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五章 合纵连横四方动
    杨军才拿电话的手都有些颤抖了,尽管他仍然对齐正鸿插手肖子东的事情心里有气,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人对于政治之上的掌控力。作为一个常务副省长,齐正鸿更不是喜欢虚言之人。

    能够将王子君等人的咄咄逼人之势变成好事,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了。在稍微沉吟了瞬间之后,杨军才就很是恭敬的说道:“还请齐叔叔指点。”

    齐正鸿对于此事,也显出了不小的兴趣,他呵呵一笑道:“军才,你主要是顾忌那个王县长再将手伸到人事问题之上,但是你却没有想过,这个政工副书记还是落在自己手中掌握的比较好。”

    “自己掌握比较好。”听着齐正鸿的话,杨军才的心有点颤抖,他没有开口,依旧静静地等着。

    “那个王县长之所以能够和陈路遥达成协议,无外乎奇正结合,让陈路遥不得不按照他安排的路,而在这条路之中,陈路遥虽然有损失,但是却能够安安稳稳的退下去,而他则能够得到组织部长这个位置,至于损失最大,就应该是你。”齐正鸿果然不愧是久经考验,虽然远在山垣市,但是瞬间功夫,就对整件事情分析了一个七七八八。

    杨军才点头称是,这么以来,最大的失败者就是他,电话那头,齐正鸿的声音接着传来:“军才,目前对于王子君来说最为稳妥的做法,就是将陈路遥拉到他那边去,而不是逼迫陈路遥下台,进而抢夺组织部长的位置。以我看那王子君,也是一个精明透顶的家伙,这么明显的事情,他不可能看不出来,而现在他选择让陈路遥离开,亲自插手人事权力,自己推一个组织部长上去,不外乎两个原因。”

    “一个就是那位陈书记确实不受人信任,王子君生怕这家伙在咱们这里风大的时候再反复。另外一个就是他上头有人,已经给过他承诺,只要他能够让陈路遥让位,就能够让整件事情顺着他的安排走。在安易市,有这种权势和信心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郑东方,而我听说,郑东方和王子君的关系很是不错。”

    齐正鸿的话语,就好似一声声钟鸣,让杨军才彻底的清醒了过来,此时的他,终于将所有的事情都捋出了一个脉络。而近期发生的一件件事情,更是在这个脉络之下,被他联系了起来。

    工作作风整顿,扩大对外宣传,陈路遥的辞职等等,这都是王子君在背后推动,而王子君推动这件事情的目的,就是要从人事权之中在分出一份去。

    现在在人事之上,杨军才自己就有点举步维艰的感觉。而一旦让王子君插手到组织部长的任命之中,那自己在芦北县可以说就是真正的被架空了。

    王子君下的好大的一盘棋,心中感慨之间,杨军才更是觉得此时心中有点慌乱,郑东方作为市委的一把手,此时要是任命一个县里的组织部长,还真是没有人能够别得过他,程万寿不行,葛长礼更不行。

    一时间,杨军才竟然陡然生出了很多的无力感,这种无力感,不但是郑东方的压力,更因为那个对手几乎完美的推动。

    “齐叔叔,我该怎么办?”仓促之间,杨军才有点慌张的朝着电话之中道。

    三言两语道出这其中的玄妙,对于齐正鸿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对于他来说,这种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大的场面,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种分析竟然给他生出了一种爽利至极的感觉。

    依照齐正鸿的感觉,自己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觉,当然不是因为自己这位上司的儿子,更不时因为郑东方,虽然这个人以后将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强敌,但是这一次却不是因为他。

    王子君,心中想着那个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的年轻副县长,齐正鸿的手掌不觉得握了握。

    感觉出自己异样的齐正鸿,不自觉的笑了笑,心说自己竟然拿一个不入流的小辈当成对手,还真是有点小家子气。不过自嘲归自嘲,这种破坏了他布局的想法,却是让他从心中升起了无尽的欣喜。

    可是杨军才的话,却让他有点像吃了苍蝇一般的难受,心中暗道老领导这个儿子平时的时候倒也不错,怎么现在变成了这个鳖样,真是虎父犬子啊!

    心中虽然感慨,但是齐正鸿还是耐着性子道:“这件事情,咱们要是不知道,自然也就阻拦不了郑东方,但是现在郑东方没有表态,咱们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利用的,这样,你到省城来一趟,我让老程约一下李逸风。”

    让程万寿约李逸风这个市长,这里面的道道杨军才知道,如果李逸风在加进来,就算是郑东方再强势,面对程万寿、李逸风和葛长礼等人组成的联盟,也要斟酌一二。

    “好的,齐叔叔,我这就过去。”杨军才的脸上,喜色已经有点掩饰不住。

    “嗯,来到山垣市再给我打电话。”齐正鸿交代了一声,就接着道:“你那里有没有可用的人,这一次咱们就争一争这个县委副书记,让那小子偷鸡不成蚀把米。”

    听着齐正鸿愉快的声音,杨军才的心越加的平静,不过他的心中,却是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丝良好的感觉,老爹说齐正鸿这家伙有点傲,看来还是有点以偏概全了,要是真的傲的话,这位齐叔叔怎么会因为替自己做点击事情,而感到这么高兴呢?

    杨书记的自我感觉很是良好,不过要是他知道齐正鸿之所以会如此的亲力亲为只是为了给那个人争一口气,要将失去的面子找回来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这种感觉。

    可用的人,杨军才的目光闪动,就落在了刘传法的身上。刘传法对于电话的内容听的七七八八,大概也能够猜出一些什么,知道机会难得的他,在杨军才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就将胸脯一挺,头一扬,用很是实际的行动向杨书记表示自己就是那可用之人。

    刘传法的表现,并没有浪费感情,他来到芦北县虽然没有太大的作为,仗着帮助杨军才做事,更是没少得罪县里面的头头脑脑,但是在杨军才的眼中,这却是一个可用之才,此时听到齐正鸿问,当下就赶忙道:“县委办公室主任刘传法同志精明干练,政治觉悟也强,是一个好苗子。”

    齐正鸿听弦歌而闻雅意,县委办公室主任一般都是县委书记的心腹,这刘传法既然是杨军才的心腹,他自然也不会拨了杨军才的面子,于是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传法,好消息啊,齐省长已经答应帮咱们解决这件事,你下去准备一下,咱们这就去山垣市。”杨军才大手一挥,充满了信心的朝着刘传法说道。

    刘传法此时也很是兴奋,县委副书记,而且还是抓组织的副书记,想想都让人兴奋。心中想着等自己成为了政工副书记之后要怎么收拾县委办那几个和自己阳奉阴违的副主任之时,更是一阵的舒畅。

    “好的杨书记,我这就去准备,这一次由齐省长出手,咱们就有好戏看了,就是不知道那王子君发现了他端起石头砸的是自己的脚,会有什么感想。”刘传法说的声音故意有一些夸张,让杨军才不由得就是一阵的哈哈大笑。

    就在县委的领导为陈路遥的辞职而各展神通的时候,芦北县行政服务大厅在一阵鞭炮之中成立了,作为县政府的一把手,王子君在常务副县长肖子东等人的陪同之下,亲自为行政服务大厅揭牌。

    在揭牌仪式之上,王子君要求行政服务大厅的工作人员要立足本身工作,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要求自己,热情服务,严格审批,为芦北县经济的发展服好务,护好航。

    行政服务大厅从批准到揭牌,只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而这主要时间还是用在对场所的选定和装修之上。对于王县长提出的这个服务大厅,涉及的各局委都是热心支持,作为各局委一把手的人都知道,这是王县长提出来的项目,自然也就是王县长的政绩,怎不尽力巴结。

    对这行政服务大厅主持最为有力的,当属粮食局,虽然它们没有什么审批项目,但是他们那位局长却是主动找到王子君,要将局里面闲置的一栋三层办公楼的借给行政服务大厅使用。

    在揭牌之后,王子君就参观了这个行政服务大厅,此时的服务大厅看上去很是简洁,并不如后世那般气派堂皇,每一个局委也就是一张桌子,上面一个牌子写着局委的名字和办理的事项。

    不过这简洁的大厅,却是让王子君很是舒服,在他看来,一个好的行政服务大厅,不在乎他有多么气派,而在于他是不是能够做到服务于民。

    就在王子君走马观花的看着一个个窗口的时候,一道靓丽的身影陡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就见在一张写着公安局的长桌之上,一身警服的杜小程,正嘟着嘴坐在那里,好似谁欠他多少钱一般。

    看着满是情绪的杜小程,王子君的心中就是一乐,没事的时候逗弄一下这位可爱的警花,已经不觉成为了王子君的恶趣味之一。虽然知道这个趣味并不怎么好,但是作为为数不多的爱好,王县长并不准备改掉。

    “小同志,你这里主要是审批什么啊?”王子君笑吟吟看着杜小程,轻声的问道。

    杜小程对于芦北县来说,那也是一个名人,毕竟漂亮的女警就不多,而加上老爹是住抓政法的副书记,就更是只有杜小程一份。在公安局之中,她可是一个被局领导捧在手中怕掉下来的人物。此时的杜小程,心中正生气呢,本来她在刑警队干得好好的,却没有想到会被调到这行政服务大厅来。对于其他民警来说,这也许就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情,但是对于杜小程来说,却是别扭的紧。

    从小就有点英雄情结的杜小程,喜欢在警队之中的生活,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干文职。不过可惜,在接到调令之后,那些一直都对她言听计从的领导们,就好似铁了心一般,不是见了她绕着走,就是一口拒绝她的提议。而对她最好的局长连江河,更是不知道消失在了那里,她堵了几次门,都没有见到。

    无可奈何的杜小程,满是怨气的坐在办公桌之前,正想着回家怎么收拾自己的老爹。杜小程并不傻,在将这几天的情况分析了一下之后,也就明白了事情出在那里。

    “一定要回警队,不然就给他好看。”正攥着拳头下决心的杜小程,陡然就听到有人和自己说话,一抬头,就见一张笑脸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看着这张熟悉的脸,杜小程的心不觉就是一颤,不过随即,她想到了这张脸代表的权势。

    “你说什么”不知道王子君究竟问了什么的杜小程,说话很是没有经过大脑的道。不过在问出了这句话之后,杜小程的脸色登时就试一变,因为这个时候她才发现,此时看向她的,并不只是这一张脸的主人。

    连江河在看着她,肖子东在看着他,还有很多簇拥在这个家伙身旁的干部,都在看着她。虽然她自己这一次说话说错了,但是这些人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毕竟他们都知道她乃是杜自强的女儿。

    “小同志啊,工作要一心一意才能够干好,你看看你,这才刚刚上班就在这里三心二意,这可不好啊!”王子君抓住了杜小程的痛脚,很是不给面子的说道。

    杜小程撇了撇嘴,心中一阵的怒气上涌,竟然被这个家伙给小视了,虽然此时他很是想说一些豪言壮语,但是面对新同事们投来的异样目光,她还是低下了头。

    “行政服务大厅,代表的是各单位和政府的形象,群众办事,找的就是咱们服务大厅,这就要求我们服务大厅的工作人员,要以更高的热情,更好的服务来完成党和政府交给我们的任务,充分体现执政为民的理念。”

    一阵阵的掌声,在王子君的话语落地之后响起,虽然这之中有很多是起哄,但是更多的却是为王县长这番话所折服。跟在王子君身后的电视台记者,更是运笔如飞,飞快的记着王子君所说的话语,很是有新闻敏锐性的年轻记者,觉得如果能够将县长的讲话整理出来的话,就会是一篇很是不错的新闻稿件。

    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成为这个家伙唱高调的垫脚石,杜小程狠狠地握了握手掌,那本来急于调走的心思,更是一下子就淡了下来,她要让这个家伙看一看,她杜小程并不如他说的那般不堪。

    在杜小程低头之时,王子君就觉得自己得罪了这位贤侄女,不过此时在这么多人的拥护之下,他也只能满是笑容的鼓励几句,就在人的簇拥之下离开了杜小程所在的办公桌。

    给行政服务大厅揭牌以后,王子君就驱车去了经济开发区,作为王子君亲自主导的重点工程,芦北县经济开发区现在也在茁壮成长。虽然在利税方面还没有明显的增长,但是在扩大就业方面,却是成绩显著,光这之我的书记人生:

    “嘟嘟嘟”

    清脆的电话铃声响起,紧跟着王子君的孙贺州看了一看来电号码,就赶忙将电话递到了王子君的手中。王子君看了一眼号码,是郑东方秘书办公室的,当下赶忙接了过来。

    “王县长您好,我是章德龙。”电话接通的瞬间,从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章德龙满是笑意的声音。作为郑东方的新秘书,章德龙在很多方面表现的就很是谦逊。

    领导的秘书不能小视,王子君在和接触郑东方的同时,也和章德龙搞得关系不错,此时听到章德龙的声音,就笑吟吟的道:“首长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好事要管找我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人们开始将领导的秘书称为二号首长,王子君和章德龙这么说,也就是表现两人的亲近。不过对于王子君的这个称呼,章德龙可是不敢接受,在王子君和自己老板的交往之中,章德龙可是很清楚王子君在自己老板心中的地位。

    “王县长您就不要开我玩笑了,要说首长,您才是我的首长,是这样的,等一下要开常委会,听郑书记说,就要研究那件事情,恭喜领导您了。”章德龙说了几句之后,就将电话挂了。

    王子君合上电话,心中有了一丝亢奋,毕竟运作了一段时间的事情,就要变成现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