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一章 创意就是财富
    “九点了!”

    不知道是谁冷不丁的喊了一嗓子,乱糟糟的展厅瞬间平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更是朝着那块红布看了过去。在这些目光的注视之下,被遮掩住的红布徐徐拉开了,两个身穿红色旗袍,胸前侧披着锦带的美丽女子,一览无余的露了出来。

    这两个女子一个身材火爆,面目清纯;另外一个身如细柳,袅袅婷婷,两人一经出现颇有一些交相辉映的效果,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更有不少人在看到这两个美女之时,陡然屏住了呼吸。

    “欢迎各位来到我们芦北县展厅。”清脆悦耳的声音之中,四只纤纤素手同时伸向了红布的两边,稍微一带,那遮掩在展厅之外的红布,轻轻地滑落了下来。

    已经驻足观望等了老半天的客商们,此时一个个瞪大了眼眸,虽然美女养眼,但是此时,对于这些无利不起早的商人们来说,挣钱才是第一位的。

    “这是怎么回事?”在一阵沉默之中,有一个人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而那些摸不着头脑的客商,此时更是纷纷跟着问了起来。

    “怎么会是一幅画,这是招商会还是艺术展览?”

    “什么艺术展览,艺术展览的画还是人工画,这当然是喷绘,弄这么一幅公路的喷绘干什么?”

    “就是,我还当是什么了不得东西呢,怎么就一幅画啊?”

    纷纷攘攘的话语,只朝着正站在展厅之中的两个女子喷洒而去。在这些客商开口之时,刘会让的目光却是一直落在这副占据了整个展厅的喷绘上。

    在这幅巨型喷绘上,天空在一种灰蓝的基调中,依次派生出一系列从属的颜色,渐渐向一种高贵的蟹青色接近,绚丽地铺陈开来。天空下,一条长长的柏油路贯彻东西,各种各样的车辆飞驰而过,在这柏油路的两旁,有高山,有绿树,还有一个个醒目的路标。

    对于占地面积不大的路标,刘会让并没有细看,但是当他不经意间看到一个路牌标注着安易市的时候,目光就是一动,随即他的目光就落在了这条路的西头。

    “国道”,看着这两个字,刘会让突然间觉得自己看懂了,震惊了,像是醍醐灌顶般的恍然大悟,但是其中的重点,一时间又有点抓不住。

    而就在他沉吟之时,就听清脆的声音,已经在展台的中央响了起来:“各位来客,大家很显然对于我们芦北县为什么会弄一个这样的展台而感到疑惑,更有人疑问我们这是不是艺术画,现在就有我来告诉大家,这不是艺术画,而是我们芦北县在这次招商会上重点推出的招商项目。”

    王子君看着侃侃而谈,声音流利悦耳的伊枫,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喜悦,他看着女子侃侃而谈的身影,就好似又回到了那个夏天,依旧是这个女子,只是当时她站在讲台上。

    “什么项目啊,这么神秘?”

    “你们不是要招商公路吧?”又有客商忍不住嘀咕道。

    在面对如此之多的客商之时,伊枫开始还有点小小的忐忑,但是想到晚上自己偷偷地找他撒娇之时,那个坏蛋笑着说,没事儿,你可以把这些人都当成你的学生嘛,“伊老师”心里的忐忑,不觉就消失了许多。

    “这位先生说的不错,我们就是招商这一条路。众所周知,巴拿马运河的开通,让太平洋和大西洋直接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很多,而苏伊士运河更是直接让欧洲和亚洲联系的更加的紧密。我们安易市和国道虽然相距只有百里的直线距离,但是要想从安易到国道,却不得不绕近千里的路程……”

    “这条公路,乃是安易市和我芦北县去年共同商定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实施之后,从安易到国道,从山南省到江省的路程,将会大大的减短……”

    本来还有点吵嚷的展厅,此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的客商,都紧紧的盯着展厅,眼睛里生动了许多,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一条横跨东西的道路。此时虽然依旧是画在喷绘上,但是不少人已经感到,这是一条黄金路。

    作为商人,他们在伊枫讲解到了一半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这条公路的价值,一旦这条公路开通之后,还不知道有多少车辆从这里经过。

    “小姑娘,你们芦北县不会想要我们免费修这条公路吧?谈谈条件如何?”一个四十多岁的南方商人,话说得很慢,但是蹩脚的普通话却说得一字一顿的,看他那模样,好似生怕伊枫听不懂他说什么一般。

    杜小程站在伊枫的不远处,看着一双双炙热的眼眸,心中对于那个大坏蛋不由得生出了不少的佩服之心。这一副图画,竟然迷得这些商人如此模样。虽然她不知道这些商人的来历,但是光凭他们能够参加这招商会,那兜里面怎么都要有些资本才是。

    有钱人眼睛都长在额头上,作为警察,她对这句话可是深信不疑。但是此时的情形,让她真有些怀疑这些人是不是那家伙请来的托儿。

    “当然不是免费,而是欢迎各位投资。贯山开路,所耗不菲。我们芦北县经济虽然还算过得去,但是要开这么一条路,却也有点力不能及,经我们县委领导研究,决定将这条路推向社会,共同开发,共同受益……”

    伊枫的口才很好,思维也很敏捷,随着过路收费的意向从口里吐出,不少商人的眼眸都是一亮!就是啊,这么一个金点子,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这条公路一旦贯通,如果收取过路费的话,那几十年下来能够收多少?那绝对就是一笔一次投资,终身受益的买卖啊。

    “小姑娘,你们芦北县的领导在哪里?我们达诚集团想要和贵县领导谈谈。”一个客商不等伊枫讲完,就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达诚集团,伊枫没有听说过,毕竟她接触企业不多,但是围在周围的商人却是对这个崛起于南方的大集团知之甚多。

    “赵总,您也不用这么着急,有道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正鸿集团也想和芦北县的领导谈一谈。”正鸿集团,也是南方赫赫有名的一家财团,论及经济实力,丝毫不亚于达诚集团。

    有这两家集团率先表态,一些不甘落后的商人也兴致不减,抢着发言,一时间,就有十几家公司对这条路表示出了浓厚的投资意向。

    吵吵嚷嚷的声音,让不少簇拥在其他展台的客商,好奇地朝着芦北县的展台跑了过来,当他们听到这条公路的开发项目之后,一个个都显得兴奋不已。虽然很多人知道自己投资不了这条公路,但是也清楚这公路一旦贯通,那对于两边来说该是何等的商机。

    “刘县长,您也在这儿?”就在刘会让思索着如何和芦北县这年轻的副书记好好地交往一番的时候,就听有人轻轻地给他打招呼,回头一看,原来是邻县的一位县委书记。

    对着那位县委书记笑笑打招呼,就听那县委书记道:“开始我还对安易市给芦北县这么一个展位,心里有些不服,但是现在看来,人家一个项目,就顶咱几个县招惹人哪。”

    刘会让嘿嘿一笑道:“可不是嘛,这芦北县真是了不得。幸亏昨天咱们的玩笑话也就是背地里说说,要是被人家芦北县的人听去了,还不羞死咱们哪?”

    两人说话之间,相视一阵苦笑,那县委书记跨步来到刘会让的身旁,小声道:“刘县长,你听说了没有,这芦北县带队的,可是一位年轻的县委副书记,我听说还不到三十岁呢。”

    不到三十岁?刘会让心说你这才是刚刚听说,你要是见到这位年轻人,恐怕会更加吃惊的。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几十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跨步从四周走了过来,这些人一个个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壮硕的身躯上,都流露着一股股彪悍之气。

    这些年轻人就犹如插花一般的朝着四周一站,也不开口,面无表情,就好似他们根本就没有来到这里一般。

    这些人虽然衣着整洁,但是和招商会的氛围可以说是格格不入,虽然他们都是无声无息的到来,但是依旧让不少人的目光注意到了这些人。 360搜索:.☆//☆

    “听说封总理来了。”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随着这声音的传出,本来还吵嚷不已的商人们,顿时平静了下来。

    封总理要来,这些商人虽然也见过不少大人物,但是和一国的总理比起来,这个消息还是让他们震憾不已。

    整个展厅,一时间变得鸦雀无声,更多的目光,更是看向了那些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不过,就算是没有人说话,芦北县的展厅前依旧汇集着大量的人,这些商人可不希望自己稍微一离开,就被别人钻了空子。

    王子君也没有想到,安易市的这场招商会竟会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封总理居然会光临安易市的招商会!

    想到总理的到来,王子君就觉得这对于郑东方来说,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一旦把握好这个机会,他就会犹如大鹏展翅一般,青云直上,一飞冲天。

    等待的时间,就好似凝滞了一般,虽然不知道封总理会不会来,但是整个展厅却没有人再大声喧哗。

    “这里人不少嘛。”浑厚的声音既有亲切,又隐含着威严,随着这声音,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率先跨步走了过来。在他的身旁,几个头发花白的男子小心的陪伴着,而作为地主的郑东方,此时也只能被落在后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