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七章 把酒言欢
    初来乍到,王子君帮了自己不少忙,这一点让李锦湖心存感激。尽管想不起来王子君能有什么事求助自己,但是嘴上仍然爽快的答应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你来芦北县也有三个月了吧?”

    王子君神色依旧笑吟吟的,轻轻的吹了吹浮在上面的茶叶,接着道:“这三个月,我看你回红玉市的次数最多不超过五次。这可不行啊老兄,你把嫂子和侄女两个人扔在红玉那边,你就忍心哪?工作是干不完的,我们得想方设法,统筹兼顾,工作生活两不误,明天就是周末,今天哪,你必须得离开芦北县回市里去。”

    李锦湖万万没想到王子君求自己帮忙居然是这个,心里登时一暖,张张嘴刚要说话,却被王子君二话不说摆手制止了:“今天我哪儿也不去,等一会儿我让辰斌来找你,就算押,我也得把你老兄押到市里去!”

    李锦湖也不是扭捏作态之人,瞬间就把心里的感动压下来,化作爽朗的笑声了:“好,王书记,我说句儿女情长的话,这当官是一时的,但是做朋友却是一辈子的。以后,碰上你个人有什么事情,不拿我当兄弟看,我就跟你没完!那我今天就听您的安排,不过,以后你什么时候到了红玉市里,不到哥家里坐坐我可是不依你。”

    “一定一定。”王子君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道:“今天的工作就到这了,你收拾一下东西,我一会让辰斌上来接你。”

    一边说话,王子君就往外走,还没有走出办公室,孙贺州那边就快步的走了过来。

    “王书记,您的电话,说是省委办公厅的。”孙贺州的声音特别的响亮,几个正从走廊里经过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的。孙贺州是他这是故意的,有时候给领导当秘书,就要活泛些。

    王子君一听省委办公厅,心中大致也有了谱,他赶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将那挂着的电话拿了起来。

    “喂,是小君哪?”听到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王子君心中一暖,随即就大笑着道:“报告王秘书长,儿子王子君立正稍息,此刻正给您通话。有什么问题,请您指示。”

    电话那头传来王光荣的笑声,嗔怪道:“儿子啊,你也是当副书记的人了,怎么就没点儿正形呢?”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欣慰的笑了:“儿子啊,那件事情已经定下来了。”

    虽然王子君的养气功夫越发的深厚,但是一听老爹这句话,他的心还是猛的一动,有点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

    “安易市升级成为副部级。”王光荣的声音有点低沉的说道。王子君听了,并没有觉得深感意外,安易市的升级,早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芦北县经上面同意,划归安易市所辖范围。”王光荣接下来的话,才是王子君想要知道的重点。

    芦北县划归安易市,这是王子君前世之中没有发现的。眼下,安易市不但提前完成了向副部级城市的跨越,就是芦北县,也改变了行政隶属,被划归到了山省,莫非,这就是自己穿越带来的蝴蝶效应?

    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陷入到沉吟之中。电话那头的王光荣也沉默下来。

    死关头,王子君却弄来了一张捐款单,这么一招让陷入绝境之地的侯天东绝处逢生、峰回路转,单单冲着这份情谊,他侯天东如果再容不下王子君,那就不是肚量小的问题了,更何况,人家王子君事前事后,仍然时时处处尊敬侯天东这个一把手,让侯天东掌控着芦北县的大局。

    我敬人一尺,人敬我一丈。本来还觉得低了王子君一头的侯天东,在王子君随后的工作表现中,越发觉得王子君是一个可以交往的人物,再加上王子君配合得也很默契,两个人的关系也就越发的突飞猛进了。

    和侯天东也没少喝过酒,虽然王子君酒量不怎么好,但是在官场上能不能喝是一回事,喝不喝却是另外一回事了。王子君还真是第一次听侯天东回忆往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