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七章 毁树一棵 扒房揭锅
    虽然路不太好走,但是因为快要过年了,所以芦北县城还是人头攒动,多了些喜庆的节前气氛,这些叫卖的大多数都是一些年货之类的东西,这让想要给莫小北买点东西的王子君有些为难。

    “这个不错。”莫小北在一个卖泥人的小摊前驻足,指着泥人说道。

    对于莫小北说不错的东西,王子君自然不会说不好,二话不说从口袋里掏出钱,就把一对憨态可掬正在亲吻的胖娃娃抱在了怀里了。

    “王县长,我是锦湖啊,您到哪里了,我去接您吧?”李锦湖熟悉的声音,通过电波从手机那头传出。虽然隔得不近,但是王子君仍然能感受到李锦湖激动不已的心情。

    王子君笑了笑,他去党校学习期间,李锦湖是去看他次数最多的一个。李锦湖不怎么谈论工作,但是王子君也知道李锦湖在芦北县并不得意,毕竟孙国良向杨军才的靠拢,对于他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压力。

    “我在陪人逛街呢,你们就不用麻烦了,这样,你们在哪里告诉我,我等一会儿就过去。”王子君说话之间,就笑着挂断了电话。

    就在王子君放电话的瞬间,一个身影快速的朝着他的身体一撞,就飞速的朝着后方跑去。在这一撞之间,王子君一刹那有点没有反应过来,而他身旁的莫小北,却突然一闪身,脚下那可爱的圆头皮鞋狠狠的朝着那身影踢了过去。

    “嘭”,就在那身影落地的时候,从对面又跑来了两个人,将那倒地的年轻人铐起来了。

    “还敢偷东西!今年这年哪,你就不用再回家过了。”将小偷按在地上的便衣,对着被抓住的小偷训斥道,不过此时王子君并没有看那小偷,而是将目光落向了站在他一旁的小警察身上。

    高耸的胸部,精致中带着一丝英气的面孔,王子君看着这个好长时间没有见过的杜小程,心里暖暖的笑了。嘴里还戏谑的调侃道:“小程啊,好久不见了,我以为你会跟着自强兄去邻县呢,没想到你还真扎根芦北了,不错,这才叫干一行爱一行呢。”

    看到王子君,杜小程也是一愣,脸上显露出一丝久违的血色,眼睛也因为激动而亮了起来。没想到自己居然在这里和这个家伙碰上了,一时间竟有点害臊,生怕他觉得自己抓小贼的模样太过于鲁莽。

    脸色一红的杜小程,抬头之间就把目光落在了离王子君不远的莫小北身上,心里有一种被紧紧揪住的感觉,一阵阵悸痛袭来,喉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

    最近这段时间,杜小程有点怕回家了。每天回到家,妈妈都张罗着弄一桌她喜欢吃的菜,然后小心翼翼的问她:闺女,前几天介绍的那个男孩怎么样了?妈妈目光中闪烁的那种期待让杜小程感到惶然。窘困地看妈妈一眼,调皮的做个鬼脸企图蒙混过关了,只是,久之久之,妈妈就有点心急了!

    客观的说,依着杜小程的个人条件,那些媒人心里也装着一杆秤呢,这走马灯似的换过来换过去的男孩子条件都不错,只是,杜小程却像个木头人似的,根本就无法入心。夜深人静的时候,杜小程躺在床上扪心自问,不得不承认,其实王子君是她心里唯一的借口,她只是藏在心里不敢正视它罢了。

    在杜小程想来,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真挚的情感,只能交托于一个男人,而她的这一份已经永远地被这个不谙风情、混沌懵懂的家伙给攫取和带走了!

    看他身边这女孩的神态,估计就是他在乎的女孩子了!心里登时有点酸酸欲哭的感觉,当下也顾不得害羞,硬邦邦的回敬道:“本人都负责治安了,好什么好!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丢下这句话,就推搡着小偷往前走了。

    “哥们儿,你别放在心上,杜小程心里正窝火呢,刚从刑警被发配到巡警中队里来,并不是针对你的。”杜小程的小同事一看杜小程连声谢谢都不说就抬腿走人,当下赶忙替她打圆场。

    虽然不是警察,但是王子君也知道,在公安局,最为重要和让人高看一眼的就是刑警队了,这杜小程从刑警队到了派出所,那就是降职了,怪不得眼睛里似乎有泪花在闪动呢。

    就在王子君准备细问一下怎么回事的时候,那和杜小程一起来的警察,已经紧跟着杜小程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王子君也没有心思再在街上逛下去了,走出热闹的大街,两人就驱车朝着甲鱼村赶了过去。

    因为还没有到饭点,王子君领着莫小北来的时候,甲鱼村里并没有几个人,王子君按照李锦湖说的门牌号,推门就走了进去。

    此时的房间里,可谓是烟雾缭绕。房间里不但李锦湖在,肖子东和连江河也坐在那里,三人正说着话,一看到王子君和莫小北走进来,都赶忙站了起来。

    “都坐都坐。”王子君朝着三人挥了挥手,就不客气的在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莫小北原本就不是那种八面玲珑的女人,只是冲着三张陌生的面孔礼貌的点点头,就在王子君的旁边坐了下来。

    如果是一般人,这番失礼的姿态肯定会让肖子东他们心生反感,但是这种举动冷丽的莫小北却做的无比自然,给人一种好像本来就该如此的感受。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莫小北。小北啊,这都是我的同事。”王子君简单的介绍了一句莫小北,就笑着跟三个人打招呼。

    王子君很少在这种场合带女孩子过来,几个人见王子君一反常态的隆重介绍莫小北,心里便知道怎么回事了,脸上的笑容越发多了几分。

    王子君坐定之后,就冲着连江河发问道:“连局长,我刚才碰到杜小程了,怎么回事呢,怎么把这孩子弄到派出所翡去了?”

    王子君虽然一副说笑的模样,但是连江河却是丝毫不敢怠慢,赶紧给王子君汇报道:“王县长,前些天小程把一个破坏果树建设的人给放了,县委办公室要求严加管理,我本来想把那丫头顺势调进科室里避避风头再说呢,谁料想这姑娘不是一般的犟,主动要求下放到基层派出所去了!任我怎么做工作,就是一条道走到黑,哪个科室也不去了。”

    “破坏果树建设?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王子君一脸的狐疑不解。

    “什么破坏果树啊,还不是县里出台的三一五计划嘛。有些农户想不开,不想把自家土地上的庄稼毁坏了栽果树,这才出此下策啊。”肖子东坐在王子君的对面,冷笑着说道。

    肖子东虽然说得不多,却是一语中的,把芦北县眼下正推行的三一五工程解释清了。坐在他旁边的李锦湖接着道:“针对如何推进三一五工程的进度,河湾乡的宣传发动工作做得很有特色,到处都是标语,什么‘毁树一棵,补种三棵,扒房揭锅跺三脚’、‘涂白圈儿,划红印儿,摸着碰着都有事儿!’我听说,这些标语都是赵中泽在全乡动员会上,当着全乡两级干部的面儿亲自总结的。据说,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七八个人被弄到派出所里来了!”

    对于赵中泽,王子君也算是有点印象,去河湾乡调研的时候,赵宗泽曾主动向王子君靠拢,但是给王子君的感觉却有点不爽。客观的讲,这个人能力也是有的,但是,这家伙为了达到目的有点不择手段。这让王子君对他有点不喜,自然也就没有和他进一步结交的心思。

    就在王子君琢磨着这个赵中泽的时候,因为说到了看守所,连江河局促不安的搓了搓手道:“王县长,现在,公安局的工作也是让我很担忧啊……”

    连江河想要说什么,王子君心里清楚,他朝着连江河挥了挥手道:“我心里有数。”连江河虽然能力有,威信也不差,但是他的那些对手在公安局里同样不次,以往有王子君的时候,他还能够压制得住,但是现在王子君、杜自强的离开等于让他后继乏力,再加上李全城等人又得到了县委书记的大力支持,他的位置就变得摇摇欲坠。

    房间里一时陷入了沉闷之中,好大一会儿,王子君才笑着道:“过两天我要结婚了,就不给你们下请帖了,不过,到时候你们可一定要到江市喝我的喜酒啊。”

    “王县长,您结婚?”肖子东话语一出口,才陡然感到自己的吃惊咋舌有点不对了。一直以来,他都把王子君当成自己同等辈分的人来看待,猛一听到王子君说起结婚这两个字,方才意识到这个风生水起的领导还是未婚呢,不过,愣怔了片刻,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朝着静静的坐在王子君旁边的莫小北看了一眼,赶忙陪笑道:“恭喜恭喜,王县长你这杯喜酒,我可是等了不少时间了,您结婚那一天,我们几个肯定风雨无阻,铁定了要去的!”

    李锦湖也放下了心事,笑嘻嘻的向王子君恭喜,而和两人相比,连江河虽然也笑吟吟的说笑着,但是心里却有一层隐隐的担忧,这王县长和这个女军人结婚了,那小程这孩子该怎么办呢?

    因为和杜自强的关系,所以连江河对于杜小程也是十分关心。在日常工作中,杜小程一提到王子君时的神情变化,是瞒不了精明过人的连江河的。有时候,他甚至还觉得这两个人金童玉女,算得上是天作之合呢,却没想到,这王县长竟然已经有对象了!

    目光落在清冷而充满了英气的莫小北身上,就是连江河那挑剔的目光也不得不承认:在气质上,杜小程好像比这个不言不语的女孩儿逊色几分,和王子君站在一起,好像更般配呢。

    王子君笑着和三人说笑了两句,就沉声的问道:“老肖,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你这次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呢?”

    肖子东对于这个问题虽然早有准备,但是此时听到王子君问,还是迟疑了瞬间,义愤填膺道:“赵中泽这等人如果上去,天理何在?”

    肖子东的话,硬邦邦的,让房间里刚刚活跃起来的气氛,再度变得沉闷起来。就在这时,门轻轻地被推开了,一个人端着酒瓶笑着走了进来,热情洋溢的说道:“听说肖县长和李部长在,我来倒个酒,凑个热闹。”

    看到进来的人,肖子东的脸色就是一变,随即就不屑的扭过了头去。在官场之中,就算是明显对不过眼,在见面的时候,也会称兄道弟的亲热一番。除非有什么深仇大恨,才会这般的撕破脸。肖子东在官场混迹多年,这个道理应该懂的,现在这么不给来人面子,足以说明他和这个人已经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了!

    那人对于肖子东的反应,像是置若罔闻一般,他来到这房间里,不就是想给这个关键时刻总是给自己瞎搅和的家伙添点堵么?这么一想,心里就坦然了许多。可是,就在他心里冷笑着,朝房间里打量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却瞬间凝固了!

    这家伙怎么来了?刹那间,就好似一道重锤,狠狠的击打在了赵中泽的心上。在芦北县,他赵中泽还真没有怕过谁呢,尽管平日里,需要他小心侍候的角色有很多,但是,真的较起真儿来,他还是不怯场的。试问,哪个领导屁股下面能干净了呢?更何况,他赵中泽掌握的把柄又足够的多!但是王子君就不同了,这个年轻的县长,他是从内心深处带着一种畏惧情绪的。

    想到从省里传来的消息,赵中泽就无限感慨,这般的处心积虑都没能把这个家伙扳倒了,这家伙怎么就是一个死活弄不趴的不倒翁呢?经历了这件事,他算是清楚了,在省里发生的那些看上去毫不相干的后续事件,应该都是这家伙出手了!

    陈沪德已经是身败名裂了,这还不够,陈沪德那眼看就要升任市委常委的儿子,也是乐极生悲,给弄了个空欢喜一场。虽然原因只是一个小小的谣言,但是这谣言,却是扼杀了陈政宇的大好前程。对于陈政宇的处理,杨军才可是打了千金买马骨的主意的,到最后还是弄了个鸡飞蛋打,马骨自然也就不用想了。

    这个王子君出手太狠了!在断定了这件事情就是王子君从中插了一杠子的时候,赵中泽在无限庆幸的同时,心里也一阵后怕,幸亏他只是出了一个馊主意,本人并没有披挂上阵。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中泽书记啊,来来来,别光在那里站着。”王子君看到赵中泽丝毫不生气,他笑吟吟的站起来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凳子,平和至极的说道。

    “王……王县长啊,您回来了?”赵中泽努力的平复了一下情绪,嘴里磕巴着说了两句很没水平的话。

    “回来处理一点事情。”王子君满脸笑容的回答了一句,就接着问道:“中泽书记,最近你们乡里的工作忙不忙?”

    “不忙,不忙。”赵中泽到底是两面三刀之人,刚才的惶恐一扫而光,随即就镇定了下来,他将酒瓶轻轻的一放,连声的说道。

    “不忙就好。我知道,要说在县里面,最忙、最操心的就是乡里的干部了。乡镇基层干部都处于农村工作的风口浪尖上,直接和老百姓打交道,代表的是党和政府的形象,做起来不容易啊!”王子君拉着赵中泽轻轻坐下,满是关心的说道。

    如果是以往有领导这么说,或者是说这话的人换成了杨军才,赵中泽肯定会欣喜不已,可是现在,这个说话的人,却像是对着他吹了一股歪风邪气似的,脖子里直痒痒。

    “王县长,您放心,有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有全乡干部群众的支持,我们河湾乡一定会努力工作,急群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跟老百姓交实心,办实事,增实效,圆满完成县委县政府交给我们乡里的各项工作。”不觉之间,一句句套话,就从赵中泽的嘴中吐了出来。

    王子君看着表决心一般的赵中泽,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扭头朝着肖子东和李锦湖道:“中泽这个同志不错,工作有思路,有方法,更有干劲,很值得大家学习呢,你们两个也得对河湾的工作多多支持啊。”

    虽然两人对于赵中泽很是不待见,但是王子君这话说出来了,他们两个哪里会不点头呢?再加上以他们两人对王子君的理解,这可不是一个喜欢吃亏的主儿呢。对赵中泽这么客气,估计后面绝对有后手,这只是挖好坑儿等着他往里跳呢。

    “一定一定,王县长亲自吩咐了,我和子东自然会全力配合,肯定会大力支持中泽书记的工作。”李锦湖见肖子东没有先说话,就率先表态道。

    赵中泽进这个房间,本来就是借喝酒羞辱一下肖子东和李锦湖,虽然这两人还是他的上级,但是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哪里还有那么多顾忌呢,更何况这两个人也算是耽误了他进步的罪魁后手,他可没有那博大胸怀对此事一笑泯恩仇。可是他没有想到,王子君居然在房间里坐着,这一进来,气势就先软了几分。

    此时,一听到李锦湖装模作样的说关心支持他们河湾乡的工作,差点把赵中泽的鼻子给气歪了!这种话和他说出来向两位领导挑衅,那可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滋味。不过人家李锦湖把话已经撂倒这里了,他也只能言不由衷的感谢的份儿了。

    “谢谢诸位领导这么看得起我,还请领导们多多到河湾去指导检查工作。”赵中泽此时的话,已经有了一些生硬。

    “都是自己人,中泽书记啊,你太客气了。”王子君手掌一挥,目光就落在赵中泽的酒瓶上,开口道:“中泽书记,你来倒酒,我们这却是连菜也没有上呢,也不能让你久等着啊。”

    王子君这话一说,赵中泽可算是大松了一口气,心说你们快点,我一个人意思意思就得离开。可是王子君的话停顿了一下就接着道:“那就每人三个酒,喝完之后,就让中泽忙去吧。”

    王子君说话之间,就让房间里服务的女服务员拿来酒杯一溜排开在桌子上摆好了,让赵中泽一个个的倒。

    以往倒酒,有酒有菜有气氛。可是现在,赵中泽看着笑眯眯坐在那里的王子君等人,怎么都觉得像是自己犯了大错,来给人家负荆请罪一般。心里虽然有些窝囊,但是形势逼人,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倒下去了。

    一本正经的给王子君、肖子东、李锦湖和连江河倒了十二个酒,赵中泽这才算是脱了身,不过推出去的时候,却是好似被抽了脊梁一般,难受的紧。

    “王县长,来来来,我敬您一杯。”肖子东在赵中泽走出去之后,脸上多了一丝笑容,端起酒杯笑着对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笑了笑,也端起了酒杯,四只酒杯轻轻的碰在了一起。

    和王子君他们这边吃得高兴相比,满心憋屈的赵中泽在离开房间之后,心中却是被另外一件事情所占据,那就是过两天的全委会,推荐自己进入常委的事情是不是能够通过呢。

    如果王子君没有来,他有十拿九稳的把握,可是现在,这能把死蛤蟆给吹活了的家伙居然回来了,那么这一局,杨书记还能不能掌控自如呢?如果能,自然是皆大欢喜,但是如果失控的话,那对于自己来说,可是一个灾难性的结果!

    进不了常委,就算杨军才对自己再怎么看重,自己也就是一个乡的党委书记,而进了常委,那可就是另外一重天地了。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赵中泽就赶忙拿出手机拨打杨军才的电话,一接通,他就迫不及待的汇报道:“杨书记,王子君那家伙回来了!”

    电话那头,杨军才的声音有些低沉,淡淡的说了句知道了,就是吩咐赵中泽尽快去他办公室一趟。

    虽然酒席已经摆好,但是赵中泽对于杨军才的命令却是不敢不尊。当下找了个理由离开酒店,就让司机开车朝着县委疾驶而去。等他赶到杨军才的办公室时,才发现在办公室里坐着的,不只有杨军才,还有刘传法和孙国良。

    “杨书记。”轻声的打了一个招呼,赵中泽就好似小学生一般,在最边的沙发前站定了。

    杨军才脸色严肃,他朝着赵中泽挥了挥手,示意赵中泽坐下之后,就沉声的说道:“这个关口王子君回来,说明他就是冲着这次全委会来的,目的也是明摆着的,不就是为了肖子东撑腰么,哼!”

    办公室的空调,拼命的送着暖风,让整个房间的温度不断的上升,但是杨军才那阴冷的脸,却给人冬天一般的阴冷。这几个人作为杨军才现在班子里的人,都清楚现在的杨军才很是生气,不,简直算得上是暴怒了。

    看所有人都不说话,杨军才就将目光看向了刘传法。要说到关系,这几个人之中,刘传法和杨军才最为亲近。

    “杨书记,我觉得这件事情没什么好担心的。王子君回来了又怎么样?他是离职学习,就算他回来,他也不该再参加全委会的。”刘传法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道。

    刘传法的话,就好似一个引子。在他说完之后,孙国良就接着道:“刘主任说得对,王子君虽然目前还是县长,但是在离职学习期间,芦北县的事情是不用他来参与的。就算他来了,也只能在全委会之外看,根本就没有投票权的。”说到这里,他又轻轻一笑道:“杨书记,我看您是谨小慎微惯了,王子君来了又能怎么样呢,他现在也只是一票而已。” -/

    在王子君离开之后,孙国良开始还是和肖子东等人站在一起,但是随着葛长礼等人不断施加的压力,审时度势之下,他还是倒向了杨军才,也正是他的倒戈,让肖子东等人在常委会上慢慢的变得势单力薄,孤单起来了。

    对于倒戈的事情,孙国良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对于在官场混迹了多年的他来说,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正常了。官场上,翻脸比翻书还快呢,一旦涉及自身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当然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赵中泽此时也恢复了平静,他面对着杨军才的目光,也清了清嗓子道:“杨书记,我同意两位领导的看法,王子君回来也就回来了,量他也翻不了大船!依我看,杨书记您不如大度一点,请他吃顿饭,当然,这顿饭要让王县长有一种宾至如归之感。”

    赵中泽再说宾至如归的时候,故意强调了一下这几个字眼,惹得刘传法笑了笑,对赵中泽的意思大家都心照不宣。

    三个人的意见都差不多,杨军才点了点头,不过他觉得就这么轻易放过王子君,实在是有点不舒服。沉吟了一下道:“王县长在这个时候来,我觉得,咱们应该给郑书记打个招呼。”

    杨军才说的打招呼,三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芦北县开全委会,安易市委不可能不知道,而王子君这个时候来到芦北县,那目的不言而喻,不如趁机给他上点眼药,虽然不能把他怎么样,总比不上强得多!

    刘传法等三人纷纷点头,杨军才就拿起电话准备给郑东方拨过去,可是他还没有拨完号码,他的电话就先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