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五章 刚则易折
    王子君的回答,让郑东方那边沉默了。大约过了有半分钟,郑东方的声音才再次传来:“那就好!子君哪,过两天没事了来市里找我,我这里还有朋友送给我的一瓶不错的舍得酒,咱们好好地喝上一场。”

    郑东方在说到舍得这两个字的时候,声音就有点加重,对于这两个字的意思,王子君自然是心知肚明。他知道,这是郑东方在暗示自己,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舍什么,得什么,郑东方没有明说,但是很多事情,领导是不必都说出口的。郑东方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是明确无误了,身处官场,最起码的感悟力要具备,你必须能把领导说得含含糊糊的意图充分领会了,这才是合格的。

    在芦北县,郑东方算是王子君的奥援之一,虽然两个人的关系还没有进一步升华,但是有很多不谋而合的理念,却是让两人的关系不断的升温。在这件事情之上,郑东方的态度是王子君必须要考虑的,而现在,很明显,郑东方的态度并不好。

    作为一个副部级市的市委书记,看来郑东方此时还不想和齐正鸿抗一抗膀子,因此,他才会给出了一个舍得的提议。毕竟,在他看来,肖子东也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还没有达到让他为了这个人不惜和一个省委常委、常委副省长去较劲的地步。

    郑东方的态度,也就说明王子君已经靠不住市里能通过他们芦北县的调查报告了。而一旦像郑东方说的那样,等省里派来调查组的话,那在芦北县之中,就会再次掀起一起惊涛骇浪。

    肖子东的压力,自己的压力,王子君手中的烟,不觉已经烧到了头,看着桌子上的稿纸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写的齐正鸿三个字,一股豪气,从王子君的心中陡然升起。

    自古华山一条路,既然下不得,那就只有迎头而上了!虽然这个举动有点冒险,但是至少,总比让人牵着鼻子走强得多。刹那间有了决定的王子君,提起笔,就在齐正鸿三个字上粗粗的划了一下。

    ……山垣市作为山省的省会所在,其繁华程度比之江市丝毫不差。黎明的山垣市,就在早市之中拉开了一天的序幕。

    王子君是昨天晚上来到这山省的权力中心的,已经将问题大都想好的他,义无反顾的来到了山垣市。在他看来,这件事情要解决,解铃还需系铃人,问题的根源,还在齐正鸿这里。

    “王县长,我们这是去哪儿?”虽然王子君让他在宾馆里休息,但是蔡辰斌却一大早就起来,跟着王子君在一条背街小巷享受了一顿味道纯正的羊肉汤之后,看着无所事事准备四处溜达的王子君,蔡辰斌忍不住问道。

    “去鸟市。”王子君顺着那热闹的早市,一边向前走,一边轻声的说道。

    去鸟市?去鸟市能干嘛?蔡辰斌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但是他这个人就是有一点好处,那就是理解要干,不理解也要干,对王子君的吩咐,那简直是当圣旨似的,死心塌地。

    看着慢步前行的王子君,蔡辰斌忽然想到王县长根本就没有找人问过路,就这么自顾自的向前走着,好像他对山垣市的道路很是熟悉一般。

    莫非,王县长就是那种先知先觉的存在不成?心里狐疑的念头不断翻滚的蔡辰斌,思索了瞬间之后,就快步跟着王子君跑了过去。

    走出一百多米,一个偌大的花鸟虫鱼市场就出现在两人的面前。各种花草竞相开放,努力的生长,夹杂着莺啾燕啭,热闹非凡,还有一个个水箱,里面大大小小的好看鱼儿在里面自由自在的畅游着。

    蔡辰斌看着和鸟贩子讨价还价的王县长,真是有点目瞪口呆,在他的眼中,王县长天生就是那种干大事的人,没想到,这王县长和很多普通人一样。

    王县长在这个时候来山垣市,说不定就是为了肖县长的事情。而来这鸟市,莫不是买东西为了送礼?心中念头闪动的蔡辰斌,顿时对自己的这个判断有了信心。

    在蔡辰斌看来,送礼的礼物自然是越贵越好,可是看着王子君在讨价还价好一会之后才买了一对最为普通的鹦鹉之后,蔡辰斌真的有点疑惑了。

    这哪里是送礼的?这两个鹦鹉加起来还不到一百块钱,送礼实在是太寒碜了。不过这种话,蔡辰斌也只能放在心里,眼疾手快的他在王子君付了钱之后,就将那两个鹦鹉给拿了过来。

    “说早上好。”王子君看着蔡辰斌手中的鹦鹉,轻声的逗弄道。不过可惜,这两个鹦鹉那是属于威武不能屈的存在,因为给的钱实在是有点少,所以丝毫不给王县长面子。

    对于一声也不吭的鹦鹉,王子君不但不生气,反而笑意越加的浓了几分,他看看天色,就朝着蔡辰斌道:“辰斌,咱们去省军区疗养院。”

    对于山垣市的地图,蔡辰斌昨天晚上已经熟悉了不少次,但是这省军区疗养院,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不等他问,王子君就已经跨步朝着停车的地方走去。

    好在王子君知道路,因此,蔡辰斌也没怎么为难,在王子君的指引之下,拐了几次弯之后,一个隐蔽在茂密树丛中的院落就出现在了蔡辰斌的面前。

    省军区疗养院的牌子虽然很小,但是两个在门口站岗的武警,却是大多单位都没有资格配备的。蔡辰斌的车刚来到门口,就被两位站在门口的武警给拦下来了。

    “我找三号院的张老爷子。”王子君在下车之后,就笑着和那拦路的武警说道。

    武警对于王子君的普桑车很有些看不上眼,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地方岂不是一般人能来的?跟这些来客的身份相匹配的,就是他们所乘坐的车,最低也是奥迪级别的,现在来一个破桑塔纳,心里就有些小视之心。

    “对不起,请问你有没有预约?没有预约的话,我们不能放你进去。”武警傲然的扫了王子君一眼,一字一顿的说道。

    王子君挠了挠头,以往他来这里,都是跟着家里的大人来的,哪里预约过?不过现在人家让预约,他还真是不能硬闯进去。心中念头闪动之间,他就将一个小电话本拿了出来。

    “嘀嘀嘀”,就在王子君准备拨电话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军牌奥迪,在王子君的桑塔纳的身后狂吼了起来。随着几声喇叭,一个浓眉大眼的高个子年轻人就落下车窗喊道:“好狗不挡道,快让让,我急着呢!”

    蔡辰斌一阵郁闷,要是在芦北县,谁敢跟县长如此放肆的说话?可是,这是在山垣市,他也只能低头,毕竟从这里出来的每一个人,说不定就是树大根深,不知道有着什么样的背景呢。

    就在他准备挪车让行的时候,就见一脸无奈的翻动电话号码本的王县长,陡然脸上露出笑容的喊道:“张天心,你小子让谁让呢?”

    这一声喊,充满了欣喜之情。让人一听,就有一种老朋友会面的感觉。此时的王子君,心中也很是激动,看着这张存在记忆之中的年轻的脸,王子君心飞快的闪动着。

    张天心,自己从小就关系不错的挚友,那时候两家的老爷子还都在山省工作,都在省委大院住着的两个人很是自然的玩到了一起。时间的变换,并没有改变两人的感情,可以说,这是王子君前世之中少有的朋友之一。

    不过,张天心走的却是另外一条路,一条属于那个时代比较流行的路:经商。在家族的庇护之下,张天心开始的时候倒也顺风顺水,但是随后他父亲的退休,张天心的生意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在一次房地产的投资之中被人套住之后,不到四十岁的张天心,就从山垣市的一座大楼上跳了下来。

    跳下来之前,他给王子君写过信,信里并没有提及他生意失败的事情,提的都是怀念两个人以往怎么玩的事情。这封信让王子君的心中充满了伤感。

    现在,再次见到自己这位从小玩到大的挚友,王子君的心中就是一热。时光的倒流,让王子君的心生出了无尽的感慨,他的眼眸也不觉有点发湿。

    张天心在这一声突兀的喊声之中,也朝这边看了过来,当他的目光落在王子君的身上之后,就从车上跑了下来,快速的来到王子君身边的他,一把抓住王子君的手腕道:“王子君,你小子怎么想起来到山省来看我啊?哎哎,咱们两个人才两年没有见,你怎么搞得好似百十年没见一般,我可告诉你,我的性取向可是很正常的,你可别给我来个同性恋,我受不了啊!”

    看着咋咋呼呼的挚友,王子君忍不住一笑,拳头用力的在这家伙的肩膀上捶打了一下,这才笑着道:“你这小子,还是这么贫,看我不在张爷爷那告你一状,让他狠狠的揍你一顿。”

    两人说话之间,那因为时间的隔阂而生出的一丝陌生,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诚挚的温情,在两个纯爷儿们之间渐渐升温。

    “子君,你是来看我爷爷的吧,要我说,你还是等下午再来吧,咱哥俩儿好久不见啦,也让我这个当哥哥的好好的尽一尽当哥哥的义务,让你小子领略一下我们山省妹子的风情咋样。对了,我在品鲜那儿刚刚发现两个极品小妞,给你小子开开荤怎么样?”张天心大大咧咧的一拍王子君的肩膀,意味深长的对王子君调侃道。

    以往张天心诱惑王子君做坏事的时候,就是这种模样,看着损友这副在前世记忆之中只出现在记忆之中的面容,王子君心头越加的欢喜。不过幸好他多年的理智,让他将刚要出嘴的现在就去给狠狠的压在肚子里。

    “玩不着急,还是先拜见一下张爷爷再说吧。”王子君想了想自己将要办的事情,沉声的朝着张天心道。

    “你小子,还是这么假正经,这年头,既想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啊?我可告诉你,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那两个小妞要是让别人带走了,你就哭去吧。”张天心嘻嘻哈哈的拍着王子君的肩膀取笑道。

    两个人说笑了两句,就朝着疗养院的大门走去,此时有张天心带路,两个人自然是一路顺畅。王子君让蔡辰斌在门口等着,而他则直接上了张天心的车。

    和蔡辰斌开车比起来,张天心那车开得就像飞机似的,呜呜的黑烟喷动之中,就冲入了军区疗养院。

    对于这个疗养院,王子君以前只来过一次,那还是张老爷子一次动手术,他和王老爷子一起来的,那个时候的王子君才刚刚上中学。虽然时过境迁,几年的时光过去了,但是这疗养院的环境,还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张天心的车,在一座小院之前停了下来。就在他车停下的瞬间,小院的门已经被人推开了,一个姿容秀丽的女子,从门内探出头来,不过这张樱桃小嘴,却在露出的瞬间,就厉声的嗔怪道:“张小三,你干什么嘛。来这里有你这么开车的么,我告诉你,老爷子可说了,你再这么开车的话就让你没车开。”

    刚才还和王子君坐而论道,大大咧咧说是要带他开洋荤的张天心,在这劈头盖脸的斥责声中,就好似见了猫的老鼠一般,顿时赶忙闭了嘴。不过在看到王子君嘴角的笑容之后,这家伙顿时一抖就大声的喊道:“二姐,我这可是为了你,如果不是让你快一步见到你的小郎君,我才不开这么快呢,快看看,这是谁来了。”

    王子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张天心这家伙没心没肺的推出了车门。王子君在看到这个女子的瞬间,就想到关于这个女子的记忆,不过这温馨的记忆,却是随着张天心的胡言乱语让王子君的脸上一热。

    张露佳,张天心的姐姐,比王子君大了五岁,王子君和张天心小的时候,大多数时间都是跟着这位姐姐混的。那时候还是小娃娃的王子君,长得清清秀秀,比张天心可爱多了,所以这位张天心的亲姐姐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抱着王子君当洋娃娃玩,而可怜的张天心,自然是被姐姐冷落的对象。

    和张露佳,王子君不见的时间比张天心更长,此时已经完全露出门外的张露佳,穿着一身淡绿色的家居服,但是那窈窕的身躯却是被这家居服里越加的惹火,一丝属于少妇的妩媚,让张露佳看上去就好似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汁液饱满,通体晶莹,比之青涩的小姑娘更加的惹人爱怜了。

    因为小时候张露佳喜欢抱着王子君玩,结果被两家的家长说成了抱女婿,当然这只是逗趣之说,因为两人的年龄悬殊太大,两家的家长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对于张露佳,王子君小时候还真是有一些想法的,不过就在他十八岁的时候,张露佳好像结了婚。在那个时候之后,王子君就有点刻意回避一些关于张露佳的事情。

    不过重生之后,王子君才觉得自己那时候的何等的幼稚。现在的他,已经完全能够坦然地面对一切问题了,当然这些问题包括儿时那朦胧的爱恋。

    张露佳在看到眼前这个清秀的年轻人之时,也是一呆。虽然这个男人长得比自己还高,但是那嘴角带着一丝懒洋洋的笑容,却让她生出了无尽熟悉的感觉。当年的自己,可不就是抱着这个可爱的小家伙不舍得撒手嘛,却不曾想到,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大人了。

    当年,这孩子还尿到她身上过呢,小**小小的,像半截毛毛虫,那么小的一块肉却能把她的整条棉裤尿得湿漉漉的。现在的他当然不会是半截儿毛毛虫了,那会是……张露佳忽然意识到自己走神了,怎么能想那个!登时羞臊地赶紧低下头去。张露佳意识到王子君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目光炯炯如贼。

    “小君,真的是你啊。”满脸笑容的张露佳,闪烁着妩媚的眼眸之中噙了一丝淡淡的泪痕。

    白净净的素手,一如当年一般的白净,但是被这小手抓住手掌的王子君,此时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温软如绵,滑腻温润,一个个词语瞬间升起在心头的王子君,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句禽兽,心说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一见到张露佳就有这种想法呢?

    强自镇定了一下心神,王子君这才彬彬有礼的叫了一声露佳姐,他本想不露痕迹的将手抽回来,但是张露佳的小手握的实在是有点紧,王子君就像是缩手,也抽不回来。

    秋天的天气并不热,张露佳的家居服很是单薄。在两人接近的瞬间,王子君就感到一股香气扑鼻而来,看着张露佳那满含这喜悦的脸,王子君赶忙低下头,生怕自己再有什么不当的想法亵渎了自己这位姐姐。

    不过王县长的这一低头,更是让他受窘不已,他比张露佳要高上一头的身材一低头,正好透过那宽松的家居服,看到张露佳胸前那白花花的一片。

    虽然看不到全貌,但是两座高高耸立的山峰,在衣衫之间若隐若现,将王子君撩拨得一阵心神摇荡。

    幸好王子君的异样,张露佳并没有发现,她素手拉着王子君,就朝着门内走去。

    这个姐姐,以后还是少接触的好啊。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亦步亦趋的跟着走进了张老爷子的小院。而没有人理会的张天心,只能提溜着鸟笼子,暗自嘀咕张露佳,谁才是亲生的弟弟。

    和张天心的身材高大相比,张老爷子的身躯有点消瘦,但是年近七旬的张老爷子,声音依旧洪亮的很。在见到王子君的第一个瞬间,就是狠狠的给了王子君一拳道:“小猴崽子,听说你归了老子这边,怎么到现在才来看我啊!”

    面对着小时候说话犹如打雷一般的长辈,王子君除了傻笑也不能说什么,不过好在张老爷子也不在这个话题之上纠缠。而是接过张天心提来的两只鹦鹉道:“亏你小子还记得老子的爱好,这一次就饶了你吧。”

    “爷爷,人家子君大老远的从江省跑来,你不能不让人家喝口水吧。”张露佳好似看不过去王书记受窘,第一个出头给王子君解围道。有这么仗义的姐姐,张天心这家伙除了给王子君眨了眨眼睛之外,就乐的躲在后面什么也不干。

    将鸟笼子在挂钩上一挂,张老爷子嘿嘿一笑道:“什么从江省来,我告诉你们,子君这家伙现在是山省的人了。”

    说话之间,张老爷子又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道:“你爷爷前些天打电话,说你来了山省,我就一直等你过来,你这小鬼头可是让我久等啊!”

    张天心一听说王子君早就来了山省,也有点不依道:“子君,你这小子不地道啊,来到山省也不给我报个到,怎么怕哥哥请不起你……潇洒啊!”

    张天心本来想要说别的,但是看到爷爷和姐姐都在,这才临时将词换成了潇洒,但就是这样,也惹得张露佳一阵的白眼。作为张天心的姐姐,她对于自己这个弟弟是个什么人清楚的很,弟弟口里的潇洒是什么,她心中自然明白。

    朝着王子君轻轻地吐了吐舌头,张天心赶忙躲了下去。看着张天心那搞怪的模样,王子君的心里暖暖的。他朝着张老爷子呵呵一笑道:“我们县刚刚划归山省,这些天我都忙得找不到北了,要不是事情逼着,我就早来拜会您老人家了。”

    张老爷子眨了眨眼睛,一对半睁半逼的眼眸里流露出来一丝精芒,不过这精芒出现得快消失的也快。在这精芒消失之后,他就一指王子君道:“你这个小猴崽子,又拿这些套话来哄我老头子高兴了,有什么事情就明说好了,我可没心思跟你个小崽子兜圈子。”

    张露佳和张天心都是一愣,老爷子可是有一段时间没和人这么说过话了。不过两人都是在老爷子的威严之下长大的,这个时候虽然替王子君捏着一把汗,却也不敢说话。

    王子君沉吟了瞬间,就沉声的道:“张爷爷,我想请您帮我安排一下,让我见一下齐省长。”

    张老爷子笑吟吟的脸色,慢慢深沉下来,他的双眸犹如刀子一般的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在这目光之下,王子君就感到一股压力,陡然压在了自己的心头。

    在这压力之下,王子君就觉得自己的心本能的一阵慌神,不过,很快,王子君就猛的抬起头来,和那双炯炯有神的目光对视在一起,王子君心中清楚,张家老爷子身上的压力和自家老爷子一样,都是从多年的地位之中养成的,这种气势,不是一朝一夕可成,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散掉的。虽然他们此时已经全部退了下来,但是这种执掌一方权柄的威势,却是从来没有逝去。

    张老爷子有官威,此时在位的齐正鸿更有官威。如果自己连张老爷子这一关都过不去,又怎么去见齐正鸿呢?又怎么敢说逆天改命,扶摇直上九万里呢?

    任他威大如山,我自心守似铁!刹那间心中念头翻滚的王子君,目光和张老爷子静静的汇集在了一起。

    四周静悄悄的,张露佳和张天心都不由自主的感到自己的心在怦怦直跳。对于自家爷爷表现出来的威严,张露佳和张天心都感受到过,在他们的印象之中,就算是自己那已经是正厅级干部的父亲,在老爷子这种威严之下,也是战战兢兢。可是现在,这个小时候和自己玩的同伴,竟敢和老爷子对视。

    张天心虽然有点狐疑不解,却也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事实,王子君心智比自己强多了!

    和张天心的震惊相比,张露佳想的却是更多,也更细腻,在她的眼中,当年在她的身后一直叫着她姐姐的那个男孩,此时虽然依旧是清秀俊朗,但是站在这里,却有着一座山一般的威压。

    一座山一般的顶天立地,岿然不动。

    “好小子,怪不得这么年纪轻轻就能够成为一县之长,果然有些门道儿!不过臭小子,爷爷也要告诉你,有些事情,退一步海阔天空,刚则易折啊!”张老爷子在收回目光的瞬间,哈哈大笑着和王子君说道。

    张老爷子的话,听得张露佳和张天心有点云山雾绕,但是王子君却知道张老爷子话语之中的意思。看来,张老爷子对于芦北县的事情倒也不是一无所知,他这样劝自己,就是告诉自己他的态度。

    退一步海阔天空,可是这一步退了,就要舍弃一个志同道合的同事,也许张老爷子说的很有他的道理,但是重生一世的王子君,不希望自己的人生再有什么遗憾。

    “自古华山一条路,爷爷,我觉得只要方向对头,只要能坚持到底,就能走上去,半途而废的事情,我不想干。”王子君沉吟了瞬间,一字一句的朝着张老爷子说道。

    张老爷子沉默了,他看着王子君那年轻而坚定的脸,心中千百个念头不断地旋转。在感慨自己的老伙计后继有人的同时,也为他的勇气有了一丝的折服。不过这件事情在张老爷子看来,王子君根本就是白努力,只要齐正鸿那边不肯吐口,就算芦北县委出来了调查结果,也是瞎子点灯-白费力气。

    在张老爷子看来,牺牲一个肖子东,借此调整战略才是最应该做的,在王子君来的时候,他也准备将自己的意思传达给王子君,可是现在,他有些改变主意。

    受点敲打也好,这孩子就是性子太刚直了,早点经受一下打击,说不定对他更有借鉴之意,反正他还年轻着呢。心中念头闪动之间,他的目光就落在了自己的孙子身上,不由得又有了一些嫉妒。

    “好,既然你想好了,那我就给你安排。”老爷子一挥手,脸上重新恢复了笑容。

    重新恢复了笑容的张老爷子,依旧是和蔼可亲,但是已经感受到了这位老爷子威严的王子君,却知道这是一柄藏在剑鞘之中的利器,不出则已,一出则威势无匹。

    “子君,刚才爷爷说县长,你小子现在当副县长了?你真了不起啊!”张天心趁着张老爷子去拌鸟食的空隙,一拳锤在了王子君的肩膀之上。

    张天心这话倒是没有说假,虽然依照他们家的地位,一个副县长并不放在他的眼中。但是他看重的却是王子君的发展潜力,如此年轻的副县长配上王家的势力,总有一天王子君会扶摇直上的。

    “副县长?哼,亏你说得出口!要说,论年龄你比小君还大两岁呢,现在人家已经是一县之长了,你呢,整天只知道和一群狐朋狗友瞎混,美其名曰做什么大生意,你怎么就不能跟小君学学呢,也争点气!”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张天心身后的张老爷子,丝毫不给自己这个小孙子留一点面子。

    “一县之长。”张天心知道自己家老爷子的性格,一向是个说话成钉,落地砸坑的主儿,难道这个小时候的伙伴,已经是执掌一县权力的县长了?

    本来对王子君还有些佩服的张天心,此时对王子君就有一点仰视的感觉。正处级的一县之长,那可不是省里的那些正县级干部可比的。

    张露佳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心中也是一震。很显然,她从刚才老爷子的话语之中对王子君的判断也是副县长。

    “只是运气好,捡了一个便宜而已。”王子君很是谦逊的朝着张老爷子道。

    “捡了便宜,嘿嘿,这便宜怎么不让我也捡一个呢?不过小子,强中自有强中手,你还是小心点好。本来嘛,我还想说说你,不过现在我也懒得掺和你们的事情,和京城来的那位扳手腕,有意思吗?”张老爷子虽然豁达,但很显然,对于王子君不接受自己的意见,依旧有点耿耿于怀,这个时候,还是不忘给王子君添点儿刺。

    张天心沉吟了瞬间,就有些吃惊的道:“子君,你不会是和那个杨军才在一起混日子吧。”

    “我就是和杨书记搭班子。”王子君看着张天心张牙舞爪的模样,越发觉得有点亲切。

    四人又谈论了几句杨军才之后,就没有再说这件事情,而是换成了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在这中间,张露佳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身青色的连衣裙,更是大显少妇的妩媚,裸露在裙子外的洁白小腿,就好像一截儿嫩藕似的。

    虽然心中想的都是非礼勿视,但是王子君还是忍不住将目光在这位大姐姐的腿上扫了几眼。不过他毕竟经历了两世,没过多久就将那混沌的心思压了下去。

    在张老爷子那里吃了一顿普通的家常饭之后,就被张老爷子赶了出来,不过在被踢出门的时候,张老爷子却告诉他已经给他约好了齐正鸿,让他下午三点到齐正鸿的办公室。

    在谢了张老爷子之后,王子君就离开了这疗养院,张天心本来还想跟出来,却被老爷子以有事为由给拦了下来,而张露佳却是在说了一声再见之后,就没有再说其他的。

    “这小子比他爷爷还犟,不碰墙不行啊!”张老爷子看着王子君离开的身影,有点感慨的说道。

    “爷爷,王爷爷请您照顾子君,您总不能看着他碰头吧。”不等张天心开口,张露佳就急切的说道。那双犹如秋水一般的眸子之中,更是带着一丝急迫。

    朝着自己的孙女异样的看了一眼,张老爷子就收回目光道:“让年轻人碰一碰头,有时候也是为了他好。不过天心,子君是个干大事的人,你们从小就一起玩,现在更应该多多联系,以后有你的好处。”

    对于张老爷子的感慨,王子君是听不到的,他在下午两点四十的时候,就准时到达了齐正鸿的办公室之外等候。

    坐在会客室的椅子上,王子君外表看上去很平静,但是他的内心,却是翻江倒海的想着见张老爷子的情形,心中更是揣摩着老爷子对他说的每一句话。老爷子话语之中的意思,他自然清楚,但是他有自己的坚持。

    这次见齐正鸿,是一次冒险,但是他必须要做,火中取栗也好,放手一搏也罢,他都要将这件事情办好。

    在会客室的隔壁,就是齐正鸿的办公室,此时的齐正鸿,正轻轻地品着茶水。只不过,他想的不是将要见的王子君,而是替王子君约见他的张老爷子。

    在细细的思量一番之后,齐正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这个年轻人虽然在年轻人之中也算是有些手段,但是在大局之上未必太幼稚了一点,难道他以为找张老爷子出头,自己就一定要卖张家面子么?

    “齐省长,时间差不多了。”秘书小心的来到齐正鸿的身旁轻声的说道。

    齐正鸿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火气大的人,先凉一凉。”说话之后,齐正鸿就低头看起了文件。

    而就齐正鸿看文件的时候,王子君的目光也落在了三点的时钟之上。听着秘书彬彬有礼的说齐省长临时听一个汇报的借口,王子君淡淡的笑了笑,没有搭腔,但是在心中,却对齐正鸿小视了几分。

    有点太小家子气了,想到这几个词,王子君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轻地笑容。

    又过了半个小时,王子君才在秘书的引领之下,走进了齐正鸿的办公室。齐正鸿在他走进去的时候,就默默的看文件,好似根本就不知道王子君的到来一般。

    王子君心知齐正鸿的意思,已经将自己要做的事情反复思量了一遍,此时倒也不慌张,恭敬而又带着淡淡笑容的坐在那里,没有一丝慌乱之色。

    齐正鸿虽然是在看文件,但是他眼角的余光,却是在观察王子君。看着八风不动的王子君,齐正鸿倒是慢慢的失去了耐性。他这种小手段,当领导的都惯用,而且一般还很是管用,可是现在看来,这次的手段不怎么好用,反而让这个年轻人觉得自己小家子气。

    “王县长来了,喝茶不喝。”轻轻地放下文件,齐正鸿脸上的笑容,变得很是和蔼。让人一看之间,就觉得这是一位平易近人的领导。

    王子君赶忙站起道:“谢谢齐省长,我刚刚在待客室喝了不少,暂时不用了。”

    看着王子君平静的应答,此时的齐正鸿更是失去了在小事上和王子君为难的心思,他决定就按照快刀斩乱麻,直接拒绝了了事。一个小县长,还不用他常务副省长这么费心思。

    “小王啊,你要汇报工作,应该向你们郑书记,李市长汇报,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齐正鸿朝着王子君笑了笑,温和的说道。   首发

    齐正鸿虽然客气,但是意思却是你根本就不够格给我汇报工作,没有事情,就给我滚蛋吧。

    王子君明白齐正鸿的意思,他轻笑一声道:“要说这件事情向您汇报有点越级,可是齐省长您一向关系民生,这件事情又是您亲点的,不给您汇报一下,我们心里没底儿啊!”

    你心里没底?齐正鸿心里冷笑一声,他昨天就已经知道了芦北县委常委会之上的决定,对于王子君心中可是憋了一股劲。虽然他不赞同杨军才这么搞,但是事已至此,他怎么也要帮助杨军才撑下去。

    “嗯,那就说说吧。”齐正鸿神色不变,轻声的说道。

    “齐省长,这件事情经过调查,乃是县电业局长为了讨好肖县长所为,这中间肖县长虽然不知情,但是我们县也准备给他记过处分。”王子君并没有太多的解释,三言两语之间,就已经将事情说完了。

    齐正鸿看着平静如秋水的王子君,心中也感到这个年轻人确实比杨军才强上不止一筹,但越是这样,他想要打压一下这个年轻人的心思,就越多了几分,毕竟他乃是杨度陆一手提起来的,不能不为杨军才着想。

    “王县长,你觉得这样的结果,可以服众么?”齐正鸿虽然依旧笑容满脸,但是声音却有点阴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