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三章 有利争相管理 无利推诿扯皮
    “杨书记,我觉得大家都同意转段,咱们就让这项工作转段成为日常工作吧。”王子君笑着看着杨军才,轻声的说道。

    “嗯,好,我也同意。”杨军才在王子君看过来的目光之下,没有丝毫的办法,这么多的常委同意,他总不能说凡事谋之从众、断之贵独,我强烈反对吧?

    此时,要说最为高兴的,就是陈路遥了。通过这次转段,他这一派的人,应该能够保全不少。在他以前的想法之中,他觉得这应该是自己在这次常委会最欣慰的事情了,但是随着这件事情的尘埃落定,他才猛然间发觉,自己最高兴的,反而是这次常委会大多数人对自己意见的支持。

    有多少年,没有这么多人齐心协力的支持自己了呢?陈路遥想着当年那种一呼百应的局面,自从这个人来到芦北县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嘴角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意。

    在侯天东离开之时,侯天东就有意介绍他向王子君靠拢,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他觉得自己和年轻的王县长不是一类人,志不同,自然是不相与谋的。

    因此,在杨军才到来之后,陈路遥毫不犹豫的贴了上去。在联合杨军才的同时,也在悄悄的壮大着自己的势力。可是自己处心积虑的策划的这一切,都随着王子君的作风整顿化成了泡影。

    在接受了王子君的提议之后,陈路遥也仔细的琢磨过王子君这么做的目的。这家伙不仅能力强,而且消息灵通,善于沟通,精于变通,上通天,下通地,倍儿精倍儿灵的,凭借着他怪招迭出的手段,那绝对能把自己的势力打得七零八落的,而要拉自己下马,虽然有些困难,但也不是做不到的。可是,这家伙偏偏没有这么做。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难道是王子君对自己心怀怜悯么?在这个念头升起之后,陈路遥就觉得自己有点好笑,自己还没有那样的魅力,更何况,王子君也不会如此的心软。

    这个困扰在他心头的问题,此时他终于有点想通了:王子君这是在和光同尘,在平和之中无声无息的完成他的目的。多年的官场生涯,让陈路遥觉得一个圆滑的人不可怕,一个正直刚毅的人也有方法对付,最难以琢磨的就是那外圆内方,为了一个强大的目标,可以在一些小节上妥协的人……想着想着,陈路遥的目光就落在了王子君的身上,他不由得又想到了如果王子君通过整风将自己硬推下去,那整个芦北县肯定会来一次大地震,最起码,在市委市政府领导那里,就不是一个好的表现,这也就给有程万寿和葛长礼支持的杨军才更大的空间。而自己以年龄大辞去副书记的职务,却完全可以被认为是县里一派和气的表现,是芦北县班子安定团结的体现。

    佛家有言:舍得舍得,不舍就可能得。就在陈路遥心里胡思乱想之时,就见王子君从自己的桌前拿起一份文件道:“杨书记,各位常委,我这里有一份政府办公会通过的提议,请各位常委研究一下。”

    王子君说话之间,就将手中的那份文件递给了杨军才,而坐在王子君不远处的肖子东,也将早就准备好的文件,发放到了每一个常委的手里。

    杨军才的脸上登时流露出了一丝的怒意,虽然没有明确规定谁提出提议必须经过他这个县委书记审核,但是一般情况下,常委们报请提议的时候,都应该事先和他这个班长通个气,商量一下,这虽然不是规定,但却是一个潜在的规则。

    “杨书记,这个关于组建行政服务大厅的决议,是政府办公会昨天研究通过的,本来想这两天和您研究一下然后再提交常委会的,但是没有想到这次常委会开得如此的急,我觉得这行政服务大厅早一天通过,就能够早一天服务咱们芦北县的经济,这一着急就拿过来了,还没顾得上跟您会前沟通呢。”

    王子君的这番解释,并不能抑制杨军才心中的不痛快,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作为县委书记,在这些小细节上,还真不能斤斤计较,又不是人家不尊重你,明明是时间来不及了嘛,要是过于较真儿,反倒显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了。因此,勉强笑着点点头,嘴里轻描淡写的说道:“只要能服务于全县经济发展的大局,这些都不是问题。”说完,就朝着那份文件看了过去。

    杨军才脸上勉强挤出来的笑容,自然躲不过王子君的眼神,他看得出杨军才的不痛快,但是,这次还真不是他有意不和杨军才事先通气的。正如他所说,这件事情的确是昨天的县长办公会上刚刚研究通过的。他自己心中没什么愧疚之意,杨军才爱怎么想,那也就是他的事情了,更何况,接下来的事情,会让杨军才更加的怒不可遏。

    杨军才开始看文件的时候,心中还是充满了无法平息的愤怒之意,但是,随着这份关于组建行政服务大厅的提议在他的脑子里不断地闪动,他的心思也被这份提议给吸引了过去,这份提议虽然看上去很是简单,但是好处却是显而易见的。

    对于行政机关办事效率低下,有利益争相管理,无利益推诿扯皮的弊端,杨军才不是不知道,但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而王子君拿出来的这份提议,就算是杨军才也不得不承认很是有利于解决这个问题。

    “这个提议好,能不能彻底解决老百姓办事难的问题,还要看实际运行效果,但是至少,可以大大提高一下行政办事效率,为我们芦北县的经济发展保驾护航。”左明方早一步看完了这份提议,不等杨军才开口,就爽朗的说道。

    作为老纪检干部,左明方自然明白其中审批环节的不少猫腻,有的审批甚至于一年都办不完,不是有什么条件不合格,就是因为办事人员故意拖延时间,有时候甚至盖一个章,都需要一二十天。

    而现在将全县的审批部门全都集中在一个地方办理,有县政府统一管理,就不会出现什么拿印章的人不在的借口了。光解决这一个借口,就不知道能够给人节省多少的时间,更何况,这之中还有其他的提议呢。

    左明方说完,陈路遥也点头道:“我觉得这个方案很好,如果操作的好,不但能够提高我们的行政效率,更能够成为作风转变的一个亮点,一个让全市甚至于全省都为之关注的亮点。”

    有了两个副书记的开头,其他常委大多也都侃侃而谈,说这个提议的好处。杨军才听着这些议论,心中充满了嫉妒,这王子君的脑袋瓜真不知道怎么长的,连这样的提议,他也想得出来。

    尽管内心里的嫉妒之火烧得旺旺的,但是杨军才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他心里也清楚这项决策推陈出新,在干部作风建设上还真是个可以出亮点的好事情。只要操作得当,运行成功,再加上宣传得力的话,不难成为一个展现芦北县的标杆。作为芦北县委书记,他虽然不是第一个提议者,但是只要他在这个位置上,那他这个掌舵者的功劳就是谁也无法代替的。

    “这件事情,我觉得我们应该尽快推行,王县长,既然政府已经出台了这个方案,那就尽快实施吧,涉及到人的事情,你尽管和陈书记协调,我在这里表个态:只要是涉及到行政服务大厅的问题,县委全部支持。”杨军才说的慷慨激昂,犹如一个让人相信的坚强后盾。

    王子君笑着点头,虽然是对手,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杨军才比初次来芦北县的时候进步多了,看来,人只有经过磨练,才能够越加的成熟。

    提议没有丝毫争议的通过了,虽然还有一些细节之类的问题被提出来,但是这已经无关大局。而因为这次提议的通过,杨军才就感到王子君的影响,好似又增强了几分。

    对于这种感觉,杨军才心里很不喜欢,但是事实在这儿明摆着,他也是无可奈何。看着会议室里的常委们一个个向王子君投去敬佩的目光,杨军才心里就像爬满了一堆蠕动的小虫子似的,掐又掐不住,挠又挠不出,心乱如麻,难受不堪。恼火之下,杨军才就有点想要结束这次常委会。

    “杨书记,王县长,我还有个关于自己的提议,需要向常委会汇报一下。”陈路遥好像看出了杨军才的不耐烦一般,不等杨军才开口,就断然开口道。

    陈路遥已经开了口,谁也不好说什么,一道道的目光,都朝着陈路遥看了过去。

    “我这些天,身体一直不舒服,时间一长就头晕眼花,现在咱们县正处在高速发展的时候,尽管我有心想为咱们芦北县的发展再站好最后一班岗,但是岁月不饶人哪,我的精力有点跟不上了。如果在这个位置上继续呆着,恐怕我不但不能服好务,还有可能拉倒车,因此,我准备向市委申请调到一个担子轻些的位置上去,发挥一下余热。”

    陈路遥的声音不高,但是却好似一声惊雷,一下子在常委会上炸响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