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二章 端起饭碗吃肉 放下筷子骂娘
    如果是以前王子君说到这一点,陈路遥可能根本就不会往心里去,但是这次作风大整顿,却犹如一块巨石,重重的压在他的心上,让他喘不过气来,简直艰于呼吸,难以视听。

    五十四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退下去么?一时间,陈路遥的心中无数的念头在快速的翻腾着。尽管心里很有一些不甘,但是陈路遥又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只是,这机会就像天上的云彩似的,飘飘悠悠的飘过来,很有可能稍纵即逝了。

    “就算我退下去了,腾出来这个位置,你也不一定能控制住这个政工副书记的位置。”陈路遥沉吟了瞬间,沉声的说道。

    王子君拍了拍手,轻声的道:“我本来也没有打你这个位置的牌,政工工作不是谁都能干的。我觉得还是让一个熟悉的人保持他的稳定好,让孙国良出任政工副书记,您觉得怎么样?”

    孙国良出任副书记?那王子君看的就是组织部长这个位置了!虽然对自己退下去有点不甘心,但是陈路遥知道,这已经是不错的条件了,如果自己的退却能够换取王子君的和平,那对于自己这一派来说,也算是没怎么伤筋动骨吧。

    “那王县长准备安置我这把老骨头呢?”陈路遥沉吟了瞬间,就将问题重新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市爱卫会还缺一个副主任,享受正县级待遇,您看怎么样?”王子君看着陈路遥,一字一顿的说道。

    陈路遥沉默了产的杯子,王子君就应该责无旁贷的做它的代言人。想到秦虹锦说话时那副诱人的小模样,王子君的心中就是一热。

    随着君诚量贩的扩张,做的买卖也越来越大,而水杯也成了君诚集团产业的一份。在王子君偶尔提起保温杯的时候,此时满脑子都是商机的秦虹锦就按照王子君的思路,弄出了这个保温杯,而且还一举打入了最高端的市场。

    看着会议桌之上整整齐齐的保温杯,王子君除了感叹,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同志们,现在开会。今天的议题,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就不废话了。要说这次风气的整顿,我觉得还是非常的成功的,在成功的教育了一批典型分子之后,咱们芦北县的风气正了,干部们干工作的热情也高涨了,这很好。不过作风整顿工作并不是一个短期的工作,而应该作为一个长期的工作来抓,现在就请陈书记汇报一下这项工作的进展,并说一下转段的情况。”不管怎么说,作为县委书记,杨军才在常委会之上就有第一个发言的权力,毕竟这个常委会归他主持。

    听到让陈路遥汇报,常委们的目光都看向了陈路遥,一个个更是竖起了耳朵。很多人心中都清楚,要是非得再来一次掰腕子的话,主要就会从陈路遥的报告开始。

    陈路遥慢条斯理的掏出来自己的老花镜,一边带上一边道:“有些眼花,我这里就介绍的简单一点,各位有什么疑问的地方,就请直接开口吧。”

    陈路遥说的很是小意,但是说简单,汇报却是一板一眼的按照记录照本宣科的念,主要就是汇报在这次活动之中,全县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并谈了几点不足,在这基础之上,陈路遥书记希望县委县政府将这项工作当做一个日常性的工作来抓,以促进全县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

    对于陈路遥的这个汇报,可以说感兴趣的人并不是很多人,人们最感兴趣的,还是陈路遥汇报之后的事情。

    二十多分钟之后,陈路遥的官样文章就宣读完了。在陈路遥缓缓的合上文件的时候,杨军才就用目光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在他的目光之下,常委们虽然一个个都是一副认真聆听的模样,但是表现却各不相同。

    对其他人,杨军才不怎么注意,但是王子君的动作,却被他紧紧的看在眼中,看在一副认真记录模样的王子君,杨军才的心也不觉有点紧张和兴奋。

    “对于这次作风整顿工作的汇报,各位有什么意见要提没有?”杨军才虽然说得是各位,但是目光依旧盯着王子君。

    王子君轻轻地放下了笔,没有说话。而就在他放下笔的同时,就听肖子东道:“杨书记,我先抛砖引玉的说两句吧。”

    肖子东开口,那和王子君开口有什么两样?看来王子君是真的铁了心,要在这里给陈路遥一个好看了,看着已经做好了发言准备的肖子东,杨军才心中暗道。

    “那好,子东县长,你先说说。”

    “这次作风整顿活动,我觉得效果是显著的,全县干部的工作作风有了不小的改变,一些整天喜欢等靠要的干部,现在也都开始积极主动的开展工作了,那些推一推动一动的事情,在我们芦北县,也开始逐渐减少了……”

    肖子东的话虽然是在点评这次作风整顿,但是听着却有点歌功颂德的样子,不过让肖子东给陈路遥歌功颂德,打死杨军才也不相信,他看着淡淡的笑着,好似认真听肖子东讲话的王子君,心中暗道,这家伙真是从骨头缝儿里都蔫坏了,眼下肖子东将陈路遥捧得越高,恐怕就会摔得越狠,死得越惨哪。

    “我觉得这次活动是一次成功的集中活动,但是正如陈路遥书记所说,工作作风整顿,应该当成一个日常性的工作来抓,我觉得咱们的工作作风整顿活动也应该进行转段。”肖子东说了五分钟,然后用一句同意结束了自己的发言。

    肖子东的话语落了半分钟,杨军才都没有反应过来,可是在脑子里回荡的内容,却是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他感觉的都没有错,肖子东就是同意了陈路遥的转段报告,而且还没有提出什么原则性的攻击问题。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王子君变换了策略?心中念头闪动的杨军才,目光再次朝着自己对手那古井不波的脸看了过去。

    王子君依旧在悠然自得的喝茶,好似浑然不觉自己的人发表了一通本来就不应该发表的意见。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恐怕这里面真的有问题啊!杨军才心中正感慨着,就见韩明启已经道:“杨书记,我也说两句,作为宣传部长,虽然这作风整顿我们宣传部参与的不多,却也是感触颇深哪。在这次作风整顿活动中,咱们芦北县干部的工作作风那可是一个不小的转变啊,就连省报的记者,都对咱们芦北县的这项工作夸奖不已……”

    听着韩明启也在说两句之前给自己打招呼,杨军才恨得牙根儿都痒痒了,这些家伙装模作样的对自己看上去很是尊重,但是说的话全都没什么屁用!你韩明启对这项工作参与的不多,那铺天盖地的宣传报道是谁弄出来的?这不明摆着是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口是心非地变着法儿的糊弄老子么!

    “我觉得这项工作非常好,也应该转段成为日常性的,如果能够和舆论监督结合起来那就更好了。”韩明启说的时间比肖子东长了两分钟,但是意思却是换汤不换药,仍然是一样一样的。

    随着这两人的发言,就好似树起了一个旗帜鲜明的风向标一般,随着韩明启的发言完毕,左明方、杜自强、孙国良等人也纷纷开口,都赞同这次活动转段。

    没有开口的常委就只剩下杨军才,王子君和刘传法这三个人了,在静静的喝了几口茶水之后,杨军才的心中那不好的想法终于被证实了:王子君和陈路遥联手了,这个年头一出现在心头,就让杨军才觉得难受不已,这个陈路遥怎么半路又倒戈了?

    想想平时陈路遥私下里经常对自己抱怨,王子君最大的本事就是作秀,简直快要成了党内个体户了!凭着陈路遥对王子君的不满,今天常委会上的反应不应该是两人步调一致的工作理念哪,两个人又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走在一起呢。这之中,究竟又发生了什么瞒天过海的事情呢?

    想到王子君那冠冕堂皇的阳谋,再想想这陈路遥冷不丁的釜底抽薪,杨军才心里突然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这种深深的挫败感让他心里很是难受,不由得扪心自问,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