓜子更是应有尽有。

    袁新星在招待了一番之后,就很有眼色的告辞离去。王子君在吩咐招商团的人员各自先去休息之后,也坐在椅子上沉吟了起来。这一次来安易市,王子君的主要任务就是推动安芦公路的开工,虽然大致方针都已经在上次协商好了,但是破土动工也不是小事。

    就在王子君沉吟之时,孙贺州和经贸委主任走了进来,那经贸委主任冲王子君笑了笑之后,就满是讨好的说道:“王书记,还是您的面子大,我以前去其他市里参加招商会,能混个普通的标准间就不错了,跟您来,就是不一样。”

    王子君知道这经贸委主任是在讨自己喜欢,点了点头笑着道:“这是人家安易市热情好客,跟我可没有什么联系。”

    “怎么会没有?我刚才看了看,其他县里也有来人,不过接待他们的,都是一般的工作人员。我刚才偷偷打听了一下,接待咱们的那个袁新星,是安易市接待办正科级的副主任,而咱们的标准,更是按照地级市的标准来的。”

    对于这个话题,王子君并没有接,他笑了笑,就拿起桌子上那些印刷精美的彩页看了起来。

    经贸委主任见王子君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神色变幻之间,就接着小声道:“王书记,我刚才听说安易市也给咱们县安排了一个展台,您看咱们该怎么准备?”

    安易市竟然给安排了一个展台?这一点还真是出乎了王子君的意外。一般的招商会,主办方那都是安排自己辖区之内的工厂企业,哪里会把展台安排给别人呢?安易市这是打的什么主意呢?

    沉吟之间,王子君道:“别的参加部门也有展台么?”

    “听说大部分都有吧。”经贸委主任沉思了一下,接着道:“听说安易市周围的县市都给了安排。”

    安易市周围的县市都安排了展台,王子君立刻就明白了安易市的打算,心里暗自赞叹这位东方书记好大的手笔之时,王子君更是感到自己的中心城市拳理论,恐怕已经深深地扎根在了那位书记的心中。

    “吃过饭咱们去看看。”王子君沉吟了瞬间,就做出了决定。

    饭是在迎宾馆的自助餐厅吃的,虽然已经过了饭点,但是迎宾馆却为了迎接客人,准备了全天候的饭菜,王子君等人大快朵颐地吃了一顿之后,就驱车往招商会的地方赶去。

    招商会位于安易市一个占地千亩的广场上,此时的广场,已经被红色的彩布所包围。一顶顶红色的帐篷,更是将整个招商会隔断的细密有致。

    虽然招商会明天才开始,但是这广场上,却已经是人头攒动了,会务组的工作人员忙来忙去,还在紧锣密鼓地布置着各自县市特有的专属物品。

    “这是什么?”和杜小程一样都换成便装的伊枫,看着一个已经收拾好的展台上平放着的一块偌大的石头,有点摸不清头脑。

    “这是玉石,乃是我们县的特产,小姑娘,你要是有兴趣,可以到我们那里看看。”一个机灵的年轻人,顺手把一份印刷精美的宣传页送给了伊枫。

    这宣传页重点介绍了该县的情况,并将它们的玉石大大的夸赞了一番,最后照例是欢迎各地客商到该县投资办厂。

    王子君看着这个招商会,心中暗暗点了点头,看来山省比起江省来,论起开放程度,强的还真不是一星半点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