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五章 活人岂能让尿憋死
    刘家村这个名字一传如侯天东和刘成军的耳中,两人不觉大松了一口气,王子君在芦北县和芦南县那些人掰腕子的事情,他们可是清清楚楚。脸上已是阴云密布的熊泽伦和崔信现,此时也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气。

    芦北芦南县之争,他们作为地方主管倒也听说过,对于这件事情,他们虽然没有表态,但是也没有干预。而那场暗流,他们也有感觉。

    没想到阴差阳错,他们居然跑到这刘家村来了。想不到这一次,他们竟然来到了这刘家村,而且还是在这么关键得时候。想到那件事情,两个人心中不由得一阵庆幸。

    面对刘三娃的热情邀请,王子君虽然有点心动,但是他可做不了主,这里做主的是刘庚得。不过刘庚得并没有让他失望,在王子君稍微迟疑之时,刘庚得就道:“小王,咱们去坐坐。”

    本来因为看热闹而不敢上前的老百姓,此时听到来人之中竟然有替他们村那些矿工讨回赔偿的王书记之时,一个个都围了上来,更有一些热情的老百姓,开始给王子君以及刘庚得等人让烟。

    刘庚得很是随意的从一个中年汉子的手中接过了一支烟,更在中年汉子给点上之后狠狠的吸了一口道:“还是这小金钟儿有劲啊。”

    中年汉子让烟,本来只是礼节性的,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好像是王书记领导的大官会抽自己的劣质烟,一时间就有点兴奋。

    不过,他虽然手足无措,但是熊泽伦和崔信现却高兴地紧。别的不说,就冲刘庚得书记那满脸笑容的模样,就让他们两人心中乐开了花儿,本来还以为是一场劫难,现在看来,倒成了好事了,不过此时两人也意识到了,这是人家王子君做工作在前,如果不是王子君和芦南县掰腕子,这刘家村的老百姓对他也不会这么的热情,想到自己两个一市的主官受到老百姓的热情招待居然是因为自己的一个属下,两个人的心里就有些感慨万千。

    在村民的簇拥之下,刘庚得等人朝着刘三娃的家中跑去,早就得到信的刘三娃媳妇,正在一群热情邻居的帮会组之下,用新烧出来的热水洗着茶杯,茶碗之列的东西。明显刚刚打扫干净的院子之中,更是零零落落的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板凳。

    李成和看着眼前的情形,心说老翟这一次的心思是白动了,不但怎么不了人家红玉市,反而是在为人家的政绩添砖加瓦。刘书记本来就对人家的汇报满意,现在这么好的材料一出,嘿嘿,还不知道好成什么样子呢?

    “老哥家里几口人啊?”刘庚得的烟,终于敬给了那去那茶壶的老头,这老头在颤巍巍的几次没有把烟点着之后,刘庚得书记更是亲自用打火机给他点了火。

    抽了一口烟,老头小心的道:“老汉家里两个娃,现在还过得去,这可多亏了王书记,要不是他从煤矿那里要来钱治疗的及时,俺家老大就毁啦。”

    “老人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能不能给我们说说?”刘庚得看着一张张朴实的脸,动情的说道。

    老头名叫刘德生,在刘家村也算是长辈,他的大儿子刘贵就是因为芦南县挖煤得了尘肺病,虽然症状不是很重,但是因为给刘贵治病差不多把家底也折腾光了,刚刚娶了两年的儿媳妇也走了,为了弄一条活路,刘贵等人就结伴一起去上访。

    现在赔偿下来,大儿子的病虽然没有根治,但是病情也大有好转,儿媳妇也因此留了下来。

    刘庚得听着刘德生发自肺腑的感叹,眼里也有点酸酸的。宦海沉浮这么多年,早已变得波澜不惊,心思也变得坚硬了,但是,听一个老汉声情并茂地讲了一番自家悲欢离合的事情,还是唏嘘不已,一阵感慨。

    这件事情,他渐渐的和法制报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而在此时,他也意识到了那个时候,正坐在自己身旁的这位年轻副书记面临着多大的压力。

    “王书记,听了德生老哥讲的,我也要谢谢你啊。”刘庚得说话之间,伸出双手和王子君紧紧地握了握。如果说在之前刘庚得开这个政法工作现场会还有着极强的政治目的的话,但是现在,除了这些,他又觉得给王子君这样的荣誉其实是名至实归,开对地方了。

    面对刘庚得伸出来的手掌,王子君的心猛的一颤,本来,他以为自己面对这一切,可以安之若素,但是在这一刻,王子君的心里却升起了一股暖流,一种自己的努力被认可、被承认的暖流,还是迅速从心里滚过,但是,这股感动,更多是却是因为这贫困的小山村里一张张诚挚而又朴实的脸。

    跟随刘庚得而来的所有人员,此时无一不用羡慕的目光看着王子君,都是为官一方的人,他们从刘庚得那一句王书记之中,就已经知道这个芦北县的政法委书记,已经深深的得到了这位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认可了。

    上级的认可,尤其是越级的认可,对于官员们来说,得需要多大的梯子作助力啊,而现在,这位年轻得让他们眼红让他们嫉妒的县委副书记,居然轻而易举的得到了刘庚得的认可了。

    不了解王子君的人,心中是充满了嫉妒,但是知道王子君情况的侯天东等芦北县领导,却是深深的感觉到王子君为了今天这个情真真、意切切的握手,曾经付出过多少,那一篇由省法制报刊登出来的文章,又给王子君带来了多大的压力。

    他们这么看,可是刘家村的老百姓,却觉得这样不够,他们觉得这个犹如他们救命恩人一般的年轻副书记,得到的不应该只是一个感谢的话语。

    看着这握手,熊泽伦将所有的心神都放了下来,他知道,就冲着这一点,今天这个现场会已经成功了,虽然最主要的功劳归了王子君,但是作为市委书记,他的名字却是谁也无法抹煞的。

    在刘庚得再次坐下和刘家村的村民谈笑风生之时,一声声欢声笑语就从院落里不断地飘出,这声音飘向空中,飘向四面八方,更飘到了村头的那个厕所。

    蹲在厕所里的翟向东书记,此时已经爽够了,但是他还是不想这么快就走出去,厕所虽然难闻,但是时间一长,嗅觉就相应的迟钝了。更何况,他坚持的时间越长,芦北县暴露的纰漏也就越多。纰漏越多,不等于往红玉市脸上抹黑么?这么一想,心里就踏实多了,决定将蹲坑儿进行到底了!

    相信宋朝俊那家伙这次脸都该气绿了吧?心里念头一闪的翟向东书记,龌龊的想着,一会儿就觉得露在空气里的屁股有点风凉风凉的。

    他娘的,这种四面漏风的破地方真不是人呆的,不过,受点这洋罪让红玉市丢丢人也值了。心中觉得火候差不多了的向东书记,顺手往自己的口袋里摸了过去。

    咦?伸手往上衣口袋里习惯性地摸索手纸的时候,翟向东一下子愣住了,刚才还挂在嘴角的笑意,在这一刻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忘带手纸了!一股不好的念头,一下子把翟向东书记愉悦不已的心击得瓦凉瓦凉的!看这事儿给弄的!

    作为一市的政法委书记,翟向东书记大多数事情都是由秘书屁颠儿屁颠儿的代劳的,就是平时上厕所,那些飘着淡淡香味的卫生间里,手纸也是早就在卷纸筒里准备妥了的,他翟大书记什么时候跑到这种破地方方便过呢!

    可是,这一次,他虽然带着秘书,但是秘书却留在了芦北县城,鞭长莫及啊!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向东书记的手掌,不甘心的从自己的口袋里翻腾着,他心里焦灼的期盼着,别说什么高级手纸了,哪怕有一张小纸片也行啊。

    没有,还是没有,向东书记孜孜不倦地把自己所有的口袋都翻了个底儿朝天,却一无所获。

    又哆哆嗦嗦的翻了一遍口袋之后,翟书记暴躁的心不得不冷静下来,有个现实是他不得不接受的,那就是他的口袋里,连半寸小纸片儿都没有!

    这可如何是好啊,难得自己就在这里一直蹲着不成?此时的翟大书记后悔得肠子都绿了,这馊主意一出,真是害人又害己啊!

    有道是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在自己身上找不到解救办法的翟向东,就把搜寻的目光放到了这个破旧的茅厕之中。

    我的个神哪,最好有张纸吧,最普通的纸就行,哪怕是一点点报纸,我也委屈一下,将就着用吧。翟向东心中期盼,但是落入他目光的一点点纸片,不是被粪便压着,就是浸泡在一堆黄色液体之中了。

    烟盒,自己刚刚才扔掉的那个烟盒!

    在看到烟盒的瞬间,翟向东书记的心中就升起了一丝希望,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烟盒之上的时候,却发现这个烟盒,已经被黄色的液体给彻底浸泡透了。

    怎么办,怎么办哪!

    此刻的翟向东,真有点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感觉,孤苦无依之下,眼神就落在了厕所角落旁胡乱堆积的几块砖头上,这几块砖看上去和普通的砖没什么两样,但是放眼看去,却见在砖的四条长愣上,却有着一道道明显的乌黑的痕迹。

    也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向东书记,在沉吟了瞬间,就想明白了这些污迹是怎么回事。一个念头,更是从他的心头一闪而过。

    不行,绝对不行,就算是找人救我,也不能用这个!向东书记不愧有着坚定的卫生习惯,在那一刹那间,他就在心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不行,那会染上病的!

    正当向东书记琢磨着如何向人求助之时,一阵什么东西碰在玉米秸秆上的声音传了过来,听到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向东书记的心里就是一阵大喜,他决定不论来人是谁,他都得放下自己尊贵的身份,张口向人家求援。

    “哧啦!”

    随着一声响从茅厕那玉米秸秆捆在一起搭成的墙上传来,就见一个黑乎乎毛茸茸的头还有两只黝黑的眼睛从秸秆之中露了出来,看到这黑头的向东书记大吃一惊,不过随即,他就将心放到了肚子之中。

    一条狗,这就是一条狗嘛。向东书记定睛一看这条黑色的大狗头,心里自我安慰道。

    可是,随着那黑色大狗犹如小牛犊般的身躯从秸秆之中挤出来,向东书记的心顿时又提溜到了嗓子眼儿,这狗有点瘮人,但是更瘮人的却是黑色大狗的嘴张得老大,一双狗眼更是朝着向东书记的屁股下边猛瞧,鲜红的舌头不断地在张开的狗嘴之中卷动,一滴滴口水,从狗嘴里不断地滴落下来。

    恐惧!向东书记本能的觉到一股恐惧之意,看着那大黑狗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那裸露在半空中的屁股,向东书记终于忍不住了,他咬了咬牙,猛的一伸手,就从地上将一块看上去还算干净的砖头掀了起来,然后两眼一闭,就朝着自己的屁股之下狠狠地擦了过去……终于,向东书记终于跨出了艰难的一步,将自己晾了多时的裤子给提上了,对于这个伤心地尴尬地没有丝毫的留恋,跨步走开的他,不想和这个大黑狗在一起呆上半分钟。

    在他走动的刹那,那条大黑狗也动,这条长得高大威猛的狗一动,吓得向东书记差点没有瘫痪在那里!此时他的心中更是升起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莫非这东西并不是狗,而是一条牧羊狗不成?

    就在向东书记准备用他最为嘹亮的声音求救之时,那狗的动作却是让他想要爆发的声音给克制了下去,看着对准他刚刚排泄出来的黄白之物添得津津有味的大黑狗,心里就有一种恶心反胃的感觉,头也一阵的眩晕!

    不行,我得快点离开这里!

    心中念头闪动的向东书记,也顾不得什么翩翩风度了,大步流星的朝着厕所外边仓皇跑去。只是,两腿摩擦之下,一股火辣辣的疼痛从肛门之处袭了过来,那砖头棱角也太硬了!

    两条腿不由自主地夹在一起的翟向东,亦步亦趋地来到了车前,而此时守候在车旁的芦北县工作人员,一看到他回来了,赶忙迎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