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八章 非你莫属
    两个人坐在侯天东家的房顶上,把酒言欢,比坐在装修奢侈,连菜谱都装帧精美、厚重非常的星级酒店喝得爽快多了。就像鱼儿游回大海,鸟儿重归林间,喝酒说话都没有了任何的政治目的和功利色彩,想啥说啥,倒多了几分随意和洒脱。

    王子君端起啤酒杯快活的啜了一口道:“小时候我的理想还没您远大,我就是想当学校校长,把所有的老师都圈在教室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跟我的同学们都去放羊,狠狠的疯玩一场!”

    两个人说完,都同时哈哈大笑起来。侯天东今天显得有点激动,把面前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之后,侯天东放下杯子道:“子君老弟呀,你有选择了没有?”

    侯天东这句话问的就有些突兀了,但是,不论是王子君还是侯天东都明白,这样的考虑应该已经很久了。沉吟了瞬间的王子君,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微笑着摇摇头。

    虽然王子君自忖自己不是个优柔寡断之人,但是两条路摆在面前,他仍然有些患得患失。他不舍得就此离开这个努力了多年的地方,但是不离开的话,那就意味着失去家庭背景的援助。

    在江省,自己有人庇护,有自己经营的关系,而一旦去了山省,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侯天东好像也明白王子君的犹豫不决,他轻轻地喝了一杯酒道:“老弟,我的去向基本上已经定了,去红玉市政府任市长助理,虽然仍然是正处级,但是熊书记说了,等过年换届的时候,就能当一任副市长。”

    副市长,这对于侯天东来说几乎是最好的安排了,王子君看着侯天东脸上心满意足的笑容,真诚的说道:“恭喜恭喜。”

    侯天东坦率的一笑道:“要说起来,我能成为这个市长助理,那都是托了老弟你的福,如果不是你在芦北县弄得风生水起,大大提高了咱们芦北县在熊书记那里的地位,这个职位哪里轮得到我哟。这大半年,咱们芦北县在领导那里就没有什么劣迹,传播的都是发展经济的动人事迹。表现出来的全是光彩夺目的。人家提拔干部大半都是靠送礼送出来的,我没有给谁送过礼,却沾了你实干的光了。”

    王子君笑道:“侯书记,你这就抬举我了。作为芦北县的一把手,如果没有你的支持,我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开。咱们芦北县能有今天,最功不可没的,其实是您这个掌舵者啊。”

    侯天东知道这是王子君谦虚,不过,这些话听在他心里倒是蛮受用的。端起玻璃杯里的啤酒,侯天东呵呵一笑道:“老弟啊,你这话老哥我虽然知道是你恭维我,但是我还是生受了,谁让咱哥俩儿关系好呢,来,为咱们在芦北县相聚干一杯。”

    王子君也端起了杯子,和侯天东又干了一个,虽然啤酒比白酒的度数温和的多,但是王子君还是觉得脑袋有点晕乎乎的。

    “人家都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老弟你来之前,我们芦北县的情况我真的很挠头,整天想不出什么辙儿,只能是老牛拉破车,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了。但是,你来了之后,咱芦北县就焕发了勃勃生机,这个安芦公路的打通,说实话,这是我以前根本就没有想到的。再加上这个工业园区的建设,咱芦北县的经济建设,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了。兄弟你让我面对市委的时候,觉得底气十足啊。”

    喝多了酒之后,侯天东的话就更多了,一改往日的威严,倒跟一个絮絮叨叨的邻家大叔似的。

    王子君陪着侯天东喝酒,只有这一次觉得最为舒坦,也许是即将离开了,两个人的谈话说得情真意切,口无遮拦。

    “要说熊书记最为看中的,那还是老弟你,熊书记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在他心里,他是希望你能留下来的。我觉得如果老弟你肯留下来,市里的单位应该是随便你挑的。”

    侯天东眼里朦胧的酒意闪动,接着又道:“但是,老哥给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并不希望你去市里,我希望你能在芦北县接任我的位置,芦北能有今天的成绩,不容易啊。我真不忍心看着这大好局面中途夭折了。只有你接任了这个县委书记,芦北县才能有真正的大跨越、大改变、大发展。”

    十瓶啤酒,就这么不知不觉地灌到了两个人的肚子里,侯天东已经晕晕乎乎了,酒量并不是太好的王子君,虽然脚步有些飘,但是脑子却是越发的清醒。

    留,还是走?这两个字在王子君的脑子里交替闪动,虽然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是那一丝患得患失还是挥之不去的。

    回到自己的住处,王子君打开窗户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而他的脑子,更是不断地运转。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划破了王子君房间里的宁静,随手拿起电话的王子君,听到了一个他没有想到的声音。

    “喂,您好,请问是王子君书记么?”虽然这个声音不高,但是王子君还是一下子听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

    郑东方,安易市委书记郑东方,也是现在最应该春风得意的人,作为安易市委书记,随着安易市升级成为副部级,而他本人更是会水涨船高,成为副部级干部,更会成为山省常委中的一员了。

    王子君没有想到,眼下这个应该忙得手脚不连地的人,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心中快速的转动,王子君一边思索着郑东方给自己打电话的意图,一边笑吟吟的回应道:“郑书记您好啊,我正说给您打个电话恭喜一下呢,您倒是先把电话打过来了,真是心有灵犀啊。”

    “你这小家伙啊。”郑东方说话之间,就哈哈大笑了起来。显然,这位郑书记此时的心情很好。这事摊在谁的身上,会不高兴呢?虽然从正厅到副部只是一级之差,但是里面所隐含的东西,却是天差地别。不知道有多少正厅级干部终生都止步在正厅级这个位置上呢。权利就是一座金字塔,越往上爬,位置越少,竞争也越加激烈。而一旦爬上去,另一种高度的风景自然要比下边美妙得多。

    安易市行政级别提升,郑东方这一任市委书记的功绩将会被后来人所铭记,成为副部级干部,听说就要进入山省常委的郑东方可谓是前途一片光明。

    而在这个时候,郑东方却亲自打来了电话。

    “子君书记啊,听说你们那里人心惶惶,政局有点不稳啊,怎么,是不是怕来到了山省,我这个市委书记给你们小鞋穿哪!”郑东方声音清朗,但是说话却是开门见山。

    王子君此时已经将心头的一丝兴奋压了下去,见郑东方如此坦率的问,王子君稍微停顿一下,回答道:“故土难离,也是人之常情,郑书记您说呢?”

    “哈哈哈哈……”电话那头,一阵爽朗的笑声,再次传来,很显然,郑东方对于王子君的回答十分满意。作为聪明人的他,自然知道王子君表面上说的是故土难离,但是实际上说的却是芦北县的这些官员们经营多年的关系。   首发

    “你这个滑头小子,怎么,你也准备给我来个故土难离,死活不肯留下么?”郑东方此时的话语,虽然依旧是开玩笑的语气,但是提到的问题,却是关系到王子君的去留。

    “说实话,郑书记,我有些犹豫。”王子君没有隐瞒,直接将自己的心思说了出来。

    “嗯,子君书记,对于你的情况,我了解过不少,你留在江省,按照组织原则来说,两年之内,是不可能提高行政级别的,但是,如果你到了我们山省,则会成为特例,毕竟县长、县委书记都走了,我们安易市需要一个能够掌控芦北县大局,能够带动芦北县经济发展的人来掌控芦北县,尽快融入安易市这个大家庭里,不管从你个人发展的角度出发,还是从其他大局考虑,我觉得你都应该留下,芦北县这个掌舵者,实在是非你莫属啊。”

    郑东方此人很是了解人性,他并没有给王子君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而是从对他本人最有利的角度,点拔了王子君一下,然后让他自己去揣摩,去分析。

    对于郑东方所说的话,王子君不是没有想过,虽然去山省对于自己的级别提升有好处,但是,到山省这个陌生的环境里,那自己的仕途之路就没有依仗,每向上爬一步,都是步步惊心了。混迹官场,就像趟一条大河,表面上风平浪静,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平静的水面就会暗礁涌现,来一个个大大的漩涡。

    “子君书记啊,你也不用急着给我答案,你自己好好想清楚了,什么时候决定了,再给打电话。”郑东方又说了几句闲话,就挂了电话,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但是作为一个新进晋级的城市一把手,依旧有很多的事情,等待他的决断。

    郑东方的电话,让王子君心里越加的烦乱。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来回走了几趟,心里仍然像蚂蚁吞噬似的,乱成了一团糟。心情十分复杂的王子君,索性抬脚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