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七章 此时无声胜有声
    天色渐渐暗淡,小山上的男女,此时已经在某宾馆的包间里了。

    “你别这么着急好不好,我去洗个澡。”秦虹锦迅速起身欲走,又被王子君一把拽住了,身子被拖到沙发上。秦虹锦没能稳住,一下子倒在地上了。王子君毫无顾忌的趴下,继续从嘴上进攻,手也从秦虹锦衣服开口处蛮横地伸到了胸部。两个硕大的ru房像面团一样在王子君的手下不断地变幻着形状。秦虹锦企图把他的手取出来,但她已经软了,力不从心。王子君很顽强地占领着她的大好河山。

    之后,王子君就把怀里的女人抱到了卫生间的浴池边上。往边上一放,就扯秦虹锦的衣裳。秦虹锦急了:“傻瓜,你疯了!你要干什么嘛!”

    邪火攻心的王子君并没有因为秦虹锦又羞又气的娇嗔而松手,他要做的就是这么无所顾忌。人当被,池当床,浴池水里戏鸳鸯!想到这里,他红着脸,喘着气,手里继续着他想做的事。手已经执著地把秦虹锦的裤子往下拉开,一把扯了下来。当他看到秦虹锦的小内裤都湿了的时候,心里一下子激动了。他明白她的内心里早已等着他的进攻了,只是行动上处于被动而已。

    王子君平时也没有这么好的表现,今天却表现得异常地好,弄得秦虹锦一声接一声地大叫。这让王子君非常惊讶,也使他非常快活。秦虹锦的身体太性感了,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丰满而不臃肿,成熟而不苍老。在床上的动作也很精彩,配合得很是默契,好像他们天生就是一对最适合的配偶。这真让王大书记刻骨铭心。不像伊枫那个丫头,不叫,不呻吟,也不癫狂。

    中途,有那么一刻,王大书记猛然间想起,此刻躺在自己身下的女人会不会再跟别的男人结婚呢?这么一想,脑子里随即闪过一个龌龊的念头:“这女人是我的,我的女人怎么能让别的男人搂着呢!”

    “噢,宝贝儿,好不好?”王子君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水面飘过来的一团雾,湿润而柔软地包裹着秦虹锦。

    “我好像要飞起来了,傻瓜,我爱死你了!”秦虹锦说话的时侯,舌头上甜甜的,好像她的声音是一大团雾,一张嘴就在舌头上融化了,房间里,静得只剩下两人重重的喘息声,两个人都疯了一般,一起快乐的俯冲,然后又一起冲向快乐的顶端。

    王子君就这么从容不迫地用着,像是恨不得把一辈子的激情都吃光用尽了似的,弄得秦虹锦**迭起,直到最后瘫倒在床上,成了两摊稀泥。王子君疯狂的表现,让秦虹锦觉得陌生而欣喜。在她的记忆里,好像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登峰造极的快乐的感觉。

    平息下来的时侯,秦虹锦揪住王子君的耳朵,醋意十足的说:“你这家伙,老实交待,是不是将那个莫家的军官小姐给提前吃了?要不然,这么长时间没见,你怎么还是这么厉害呢?”秦虹锦细柔的手指,调皮的在王子君的身上画着圈圈儿,红润的小嘴,满是嫉妒的说道。

    她嘴中的军官小姐,当然是对莫小北的特称,也不知道她的脑袋是怎么长的,居然给莫小北起了这么一个名字。不过对于秦虹锦的敏感,王子君却感到一阵的脸热。他要是将那位军官小姐拿下倒也罢了,关键是他还没有拿下军官小姐,倒是将另外一个妹妹给拿下了。

    “我都快想死你了,哪有那么多闲心思呢。”

    也许女人都喜欢听这种带着爱**彩的话语。尽管这个时代的爱情如同铺天盖地的广告,带着许多虚假的成份,但是秦虹锦还是愿意听。哪怕全是假的,也可以从心理上获得安慰。秦虹锦含娇带羞地笑了笑,伸手就把这个爱恨交加的男人搂住了。她趴在他的耳边委屈的告诉他,刚刚离开他的时候,她常常半宿半宿的睡不着觉,就像一块干旱到极度饥渴的田地,刚才,王子君的一番疯狂表现简直等于雪中送炭,助人为乐了!

    “你来芦北县,不只是仅仅为了来看看我吧?”不方便透露的王大书记,很是熟练的施展了一个乾坤大挪移,将话题重新转到了另外一个方面。

    不过今日的秦虹锦,却越加的精明如妖,一双闪烁着盈盈秋水的眼眸朝着王子君看了两眼,嘻嘻一笑之后,就翻身趴在了王子君的身上,两个一把抓不过来的ru房,更是挑起了两道优美至极,让人心血澎湃的曲线,看得王子君有一种喷血的感觉。

    “不是,有一家合作公司在这里竞标,邀请我们过来看看。”秦虹锦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老公就是老公,不论到了哪里,都能够玩得风生水起,就是芦北县这种贫困的小县城,老公来了之后,也能焕发出来勃勃生机。”

    心潮激动的王子君,哪里有时间理会什么芦北县焕发勃勃生机呢,他现在最为注重的,就是将自己的全部热情,灌注到这个小女人的身上,不等骑在他身上的女人再问别的,朝思暮想的恋情,肝肠寸断的分离,现在已经很遥远了,除了**,两人之间再也容不下别的。

    “你这个坏东西,怎么这么有力气……”

    王子君的办公室里,一身轻松,浑身舒爽的王大书记,正饶有兴致地拿着一把小剪刀给办公桌上的那盆紫色的吊兰理发呢。不过,看上去全神贯注地修剪花木的王子君,满脑子里想的,仍然是自己离开时,躺在床上累到极致的秦虹锦。

    重生之后,自己实在是太强大了。这个念头一升起,心里就多了一丝得意。

    “咚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之中,石峰辉推门走了进来。他笑吟吟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然后道:“王书记,您真是好雅兴啊,这盆花跟着您,真是它的福气,办公室给我准备的那几盆花,我连管都没有管过,现在叶子都枯了。”

    石峰辉在王子君来芦北县之时,乃是排名在王子君之前的副县长,但是现在和王子君的地位比起来,实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虽然依旧和王子君都是副县级,但是论起含金量来说,他这个副县级和王子君差的太远了。

    王子君放下剪子道:“石县长你太谦虚了,要说起来这盆花分到我手中还不知道是福是祸呢,你别看我修剪的像模像样的,实际上,我只是瞎剪一气,还不知道剪过之后,这盆花是不是还会活呢。”

    说话之间,王子君一边给石峰辉让座,一边给石峰辉倒了一杯水。

    石峰辉双手接过来王子君亲自倒的水,脸上虽然笑容依旧,但是心里却是滋味万千,本来两人都是平级的关系,可是现在,他就得到王子君的办公室来汇报工作。以这位年轻副书记平步青云的速度,如果自己再不赶紧跟上,恐怕就是一步慢,步步慢,弄到最后,连人家的背影都看不见了!

    “王书记,我是来向您汇报这次招标会情况的。”石峰辉将手中的材料打开,郑重其事地说道。

    虽然石峰辉很是认真,但是王子君却知道这只是例行公事而已,石峰辉对于自己汇报,也就是侯天东给自己卖好,但是实际上自己说什么,对于石峰辉来说是可听可不听的。

    不过,既然人家石峰辉来汇报了,王子君就正襟危坐的听着,这不但是对汇报人的一种尊重,也表明了一种态度。官场之上,有时候就算是不说话,也能在不动声色之中,将自己的态度表现出来的。

    “王书记,一共来了三十五个商家对咱们这次安芦公路的项目感兴趣,我们遵从侯书记的指示,不但对各个商家的报价和要求做了量化,还对他们的公司实力和口碑进行了综合打分……”

    虽然王子君不是小心眼的人,但是石峰辉在汇报里一连弄出来十几个侯书记指示,这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眼睛不由自主的眯着,里面都是内容了。

    石峰辉作为一个老牌的副县长,在县乡工作多年,那也是老油子了,按说怎么都不应该犯这种错误,而现在他一再出现这种话题,分明就是故意的!

    得罪自己,石峰辉恐怕还没有那个意思,而他不断的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就只能说明一点,就是要告诉自己,这些事情已经定了,你就不要再提意见了。

    表面上顾忌自己的面子,而在实际上,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跟自己无关了。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在石峰辉汇报完之后,还是轻轻地敲着桌子道:“峰辉县长,你们准备的都很好,我也很满意,我还是那一句话,这件事情事关芦北县以后的发展,事关整个芦北县的形象,你一定要把实事办好,好事办实,切勿出现任何的差错,要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对待每一个参加竞争的商家。”

    石峰辉用小本飞速的记着,好似在记王子君的指示,但是实际上他的小本上此时除了圆圈还是圆圈。在他看来,这位年轻的副书记虽然手段老辣,但是到底是年轻人好面子,这种事情,侯天东已经定了调,你还在这里瞎指挥什么?

    等王子君讲完,石峰辉很是配合的将笔记本合上道:“王书记,我回去之后,一定将您的指示传达下去,您放心,这次招标会,我会尽全力的。”

    将石峰辉送到自己办公室的门口,王子君轻轻地关上了门,虽然石峰辉保证的非常好,但是他心中却明白,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如果依照官场的规矩,这种事情自己既然没有责任,最好还是不要管为好,和侯天东因此而发生大的争执,那对于自己没有什么好处。可是想到博明路桥建设公司的名头,王子君的心顿时就暗淡了下去。

    虽然王子君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救世主,但是重生一世,王子君更加坚守自己的良心。如果对这么一件本来能够成为大好事的事情放任自流,他就觉得自己良心难安。

    轻轻地摇了摇头,王子君顿时放下了心情,重新坐在办公桌前的王子君,轻轻的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招标那一天,王子君也是特邀嘉宾。不过,站在满是繁华的招标大会场之内,他的心里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看着一身亮丽西装的侯天东登上主席台,王子君的眉头就皱动更厉害了几分。

    “我宣布,这次和我们芦北县合作建设这条贯通芦北县和安易市的公路的中标单位是博明路桥建设公司。”侯天东声音浑厚,随着他的声音,一阵热烈的掌声,就在人群之中响起。

    王子君看着一张张笑脸,心中升起了一丝的难受,虽然他已经阻止过了,但是事情依然是按部就班的发展下去了。此时他的心不知道怎么,就好似分成了两份,正在他的心头不断地斗争,不断地说话。

    一个声音说,你已经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已经问心无愧进行了,毕竟侯天东是一把手的书记,你还不是县长,给他弄得太顶,你不能乱讲话,乱表态,你得学会谨小慎微,太张扬了,对于你以后的发展会很不利的。

    而另外一个声音却说,你根本就没有尽力,如此浩大的一项工程,交给一个条件如此苛刻的公司,这本身就是不负责任。王子君,难道你就为了自己升官,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所有的一切都置之不理么?

    就在这两个念头在他的心头交替闪动之时,博明路桥建设公司的总经理仇天魁已经跨步走向了主席台,他和侯天东站在一起,两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犹如春风一般的笑容。

    “感谢各位领导给我们博明路桥建设公司这个机会,在这里,我向各位表个态,我们博明路桥建设公司一定会按照合同的约定,高质量,高标准的完成这项工程,绝不辜负侯书记、刘县长和王书记对于我们公司的看重……”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仇天魁从口中吐出,王子君的脸色就是一变。不过他依旧静静地将仇天魁的讲话说完才离开。

    “王书记,你们的招标真是很公平啊!”就在王子君走向自己的车旁时,正鸿集团的老总穆经波,不知怎么来到了王子君的身旁,语气里带着一丝嘲弄的意思。丢下这句话,看都没有看王子君一眼,转身朝着自己的汽车走了过去。

    王子君的脸色一阵的发白,他看着那飞驰而去的汽车,挣扎的心中,已然多出了一分决断。

    “王书记,您怎么这么快就走了,我还说等一会多给您倒两个酒呢?”就在王子君漫步继续前行之时,那博明路桥建设公司的仇天魁从后面追了过来。

    看着仇天魁那满是笑容的脸,王子君淡淡的笑了笑道:“我也想和仇总喝上两杯,但是手里还有一堆事,以后吧。”

    就在王子君说话之时,一辆黑色的奥迪,从远处缓缓驶离。看到那奥迪,仇天魁本来就是笑容满面的脸,此时变得更加的灿烂,而王子君的脸色,也变得有点诡异。

    对于这辆奥迪,王子君并不陌生,这是秦虹锦的座驾。王子君看着风姿绰约的从奥迪车里走出来的秦虹锦,心中就是一动,而仇天魁,却已经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

    “秦总,我可等您不少时候了,给您报告一个好消息,这次竞标,我们博明路桥建设公司大获全胜。”

    秦虹锦上身穿着墨绿色的翻领毛衣,下身穿着黑色的时尚长裤,脚上穿了一双咖啡色的皮鞋,迎风而立之间,任谁见了,都会在心里感叹一声,真是一个勾人心魂的窈窕小佳人儿!

    此时秦虹锦的脸上,露出了灿烂无比的笑容,这笑容就好似盛开的牡丹花,不但雍容华贵,而且夺人心魄。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仇天魁在生意场上走了这么长的时间,经历过的女子不知凡几,但是此时看着这位秦总脸上那让人不觉**的笑容,他的心中还是颤动不已。如果不是听说这位秦总可能是那位高官的外宅,来头很是不小,仇天魁说不定现在就定了迎娶之心。

    不过,现在看这位秦总的笑容,应该是对自己很是满意,他想到这些,心中竟然也升起了一丝飘飘然。

    可是他哪里知道,眼前秦虹锦的笑容,哪里是为了他哟,人家是为了自己眼前的情郎,为了眼前这个男人,这家伙虽然一言不发,却让人家秦虹锦爱到骨子里了。

    “那恭喜仇总了。”秦虹锦说话之间,蓦然扭了扭头,朝着王子君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然后笑吟吟的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

    仇天魁在商场之中时老手,虽然刚才被秦虹锦的魅力所折服,但是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他看到秦虹锦的目光看向王子君,就笑吟吟的说道:“秦总,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一手促成安芦公路工程的王子君书记,王书记年轻有为,和秦总你们两人虽然不是走的一条路,但是堪称一时瑜亮。”

    他这马屁,本来说得很是高明,却听得秦虹锦心里很是恼火,谁说自己和他走的就不是一条路呢,再说了,你这一时瑜亮要是被他给记在心里的话,自己还不知道要陪多少好话呢。

    “王书记,这位是广州君诚集团的秦总,也是我这次的合作伙伴。”仇天魁朝着秦虹锦轻轻地一指,笑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