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一章 运筹帷幄在我胸
    和很多同龄人相比,宗晓蓓的生活无疑是充满了阳光的。在家里有父母宠着,在单位不论是上上下下,都是对她喜爱有加,只要是好事,别人都是争得头破血流也轮不着,而她宗晓蓓则大可不必,只管兀自等着,几番讨论之后,那好事就像天上掉馅饼似的,只要她张开嘴就能接着。就是县局里几位不苟言笑的局长大人,见到她也是笑眯眯的,一反常态的平易近人。

    能够获得这一切,固然跟她本人长得天真可爱有关,但是这个原因只是表面现象,还有一个更内里、更本质的原因,那就是她的舅舅肖子东乃是芦北县的常务副县长。

    肖子东年轻,有能力,用宗晓蓓老爹的话来说,那就是在仕途上还是潜力无限,有着很大的上升空间。只要有舅舅在,宗晓蓓觉得,自己尽可以无忧无虑的享受生活很多年。可是,就在这个年轻的女孩子高高兴兴的享受着她大好的青春年华之时,好像做了一场噩梦一般,很快就变了。

    以往喜欢和她谈天说地的同事,开始下意识的和她疏远,背后还对她指指点点,那些本来有事没事喜欢跟她开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的领导们,见到她就像躲避瘟神一般,只要看到她过来,几乎是有多远就躲多远,就连以前见到她,笑眯眯的喊她蓓蓓的魏生津魏局长,见了她就像无端的得了什么尿不尽尿滴沥的什么病一般,好几次走个迎头,都是故意拐进了卫生间。

    对于这种突然的转变,宗晓蓓开始的时候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当她最好的一个姐妹将她舅舅因为她工作的事情而被人告到省长那里的时候,她突然就觉得天好似塌了下来一般。

    在她看来,舅舅肖子东一直就是那种满脸微笑,但是却能够给自己遮风挡雨的强人,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工作,给舅舅带来了这等的麻烦,这该怎么办呢?这让宗晓蓓的心中充满了愧疚。

    怪不得魏局长会这样对自己呢。心中无数的念头闪动之间,宗晓蓓此时最想见到的就是舅舅。虽然她知道自己不可能给舅舅做什么,但是她还是想要先见一见舅舅再说。

    对于告状的人,宗晓蓓的心中并没有什么怨恨,相反,这个善良的女孩子还是很同情这不幸的一家人的。对于自己来电业局上班,宗晓蓓现在依旧记得很是清楚,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正在犹豫不决,是选择复读还是上大专的时候,魏局长亲自来到自己的家中,告诉爸妈说电业局还缺人,希望自己能到电业局上班。

    自己是在上班之后,才告诉舅舅的,她不相信自己的舅舅会是一个强占伤残工人招工指标的人。

    总是感叹时间过得太快的宗晓蓓,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宗晓蓓就心急如焚的朝着舅舅家赶去。

    以往的舅舅家,一直都是门庭若市,让自己的舅妈很是烦恼,可是现在,偌大的家中没有一个外客,只有舅妈和十几岁的小表弟在家里呆着。

    “晓蓓来了?快坐吧。”中学教师的舅妈,依旧是那样的温和,可越是这样,宗晓蓓的心中越加的愧疚,越是觉得这件事情就是自己害了自己的舅舅。

    “舅妈,舅舅呢?”也顾不得坐下的宗晓蓓,第一句就问出了自己最为关心的问题。

    “去协助调查了。”肖子东的妻子李春熙,此时也知道外甥女的心思,在沙发上轻轻一躺,有气无力的说道。说完,又把儿子支使到里间去写作业了。

    协助调查,这几个字落在宗晓蓓的耳中,就好似一道晴天霹雳。虽然她上班时间不长,但是宗晓蓓依旧明白这几个字的意思。在一阵惊慌之后,她看着和自己一般满脸愁容的舅妈,虽然知道这样问不好,但还是忍不住道:“我舅舅这件事情怎么样?”

    虽然宗晓蓓问的没头没脑,但是李春熙却听懂了外甥女的意思,抹了一下眼泪之后才道:“听人说你舅舅这一次不好过关,有人要整你舅舅的事。”

    “舅妈,我工作的事情,都是魏局长一手给安排的,舅舅开始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我去给他们讲清楚,这个班我也不上了,让他们不要再为难舅舅了。”宗晓蓓强忍着眼角的泪水,带着一丝激动地大声说道。

    李春熙看着宗晓蓓,心里也是一暖,她伸手一把将这个有点单纯的孩子搂在怀中,然后沉声的道:“傻孩子,你没有听舅妈说么,现在就是有人要治你舅舅的事,这件事情只是人家做文章的手段而已。”

    “那就没有别的办法救舅舅出来了么?”慢慢平静下来的宗晓蓓,伤心的问道。

    李春熙无奈的笑了笑道:“还能怎么办?等着就是了,大不了他不当这个副县长了。”

    不当这个副县长,宗晓蓓的心里越发的难受。她的心中此时全是自己舅舅当成为副县长之时神采飞扬的模样,而一旦舅舅不当副县长,那对于一向习惯了领导位置的舅舅来说,根本就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不,我一定要为舅舅做点什么,少女的心中,此时充满了冲动。心烦意乱的和李春熙说了一会话之后,就从肖子东的家里离开了。

    虽然她的借口是上下午班,但是此时她,却是连一点上班的心思都没有了,心里想的都是自己能够在这个时候为舅舅做点什么。

    去调查组,也许会像舅妈说的那样越添越乱,可是不去调查组的话,自己又能够做些什么呢?此时在宗晓蓓的心中,已经生出了一种念头,那就是为了舅舅,自己做什么都可以。

    心中无数的念头闪动,在无意间踢动一个石子的刹那,宗晓蓓陡然想起在前不久一次同事神神秘秘的谈话之中,好似将县里的领导划分成了两个阵营,而她的舅舅肖子东,好似就是以县长王子君为中心的那个阵营的大将。

    “别看一把手很牛气,和王县长比起来,还差得远着呢。在咱们芦北县,如果不是王县长的资历不够,哪里轮得到他杨军才来芦北县当县委书记。”

    同事的话语,就好似一个魔咒,在宗晓蓓的心中不断地徘徊,舅舅既然是县长的人,那他现在出了事,那位手段通天的王县长,是不是能出手相助,拉一把舅舅呢。

    能,一定能!少女心中的犹豫,瞬间化作了肯定,这倒不是她对那位王县长多么有信心,而是此时在她的心中,她迫切希望自己的舅舅能够平安无事。

    找县长,那自然是去县政府,以往对于这个全县最高的权力机关,宗晓蓓是能少去就少去,省得让人以为自己倚仗舅舅的地位,而现在,她却是义无反顾的跨入了这个大门。

    虽然在县里很少有人认识她,但是走进县委大院的瞬间,宗晓蓓还是觉得无数的人在看着她,她的心跳的很快,就好似要从肚子之中跳出来一般。

    在走进大院之后,宗晓蓓这才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她根本就不知道王县长的办公室在哪里。而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更是让这个小女子好似一个受惊的小鹿一般,惊恐的瞪着一双无辜的眼,四下里瞅着。

    幸好在那个年代,大院之中的工作人员警戒性还不是那么高,对于一般人员的来访检查的也不是那么严,再加上宗晓蓓是一个如此乖巧可爱的小姑娘,自然也就没有人往其他方面想。

    在一个个办公室外围转了三圈之后,宗晓蓓终于按照自己对肖子东办公室的了解,确定了一间半开着门的办公室。不过这间办公室之外,可是有不少人在等候,因为要说的乃是自己舅舅的问题。所以心中很是忐忑的小女孩,并不敢现在就贸然闯进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宗晓蓓躲在一个角落里焦急的看着那不断有人进出的办公室,心中越加的焦躁和忐忑不安,有好几次,她都想一咬牙走进去,但是最终还是退了回来。

    天上的太阳,不觉之间,就已经朝着西方偏斜了,大院之中的工作人员,也都三三两两的离开了办公室。不过这对于宗晓蓓来说,却不是最为可喜的,最可喜的是那半敞开着门的办公室外等待的人终于散去了。

    在最后一次确定没有人之后,宗晓蓓挺了挺自己娇嫩的胸脯,跨步朝着房间之内走了过去。因为心中的激动,此时的她也顾不得敲门,直接就来了一个推门而入。

    在推开这一间象征着权力的大门之时,宗晓蓓陡然想到了什么,可是此时她宗大小姐已经推开了门,再敲门明显就是不现实的。

    在推开门的刹那,宗晓蓓的心中就有一丝好奇,好奇这县长的办公室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好奇那传说之中的王县长又究竟是个怎样的模样。

    王县长是个年轻的领导,这句话宗晓蓓虽然听了不少,但是在她的印象之中,这个年轻应该是相对而言的,毕竟对于领导来说,就算是再年轻,又能够年轻到哪里去呢。

    办公室很是庄严,整洁的地面之上,摆放着一圈整齐的沙发椅,黝黑的办公桌之前,放着一摞整齐的文件。这办公室的摆设,和宗晓蓓心中想像的很是不一样。和魏生津在局里的办公室相比,可以说差的不是一个档次。

    不过,这并不是让宗晓蓓最为失望的,最让她失望的是那张象征着一县权柄的椅子之上,此时并没有人坐在上面,只有在那座椅的不远处,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正在将水杯之中的剩水倒进一个大大的茶桶之中。

    县长不在,想到自己盯守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是见不到县长,宗晓蓓的心里就有一种酸酸欲哭的感觉,可是现在哭又有什么用呢,她现在最迫切的是见县长。

    处理完一天事情的王子君,扭头看着这个冒闯入自己办公室的年轻女孩,也不由得一呆。这女孩虽然没有让人一见就为之心动的姿色,但是那清纯犹如邻家女孩的小模样,却是犹如一股清泉,让人一见就为之心喜。

    看着女子一见到自己就有点想要哭出来的模样,王县长的心里就是一惊,心说这女孩是不是受了什么大的委屈,这才一见自己就这般委屈的模样。

    虽然王大县长此时的心情不是很好,但是为一个年轻女子主持正义的心还是有的,就在他准备温和的和这女子打一下招呼的时候,就听那女子小声的嗫嚅道:“对不起,我想请问王县长什么时候回来?”

    听着这问话之声王子君不由得一呆,随即又轻轻的摇了摇头,暗自自嘲了一下,你以为你自己是谁,非要每个人都认识你不成。

    “你找王县长有什么事情么?”王子君看着女孩有点快哭出来的神色,赶忙给那女子笑了笑,轻声的说道。

    宗晓蓓看着眼前清秀青年那灿烂的笑容,陡然生出了一种美的感觉,虽然她觉得将这种词语用在一个男人的身上有些不对,但是此时这个男子给她的感觉,让她的心中只有这么一个词语可以表达。

    “晓蓓,我们政府里面可是有不少优秀的年轻人,不如让舅舅给你介绍一个。”不知道怎么着,宗晓蓓的心中就升起了前些时候舅舅给她说的一句玩笑话,那时候自己还吵着嚷着不依,现在看到这个年轻人,突然觉得有些后悔了。如果知道舅舅给自己介绍的是他的话,那我也就见见了。心中念头飞转的女子,脸上不觉得就升起了一丝的红霞。

    女子情怀总是诗,虽然对于这句话很是认可,但是王子君看着眼前女子那不断变化的神色,心中还是有点不知所措。

    “你找王县长有事么?”王子君定了定心神之后,轻声的朝着宗晓蓓问道。并在宗晓蓓走进办公室之时,给她用新杯子倒了一杯浓浓的茶。

    宗晓蓓刚说了一声谢谢,眼睛就有点瞪大了,因为她看到那年轻人竟然在县长的位置之上坐了下来。看着年轻人悠然自得的模样,宗晓蓓对这年轻人的好感突然少了几分。在他们局里面,可是发生过这样一件事,一个通讯员给魏局长打扫卫生的时候,总是趁魏局长不在,喜欢坐在他的老板椅之上享受一下当局长的感觉,只是有一次被魏生津给发现了,不但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而且还直接从局里发配到了下面的供电所。

    这个人怎么也这么不着调呢,这是宗晓蓓对于王大县长的第二印象,不过她虽然对这个人印象变得有点不好,但是毕竟此人乃是王县长身边的人,她等了一下午也没有见到王县长,给这个人说说,也算是有一点希望不是吗。

    王大县长丝毫不知道,自己只是轻轻地一坐,这个细小的举动已经从人见人爱的诚实信用小郎君变成了一个不可信任的人。他之所以在自己的位置上坐,那可是有通盘考虑的,毕竟孤男寡女在这个时候单独在办公室不好,如果坐的再近一点,那就更不好说了。

    “我找王县长是因为我舅舅的事情,你能不能告诉我王县长什么时候回来?”宗晓蓓一双无辜的大眼睁得圆圆的,双眸之中充满了祈求之色。

    “你舅舅是谁呢?”王子君轻轻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淡淡的说道。

    “我舅舅是肖子东。”这个家伙还真是胆大,不但坐领导的办公椅,还大模大样的用领导的茶杯,如果王县长知道了这件事情,恐怕你遭的罪会比我们那位通讯员更加的厉害呢。

    宗晓蓓的心中,给王子君打上的符号是越来越不靠谱了。而此时王子君的心中,却生出了原来说她的感觉。

    宗晓蓓,肖子东的外甥女,也就是顶了那个伤残工人指标的女子。将心中的记忆和眼前的女子一个个的对上之后,王子君顿时生出了老肖这家伙还有一个好外甥女的感觉。

    “你是宗晓蓓吧?”王子君在宗晓蓓的面容之上静静的看了两眼,这才沉声的说道。

    宗晓蓓的心中,这印象本来很好的男子,此时却是变得越来越坏。心中那一丝丝因为没有见这个人的可惜,更是在顷刻之间变成了庆幸。

    幸亏没有见他啊,这家伙根本就是典型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要是自己和他见面之后,还不知道要被他骗上多长时间呢。心中念头闪动,更是为自己的英明决定而感到一丝的欢喜。

    “我就是宗晓蓓,我就是为了我舅舅的事情来的,您看您能不能让我见一下王县长,我有话想要和王县长说。”

    这个丫头糊涂的也真够可以的,看来,她对于本县的新闻恐怕都没有看过。心中生出一丝好笑念头的王子君,也没有在人家小姑娘的面前表明自己身份的想法,大概已经猜出了宗晓蓓来意的他呵呵一笑道:“晓蓓啊,如果你是为了肖县长的事情来找王县长的话,我觉得你就不用见王县长了,肖县长没有什么事情,王县长在下班的时候,还让我等一会代表他去肖县长家里一趟,说明一下情况呢。”

    “真的。”听到这个让自己惊喜万分的消息,宗晓蓓简直就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猛的从沙发椅之上站起来,快步来到王子君的身边,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王子君,好似生怕他撒谎一般。

    虽然已经是深秋了,但是爱美的女孩子依旧穿着单衣,此时的王子君,却是非常的有压力。他此时坐在办公椅之上,而在他的正前方,正双手压着桌子的宗晓蓓,胸前一对犹如鲜花一般绽开的蓓蕾,正因为情绪激动而不断地耸动。

    以王子君的目光来看,这一双蓓蕾正在他的眼前不断的闪烁,诱惑的光芒,让他这种心神坚定的人,都觉得压力山大。可是这个时候,他老人家能够说什么,更有什么好说的呢。

    “真的,我说的当然是真的,十足真金。”有点口干舌燥的王县长,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而好似已经发现了什么的宗晓蓓,猛的朝后退了一步,然后狠狠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说了一句算了吧你,整个人就飞速的朝着办公室之外跑了出去。

    我的英明形象啊!王子君看着那飞速离去的少女,心中暗自感慨了一句,又轻轻的摇了摇头。

    “王县长,今天市财政局的莫副局长来咱们县调研,您是不是参加财政局的招待?”孙贺州小心的来到王子君的身前,低声的说道。

    孙贺州知道县长这两天不是很高兴,所以在很多事情之上,都是小心翼翼的,听说今天肖县长已经被陈书记请到调查组问话,看来,那边是铁了心的要将这件事情弄大。

    “嗯,我知道了,这种事情以前都是肖县长去,咱们政府少了他可真是不好办啊。”王子君感慨了一句,就从办公椅之上站了起来。

    对于王县长这种感慨,孙贺州只是低头沉默,不敢胡乱表态。

    “肖县长的事情应该没什么问题,你等一会代表我去老肖家去一趟,也好让他家里人安心一下。”王子君沉吟了瞬间,坚定的朝着孙贺州说道。

    此时的肖子东,可以说已经是倒霉的代名词,芦北县的大小领导,此时都已经不再去肖子东的家里了。而一旦谁去肖子东的家勤快一些,恐怕就会被人传来风言风语。

    听到王县长竟然在这个时候让自己去肖子东的家,孙贺州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丝感动,但是感动归感动,作为一个称职的秘书,孙贺州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在这个时候提醒一下王县长,毕竟这事情要是被人知道了还不是传成什么风言风语呢。

    “王县长,这件事情,我们是不是等一等?”孙贺州的声音并不是很高,声音之中带有犹豫。

    孙贺州话语之中的意思,王子君听得清清楚楚。看着孙贺州低下头的样子,王子君心中升起的一丝怒火,也在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他伸手从烟盒之中取出了一根烟,轻轻地点上吸了一口,这才坚定地说道:“去吧,我相信肖县长。”

    孙贺州还是想要说什么,但是不觉之间,他陡然感到此时的自己就算是说什么都是白费,看着面容坚定的王子君,孙贺州陡然好似明白了一些什么。

    “是,王县长,我一定将您的话清清楚楚的带到的。”孙贺州的声音异常的坚定,说话之间,铿锵而有力。

    目光从孙贺州的脸庞掠过,王子君心中很是清楚自己这位爱将心中所想的是什么,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点了点头。

    四道目光,就在这点头之中交汇在了一起,此时的目光,已经不是以往的相互理解,而是在理解之中,有了一种志同道合,有了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抉择!

    王子君的办公室依旧有人,而陈路遥的办公室此时也是依旧有人,不过此时和王子君办公室的沉重相比,此时陈路遥的办公室之中却是充满了喜气。

    轻轻地喝着刚刚泡出的龙井茶,陈路遥的心中充满了欣喜。虽然肖子东依旧不交代,但是这丝毫阻拦不了他的好心情。肖子东不配合,本来就已经在他意料之中,他也没有指望着肖子东这家伙能够配合。

    没有他肖子东,难道我陈路遥就要吃带毛的猪么?看着肖子东的调查笔录,陈路遥的嘴角轻轻地往上一挑。

    对于这种调查的事情,陈路遥也是经验十足的老手了,此时的他,早就准备好了突破口,你肖子东不是嘴硬么,那好,我就不找你,办这件事情的不是魏生津么,我倒要看一看魏生津是不是和你一样的坚定。而一旦魏生津招了,你肖子东招不招,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了。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陈路遥心中的喜气顿时又增多了几分,他的手掌轻轻的弹动着办公室整洁的桌面,一声声的熟悉的曲调从他的口中不断地传出。

    “陈书记,刚才农业局的栗局长打来电话,说是想邀请您到农业招待所去指导指导工作。”秘书小心的来到陈路遥的身旁,小声的说道。

    这种秘书的通报,一般都要隐含着什么好处,对于这一点陈路遥当然是心知肚明,不过,对于这种自己当秘书时也玩过的小把戏,陈书记一般都是得过且过,不会提出什么反对意见。毕竟自己吃肉要让下面喝汤的,一个领导如果在自己得到好处的时候让下面连汤都喝不到的话,他的领导生涯也就差不多该结束了。

    这两天以来,陈路遥明确的感觉到请自己吃饭的人在不断地增多。不过对于这些饭局,陈书记一般都是该推脱的都推脱,实在是推脱不了的,他也会点到即止。

    农业局的栗局长,听着这个名字,陈路遥的心中就升起了农业局长那圆滚滚好似土豆一般的脑袋,嘴角顿时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对于这个栗局长,他的心中虽然没有意见,但是依旧不准备参加他的宴请。

    对于这位农业局长为什么宴请自己,陈路遥心中清楚的很,这家伙虽然脑袋长得像土豆,但是这个人却是一点也不土,论起拉关系之类的事情来,那可是称得上一把好手。这一次对自己如此的恭敬,还不是看到杨书记那边势大,想要通过自己和杨书记拉上关系?他娘的,把自己当成搭桥的了!

    官场之上,就是这么回事,你够重量的时候,就是桥梁,就是手段,不怕被人利用,就怕你没用。因此,陈路遥也并不想把事情做绝了,在他看来,有些事情,那是该做依旧要做的,无缘无故的得罪人的事情,那根本就是要不得的。

    他之所以在这个时候不参加栗局长的宴请,主要还是因为一点,就是为了避嫌。这个时候,他自己所处的这个位置,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他呢,而越是在这个时候,他越是要小心,可是不能打虎不成反被虎伤,那可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陈路遥可以说已经算是打定了注意。他看着秘书那满是讨好的脸,沉吟了瞬间道:“替我回了栗局长,就说我这几天忙得不可开交,走不开,等过了这几天,我请他好好地玩上一场。另外,有人请我吃饭的事情一律都给我回了,理由你自己看着办就是了。”

    陈路遥虽然说是回请,但是谁也不会当真的,在官场上,领导的任何许诺,任何表态,作为下属,你要学会比领导忘得还要快,这才是够机灵,够活泛呢。毕竟他的位置在那里摆着,就算是他要求回请,农业局那位栗局长也不会让这位书记大人掏上半分钱的,不然的话,他的脑袋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土豆呢。

    秘书赶忙点头答应,随着秘书的离开,陈路遥朝着自己身后的老板椅之上轻轻地一躺,又开始悠然的等待起来,他相信,电业局的那位魏生津局长,会给他带来一个好消息。

    大难临头各自飞,也许以前魏生津会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包庇肖子东,可是现在,肖子东已经是自身难保了,为了保全自身,他魏生津还不把所有的事情都朝着肖子东的身上推?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都由不得你肖子东了!

    “陈书记。”秘书声音很轻,但是这轻轻的声音,也打断了陈路遥的思路。

    正心中越加舒爽的陈路遥,很是不高兴的看了秘书一眼,不过,作为一个很有水平的领导,陈路遥是不想在这种小节上和秘书太过于计较,再说此时他心中高兴,所以对于一些小毛病也都能宽容大度一下的。

    “什么事情?”陈路遥很是随意的看了秘书一眼,轻声的问道。

    “陈书记,有人想请您吃饭。”秘书很是小心的朝着陈路遥道。

    陈路遥本来笑吟吟的脸色,顿时就是一沉,他刚才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可是现在秘书还是这么不长眼色,怎不让他心中怒气高升呢?

    “我不是告诉你了么?”陈路遥的声音很低,但是在这低沉的声音之中,却好似隐含着万载的玄冰,让人生出不寒而栗的感觉。

    秘书对于陈路遥的习惯可以说清清楚楚,此时看到陈路遥沉下脸,当下心中就有点打颤,他赶忙道:“刚才孙贺州打来电话,说王县长请您吃饭。”

    王县长请客几个字一出口,顿时就让陈路遥的怒意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他一直将王子君当做自己的最大对手,但越是这样,他对王子君的事情越加的重视。

    朝着秘书摆了摆手,陈路遥就缓缓闭上了眼睛。他的面容虽然平静,但是心中却是犹如翻江倒海一般的在翻腾。

    王子君请客,为什么陈路遥根本就不用脑子想,就能够猜的一清二楚。要说王子君请客,自己最好的应对就是不去,但是偏偏,这句话他陈路遥还不敢直截了当的说,此时的心里就像百爪挠心一般的,想要借此机会,好好地和王子君会上一会,更好借此机会,将这个在芦北县不可一世的县长羞燥一番,也让他知道知道芦北县并不是他能够一手遮天的。

    无数的念头,在陈路遥的心中不断地反复,在反复的掂量之下,陈路遥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再次睁眼了眼眸之后,陈路遥就沉声朝着秘书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秘书看陈路遥神色的变化,就知道自己这一次算是赌对了,当下也不敢有丝毫的迟疑道:“孙贺州打电话说,今天晚上请您去甲鱼村。”

    “好,你给孙贺州回个电话,就说我准时赶到。”陈路遥从沙发椅之上站起来,沉声的说道。

    陈路遥自从成为副书记之后,不知道参加过多少次宴请,每一次他都气定神闲,好似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但是这一次,王子君的这一次宴请,却是让一股兴奋的感觉从他的心底直升而起。

    这股兴奋,让他整个人就好似年轻了十岁一般,这种感觉,是他当上副书记之后从来不曾有过的,如果硬要说他以前也有过这种感觉的话,那就要追寻到他三十多岁的时候,在硬生生的击败强劲的竞争对手成为一个公社的党委书记那一刻。

    那一次,也好似这样的兴奋,不对,应该是这一刻比较兴奋,毕竟这一次的对手,更加的强劲一些。虽然在有些地方不想承认,但是在内心深处,陈路遥依旧将王子君当做自己最为强劲的对手。

    能够让一个强劲的对手俯首求饶,这是何等快意的事情?虽然对于他求饶的事情并不准备放开一马,但是陈路遥依旧愿意享受一下这种过程。

    时间在这一刻对于陈路遥来说,好似过的太慢,他看着那缓缓走动的表针,心中就有一种恨不得拨动那表针,让它快速的走上一圈的感觉。

    虽然心中迫切的想要去见到那个人,但是陈路遥依旧沉着至极的坐在那里,等待着天完全放黑之后再过去。他要让那个人等,要让那个骄傲的人像那些求他办事的人一般,在请客的地点,苦苦的等他陈书记的到来。

    时间终于到了七点半,陈路遥这才上了自己那辆桑塔纳,在和司机轻轻地交代了一句之后,陈路遥就想着自己见到王子君之后的情形。

    不知道这个一向强势的家伙求起人来是个什么样子?心中念头闪动的陈路遥,心中一下子闪现出了那些求自己办事人求自己之时的各种各样的神态。对于这些千奇百怪的神态陈路遥之所以记得如此的清楚,就是因为他很是享受这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希望王县长能够给自己一个惊喜,陈路遥心中念头快速的翻动,嘴角的笑意就不觉增加了几分。

    甲鱼村依旧灯火辉煌,只要有刘主席在,刘胖子的生意就不会太过于没落。此时在甲鱼村那闪亮的招牌之下,甲鱼村的老板刘胖子正笑吟吟的招呼着每一个进入甲鱼村的客人。

    陈路遥此时,并不想让太多的人发现自己,所以他在车上等刘胖子将几个客人迎接进门之后,这才从车上走了下来。

    要说刘胖子的眼神,那可是真够尖的,在看到陈路遥的瞬间,就堆满了热情的笑容,不过就在他准备朝着陈路遥走过来的时候,陡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转身朝着甲鱼村的另外一个走廊走了过去。

    刘胖子异样的动作,其实很好解释,因为在他扭头的瞬间,陈路遥就看到了孙贺州从甲鱼村走了进来。对于孙贺州,陈路遥当然不陌生,不说他县委办副主任的位置,就说他在一些方面作为王子君的代表,就有让陈路遥重视他的资格。

    “陈书记,请这边来,王县长正在里面等着您呢?”孙贺州在来到陈路遥身旁的瞬间,就满脸笑容的朝着这位县委副书记说道。

    陈路遥点了点头,轻轻地看了孙贺州一眼,淡淡的说道:“那你就带路,怎么也不能让王县长久等不是。”

    陈路遥说的虽然客气,但是事实上,却是他破坏了官场之上的规矩,要说依照两人的地位,不论是不是王子君请客,陈路遥都应该早王子君一步到的。而现在,陈路遥不但不提前,反而再让王子君这个县长等自己。

    对于这种小节上的问题,孙贺州哪里会注意不到呢,虽然他的心中早就有怒意,但是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却是惦记着王子君的交代。

    “不能给王县长惹事。”重重的重复了这一句话之后,孙贺州就笑吟吟的道:“陈书记,您这边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