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三章 要么是个愣头青 要么就是真英雄
    官场里最忌讳凡事比领导高明了,领导亲切地拍拍你的肩膀,那叫平易近人,贴近群众;你要是像猴子似的,顺着杆儿往上爬,再去拍拍领导的肩,那就是不懂规矩,大不敬的犯上作乱了;领导对下属的情况嘘寒问暖,你要是心情一激动,冒昧的打听领导的想法,那就是居心叵测了!

    因此,官场上什么时候拿架子是最有学问的。会当官的人都会拿架子,平易近人也是官架子的一种,而且是达到某种级别的领导的专利。没有官架子,往往是最大的官架子,是更高级别的领导作秀的法宝。

    应该说,聂贺军是深谙这个道理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不时的逡巡一眼在座的诸位,既显得平易近人,又显得高深莫测。

    和大多数欢迎领导的仪式差不多,先是赵松林致辞,无外乎聂书记的到来,让整个党校的干部老师精神振奋之类的话语,以往赵松林讲话,那稿子长得很,但是今天却一反常态,这讲话稿却简短的只说了三分钟就结束了。

    什么时候摆正什么位置,赵松林当然懂得这个道理。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是你赵松林露脸卖弄的时候,自然不敢抢了省委书记的风光。

    在赵松林致辞完,整个仪式就按照早就排练好的进度,一步步的进行着。随着几个小小环节的有力推进,整个仪式都按照这党校领导的设想顺利推进着。

    不论是聂贺军还是刘传瑞,都没有太把这个仪式之类的东西放在眼里。高居官位,这类仪式他们参加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更何况,这次来党校的主要目的,也就是省委书记关心年轻干部的培养工作,如果不是不想挫伤党校班子的工作积极性,恐怕这个明显是筹备了很多天的仪式聂贺军早就会叫停了。

    “下面请老师代表致辞。”主持会议的赵松林,威严而庄重的宣布道。

    听到赵松林的声音最为紧张的,不是即将上场的陈沪德,而是坐在第二排,手里紧紧的攥着自己发言稿的石岩峰,此时的石岩峰,已经将整个发言稿倒背如流的背下来了,并且通过专业老师的指导,他相信自己完全可以语速适中、抑扬顿挫的将这份稿子给演讲出来。

    就要轮到自己了!当着省委了几位领导的面,当着这么多干部同学的面,自己这一闪亮登场,精彩亮相,那绝对会给省委领导留下一个极为深刻的印象。而这个印象,对于他们这些青年干部来说,无疑是一块进步的敲门砖哪!

    陈沪德今天穿了一件灰色调的西装,青玉色的眼镜框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庄重而充满了学者气息。一步步走向发言席的他,步伐凝重,不紧不慢,尽显学术带头人的风采。

    赵松林看着陈沪德的表现,心中充满了欣喜,毕竟,这老师的素质,那就代表着学校的素质,如果陈沪德上不了台面的话,那就是在打陈沪德的脸呐!

    刘传瑞也认识陈沪德,虽然他一年到头也来不了几次,但是他毕竟是党校的校长,对于党校里几个有名的教授还是很清楚的,因此,在陈沪德上台之时,他轻声的朝着聂贺军介绍着这位党校的经济学带头人。

    “各位领导,同学们……”陈沪德先向下方的学生们鞠了个躬,然后又朝着领导席鞠躬。虽然这只是一个先后问题,但是瞬间却显示了这位教授应有的风范。

    王子君对于陈沪德的表面工作,也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他目光淡然的看着这个人,静静的等待着。

    陈沪德的发言词,赵松林早就看过十几遍了,可以说,整篇发言稿里,哪些是套话,哪些是让领导感觉出彩的地方,他都太清楚了,甚至陈沪德这一句讲完下一句想讲什么,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干部年轻化,是我们国家近些年来干部制度改革比较重视的一个领域,我们山省更是在干部年轻化推进中做了不少有益的尝试。鼓励这批年轻的力量到大风大浪里去试去闯去冒,去经风雨,见世面,实践证明,省委提出这一工作思路是正确的,工作成效也是显著的。但是……”随着这个但字一出口,陈沪德的脸色急转直下,瞬间变得阴冷下来。

    下方的人,正听得浑浑噩噩,一听到这个冷不丁的转折,反倒一下子清醒了。坐在下面的学员,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大小都是一个领导,对于这种迎接领导的仪式清楚的很,一般情况下,在总结自身成绩的时候,那都是深挖根源,搓脂抹粉的,一旦涉及到自身存在的不足,那都是蜻蜓点水,一带而过,很少有人在领导面前自爆缺点的。

    就在学员们都狐疑不解的时候,作为这次仪式的主持人,赵松林的脸色也是一变,他记得这次陈沪德的通篇发言稿之中,并没有涉及到自我批评这一类的话啊。

    异变的氛围,让正襟危坐的三位省委领导也都将目光看向了陈沪德,以他们多年的经验,也意识到了这但是之中的不同寻常。

    “有些年轻干部,实在是有点急功近利。理论培训、实践锻炼、严格管理是培养年轻干部的三个重要环节。前几天,党校一个同事告诉我,一个年轻干部写的文章非常不错,尤其是在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上,更是有着独特的见解。我当时很高兴啊,作为一个党校的老师,我为自己能够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年轻干部,感到骄傲不已。因为抓好理论培训是年轻干部实践锻炼成功和健康成长的根本前提。只有理论上的成熟,才有政治上的成熟;只有理论上的坚定,才有政治上的坚定啊!”

    陈沪德的声音,突然间高亢了起来,他一把将手里的那份发言稿往桌子上一扔,脸上更是露出来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沉重的说道:“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年轻干部的作品,竟然是我前些时候写好的一篇文章!姑且不会深究这个年轻干部是通过什么途径拿到了我的文章,但就他这种剽窃他人成果的行为,就让我心情非常的沉重,作为党校的老师,我没有把学员教好,我本人难辞其咎……”

    “年轻的同志难免会犯错误,但是犯了错误能改,依旧是好同志,我正面和侧面也都说过这个学员,但是,直到现在为止,他仍然没有任何悔过的表示。学员同志们,这让我很是痛心哪!能来这个培训班,你们都将是带动各地市经济发展的后起之秀,省委对你们寄予厚望啊,同志们!虽然,我没有和那位同学有过太多的深入接触,但是通过了解,也知道这是一个很优秀的年轻干部,在经济发展上,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也有很不错的能力。”

    陈沪德的手猛的拍在了桌子上,他知道这次演讲完之后,他可能就要在党校之中受到打压,但越是这样,他越要说好,他不但要在这个仪式上为自己的儿子争来一个市委常委的大好前程,还要在这次会议上,将那个让他有点本能的惧怕的年轻人给彻底的打垮了,打得他措手不及之下,再没有丝毫东山再起的余地!

    “德行并重,我们党一直要求干部要德行并重,德在先,这就要求我们的年轻干部在增强自己的素质方面,不但要注重自己的能力培养,更要注重自己的德行培养。有德无才不成事,有才无德坏大事啊同志们!实践证明,一些干部思想上的颓废,首先是理论上的颓废;政治上的迟钝,主要是思想上的浅薄!”陈沪德的话语慷慨激昂,剑锋所指,犀利无比。

    其实党校里的大部分学员,大多都已经知道了抄袭事件,但是,没想到陈沪德会在这么一个重要的场合上慷慨激昂的揭出来了,一道道同情的目光,都朝王子君看了过去。

    他们当然知道陈沪德批评的是谁,在听到这批评的同时,心中都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个叫王子君的年轻干部这回是彻底的完蛋了,被当着如此之多的人,当着省委书记、省委副书记兼党校校长、省委组织部长被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指责为有才无德,这简直就是对他政治生命的一场谋杀。

    这个王子君完蛋了,石岩峰心中一阵窃喜与激动,一直以来,年轻的王子君就好像一座山一般,重重的压在他的身上,这让他在青干班里倍感压力,而现在,这一朝过后,这压力就彻底的没有了。

    暂且不去理会王子君会不会受到什么致命的处分,至少从今往后,他这个名声恐怕在全省都会传开了,而且所有的干部都会知道芦北县出了一个有才无德的县长,不论是哪一任领导,都不会再重用这样的家伙了。

    看着王子君从容淡定的坐在自己后面的身影,石岩峰突然觉出自己的高贵来,从此以后,他将是鹏程万里的雄鹰,而这个家伙,将成为一个落魄的草鸡,对自己需仰视才见了!

    李松梅,胡慑军等人的目光,也都朝着王子君看过来,他们的目光之中,除了一丝同情,更多的是幸灾乐祸,毕竟这样就会少了一个竞争对手的。在体制内混迹多年,僧多粥少,一直是政局里的一个隐患,这一点,他们都是心知肚明的。

    和这些幸灾乐祸的人相比,张露佳此时的手心里却紧张得沁出汗水来了,她虽然知道王子君的后手,但是在这个形势微妙的时刻,她无法做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从容与坦定,她不希望自己心爱的男人有-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刘传瑞看着这添乱的情形,眉头不觉就是一皱,然后狠狠的瞪了正一脸难看的赵松林一眼,这一眼落在赵松林的眼中,让赵松林的心顿时就揪成一团了!

    聂贺军看着已经走到了主讲台的王子君,心中暗道,这个年轻人要么是个愣头青,要么就是个真英雄!单单冲着这股勇气,就不简单哪!在这个时候,他这么做,简直就是逼宫,而且还是逼自己的宫,难道这个时候,我能说你不能自辩么?如果说了,那传出去,自己以后还怎么领导整个山省。

    刚愎自用,听不得他人的反驳,这些评语,恐怕就会戴在自己的头顶上吧。如果给他一个机会呢?那自然就是爱才、惜才、不拘一格选人才的具体体现了!

    心中念头快速的闪动,聂贺军瞬间打定了主意,他朝着下方笑了笑道:“同志们,既然这位同学有话要说,那咱们就不妨听一听。大家可以畅所欲言,针对当前经济发展举什么旗、走什么路、做什么人、接什么班的问题,我觉得大家各抒己见,有着特别重要的现实意义。虽然我也不相信这世间两篇文章会连标点符号都相同,但是我们也不能否定这种事情会发生么?”

    省委书记的话,让全场顿时平静了下来,本来还想要呵斥王子君的赵松林,此时也只能乖乖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暗自祈祷王子君这家伙可不要再捅出什么幺蛾子来!

    昂首挺胸的王子君,迈步来到了发言席的旁边,他笑着朝着下方看了一眼,轻声的说道:“各位领导,各位同学,我叫王子君,来自芦北县。尽管我本人对这么一件事砸在自己身上感到遗憾,但是,我又觉得如果能通过这件事给我们芦北县做一下活广告,扬一下名,那么这点委屈我受的还是值得的!”

    王子君一上台,就来了这么几句自我解嘲似的调侃,一下子把气氛缓和了许多。尽管有聂贺军这尊大神就坐,主席台上了仍然传出来一丝善意的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