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三章 千里马是需要叫出来的
    看着杨军法一本正经的表情,刘传法脸上就有些尴尬,他娘的,这话问的!人选当然有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那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不就是我刘传法么?刘传法心里虽然呐喊,但是却知道一口吃不成胖子,胖子还是要一口一口的吃出来的。如果表现得过于急切的话,未免有点操之过急,欲速则不达了!

    “杨书记,这个位置至关重要,我觉得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必须得慎重选拔。首要的一点,就是要对您忠心耿耿,只有对您忠心耿耿,死心塌地,才能把您的施政理念贯彻落实到位,不动声色的完成对王子君的掣肘,如果是个两面三刀、表里不一的家伙,说不定咱们费尽心思的把他给推出去,他表面上对您唯唯诺诺,背地里对王子君却是言听计从呢。”刘传法眉头皱动之间,沉声的说道。

    刘传法分析的头头是道,杨军才心里暗叹,此言对极。这个人对自己忠心耿耿、死心塌地是必须的,当下颇为认可的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而是将探询的目光继续朝着刘传法看了过去。

    刘传法见杨军才同意自己的说法,不觉得更加精神焕发,好像那垂涎已久的常务副县长的位置,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近,几乎快要唾手可得了。

    “第二,我觉得这个人还要有一定的能力,有为才能有位,只有名至实归,才能跟王子君光明正大的唱反调。”刘传法小心翼翼的说出了自己的第二个理由。

    “嗯,传法你说的不错,不过,现在人虽然多,但是有能力的人却是不怎么好找啊。”杨军才想到王子君平日里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心机却是出奇的深沉,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要想找一个可以限制王子君的人,何其难啊。

    听到杨书记如此感慨万千,刘传法的胸脯越加拔高了几分,恨不得一表忠心,当场就义不反顾的挺身而出,让杨书记眼睛一亮,其实俺刘传法就是这样的存在嘛。

    可惜,一腔热血的刘传法挺了三挺,杨书记也没有发现自己这位大将的存在,刘传法心里暗叹,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啊,万般无奈之下不得不咬咬牙,狠狠心,干脆拐弯抹角的提醒道:“杨书记,我觉得这个人选,还得让所有的人一看就知道他就是您的代言人,只有这样,才会让那些摇摆不定的副县长吃个定心丸,才会做出选择。”

    常务副县长和县委办公室主任虽然都是常委,但是论起排名,却还是有着很大区别的。常务副县长一般都只在副书记之下,和副书记一般,都是能够直接提为县长的存在。而县委办公室主任的位置虽然十分重要,但是在提拔的时候,最多也就是成为副书记,想要直接成为县长,难免会被人觉得有点重量不够。

    刘传法虽然才当了几个月的县委办公室主任,但是内心里跳动的仍然是一颗上进之心,肖子东事件出来之后,他就意气风发的瞄上这个常务副县长的位置了。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身处体制之中,哪个鬼孙才不想往上爬哪。换句话说,一个不想往上爬的干部,那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干部,那是干不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的。

    杨军才在芦北县干不长,他这是来镀金来了,就是属飞鸽牌的。这是刘传法对于杨书记的定位,毕竟这位杨书记上面有人,到基层镀镀金之后,就会升到更加重要的位置,去更能发挥其能力的平台上展示去了。而一旦杨书记上升,那作为他直属的属下,杨书记怎么都会给下属们弄一个好前程的。

    如果自己鞍前马后的跟着杨书记几年,杨书记感念自己的苦劳对自己大加提拔,最多也就是此时陈路遥的位置。而一旦坐在常务副县长的位置,那可就不一样了,有了这个基础,杨书记就是给自己安排一个县长,也没什么不可能的。官场里讲究的就是事事早,处处早,晚一步可能就错过了末班车。

    就算是芦北县没有位置,凭着杨书记四通八达的人脉,其他县里也不是不行。而现在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让杨书记把自己弄到常务副县长的位置之上。

    杨军才不是笨人,在刘传法耐着性子,反复的旁敲侧击、再三提示之下,他的目光终于落在了刘传法那看似忠心耿耿的脸上。在目光扫动之间,更看出了刘传法迫切至极的想法来了。

    让刘传法当常务副县长?这个念头也在杨军才心中一闪而过,杨军才并不觉得刘传法是一个合适的人选。用他来掣肘王子君,效果恐怕不是那么好吧?不过想来想去,他也没有好的对象,此时看到刘传法如此迫切的想要走出这一步,在沉吟了瞬间之后,杨军才就有了决定。

    “传法,你说得对,这三点都很重要,而在县里面适合这三点的人不多。”杨军才的话说的很慢,轻轻地话语说动之间,让杨军才有了享受的感觉:一言决定人前途命运的感觉,真是舒爽极了。

    刘传法屏住呼吸,一脸热切的盯着自己,眼神里的慌张,动作里的怯意,一举一动,连细小的动作都一览无余的落在杨军才的眼中,让杨军才很是享受,他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之后,这才郑重地说道:“传法啊,你倒是一个合适的人选,只不过我对你管理县委办公室很是放心,现在要是让你去的话,有点舍不得啊!”

    杨军才的权术虽然不算老谋深算,但是大致的套路还是对的,听到杨书记不但提到自己,而且对自己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刘传法顿时对杨军才越加生出感激之心。

    “杨书记,在您身边工作,也是我最为舒心的事情,说实话,我真的不舍得去其他的位置。”刘传法满是恋恋不舍的看着杨军才,一副动情不已的模样。

    在觉得自己表现的有点过火的时候,刘传法此时最怕的就是杨书记说你既然不舍得我,那就还跟我干吧,因此,不等杨军才说话,就迫不及待的表态道:“不过,常务副县长这个位置对书记您特别的重要,如果没有合适人选的话,我刘传法肯定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将这句话说出来,刘传法暗暗的大松了一口气,不过他的身上,可是有一些冒汗。

    “嗯,我也舍不得你,不过,也只有这样了。”杨军才说话之间,目光就落在了自己前方的挂钟之上,看着那逐渐接近开会时间的时针,他轻轻一笑道:“好了,这件事情等会后咱们再从长计议,现在,陈书记那里还有一个好戏等着我们呢。”

    刘传法见杨军才已经同意了自己的提议,心里真是万分欢喜,如愿以偿的刘传法此时哪里还不好好的表现表现呢。当下赶紧凑趣道:“杨书记,您现在是稳坐钓鱼台,还不知道那边急成什么样子呢。”

    杨军才明白他说的那边代表着什么,那正在沉吟的目光,瞬间就朝着某一个方向过去,虽然隔着好几道墙头,但是杨军才依旧给人一种他可以透过墙头,透视一下自己对手的迂一般。

    不过,杨书记的目光毕竟是不可能带着穿透力,可以越过几堵墙的,在他心中本来应该着急万分的王子君,此时依旧平静无比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之中,一边翻阅着工业园区的发展规划,一面笑着和李锦湖说着话。

    和王子君相比,李锦湖就有点魂不守舍了。他知道现在整个县里关心的是什么,而现在王县长这般悠然自得的神情,是不是已经代表着他已经放弃了肖子东了呢?

    在李锦湖看来,给自己亲戚安排一个工作,并不算是什么大事,别说肖子东了,其他人这种事情也都有,只不过像肖子东这次,那就是隔着墙头摞砖头,砸着谁谁倒霉了。

    作为副县长之一,李锦湖对于肖子东的印象非常的好,而这位常务副县长也在他来了之后,给了他不少的帮助,两人也算是志同道合的朋友。

    现在虽然看上去王县长的心思一定,但是李锦湖还是想要努力一下,当下赶紧组织了一下语言,就轻声的问道:“王县长,这次肖县长的事情,应该不算是太重吧?”

    王子君从文件之中抬起了头,看着李锦湖眼中闪动的关心之色,对李锦湖的感觉不觉又好了几分,现在这个世道,那是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李锦湖在这个时候还能够关心一下肖子东,最起码说明,这个人的人品还是能够信得过的。

    “子东没什么事情。”王子君轻轻一笑,就翻动文件看了起来。不过王子君这云淡风轻的一说,顿时让李锦湖的心中更是一阵的激荡。虽然他以前在政治之上花费的时间不太多,但是大概的套路,他却是懂得的,此时按照那些经验分析,王县长这么说,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肖子东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虽然不会追究什么法律责任,但是行政处分恐怕是少不了,而王县长这里,恐怕已经做好了放弃肖子东的准备。

    从政治上说,王县长这么做并没有什么错,但是李锦湖惺惺相惜之下,心中涌起一丝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感觉。不过他一个不入常委的副县长,在这种大层次的斗争之中,实在是无能为力,插不上手了。

    “锦湖县长,这半年咱们工业园区发展的不错,你可不能放松,越是这种关键的时候,越要将发展搞上去,让开发区真正成为带动我们芦北县经济发展的发动机。”

    王子君放下文件,笑着对李锦湖说道。对于开发区这半年来取得的成绩,王子君不能不高兴,半年的时间招商引资三千万,大小投资项目八家,这对于以往在这些方面都是空白的芦北县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成就。

    李锦湖刚要谦虚两句,孙贺州推门走了进来,他轻轻地朝着王子君道:“王县长,开会的时间快到了。”

    王子君抬头看了看表,然后朝着孙贺州挥了挥手,接着和李锦湖道:“锦湖县长,每一次想和你多聊会,就会有人催,这一次啊,这个会还不得不去,这样吧,等什么时候你有空,咱们好好坐下聊聊。”

    说话之间,王子君就朝着门口走去,而李锦湖也跟着王子朝着门外走,他嘴中说了两句随时等待着县长大人的召唤,但是心里揪着的却全是肖子东将会如何的问题。

    这次常委会,几乎所有的大院中人都知道代表着什么,作为副县长,李锦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他在通向小会议室的路上停了下来,但是目光却是依旧忍不住朝着那走向常委会的年轻身影看了过去。

    看着那依旧挺拔的身躯,李锦湖长叹了一口气,心中充满了一丝的黯然。

    这一次常委会,因为关系到一位县委常委的前途,所以每一个常委都来得非常地准时,和以往常委会开会之前那种谈笑风生的气氛相比,此时大多数常委,脸上都带着凝重。

    不过,就算是这样,从一些常委的眼中,还是能够看出自己的心情的。比如和肖子东关系比较好的杜自强,此时眼中充满了忧患之色,而坐在杜自强不远处的孙国良,目光里却闪烁着一丝掩饰着的喜色。

    当王子君昂首阔步走入会议室的时候,不少目光就朝着王子君看来,这些目光复杂不一,表达着各种各样的意思,不过对于这些目光的主人,王子君每一个都点头示意。

    因为事情关系到肖子东,所以肖子东本人按照回避原则,就不能出席这次常委会了,随着杨军才和刘传法一前一后走进会议室,小会议室的门就缓缓的关上了。

    杨军才朝着王子君点了点头,就一脸沉重的开口道:“同志们,现在开会。对于肖子东同志身上发生的这件事情,我觉得很难过。这一点我是有责任的。这说明我对同志们的思想政治工作疏忽了。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很遗憾,不过,遗憾归遗憾,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得实事求是的看问题,在不冤枉一个好同志的前提下,也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绝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给县委和政府抹黑的人。”

    小会议室鸦雀无声,一道道目光,都已经看向了王子君,所有的常委此时都清楚,这一场战斗,不是属于他们的,而是属于眼前这两位一把手的。

    王子君轻轻地喝着杯中里的水,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之下,丝毫没有发言的意思,就好似他跟本就没有听出杨军才话语之中隐含的意思一般。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莫不是王县长真的退缩了么?左明方看着只顾闷头喝水的王子君,心中念头不断的翻动,虽然他在书记和县长之间一向是不偏不向,尽量保持中立态度的,但是真正的不偏不向,其实是根本就不存在的,在王子君和杨军才之间,他还是比较欣赏王子君这个县长的。而和肖子东共事这些年,他同样不希望像肖子东这样的干部会在小事上摔跟头了。

    左明方本来已经打定主意了,只要王子君一开口,自己不管怎么说,都要支持一把,就算是不能完全帮着肖子东解脱责任,也要争取宽大处理,可是现在,王子君竟然没有开口,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失望。

    左明方失望,却有人欢喜,刘传法无疑是最为欢喜的人,他虽然觉得这种事情已经算是板上钉钉,但是对于王子君这个比他小上一轮的年轻县长,他现在不知道怎么都有点发虚,生怕他再搞出什么幺蛾子,那可就坏了他的大好事了!

    王子君的沉默不语,让杨军才的笑容越加的深刻,他朝着坐在自己旁边的陈路遥点了点头道:“如果大家都没有什么说的,那就请陈书记给我们汇报一下情况吧。”

    陈路遥从一坐进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就表现得很是沉稳有加,脸上严肃得就像刚跑了一个小情人似的,几乎快要拧出水来了。只是这种表现,让所有常委看在眼里,都觉得这实在是太正常了!

    虽然他陈路遥和肖子东也算是撕破脸皮了,但是毕竟是调查一个位置差不多的同事,如果表现得太过喜悦的话,恐怕就会被人说闲话的,而陈路遥这种不论是从手段还是从别的方面都异常成熟的老手,当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就算心里再怎么幸灾乐祸,得意不已,又怎么可以表现出来呢?

    只是,这一次,这些斗智斗勇的几大常委们,正儿八经的猜错了!这心机深沉的陈大书记此时并不是平时的表演,而是真真切切的难受极了!尽管已经下定了决心,但是,众目睽睽之下,要宣布一个与自己的意愿南辕北辙的结果,宣布一个口是心非的结果,那真是太他娘的难受了,有那么一刻,那压抑得快要碎了的心,简直快要哭出来了。只是,这股憋屈只能深深的埋在心里了,他陈大书记恍惚间,仿佛听到一个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男人,内心里已经在沉痛的呜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