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六章 人的命天注定 胡思乱想没有用
    安易市的小会议室比芦北县不知道要气派多少,此时安易市在家的市委常委都聚集在小会议室里,吞云吐雾之下,袅袅的青色烟气,将整个会议室遮挡的烟雾蒙蒙。

    作为一把手的书记郑东方坐在会议桌的正中,他手中的烟此时已经烧了一半,手指轻轻地弹动之间,烟灰就柔顺的落在了眼前的烟灰缸里。

    会议开了一个多小时了,几项议程都按照郑东方心中的打算予以通过。自己的意志能够在常委会上得以实现,这就是郑东方掌控安易市的体现。

    “郑书记、李市长,前两天芦北县委副书记陈路遥同志向市委组织部提出要因身体原因要辞去现任职务,因为事关一县的大局稳定,特报请常委会看是不是能够通过。”葛长礼说话之间,就将那封陈路遥的辞职信拿了出来。

    对于这件事情,郑东方心中一清二楚,而且还就此事让市委秘书长卢新良和葛长礼专门沟通过,此时见葛长礼提出,他也只是暗暗点了点头。对于这件事情,他还真是没有怎么放在心中,毕竟才是一个县的副书记,和刚才商议的事情相比,根本就算不了什么的。

    其他大事尚且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志顺利通过,更何况是这件小事呢。郑东方听了葛长礼的汇报之后,就笑着道:“不贪恋权位,能够认清形势,陈路遥这个同志能够一切以工作为重,我觉得这就很好么。”

    一般作为一把手的书记,郑东方不喜欢直截了当的把自己的意思说出来,他要讲的话,都是跟他比较紧的常委提出来,这样既能够体现他的权威,更能够贯彻他的意志。

    而现在他这番话,几乎就等于已经给这件事情下结论了。在他开口以后,市委秘书长卢新良轻笑一声道:“陈路遥还不到五十五岁,现在退下来太早,既然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不能胜任芦北县的副书记,不如就给他安排个清闲的职位,这样也显得我们市委对于这种工作了多年的老同志的照顾。”

    在安易市委,谁都知道卢新良是郑东方的左膀右臂,两人一唱一和,其他常委也就知道在这件事情之上,郑东方可以说是已经定了调子,因此,一个个也不再吭声。

    果然,郑东方就趁着卢新良的话语,朝着葛长礼道:“葛部长,市里还有什么空缺的职位?咱们斟酌斟酌。”

    葛长礼笑着道:“郑书记,现在市爱卫办还差一个副主任,那里工作量不大,又是正县级的职位,对于陈路遥同志来说,很是适合。”

    三言两语之间,就确定了陈路遥的去向,这让郑东方的心越加的轻松了起来。在他看来,在芦北县安排一个副书记,对于他这个副部级的市委书记来说,根本就不算是什么难题。

    “陈路遥辞了职,芦北县就差一个副书记,今天咱们不如就将芦北县的班子配齐吧,芦北县新近才并入咱们安易市,在用人的方面,我觉得咱们一定要慎之又慎,在近段时间之内,在提拔任用这些方面,最好还是从芦北县当地的干部之中选拔一个,既熟悉当地工作,又不至于伤害了同志们的积极性。”郑东方作为书记,他掌握的就是大方向,在确定了这个方向之后,他就朝着葛长礼道:“葛部长,芦北县班子里有谁比较适合接任路遥同志的职位?”

    因为事先已经和葛长礼交了底儿,所以郑东方胸有成竹,可是在他问出话之后,却见葛长礼正了正神色道:“郑书记,李市长,芦北县的干部后备队伍还是很不错的,要说能够胜任这个职务的同志也不少,不过依我看,芦北县委办公室主任刘传法同志最为适合,该同志不但具有很强的政治责任感,更有让人赞服的工作能力,虽然去芦北县的时间也就是几个月,但是在干部群众之中的口碑和威信都很高,接任县委副书记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郑东方在葛长礼说到刘传法的时候,脸色就是一变。虽然他知道葛长礼和程万寿走得比较近,但是一般情况下,在人事任命的问题上,葛长礼都是以他的意志为中心。而这一次,一个小小的县委副书记,在自己事先跟他打过招呼的情况下,居然在常委会公然跟他这个一把手唱反调了!

    看着侃侃而谈的葛长礼,郑东方的神色就严峻了起来,一双眼眸,更是紧紧的盯着葛长礼,他知道定好的事情半路出了岔子,这绝对不是葛长礼一个人做出来的,葛长礼的身后,站的是程万寿。看来,这两个人是该敲打敲打的时候了!心中念头闪动之间,郑东方就打定了主意。

    果然不出郑东方的所料,葛长礼在讲完之后,程万寿就接着开口道:“刘传法是个好同志,这个同志我了解,不论是从能力上还是从威望上,胜任芦北县副书记是绰绰有余。”

    程万寿的话虽然不多,但是在话语之中,却是充分表明了对刘传法的鼎力支持。

    郑东方静静地看着两个人一唱一和,程万寿的意见说完之后,就准备开口,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坐在他旁边的李逸风陡然开口道:“刘传法这个同志不错,在齐省长来芦北县调研之时,接待工作做得十分出色,还受到了齐省长的点名夸奖呢,让这种有能力的同志接任芦北县委副书记,我觉得是名至实归,不错,不错。”

    如果只有程万寿和葛长礼两人唱反调,郑东方还不会怎么放在眼中,但是此时,没想到李逸风也跳出来了,他就不能不予以重视,李逸风是市长,是安易市的二把手,现在他跟程万寿、葛长礼联合起来,那就有了挑战郑东方这个一把手的能力。

    作为市长,李逸风并不是一个人,他的身边,同样聚集着几个常委,如果自己反驳了李逸风的意见,整个常委会就会剑拔弩张起来,自己在常委会之中长时间营造的一言定乾坤的威严,就要受到挑战。

    常委之间投票决定输赢,这对于一个掌控大局的书记来说就是一个失败,而一旦这种失败明显化的话,对于他郑东方掌控安易市大局将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现在双方还没有撕破脸,郑东方沉吟了起来,一战的勇气他并不缺乏,但是他觉得就为了一个小小的县委副书记闹将起来,实在是有点小题大做,没有必要的。

    心中念头闪动的郑东方,手指轻轻地弹动着桌子,在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他的时候,这才轻声的说道:“既然大家都推举刘传法同志,那就让组织部考察一下吧。”

    市委常委会又讨论了两个事情之后,就散会了,后面的两个事情,依旧是按照郑东方的心思通过的,仿佛一切都和以往一般没有丝毫的波澜,但是敏锐的常委们还是发现了一些猫腻,只不过,大家彼此都是心照不宣,谁也不会傻不啦叽的把这种反常说出去罢了。

    市委常委会的消息,王子君是从郑东方的电话里知道的,虽然郑东方在电话那头说的很是含糊,但是王子君却知道,在这件事情之中,郑东方算是失败了。

    山高九仞,功亏一篑,在郑东方挂上电话的瞬间,王子君的心中升起了这个念头。自己费尽心思的将陈路遥弄走,最终却是给了杨军才一个机会,让他把刘传法给推了上去,虽然郑东方说来日方长,但是刘传法的上任,却等于硬生生的甩给自己了一个巴掌。

    坐在办公室里,王子君静静地吸着烟,虽然刘传法成为县委副书记影响要比陈路遥差,但是对于他声望的打击却是不小。难得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刘传法上去么?

    市委常委会的消息,传播的特别快,特别是在有心人的推动之下,更是瞬间传遍了整个县委大院。一些闲来无事喜欢嚼舌头的人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人听了就恶心。

    不知道是哪个缺德冒烟儿的家伙,居然编了个幸灾乐祸的顺口溜,说什么王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这顺口溜就像一股风,只要一见人缝儿,就不可遏制的钻进去,在整个县委大院里传得沸沸扬扬。

    “王县长,县委大院的风气也该整整了,尤其是那些嚼舌头的家伙,当面不说,背后乱说,唯恐天下不乱,更得狠狠的给他们一个教训!”肖子东在来到王子君办公室之后,气呼呼的说道。对于整件事情,此时肖子东心中已经是清清楚楚,他知道事已至此,王县长再怎么足智多谋,也是无力回天了,想要翻过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一听县委大院里乱嚼舌头,就弄得心烦意乱。

    王子君扔了一支烟给肖子东,自己也点上火道:“这种事情,你就算是整顿有什么用处,嘴长在别人的脸上,让这些闲着无聊的小猫小狗叫去吧。”

    肖子东来到王子君的办公室,本来就存着开解一下王子君的心思,此时看到王子君若无其事,平静得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心里放心不少。

    “王县长您说得对,这一次,咱们虽然让刘传法捡了个便宜,但是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仔细算起来,咱们还是有些好处的,毕竟孙国良以后不可能和那边再靠得那么近了。”肖子东吸着烟,满是笑容的道。

    王子君清楚肖子东的心思,也就顺着他说。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陈路遥已经笑眯眯的走了进来。此时的陈路遥,就好似根本就不知道整件事情已经失败了一般,来到王子君办公室之后也不谈这件事情,只是笑嘻嘻的说着家长里短。

    陈路遥不说,王子君也不说,但是他们彼此之间,却是都明白对方的意思。陈路遥是让王子君安心,表示这没有什么,而王子君的沉默却是表示自己明白。

    就在三人闲扯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王子君办公室的门轻轻地被敲开了,这一次走进来的,却是刘传法。从来到芦北县之后,刘传法来王子君的办公室不到三次。

    “哈哈哈,王县长,陈书记您也在啊。”刘传法一进门,满脸都是笑容,很是热情的朝着王子君和陈路遥两人打招呼。

    王子君就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笑着和刘传法打了一个招呼,并让跟着刘传法走进来的孙贺州给刘传法倒了一杯茶。

    刘传法很是舒服的往沙发上一躺道:“还是王县长这里舒服,这沙发就是软和。陈书记,在这里我要恭喜您了,到了市里,可不要忘掉小弟我啊。”

    陈路遥知道刘传法的意思,对于刘传法的得意,他虽然觉得有点看不惯,但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再和刘传法计较什么,嘿嘿一笑道:“刘主任,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咱们共事的感情,岂是说忘就忘的?到了安易市尽管找我,只是我回到咱芦北县,刘主任你不记得我这个老哥啊!”

    “怎么会呢?”刘传法呷了一口茶,又将喝到口里的茶叶用力的吐在痰盂之中,这才嘿嘿笑道:“要说这一次啊,我最应该感谢的人除了杨书记之外,还应该感谢王县长和陈书记,要不是你们两位对我的大力栽培,我刘传法哪里会有今天哟,特别是王县长,不论如何,我都要好好谢谢您的!”

    刘传法说道谢谢,嘴笑的特别的灿烂,但是那上挑的嘴角,却带着一丝丝的讥讽之意。

    刘传法这是得了便宜来卖乖,对于他这种小心思,在座的谁不清楚呢?肖子东斜眼看了刘传法一眼,冷笑一声道:“谢什么谢,只不过是一个肉包子打偏了而已。”

    肖子东和刘传法本来就不和,此时说话也不客气,虽然说得含蓄,却也是明确无误的告诉刘传法,我就是在骂你。

    对于肖子东骂自己,刘传法当然听懂了,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这句话谁不知道呢?现在肖子东说只不过是肉包子打偏了,这不是指桑骂槐,说自己就是条狗么?心中虽然气愤不过,但是刘传法却不能反驳,跟肖子东较真的话,那不是自己主动将这讽刺的话给接过来了么?

    “哈哈哈,有福不用忙,没福瞎慌慌。有时候啊,这人的运气要是来了,就是火车,那也是挡不住的。想那三国之时,刘备不就是让那个拥有妙计安天下的人赔了夫人又折兵么,对了,那个人好像叫王…王…不对是周瑜周郎。”刘传法一边装出绞尽脑汁的样子,一边恍然大悟着说道。

    对于县委大院之中嚼舌头的事情,王子君等人都知道,此时刘传法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可不就是为了讽刺一下王子君么?

    王子君看着刘传法,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而肖子东和陈路遥,一个是脸色铁青,一个是怒气冲冲,王子君并没有接口,那淡淡的模样,就仿佛刘传法小人得志之后的这副嘴脸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一般。

    “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没有用。这话说得不错啊。王县长,陈书记,我那边还有点事需要给杨书记汇报一下,就不陪各位说话了。等哪天各位有空了,尽管给我打电话,我会好好安排一顿,谢谢你们两个大恩人。”刘传法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很是潇洒的学着古人抱了抱拳。

    “好的,有空我给你打电话。”对于刘传法的得意,王子君好似根本就没有听出来里面隐含的东西一般,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挥手送刘传法走。刘传法此次来王子君的办公室,主要是想要看一看王子君气色败坏的模样,此时看到王子君漫不经心的模样,就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心里不由得大失所望,这家伙怎么就没有反应呢?

    “王县长,你这茶叶有点苦,等一会儿我让县委办来人给您送两桶好茶,您是县长,代表的是咱们芦北县的门面,政府办也不知道怎么办的事,真是没眼色!”

    骂骂咧咧之间,刘传法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在刘传法走出办公室之后,肖子东就冲着门口呸了一声道:“小人一个,得意什么。”

    “子东县长,对于这种人,不值当生那么大的气,气大可是要伤身的。”王子君轻轻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就朝着陈路遥道:“陈书记,虽然咱们两个斗斗闹闹,但是我对你的工作能力,还是十分肯定的,现在看着这种人接替你的位置,真是让人觉得不舒服。”

    陈路遥的眼中精光一闪,不过瞬间功夫,他就低下头道:“上面常委会已经通过了,就剩下考察了,唉,想到考察的时候咱们还要言不由衷的给这家伙脸上涂脂抹粉的说好话,心里真跟吃了苍蝇似的,不舒服啊!”

    陈路遥在说到考察的时候,语气特别加重了几分,好似这考察两个字之中,隐含着无穷的力量一般。

    王子君和陈路遥的眼眸,在半空之中碰撞在了一起,而后两人轻轻地笑了一笑。就听陈路遥接着道:“不过,这种事情上面要是追究下来的话,可有点不好办啊!”

    “天塌下来,自然就个高儿的顶着,在芦北县,咱们两个的个头,可不高啊!”王子君看着陈路遥的眼眸,轻轻的说道。

    肖子东听着两人的对话,仿佛也反应了过来,他看看王子君,又看看陈路遥,心中有点明白两人的意思。以往他对于王子君很是服气,但是对于陈路遥,却不怎么放在眼中,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感到陈路遥这家伙也比自己来得高明。

    陈路遥沉吟了瞬间,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笑的很是酣畅淋漓,到最后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王县长,您说得有道理,天塌下来,就应该让个高儿的顶着,您的个头还真是不够高啊!”

    “我的个头儿不行,再说了,我也不主要做这个不是。”王子君一本正经的给陈路遥添了杯水,接着道:“要想保持芦北县的长治久安,孙部长就应该走向更为紧要的位置。”

    最近这段时间,刘传法无疑是很兴奋的。县里主抓政工副书记的位置就要落在他的头上,这怎不让他喜出望外呢?从县里排名最后的常委到堂堂正正的三把手,这之中的跨越之大可想而知。

    虽然还没有走组织考察这道程序,但是刘传法已经享受到了政工副书记的待遇,别的不说,就是县委办之中那几个像泥鳅一般滑头的副主任,都已经开始向他示好了,而财务室的那个半老徐娘的副科长,更是见了他不经意的对他抛媚眼儿呢。

    虽然对于这种风情万种暗送秋波的感觉很是享受,但是刘传法主任那可是堂堂正正的汉子,是一个有品位的人,就算自己要找,也得找那种初谙风情的小丫头,像这种半老徐娘的老家伙,那可是不对他刘副书记的口味的。

    想到小姑娘,他的心思就转到了县委办打印室那个叫小茹的打字员身上,每每想到那丫头像蓓蕾初放般的胸部,他的心中就像塞了一把火。只不过那丫头以前对于自己不假辞色,让刘主任很是有些恼怒。

    不过,现在好了,只要自己坐稳了这副书记的位置,将全县的人事权力抓在手中,一个副科级下去,不怕那丫头不老老实实的给自己叠被铺床。到那个时候,自己也就该用手实地丈量一下,关于那丫头的三围,自己以前的揣测是不是正确了。

    俗话说得好,有些人运气来了,那喝口凉水都是甜的。正当刘传法心里想着那丫头的时候,那越来越有味道的小美人儿,居然袅袅娜娜的来到了他的身前。

    “刘主任,这是印好的测评表,赵科长让我给您送来。”小茹清脆的声音,就好似百灵鸟一般在刘传法的耳边响起。

    刘传法轻咳了一声,这才将自己那稍微有些淫秽的目光从人家小姑娘的胸前收了回来,不过此时,他却是毫不犹豫的肯定了一下自己的揣测:这小姑娘的黄金分割线也很不错。装出一脸严肃的样子看了看手中的表格,特别是看着表格之上自己的名字,刘传法的心不由的更加兴奋的起来。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喜欢看三国的刘主任,很是喜欢这两句话,现在他手中的表格和那眼前的美人,不就正好应了这两句话么?只不过,这两样东西,眼下只是唾手可得,目前还没有得手呢。

    没有得手的东西,那才是最有诱惑力的。想到不知道哪位先贤说的这句话,刘主任深以为然。他轻轻地将表格一放道:“小茹啊,你辛苦了,我来县委办这段时间啊,觉得就你这个小同志最忙了,好好干,我很看好你哦!”

    看着和自己说了两句就漫步离开自己办公室的小茹,刘传法陡然觉得这个小女子走路像风摆荷叶一般,说话的声音都是甜丝丝的。还有那牛仔裤里包裹着的挺翘的臀部,更是吸引人。在小茹掀开帘子要走人的瞬间,刘传法突然觉得自己的下面竟然来了反应。

    多长时间了,自己白日里都不曾有了这种本能的生理反应?这要是让家里的黄脸婆知道了,还不得高兴死啊?慢慢享受着那种鼓鼓涨涨感觉的刘传法,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三分钟之后,刘传法洗了洗手之后,就拿起打印好的表格朝着杨军才的办公室走了过去。现在的他,跟着杨书记更紧了,如果不是晚上两个男人睡在一起容易让别人误会的话,刘传法恨不得晚上就睡在杨书记的床边,无微不至地去贴身侍侯着!

    “杨书记,样表打印出来了,您先把把关,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改动的。”小心翼翼的来到杨军才的办公室,刘传法恭敬的将手中的文件朝着杨军才一递道。

    杨军才接过表格迅速的扫了两眼,就见这表格倒也简单,只是写了一个说明,以及优秀、合格和不合格。不过当他的手掌抚摸了一下手中纸张的时候,却感到这纸张特别的厚实光滑。

    这家伙,对自己的事情还真是舍得下本啊,一次性的东西,竟然用了这种电脑才用的打印纸。不过对这种小细节的事情,杨军才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他呵呵一笑道:“就这么着吧,这次程书记和葛部长对于你的任命十分重视,专门派常务副部长董国庆同志负责这次考察,你也是组织部下来的,这次招待工作,可千万不能捅出来什么篓子。”

    对于杨军才的叮嘱,其实刘传法早就有了准备,不过此时,听了杨书记吩咐,他仍然将自己的头点的好像鸡啄米似的道:“杨书记您放心,我一定将招待工作做好。董部长这个人最喜欢喝王八汤,我让甲鱼村多准备了几个。”

    杨军才听到王八汤这几个字,眉头就是一皱,不过随即,就笑吟吟的道:“你安排就是了,对了,今天你打电话给所有的常委,让他们准时九点在县委大门口迎接。”

    迎接每一级的领导,都有不成文的规定,如果来的是政府和党委的一把手,那就应该在县界迎接,而来的如果是常委和政府的副职,一般都是在县政府的外面迎接,而像这位董国庆部长,却根本就够不到在外面迎接的条件。

    不过,越是这样超规格的迎接,越是让这些职位一般的官员心中欢喜。杨军才这么安排,那就充分说明了对这件事情的重视。

    在和杨军才聊了几句之后,刘传法就走出了杨军才的办公室,在想着回去之后让谁一个个通知的时候,就看到孙贺州从王子君办公室的门口走了出来。

    “贺州啊,王县长在不在?”刘传法眼睛俯视了一眼孙贺州,大大咧咧地问道。

    孙贺州对于刘传法虽然心中不对劲,但是表面上却是丝毫不表现出来,他笑着道:“王县长正在批文件。”

    “嗯,你给我通知一下除了杨书记之外的所有常委,明天上午九点到县委大门口迎接董部长的到来,至于王县长那里,我亲自去说。”刘传法说话之间,就朝着王子君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看着迎面而来的刘传法,孙贺州的脸色就是一变。他虽然依旧是县委办的副主任,但是他负责的主要是王子君这方面的工作,县委办具体下通知之类的日常工作,他根本就不用插手。而因为他是王子君的秘书,按照不成规定的规矩,刘传法就算是县委办的主任,也不应该吩咐他工作的。

    而现在,刘传法却敢明目张胆的安排让他来下这个通知,这用意不外乎就是在向外显摆,这件事情在外人的眼中,那就是王子君折戟沉沙,而现在他这个胜利者还让王子君的秘书通知这件事情,那更是在王子君的脸上抹黑。

    心中想着刚要拒绝,刘传法已经走进了王子君的办公室,看着正在看文件的王子君,刘传法满是笑容的道:“王县长,明天市委考察组要来,杨书记请您和诸位常委明天九点到县委大院门口等待,您可别来晚了。”

    对于刘传法这两天的表现,王子君可谓是看在眼里,知道他亲自来通知自己与其说是尊敬自己,还不如说是来自己这里显摆呢。心里对这家伙的小动作虽然不屑,但还是笑着道:“明天考察组来,那我就恭喜你了。”

    听着王子君这淡然的声音,刘传法的心中就觉得憋火,他觉得王子君这时候最好的表现,那就是哭丧着脸,这才能让他刘书记享受胜利的感觉。

    又和王子君扯了两句闲话之后,觉得自己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的刘传法,悻悻的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不过在临出王子君办公室门的时候,他突然转身道:“王县长,杨书记让通知的时候,我手中一时没摸到人,正好碰上贺州出来,我就让他先通知去了,您现在没有事情吧,如果有您尽管吩咐,我还能给您伺候伺候。”

    “不用,我这里正好没有事情,让贺州先跟着你忙去吧。”王子君轻轻地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刘传法的意思,他哪里会不明白呢?别看我现在还是县委办主任,等过了这几天,我就和你一样,就是副书记了。

    走出了王子君的办公室,刘传法就觉得时间过的特别的慢,晚上回到家里,看了一会儿电视,就觉得心烦意乱,很是想要找个人来说话,可是老婆在安易市,他也是鞭长莫及,虽然是黄脸婆,但是此时,刘书记也愿意闭着眼睛,委委屈屈的大战几十个回合。

    翻来覆去,辗转反侧,直到凌晨,刘传法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早晨的阳光还没有完全透出脸来,刘传法就醒了。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又用抹丝之类的东西将自己的头发弄得服服帖帖,整个人猛的一看,就好似年轻了许多,再穿上一身人家送的新西装,刘传法就显得容光焕发,精神了许多。

    “刘主任,您今天真精神啊!”在刻意踩着点走进餐厅之后,就碰了很多同事。刘传法兴奋之下,很是低调的点了点头,然后笑着问四周的人吃了没有,在一阵讨好声中,刘传法笑眯眯的走进了县委大院。

    中午九点,县委常委们都已经来到了县委大院门口,刘传法虽然很想站在杨军才的身边,但是此时看着依旧站在杨军才身边的王子君和陈路遥,心中就有点发酸,但是刘书记心知,陈路遥的那个位置最终还是他自己的,所以这酸气也就消散了不少。

    “王县长,陈书记,今天是传法的好日子,咱们作为同事,更应该好好地拉传法一把,等将市委领导送走,让传法好好的请各位吃上一顿。”杨军才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常委们,很是有风范的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道:“吃饭是必须的,帮忙也是必须的。”随着王子君的话语出口,陈路遥等人都笑了起来。

    市委组织部的车,很是准时的来到县委大院门口。

    杨军才看着缓缓停下的轿车,就快步几步迎了上去。王子君跟着杨军才也向前走,可是还没有等他迈几步,刘传法的身影就敏捷的一闪,就已经超过了他。

    “董部长,欢迎欢迎。”杨军才在董国庆从车里走出来之后,就热情地伸出了双手。董国庆四十多岁,不高的个头给人一种精明强干的感觉。他面对杨军才伸出的双手,也很是热情的将自己的双手伸出和杨军才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杨书记,您这么客气,我可是承受不起哟。等您什么时候到了安易市,您可得给我打电话,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作为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董国庆在一般人的眼中那是比县委书记还有重量的角色,一般他到县里面,书记亲迎是常见的事情,但是他这么客气应对的,却只有杨军才。

    知道杨军才来历的董国庆,这么一副低姿态,不但给了杨军才面子,更是向所有人显示他和杨军才的关系不一般。杨军才对于董国庆的反应很是满意,越发亲热的和董国庆客套了起来。

    “董部长好,欢迎您来我们芦北检查工作。”已经快步走到董国庆身旁的刘传法,低头哈腰的朝着董国庆打招呼道。

    因为都是一个部门出来的,所以董国庆对于刘传法也很是给面子,握了握手之后,又勉励了几句。在完成了见面之后,董国庆就只是朝着王子君等人点了点头,就随着杨军才走进了会议室。

    对于这一次考察,董国庆根本就没有怎么放在心上。作为市委常委会定调了的事情,董国庆相信绝对不会整出什么幺蛾子的。反正都是走走过场,所以董国庆显得很是轻松。

    来到会议室之后,杨军才向董国庆介绍了一下芦北县的常委,董国庆对于王子君等人只是简单的握了握手,虽然打招呼的声音很是平和,但是一股组织干部的优越感却是不经意之间就流露了出来。

    因为一切都有章可循,董国庆在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就开始了考察程序的第一项工作:民主测评。在一个姓张的干事将注意事项简单的讲了一下之后,就开始拿表准备发放。

    刘传法不等那姓张的干事发表格,就一把将表格拿在自己的手里,然后很是殷勤的将一张张的表发到了常委们手中。至于其他县委委员,则由县委组织部的一位科长负责。

    只有一个名字,画票还不快的很?只是三分钟时间,一张张的选票就开始往上交。按照程序来说,这票是经组织部门封存,下去之后再统计。

    刘传法坐在主席台之上,看着将一张张的选票拿入手中的县委组织部的那位年轻的科长,脸上充满了笑容。他就好似看到了县委副书记的位置就在向他招手。

    王子君这家伙肯定不会给我画好票,但是,凭他一人之力,还是兴不起什么风浪的!我这副书记的位置是市委常委会定的,就算他王子君有着通天的本事,也阻拦不了我要提拔的步伐!

    “噗咚。”那位快步朝着主席台走来的科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步伐太快还是什么原因,一下子绊倒在地上了,手中一沓选票呼啦一下洒了一地。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就在那科长旁边的几个县委委员看到人摔倒,一个个都快步的朝着那科长搀扶了过去,更有人去帮着收拾那些散落的选票。

    “哎呀,怎么他娘的这么多不合格啊!”帮着整理选票的几个县委委员之中,不知名乡的党委书记宋信锤扬着手中的一沓选票,惊讶的说道。

    宋信锤的话语虽不高,但是却传入了不少人的耳中,本来正在扶人的几个县委委员,也都快步跑过来查看那些选票。而本来没有动的县委委员们,此时也一个个饶有兴趣的朝宋信锤那里围了过去。

    “不合格,又是一个不合格。”就好似发现了什么惊天的大秘密一般,一个县委委员大声的喊道。

    “这些张都是不合格!”

    “怎么这些选票都是不合格啊?”

    乱七八糟的声音,让庄严的会议室瞬间变成了一个菜市场,这次考察更是变成了一场让人啼笑皆非的闹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