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零章 我爱的人结婚了 主角不是我
    对于这个探出头来的年轻人,王子君并不陌生,应该说还有一面之缘。刘建设,在京城里也算是和杨军才并驾齐驱的角色,当年为了讨得莫小北的欢心,他可没少和杨军才争风吃醋。

    虽然他在笑,但是王子君却能够看出他在这笑容里隐藏的深深的妒意。

    “他娘的,他们这是来砸场子的。”站在王子君身后的孙凯,跨步就想要走过去。王子君知道孙凯眼里揉不得沙子,如果让他过去,恐怕就不好收场了。

    看来,这些家伙是拿捏准了时间,如果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冲突的话,对王家和莫家来说,怎么说都是很闹心的。看这些人的样子,在京城里都不是省油的灯,不管这里会发生什么,都会在第一时间传到京城里面的。

    “莫叔叔,我们都是和小北一块长大的,她大喜的日子,我们怎么能不来呢?虽然没有请帖,但是我们都不请自来了,我想,王老弟你不会连一顿饭都管不起吧?”刘建设看着犹如九天仙子一般的莫小北,心痛得几近滴血,那丝让王子君丢脸的心思,更是浓烈了几分!

    莫东翔的脸色一变,以他的位置训斥两个像刘建设这样的晚辈儿,根本就不算什么事情,但是,这也得分个场合,比如说现在,就算他心里再怎么不悦,也不好开口训斥了。这些年轻人长途跋涉可是为了送自家闺女来的,他要是劈头盖脸的训斥一番,未免显得太小家子气了!但是,如果不干涉他们一下的话,看这些家伙飞扬跋扈的模样,是铁了心的想要损王家的脸面的!

    这么多的豪车压在那一排奥迪上面,在婚礼上是那么的显眼,更何况此时众目睽睽之下,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都会有人说王家的婚车准备的不怎么样。

    就在莫东翔脸色大变的时候,刘建设已经从车里钻出来了,他笑嘻嘻的来到王子君的身旁,故作亲热道:“子君老弟,说实话,我对你小子妒忌得很哪。不过小北既然选择了你,我们这些人就只有祝福的份儿了!来,上车吧,就让我们这些哥们儿为你们的婚礼服务一次,怎么说也不能让我们最骄傲的公主坐这些破奥迪不是嘛!”

    王子君哪里会感觉不到刘建设这番话里隐含的玄机呢,他就是借着这奥迪车,故意损王家的面子呢:嫌王家准备的寒酸!

    王子君清楚的知道,他不能在这个场合发怒,毕竟刘建设那话给先扣住了,如果自己稍微说错了,那就是自己不识礼节,不知道待客的礼仪。

    任王子君心中智计千转,一时间还真是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下意识的捏了一下鼻子,心说这个时候对上这些家伙,看来,也只有忍一次了。

    莫小北紧紧的咬着嘴唇,此时王子君牵着她的手,让她有种被紧绷的感觉。王子君知道莫小北的性格,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他不想让莫小北生气发火。

    “算了,就坐一次便宜车吧。”王子君牵了牵莫小北的手掌,示意这一次就算了。

    莫小北虽然有点气呼呼的,但是今天毕竟是自己人生一大喜事,看着王子君爱怜的看着自己,情绪渐渐平复了。

    刘建设这些人本来就是来添堵的,嘿嘿,你娶了莫小北咱们管不了,但是给你添点堵,看你能够怎么样。看着王子君朝着自己的车走来,刘建设的笑容越加的灿烂。

    “子君哪,人比人该死,货比货得扔。这车也一样,还是奔驰好啊,不但速度快,坐着也舒坦,你那奥迪可就差远了,知道为什么它会被官方当成公务用车么?”刘建设很是殷勤的帮王子君两人拉开车门,嘴里满是笑容的说道。

    王子君哪里猜测不出刘建设的意思,不过他也不准备和刘建设闹下去,笑着说了一声不知道。

    “便宜呗,哈哈哈!”刘建设一边说,一边大笑着往车里面坐。而跟着刘建设来的那十几个京里来的主儿,一个个也都跳下来,一边笑,一边将自己的车门打开,想要硬生生的将那些奥迪车队给顶了。

    莫老爷子和王老爷子都站在楼上看热闹,他们可不会和这群年轻人闹腾。莫老爷子看着那一排排的车,顿了顿手中的拐杖道:“这群没捆绳的小猴子,还真敢闹腾,等回去之后,我让他们一个也出不了门!”

    王老爷子哪里不知道这些家伙一个个来历不凡,而他们这次来明显就是冲着这次婚礼来的,如果他们故意捣乱倒很好说,可是,这些家伙太鬼了,表面上一副帮忙恭喜的样子,实际上就是来打老王家的脸呢。

    “老首长,都是些不知深浅的小孩子,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跟他们一般见识干什么?要说这事啊,责任都在我身上,我只顾强调要低调了!”王老爷子脸上笑容不变,轻声的说道。

    两位老人当年也是叱咤风云之辈,但是面对这种小手段,一时间还真是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也只能任由这些家伙胡闹腾。

    “嘀嘀嘀”

    清脆的汽笛声,从不远处响起,本来已经被这十二辆豪华顶级轿车组成的车队所吸引的目光,刹那间都朝着这汽笛发出的方向看了过去。在众人的目光之中,一辆黑色的加长车,就好似一辆黑色的幽灵,无声的从人群中穿梭而来。

    这辆黑色的轿车,比起一般的轿车来没有太多的特出。但是一种悠然的华贵之气,却是从车身上不觉就散发了出来。随着这辆车缓缓驶来,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从那拥挤的人群中优雅的走来。

    此时的酒店之外,虽然有很多的车,可是不论是那些普通的轿车还是跟着刘建设一块来的这些豪华车,在这辆车出现之后,都显得是那般的黯然失色。

    “这是什么车,上面的字母我怎么不认识呢?”孙凯看着那很是诡异的车,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说道。

    王子君对于这种车也从来没有怎么见过,不过它那含而不露的贵气,却是让王子君对于这辆车喜欢不已。

    “这辆车是世爵!他娘的,我没看错吧!”一个开宝马的年轻人在看到这辆缓缓驶来的汽车之后,已经顾不得来这里给王子君添乱了,飞一般的朝着那辆缓缓驶来的汽车跑去,眼中充满了痴狂之色。

    世爵是什么,大多数人都不明白,但是跟着刘建设来的这些人,就像熟悉各种版本的女孩子一样对汽车的品牌知根知底,随着那开宝马的年轻人围上去,其他人也跟着围了上去。

    黑色的轿车轻轻地停了下来,从车里走出来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穿着白色西装的女子,这制式的服装很有欧陆风情,但是在这江市,却是根本就没人见过。

    这女子二十多岁,秀美的脸上带着一个平白的帽子,越加显得清纯动人,她根本就没有理会刘建设等人,而是彬彬有礼的来到王子君和莫小北的身边道:“请问,两位是不是王子君先生和莫小北女士?”

    王子君看着黑色轿车,心中念头闪动之间,就朝着四周看了看,不过此时的四周都是人影,他又能够看到什么呢?平静了一下心情之后,王子君淡淡的说道:“我就是王子君。”

    “王先生,在您新婚大喜之际,请允许我用最为诚挚的心意祝贺您新婚大喜!我是君诚集团的总裁助理付媛烟,受君诚集团的委托,专门来祝贺您和我们君诚集团莫小北董事的新婚之喜,这辆车就是君诚集团送给二位的新婚之礼物!祝福二位百年恩爱双心结,千里姻缘一线牵!”

    付媛烟说话之间,十分乖巧的拉开车门,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掌朝着车门一伸,坐了一个请的动作。

    王子君看着一本正经的付媛烟,哪里会不知道这是谁在搞怪呢,不过莫小北以技术入股,成为君诚集团第二大股东的事情,就算在京城里也是有备案的,这辆车就算堂而皇之的拿出来送倒也没什么可忌讳的,当下给付媛烟礼貌的点点头,道了声谢谢,就一牵莫小北的手,坐进了车里面。

    “纯手工制作的车,他娘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我要是能天天开这样的车,就是当司机也成啊!”开宝马的年轻人一看就是一个爱车成痴的主儿,他用手摸着那车,就像摸着一个顶级美女一般。

    “先生,请您让一让,王先生和莫女士的良辰美景是不能耽误的。”付媛烟客客气气的朝着那人笑了笑,就轻盈的坐在了前排的驾驶座上。

    犹如黑色幽灵一般的车再次开启,而刘建设等人在这一刻才算是缓过了神来。眼睁睁地看着已经坐进车里的一对新人,心里像是吃了朝天椒似的,急火攻心。

    他娘的,本来想给这个王子君弄个难堪呢,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君诚集团,倒把自己的脸给踹地上了!几乎这个念头在刘建设心头升起的时候,站在他身旁的孙凯却呵呵一笑道:“刘老兄,他们两个人坐那辆车,那就劳驾您带带我吧,我这辈子,还没怎么坐过奔驰呢。”

    刘建设看着孙凯那得意的脸,恨不得上去捣给他一拳,无奈此时,他还得保持风度,毕竟他是打着给莫小北送亲的旗号来的。

    “坐好了。”没好气的说了一声,刘建设就发动了他那辆奔驰,而跟在他身后的一辆辆车,也随之发动了起来。

    “他娘的,真的成了车夫了!”刘建设看着前方雍容华贵犹如王者出巡一般的黑色轿车,越发觉得自己此时就像一个衬托红花的绿叶。

    浩浩荡荡的车队,在不少人羡慕和嫉妒的眼神中飞驰而去。而就在这长长的车队离开之后,一双停留在窗户外的眼眸轻轻地收了回去。

    房间里的秦虹锦,身上穿的也是一袭婚纱,而且这婚纱还是和莫小北一模一样的。只不过此时,在她的身边,却没有王子君的身影。

    “他就应该这样,站在人群中,依旧有着国王一般的桀骜不逊,唯我独尊,那辆车,也只有他才配……”看着渐渐远去的人群,秦虹锦任由眼泪在脸上肆意横流着。

    秦虹锦最终还是来了,她忍不住还是来了,虽然她心里是很矛盾的。但是,她还是没能管住自己的脚步。看着他脸上温然的微笑一如当年,秦虹锦百感交集,感慨万分,面对这个给过她无数甜蜜和梦幻的男人,秦虹锦终于感悟了,尽管她大度地对他表示过自己知足,但是心里,情感是无法分享的。爱得越深,就越认真。她不知道爱上这么一个男人,到底是自己的不幸还是自己的幸运。

    尽管早就知道他无法给自己一个归宿,他迟早要和另外一个女人同床共枕,但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秦虹锦还是觉得无法接受。那天下午她放弃了一个重要的谈判把手机关掉独自跑到碧水公园的湖边上哭了整整一个下午,公园里一个好心的扫地的大妈远远地瞄了她好几个钟头,多半是怕她跳湖寻了短见。那一天,那一瞬间,秦虹锦才第一次在内心里承认,她爱这个男人,爱得痛彻骨髓,爱得刻骨铭心,她无法接受他去疼爱另外一个女人!只是,他太优秀了,注定了不能完全属于自己,只能是自己的一部分……浩浩荡荡的车队,朝着婚礼将要举行的宾馆飞驰而去。面对这飞驰的车队,很多人的眼中,都充满了羡慕。更有不少和车队相向而行的汽车,在和车队擦肩而过的瞬间,不觉扭过头朝着那车队看了过去。

    在这扭头的人之中,就有一个王子君熟悉的脸。此时开着一辆崭新桑塔纳的小曹,正满是羡慕的朝着车后的张民强道:“张书记,真是不到省城不知道钱少啊,您看那结婚的车队,最差的都是宝马呢,我靠,第二辆车也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太他娘的神气了!”

    张民强坐在后座上,此时的他比起王子君离开西河子乡的时候,又胖了不少,也威严了不少,也许就是因为当了一把手的原因吧。在他的旁边,一脸正经的裘加成,正翻动着手中的资料。

    “小曹你不是吹牛吧,最次的也是宝马么?”张自强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小曹,嘴中更是多了一丝的笑意。

    虽然张民强是书记,而小曹只是一个正股级干部,但是一直以来,在西河子乡不论是张民强还是裘加成,对于小曹都是笑脸相对,很少严肃的说过话。这里面的玄机,大部分西河子乡的干部都是一清二楚。不过,这小曹也是见好就收机灵得很,越发的小心谨慎了,这种不事张扬的性格越发让人有好感了!

    “张书记,我真的没有胡吹,我虽然没有开过好车,但是我翻汽车杂志可是翻了不少呢。等将来咱乡里换车了,我可以给你做个介绍呢。”小曹说话之间,懊恼的拍拍脑袋,沮丧道:“真是的,我就是没见过这辆车是什么牌子的,那些编汽车杂志的人真是该挨板子了,这么好的车都没有编进去,亏我还每一期都买呢。”

    裘加成没有理会两个人的对话,将手中的材料一放,催促道:“小曹,加快点儿速度,咱们今天无论如何得堵住卢处长,不然的话就误点了。特色种植试点乡的报表明天就要往部里报了。”

    裘加成的声音不高,但是一出口却让整个车里平静了下来。张民强虽然脸上依旧平静无比,但是他的眼角里,却流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这一次的机会对西河子乡很是重要,如果抓不住的话,全乡准备了半年时间的功夫,就差不多功亏一篑了。他和裘加成作为党政一把手,可是有着不小的压力。虽然西河子乡的经济已经以绝对的优势压倒了城关镇,但是对于他们两个想要进步的人来说,还远远不能躺在功劳簿上心安理得的睡大觉,怎么都得在王子君留下的基础上做出一些属于他们自己的成绩来,做大做强,做强做好,只有这样才好提升。

    “嗯,加快一点速度。”张民强说话之间,又轻声的说道:“加成,要不今天跟咱领导联系一下,看他是不是回江市。嗨,这都一年不见了,还真有点想他呢!”张民强虽然没有具体说谁,但是,不论是小曹还是裘加成,三个人都是心照不宣的知道这领导是谁。

    “唉,领导忙啊,总是不凑巧,咱们来了领导走。我看,到过年的时候,咱们干脆给领导联系一下,专门过来看看领导如何?”裘加成从烟盒里掏出来两根烟,一根扔给了张民强,一根自己点上。

    张民强点了点头,同意了裘加成的意见。就在他们两人沉吟之间,小曹接着道:“咱领导已经是正县长了,只是没想到,芦北县居然会划拔给山省,这一划,领导就成了山省的干部了,唉,真是有点让人难以置信哪。”

    车内的沉吟,依旧在继续,小曹也不再多话,九成新的桑塔纳跑开,直朝着农业厅飞驰而去。

    十分钟之后,农业厅那白色的牌子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就在张民强和裘加成充满了希望准备下车时,却见几个身影已经匆匆的上了一辆商务车。而那商务车更是在所有人都上齐之后,就朝着另一边开了过去。

    车来车往,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此时在张民强等人的眼中,却是兜头一盆冷水泼下来失望极了。因为,往商务车上最后一个登车的人,就是今天他们要找的那位卢处长。

    卢处长出去了,而且还很有可能不回来,想到前几次接连碰壁的情形,裘加成和张民强的目光就碰到了一起。

    “小曹,追上去,无论如何,今天都得让卢处长将咱们西河子乡加上去。”张民强狠狠的一拍手,沉声的朝着小曹吩咐道。

    小曹早就有准备,尾随着商务车之后就紧追了过去。不过此时的江市可不是超车的地方,更何况他们有事求人,可是不敢失礼造次。

    “张书记,他们走的都是咱们刚才来时的路,卢处长他们这不会是准备去那个结婚的地方吧?”小曹在一次次的扭动了方向盘之后,发现这辆商务车居然是沿着他们刚才来的方向逆向行驶,就小声的说道。

    “净整这些没用的,哪有那么凑巧啊?”张民强笑着朝沙发上一躺,沉声的说道。

    虽然在江市地形不是很熟,但是小曹凭着出色的车技,还是很快就追上了那辆商务车。不过追上归追上,他们可不敢在大街上拦车,只能紧紧的在后面跟着。

    随着那辆商务车的前行,四周的车辆越发多了起来,虽然没有达到堵车的地步,但是四周的车辆,却是行进的速度,却是不觉慢了很多。不过,这些车此时却好似变了一个摸样一般,无论行进的速度如何的慢,就是没有一个人敢鸣喇叭。

    “江市的车什么时候变成这么一种文明的样子了?”小曹看着眼前反常的现象,嘴中纳闷地嘟囔着。

    坐在他身后的两人,可是没有心思回他的话,都在想着见到卢处长之后怎么说才好。

    一辆辆车,就好像约好了似的,相继涌进了江源宾馆,当小曹开着车进入江源宾馆的时候,整个宾馆的停车位差不多都已经停满了。看着一辆辆整齐排放的车辆,小曹朝着张民强道:“张书记,今天是不是有大会要开?您看,这些车牌照,都是千位以内的号码呢。”

    千位以内的号码代表着什么,张民强自然清楚。而在江市之中千位以内的号码,那就更加了不得了。他虽然心中有事,但也忍不住和小曹道:“弄不好还真让你猜到了。”

    就在两人说话之间,在他们前方的那卢处长的车缓缓的停了下来。几个上车的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而那位在他们面前表现得趾高气扬的卢处长,此时正像一个小跟班似的,服服帖帖的跟在几个人后面。

    “卢处长。”虽然这个时候说话很是不方便,但是张民强还是恭敬地叫了一声,毕竟过了今天就没有机会了,他们怎么都要在这个时刻搏上一搏不是。

    那卢处长冷不丁的听到叫声扭过头来,脸上本来挂着的淡淡的笑容有些凝固了。等他看清张民强等人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看了看和他一般停下来的几个男人,根本就没有理会张民强,而是朝着那走在前方的男子道:“厅长,碰见了几个普通朋友,我给他们打个招呼就赶紧过来。”

    那厅长没有说话,继续朝前走。卢处长三两步来到张民强的面前,有点气急改坏的说道:“哎呀,你们怎么缠到这里来了?快走快走,没看见我正忙着嘛,你们跟过来凑什么热闹!我明确的告诉你们,那件事已经定了,别再白费力气瞎忙活了,跑也没用,没你们的事!”丢下这几句话,也不理会张民强,快步就朝着那厅长追了过去。

    不论是在西河子乡还是在洪北县,张民强都算是个人物,就算是县委书记张良栋都很给面子的,但是在这里,他却像一只讨厌的苍蝇一般给哄走了,心里虽然窝火,却也只能忍着,毕竟这里是江市,人在屋檐下还不得不低头呢,更何况那卢处长位置重要,以后要想弄个项目,还少不了走他的路子。

    “张书记,咱们回去吧。”裘加成也被这一番抢白气得脸色铁青,来到张民强的身边,沉声的说道。

    张民强点了点头,虽然他的心中很是不甘,但是眼下这种局势,他能做的,也只有暂时离开,再想别的办法了。

    小曹看着事情的发生,可是此时,哪里有他说话的余地呢,紧绷着脸的他,可不敢在这个时候惹两个领导不高兴。虽然他有些资历,但是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还是很重要的。

    “小曹,你开车,我给老领导打一个电话,看看老领导是不是在江市。”张民强一边上车,一边将他的大哥大拿出来拨打。随着经济的发展,现在就算乡里的一把手们,也都将传呼机换成了这种大家伙。

    小曹的车还没有完全开动,那边的电话就已经拨通了。张民强对于王子君可以说是真正的感激,他一接通电话,就热切的问候道:“老领导,我是民强啊!”

    虽然王子君比张民强年轻很多,但是自从王子君离开了西河子乡之后,不论是张民强还是裘加成,都喜欢按照在乡里的老规矩叫王子君老领导,虽然这个老领导很是年轻,但是王子君要反对他们也振振有词。

    “年轻的老领导”,这就是给王子君再合适不过的定位。

    “嘻嘻,我可不老,您是找子君哥的吧,如果是就请等一下。”清脆的女孩子的笑声,从电话那头响起,听起来很是悦耳,不过张自强的脸却是一红。不过,这电话之中的回答,他可是不能让别人知道了,要不然他这个书记的脸面可就没有地方放了。

    好在在等了半分钟之后,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王子君响亮的笑声:“我是王子君。”

    “老领导,我是民强啊,您在江市不在?我想给您汇报一下工作呢。”张民强听到王子君的声音,就满是笑容的说道。

    听到张民强问自己在不在江市,王子君也是一愣,随即就笑着道:“汇报工作就不用了,不过要喝酒还行,你现在人在哪儿呢?我可以派人去接你。”

    张民强脸上顿时一阵的喜悦,虽然事情没有办成,但是能够和王子君见上一面,他觉得这比项目跑成还让他兴奋得多,当下赶忙道:“老领导我可不敢劳您大驾,我是跟着加成、小曹一起过来的,我现在在江源宾馆,您在哪儿呢,我这就开车过去找您吧。”

    电话那头的王子君开心的笑了,不管张民强是不是知道消息,但是能够听到他的消息,王子君就觉得很高兴,更不会追究这种事情的原因。毕竟作为一个领导干部,有的时候该糊涂的那就得装糊涂,你事事门儿清,哪里还有下属轻松的份儿了?

    “我也在江源宾馆,说你们的位置,我让人接你们。”

    挂了电话的张民强,不待裘加成问,就笑嘻嘻的道:“今天真是好运气,老领导不但在江市,而且就在这江源宾馆里,等一会就让人来接咱们!”

    裘加成和小曹一听说王子君在江源宾馆,也都忍不住喜形于色,毕竟有一年时间没有见过王子君了。作为小曹可能想得还单纯一些,但是作为裘加成和张民强,却是就掺杂着其他的因素,王子君在西河子乡的时候,他们的关系是不错,但是关系毕竟是靠来往维持的,如果时间长了不维持的话,再好的关系慢慢也会淡下来。

    “裘乡长,你说领导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也在喝人家的喜酒啊?”小曹此时已经知道有人在这里结婚,给裘加成和张自强两人敬了烟之后,就笑着问道。

    听小曹这么一说,这两位书记和乡长才知道有人结婚。裘加成点着烟吸了一口道:“我觉得有可能,嗨,这也不知道是谁的婚事,居然弄出这么大的排场。”

    就在三人感慨的时候,一个穿着西装,浑身上下显得光彩夺目的年轻人已经快步来到三人的车前,年轻人朝着三人看了一眼,就笑着问道:“请问,您三位可是西河子乡来的客人?我是王子华,王子君是我哥。”

    张民强一听说是王子君的弟弟,赶忙道:“我们就是西河子乡来的,您好您好。”

    王子华面对张民强伸出的手,心里稍微迟疑了一下,也赶忙热情的将手伸了出去。说实话,他内心里是有点看不起这些乡里面的来人,尽管这三个人比起一般的乡镇干部要衣着光鲜得多,说话也礼貌得多,但是,在他的印象里,这些乡镇干部都是极其粗鲁,没什么本事的,他们以他们自己彪悍的工作作风推动着当地的经济建设。说穿了,农村工作两台戏,计划生育宅基地。因此,他从心里不想结交这些土气的乡下人。

    但是,这些人的身份他是无法忽略的,他们是王子君的老部下。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跟着这位哥哥的步伐,自然就不能怠慢了这些老部下,省得以后不好见面。

    “张书记、裘乡长,我哥正忙着呢,特意交待我来迎接你们,大家跟我来吧。”王子华堆出几分热情和张民强寒暄了两句之后,就领着三人朝着大厅走了过去。

    此时的大厅门口,有不少人群在等候,三个礼桌一字排开,正有人在认真的记录着什么。小曹看着那涌动的人群,心中暗道,我的亲娘哟,这来人还真是不少,光收礼金,恐怕都要收不少呢,也不知道这家人什么来头,结个婚这随礼的都得排队。

    “喂,同志,您给多了,你们一共四个人,礼金一共二百元。”就在他们正要走过这收礼的地方时,一个负责登记的年轻人留下两张毛爷爷,又将其他的十几张钞票顺手递给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这一下别说小曹,就是张民强的脸上,也都露出一丝狐疑。两人只见过嫌弃礼金少的,这礼金多了还退了不收,倒是破天荒头一次见呢。

    王子华看着三人的迟疑之色,轻笑道:“这办喜事,来的都是客,要是不让进吧,显得不近人情,但是要是依着来客的心意吧,又违反规定了,所以干脆每个人收五十元,正好够江源宾馆的自助餐,这不是一举两得嘛。”

    对于王子君结婚收不收礼的问题,王家人也有点头疼。如果不让非亲朋好友之外的人来,未免有点太不近人情了,还显得格外冷清,让莫家人丢面子。而敞开了让人来吧,影响也不好,因此,对于这件两难的事情,还是王子君拍板定的调,那就是只要是沾上边的朋友,不论是哪边来的,来就欢迎,奉上礼金也收,不过就收五十元,这江源宾馆的自助餐是四十九元每一位,就当来参加婚礼的人拿钱自己请自己吃一顿饭算了。

    “我说你们是怎么回事哪?我刚才不是明确无误的告诉你们了吗?那件事已经定了,你们这么死缠烂打的,我有什么办法?你们可别在这儿纠缠不清啊,否则的话,我只好通知你们当地的领导了,项目又不是跑出来的嘛!”就在三人跟着王子华向前走的时候,卢处长不知道从哪里蹦跶出来了,一看见张民强,就气不打一处来。

    张民强等三人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卢处长,说实话,他们三个对于卢处长的话还真是有点害怕,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如果真的告到市领导那里,他们还真是有点担待不起。毕竟,这卢处长乃是农业厅这等要害部门的处长,就算是市领导,有时候为了大局也要让人家三分。

    卢处长此时很是生气,他没想到这两个乡里的干部竟然追到了这里,如果要是让厅长知道了,还以为自己收了他们的贿赂呢。

    正当卢处长气愤不已的时候,站在张民强身旁的王子华开口道:“喂,同志,你认错人了吧?他们三个不是来找你的,他们是我哥的客人。”王子华说话之间,就一拉张民强的手,朝着那中间的大厅走了过去。

    自从成为了处长,卢处长已经很少听到有人敢这么给他说话了,心里就有些不喜,正当他准备反击几句的时候,从他的不远处走过来了一个中年人,冲着那小年轻的喊道:“子华,你老爸人呢?”

    王子华听到这问话,赶忙回头,脸上的笑容顿时多了几分道:“田叔啊,您也来了,快到里面坐着,我爸正等着您呢,您可是姗姗来迟啊。”说话之间,他又指了指张民强他们道:“这是我哥的几个朋友,让我给接一接,他那面事情太紧,我就不陪您了。”

    “好好好,快忙你小子的去吧,叔叔又不是外人,还会跟你计较这些啊!”那中年人哈哈一笑,示意让王子华赶紧去忙。

    卢处长此时却是大气也不敢出一点,心中更是暗自庆幸,幸亏刚才自己的话还没出口,要不然,等回去了这田厅长非得给自己弄双小鞋穿穿。与此同时,他的目光更在张民强等人的身上开始闪动。

    “田厅长,刚才这位是?”在田厅长笑着扭过头来的时候,卢处长壮着胆子向自己的上司问道。

    也许是为了显了自己和王家的关系非同一般,田厅长很愿意给下属把自己和王家的关系细细的解说一番,当即呵呵一笑道:“这是王家的老二王解放的儿子。”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王解放的儿子?那他哥是……,随着这个念头一出现,一个名字出现在了卢处长的心头。刹那间,他的脸色就是一变!

    卢处长的脸上变幻莫测,张民强等人可没有细细琢磨的时间,三个人走进大厅的时候,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看上去既精神又英俊的王子君已经笑着走了过来。

    “老领导,你这身一穿,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要结婚呢!”小曹给王子君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司机,虽然有些时间不见了,但是还是忍不住给王子君说笑道。

    王子君笑了笑,伸了伸手,给三个人握握道:“小曹啊,要不我怎么老夸你眼力好呢,你猜对了,今天就是我结婚呢!”

    真的是老领导结婚!

    此时,不但是小曹,就是张民强和裘加成也都震惊不已,想着外面那火爆的场面,三个人都开始猜测这位以前的王书记,究竟有多大的来头。

    “走,到那边坐坐。”王子君说话之间,就将三人领到了一个接近主席台的沙发上坐下,无拘无束的问候了一番三个人眼前在西河子乡的情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