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五章 群众有苦心难甜 群众有难心难安
    韩明启情绪激动,义愤填膺,一口一句对三一五工程的批评,但是王子君对于自己看人的眼力还是很有把握的,在他眼里,韩明启绝对不是那种可以为民请命的角色,他到这里来,肯定是另有原因的。

    王子君轻轻地将韩明启酒杯里的酒满上,笑着道:“韩部长啊,老百姓毕竟面朝黄土背朝天,小富即安,小进即满,有这个小农意识是再正常不过了!群众的思想不解放,这就更需要你这个宣传部门加大宣传力度了,这个时候,你可得大显身手,造好舆论声势啊!”

    韩明启看着王子君轻笑的模样,眼珠转动之间,话锋一转,直截了当的说道:“王县长,要说干的舒心,我老韩还是觉得跟着您,心里亮堂。跟着杨军才啊,咱们不说也罢!”

    韩明启的心思,王子君哪里会看不出呢?既然他不愿敞开了心胸说话,费尽心思的绕弯子,王子君索性也装糊涂,只是跟韩明启喝酒闲聊,至于县里的事情,他是一句话也不问。

    在王子君这种以静制动的策略之下,韩明启终于憋不住了,几杯酒下肚之后,可谓是脸红脖子粗,再次将杯中的酒一口干进肚里之后,将酒杯一放道:“他赵中泽算个什么东西!这任谁都知道,到位不越位,揽事不争功,我们县委宣传部怎么宣传,是他一个乡党委书记能干涉的吗?他在那儿指手划脚的瞎指挥,也不知道使了什么魔法了,杨军才还偏偏听他的,在常委会上点名批评我,也太他娘的不把我韩明启当回事了吧!”

    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他会来这里呢,原来是找自己诉苦的,王子君在听明白了韩明启的来意之后,淡淡一笑道:“韩部长啊,工作中的磕磕碰碰都是难免的,那舌头还有磨牙的时候呢。如果这件事情确实有你的错误,你认个错儿不就行了,说开了也就完了!”

    “说开?王县长,实事求是的报道,我老韩有什么错?他娘的我不就是不想捧别人的臭脚丫么?他娘的,一个乡党委书记都敢爬到我的头上指手划脚,你说,这还让我怎么工作啊!”韩明启说话之间,手掌狠狠拍在了桌子上。

    王子君没有再劝韩明启,而是倒了一杯茶水放在韩明启的面前,听他慢慢的讲。原来,这韩明启当年因为竞争副县长和赵中泽之间有些龌龊。现在赵中泽在杨军才面前得了宠,韩明启心里自然不痛快。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地给赵中泽弄难堪,但是冷不丁的从下面出脚却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

    本来,赵中泽弄了一篇宣传报道,却被韩明启以宣传不实为由给枪毙了,把另外一个乡给抬了上去。这要是放在别的乡里,那乡里的人也只能忍气吞声的认了,但是这赵中泽可咽不下这口气,他现在是杨军才的红人,哪里肯吃这样的亏?一状就把韩明启给告到了杨军才那里。于是,这韩明启就在常委会上吃了一个大大的排头。

    这些话,韩明启当然不会说得如此的直白,但是夹七夹八之间,王子君却对这种事情有了自己的判断。

    “王县长,那杨军才算是盯住我了,一天到晚都批评县委宣传部的力度不够。说什么干了这么多事没有说出去,让全县的干部寒心,还说什么这都是我这个宣传部长的责任!他娘的,他真以为他那个三一五工程能露一鼻子啊,我看到时候连哭都没地方去呢!他说他的,我干我的,大不了老子不伺候他就是了!”

    韩明启说的是气话,王子君对于韩明启的性格很是了解,他知道韩明启也就是这么一说。回去之后,他虽然不会给杨军才死心塌地的干,却也不会真的撂挑子了。

    “明启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县里交待的工作,你不但要干好,还要加把劲,干出成绩来让所有人都看看!”王子君沉吟之间,一丝笑容就出现在他的脸上。

    听着王子君这般反常的话,韩明启的神色不由就是一变,他不敢相信这种话是从王子君口里说出来的。他之所以来王子君这里诉苦,那就是觉得王子君和杨军才不对付,所以才过来,一来是跟着王子君拉拉关系,这二来呢,也吐吐心中的怨气。

    这不对啊,凭着他对王子君的了解,就算是王子君不理会这种事情,也会对这种假大空的政绩工程嗤之以鼻,怎么会要求自己给他们吹嘘呢?

    “这么大的工作,韩部长你不能太保守了,既然杨书记一味的强调将这项工程宣传到位,那你就落实领导的意图好了,切实加大宣传力度,争取达到电台有声,报纸有名,电视有影的状态,如此以来,才能彰显出你宣传部长抓工作的水平来,不管怎么说,这三一五工程可是咱们县里的重点工作啊!”

    重点工作这几个字王子君说的很重,听着这几个字,韩明启的眼眸动了动,好像明白了过来。他沉吟了瞬间,心中突然涌过一丝颤抖,但是瞬间的功夫,韩明启的神色就变得坚决起来。

    “王县长,您批评的对!我错了,我不该为了一己私利影响了全县的工作安排,我这就去联系人,跟相关媒体沟通协调一下,早日把咱们芦北县的三一五工程宣传出去。”

    一把拉住韩明启的手,拦住要走的韩明启道:“老韩,你这个人干活还是那般风风火火的,有道是磨刀不误砍柴工,你不吃饱要是饿出病来,岂不是同样会耽误工作么?”

    “谢谢王县长的关心,那咱们再吃点。”韩明启难为情的挠挠头,重新坐定了,此时的他,已经只字不提刚才的事情,而是一边吃饭,一边笑着说一些陈年旧事。

    两人说笑之间,就吃完了一顿饭。这一顿饭之后,韩明启就精神抖擞的离开了省委党校,就好像刚才在党校旁边吃了一顿饭,就把他干工作的热情再次挑起来了一般。不过,这两人虽然没有说,但是各自的心思,却是彼此心照不宣的。

    送走了韩明启,王子君脸上的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他没想到,自己才下定决心不久,就这样走出了第一步。

    这一步的迈出,意味着自己将要向一个在山省之中有着巨大能量的团体开始了自己的挑战。以往和杨军才的争斗,虽然杨军才也借用了这个团体的力量,但是因为对方培养下一代的目的,所以根本就没有正面出手。

    杨军才在山省可是被自己压制,但是绝对不能翻船。而自己这么做的事情,那个团体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不过已经下定了决心的王子君,依然是不准备再收手。

    初入党校的时候,王子君虽然没有掐断和芦北县的联系,但是却也没有积极的了解过芦北县的事情,但是随着他决心的下定,芦北县的一切,都清清楚楚的映入了他的眼中。

    县人大主任曾一可要提前一年退休,王子君思索着从蔡辰斌那里传来的话,知道芦北县将会有一场大的变动,随着曾一可的离职,恐怕会有一些人上来,更有一些人会被挪走。至于上来的人是谁,王子君不必太关心,但是被挪开的,却是明确无误的:这就是他王子君以往的嫡系。

    前两天,孙贺州来看他,虽然孙贺州没有明着说什么,只是跟他闲聊了-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作为山省最早赏识自己的人,郑东方可谓是自己在芦北县发力的最好靠山,但是从现在郑东方给自己安排工作的态度来看,却也说明了他不希望自己再去芦北县趟那一滩的浑水的,但是这件事情,自己真的能够放下不管么?

    聂贺军希望自己去省委,郑东方希望自己去市委,不论是那一项安排,落在一些人的身上,都会让他们喜出望外的,可是自己呢?却是一定要搏上一搏!人生几何,对酒当歌,该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

    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再次恢复了从容,他的路,只有他自己走下去,而他也绝不会做被人牵线的木偶。

    春天来了,春风吹拂着大地,吹青了小草,吹绿了树,更吹得那些喜欢美的年轻女子迫不及待地褪去了冬天的臃肿,显得犹如一颗颗春天绽放的小草,在山垣市的大街上尽显着无尽的妖娆。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王子君的嘱托,还是那边真的很是用力,铺天盖地的宣传,不论是从报纸还是从电视之上都不断地传出来,加强民生调节的芦北县,真正达到了电台有声、报纸有名、电视有影的效果,一时间风头冲出了安易市,传遍了整个山省,已经是隔着门缝吹喇叭,名符其实的名声在外了!

    “班头儿,你们芦北县干的不错啊,这《山省日报》都快成你们芦北日报了,每天都报道你们芦北县的消息呢,简直就是给芦北开设的专栏嘛。”

    张舒志扬着手里的报纸,笑着和王子君说道。随着青干班的将要解散,班里的氛围变得很是不一样了,很多和王子君有些不对付的人,此时也都开始化解这种尴尬,而张舒志更是快速的向王子君靠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