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九章 拦车告状
    齐正鸿身材高大,国字形的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看在人的眼中,很有亲和力。站在他身旁的杨军才虽然神采飞扬,年轻英俊,但是和齐正鸿相比,气势上却是逊色了很多。

    “这位是我们芦北县的县委副书记,代县长王子君同志,子君同志虽然年轻,却是我的好帮手,我初来乍到芦北县,开始还真是有点手忙脚乱,如果不是王县长在,我这脑细胞还不知道要死多少呢。”杨军才在齐正鸿走到王子君身前的时候,满是笑容的介绍道。

    虽然杨军才满是笑容,但是他的措词,还是有着很大的不妥,一般情况下,书记称呼县长都是搭档,而现在他却是旁敲侧击的用了帮手二字,这里面的寓意自然是明显的,你王子君再怎么牛气冲天,充其量也就是个当二把手的!

    杨军才的小手段,瞒不过王子君,更瞒不过齐正鸿。齐正鸿细密如刀的双眸,很是凝重的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他虽然是副省长,但是对于王子君这个名字,却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杨军才请自己到芦北县来,不就是为了给他撑腰,让他好在气势和其他方面,将一个叫王子君的人压制住么?在齐正鸿的心中,这个王子君应该是一个痞子气十足,地头蛇一样的干部,若非如此,怎么能让杨家最为优秀的第三代之一杨军才在那么多资源之下,仍然束手无策,施展不开手脚呢?

    怀揣着这种本能的猜测,齐正鸿在看到这个比杨军才还要年轻的男子之后,心里暗暗的吃了一惊,特别是此人在听到杨军才那隐含着明显的挑衅的话之后,依旧笑颜不断的模样,更是让齐正鸿生出了一种此人不凡的感觉。

    “子君县长好,你这么年轻的同志担任县长,可是开创了我们山省的先河啊,希望你在工作中戒骄戒躁,和军才这个最年轻的县委书记一起,将芦北县的工作推上一个新的台阶。”齐正鸿在和王子君握手的瞬间,声音显得无比的洪亮。

    王子君感受着齐正鸿从身上蔓延而出的气势,此时心头却是变得越发的平静。齐正鸿看上去很有省委领导的风范,这句开场白说得很有领导艺术,语气折衷,不偏不向,这让王子君觉得很舒服,但是那句协助军才,却是冲着县里和市里随从的干部说的,意思很到位,却表达得很隐晦,这是需要一番感悟的。

    官场上,从来都不缺乏善于感悟的人,安易市市长李逸风就是一个极善察言观色、迅速领会领导意图的干部,一时间,看向杨军才的目光更加的温情脉脉了,而看向王子君的神色,就有点凝重。

    齐正鸿微笑着和县委常委们一个个握手,显得亲切无比。不过若有若无之间表现出来的威势,却是让辛军则和韩明启等人觉得有点诚惶诚恐。

    虽然齐正鸿来芦北县只有一天,但是一天的行程却是安排的满满的,在县委大会议室之中,齐正鸿很是给芦北县面子的按照芦北县的安排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继往开来……创造新的辉煌……”齐正鸿讲话很是有水平,高亢的声音,给人一种欢心鼓舞的感觉。

    “王县长,看来,人家这一次目的根本就不掩饰啊!”肖子东坐在王子君的身旁,小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笑了笑,没有说话,不过他的目光,却郑重的投向整个讲话的齐正鸿。肖子东的意思,王子君非常明白,此时的主席台上,不但有齐正鸿、李逸风、程万寿等领导,更有杨军才这个县委书记。

    按照以往的布置,杨军才是不应该坐在主席台上的的,他应该和王子君一起,坐在下面听领导讲话,可是这一次,他却坐在了主席台之上,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是齐正鸿的要求。

    齐正鸿虽然只是简单地一句话,但是却是在全县的大会之上,再次向全县干部表明了他对杨军才的支持,而且这一次的支持,显得更加的明显。

    齐正鸿在讲了二十多分钟之后,会议就散了,不过这对于齐正鸿一天的行程来说,却只是开始。在李逸风、程万寿等陪同之下,齐正鸿兴致勃勃的参观了安芦公路、工业园区等芦北县能够拿得出手的项目。

    王子君在程万寿等人的刻意淡化之下,越发显得无足轻重,和其他陪同的县委常委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种靠着官大几级来压人的方法,还真是很难有解。而王子君也不是一个冲动的年轻人,他笑眯眯的目视着眼前的一切,就好像这些刻意的淡化他、漠视他,跟他本人没有丝毫关系一般。

    在参观了芦北县政法工作的时候,齐正鸿笑眯眯和一线的干警亲切握手,并要求他们一定要再接再厉,再创辉煌,为芦北县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保驾护航,做出新的贡献。

    当齐正鸿快要握到杜小程身旁的时候,王子君突然见正一脸严肃的杜小程猛地向他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还没有等他猜出来这调皮的丫头又要耍什么花招的时候,就听杜小程已经脆生生的开口道:“齐省长,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能不能问您?”

    漂亮到底是一个女孩子的通行证,齐正鸿对于这笑颜如花的女孩子也颇有些好感,虽然不能说其他方面的想法,但是作为中年大叔级别的存在,谁又忍心拒绝和一个年轻的漂亮姑娘说几句话呢?

    “有什么问题你尽管说,我正想听听来自基层同志的想法呢。”齐正鸿说的很是宽宏大度,但是却把李逸风和程万寿听得心里一阵打鼓,心中暗恨,这芦北县怎么安排的,怎么冒出来了这么一个二百五的女警呢?

    虽然心中着急,但是看着饶有兴趣的齐正鸿,李逸风两人的心中却也只能暗暗祈祷,这个小女警最好问出一个既让齐正鸿感兴趣又能无关痛痒的问题,也算是给这次检查多了一个有惊无险的小插曲。

    “齐省长,是不是所有的成绩,都要有领导的一份呢?”杜小程一双好看的眸子,忽闪忽闪的紧盯着齐正鸿。

    齐正鸿万万没想到这小女警会问出来这么一个问题,这对于他实在是太简单了,当下哈哈一笑道:“这个问题,要分两方面来看,同志们具体执行,领导作决策,不也是功劳么,怎么,小同志,你有功劳被领导抢走了么?要是有的话尽管给我说,我肯定给你要过来。”

    后面的话,明显就是调笑了,看到齐省长兴致高昂,李逸风和程万寿大松了一口气,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不过他们笑,王子君此时却是笑不出来,他知道杜小程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小辣椒不出手则已,只要是出手,那是绝对不肯当这些中年大叔调笑的萝莉!

    “谢谢齐省长关心,我倒没有,只不过我还是有一点想不通,如果说这个功劳是在哪位领导来之前取得的,那好还有这位领导的功劳么?”杜小程依旧一副刨根问底的模样,朝着齐正鸿再次问道。

    齐正鸿跑了一天,也有点疲劳了,此时也希望能和这个可爱的小警察多唠叨两句,也好调节一下自己紧绷的神经。

    “嗯,那照你这么说,就没有那位领导的功劳了,就算有领导之功,那也是前任领导的。”

    齐正鸿的回答,并没有什么错。不过王子君的心中却有点不好的感觉。他觉得杜小程这女孩儿虽然有点大条,但是越是这样,越是敢说话。

    果然印证了王子君的想法,还没有等他的脑子转过弯来,杜小程就已经开炮了:“齐省长,我听您刚才说到我们芦北县政法工作在杨书记的领导下,取得了一系列的成绩,我觉得这句话不对,我们芦北县政法工作最大的辉煌是在江省之时的全省政法工作现场会,那时候杨书记还没有到芦北县来呢。”

    轻轻的两句话,就好似一枚重磅炮弹,狠狠的击打在了整个仪式上。李逸风的脸色顿时难看至极,而程万寿更是扯了扯嘴,跟在齐正鸿身旁的杨军才,脸色更是变得异常的难看。

    齐正鸿的脸色依旧平静,但是他的心里却犹如翻江倒海一般。对于这次芦北县之行,他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这也就是小孩打架让他这个大人去撑腰的,如果不是杨军才屡次三番的找到他那里,他是根本就不屑于来的。

    这一天的行程,他基本上就是在敷衍,再讲几句支持杨军才的话,昭示一下杨军才和自己关系不一般之后,他就觉得这已经够了。在这次政法系统的检阅仪式上,却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敢向他开炮。

    丢人了,第一个想法,齐正鸿就觉得自己丢人了。不过作为一个资深的政客,他深知,越是这种时候,越要表现得从容淡定,这样才有大家风范,如果遇到这种突发事件,心慌意乱,那才是坏事呢。

    同时给他一个感觉,那就是,那位温文尔雅的代县长,并不像自己想像的那样,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在他温顺的外表之下,那可是埋着针的。

    棘手,这家伙可是个棘手的家伙!心中暗自将王子君的危险等级提高了不少的齐正鸿,在顿了一下之后,就哈哈一笑道:“小同志,人们常说,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这一次你可是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啊,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们这些做领导的,有时候就是在不了解情况的情况下想当然了,我对此表示歉意,并对这位直言不讳的小同志提出表扬!”

    说话之间,齐正鸿更是意味深长地朝着杨军才看了一眼,一本正经道:“军才书记,这位小同志说的非常好,这可是给你敲响了警钟,不能在前任领导留下来的功劳簿上睡大觉,要再接再厉,再创新高。”

    杨军才此时已经将杜小程恨透了,但是再恨又能怎么样?他只能忍着心中的气,拍着胸脯向齐正鸿保证,一定不辜负领导的重托,再创辉煌。

    “嗯,这就好,对了,像这位敢于讲实情、说真话的同志,我们这些做领导的应该重点保护,你们给我记住,万万不可因为这位小同志提出来一个不同意见,你们就来个事后追究,知道么?”齐正鸿大度的话语,很是赢得了一些公安干警的心,就连他刚才讲话中的漏洞,轻轻地淡化了下去。

    果然是高手啊!看着齐正鸿三下五除二就将杜小程的攻势给轻松的化解掉了,王子君对于齐正鸿的认识不由得更增加了几分。

    参观的行程,并没有因为这点小小的波浪而受到侵扰,该看的参观点,齐正鸿依旧在看,但是在讲话的时候,齐正鸿变得越加谨慎,他也有点忌惮,生怕再蹦出来一个普通的小人物,冷不丁的再给他开一炮。领导下来检查工作,最怕的不是下面的领导,而是怕一般的群众。

    随着最后一个行程的结束,齐正鸿的这次检查算是功德圆满了。虽然有一个意料不到的瑕疵,但是怎么也算是一个成功的检查,在返回芦北县城的路上,杜自强和肖子东都上了王子君的车。

    “杜书记,你这个女儿可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坐在前座上的肖子东,满是笑容的朝着杜自强竖起了大拇指。

    杜自强呵呵一笑,嘴中却道:“这丫头,实在是有点傻大胆,刚才他说话的时候,差点没有把我给吓死。”

    “杜书记,这你就谦虚了,你要是被吓死了,咱们芦北县就没有胆大的人了,不过,要说别人会被吓死,我还是相信的。”肖子东说到别人这两个字的时候,故意咬文嚼字了一番。

    王子君和杜自强自然知道他话语之中这个别人是什么意思,不过都不揭露,彼此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王县长,咱们以后的日子,恐怕会有点不好过啊。”肖子东将笑容一收,声音有一点低沉。

    对于肖子东的担心,杜自强也早就意识到了,所以在肖子东提起之时,他的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的沉重。

    王子君看着两个带着犹豫之色的助手,呵呵一笑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该来的会来,你们不用想那么多,不论他们怎么耍花招儿,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咱们接着就是了。”

    “嘎吱。”就在王子君说话的时候,车猛地一停,紧急的刹车差点没有让肖子东的头撞在玻璃上。

    “怎么回事?”王子君知道蔡辰斌开车很是平稳,但是这一次的突发事件还是让他脸上露出了一丝愠怒之色。

    “王县长,前面的车突然来了个急刹车,不知道为什么。我下去看看。”蔡辰斌此时脸上,也冒出来一头冷汗,作为司机,急刹车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王子君、杜自强和肖子东的脸色同时一变,作为一个政治经验丰富的干部,前面的快速刹车,让他们同时意识到事情没这么简单,几乎同时推开车窗的三人,在走出车的瞬间,就见在前方十多米出有一个长长的白色条幅。

    “请齐省长还我们一个公道,冤!”

    白色的条幅之下,十几个人齐刷刷的站在一起,坐在最前面的,却是一个坐着轮椅的枯瘦男子。

    拦车告状!这几个念头一出现在王子君心头之时,他就快步的跑了过去。而在这个时候,齐正鸿也从自己的车里钻了出来。 /~活难哪。”那人的声音,从低到高,充满了悲凉。

    随着这老职工犹如控诉一般的声音,齐正鸿的四周,瞬间就好似停滞了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