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六章 舍不得孩套不住狼 舍不得爹哄不笑杨
    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对于张舒志这种人,王子君觉得只要跟自己没有解不开的矛盾,大多都是一笑泯恩仇。他来党校虽然不是单纯的为扩充自己的人脉来的,但是多条朋友多条路,王子君可不想把自己的道路给堵死了。

    张舒志说芦北县的工作蒸蒸日上,倒也是由衷地夸赞王子君的。毕竟,他只是知道王子君乃是芦北县的县长,对于其他的事情,他可是不太清楚的。

    “哎,时代前进我前进,原来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思想观念已经过时了,一个县的对外形象也是软实力啊。大家别忘了,我们芦北可是国家级贫困县,将来谁要是有招商引资的好项目,可别忘了给我们芦北分一杯羹啊。”这个时候,这种场合,王子君也只能谦虚一下,不过他这种谦虚的话要是被杨军才听到了,恐怕又该认为这家伙心怀不轨,又想给自己添乱了。

    在张舒志和王子君说话的时候,很多人都在注意着两个人,尤其是正在努力的和王子君修补关系的李松梅,更是不放过这个捧场的机会,她抿嘴一笑,怂恿道:“班头儿啊,你真是太谦虚了,你没听说过嘛,后来者居上,依我看,芦北县这叫守着金山要饭吃,装穷哪。其实呢,你们县实力强、后劲足着哪!班头儿,不如趁着咱们毕业参观这个机会,让我们到芦北县学习学习你们的先进经验,然后趁机宰你一顿吧?”

    李松梅这娘们儿说话还是蛮有水平的,不经意之间说出的话,既达到了拐着弯儿的拍王子君马屁的目的,又把气氛给烘托出来了。这个要求一定要去芦北县,那个说王班头儿你这个地头龙可得好好接待。面对这些起哄的同学,王子君也大笑着,只要去芦北,保证陪吃陪住陪玩一条龙!

    这起哄声好不容易才平息了,王子君的神色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不过他的脸上,却多出了一丝丝的笑意。

    就在王子君的培训进入最后阶段的时候,芦北县的三一五工程在有些人的眼中,已经如火如荼的全面铺开了。通过宣传发动等一系列措施,全县各个乡镇,都掀起了推进三一五工程的新**。

    “中泽,干得不错,站在这片山峰上,想想到了夏天,果树成林的情形,真是万分期待啊!”杨军才黑色的风衣披在身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前方已经完全换上了苹果树和枣树的树林,豪情万丈的说道,颇有一副指点江山,成竹在胸的模样。

    赵中泽此时紧跟杨军才,他的穿着显得越发的朴实。此时听到杨军才频频肯定自己的工作,立马谦虚的一笑,谄媚道:“杨书记,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啊。要不是您领导得好,就凭我这脑袋瓜子,就算再过十年,我也想不出来这个招儿啊!”

    说到这里,看着眉开眼笑的杨军才,赵中泽接着道:“杨书记,前两天我下村里去座谈,和几个老农算了笔经济账,这不算不知道,一算可是吓一跳啊,按照您的规划,老百姓人均收入比之以前那可是多收入一千多块啊!”

    “老百姓还是朴实、知足,这笔帐一算完,他们都说杨书记您是他们的大恩人哪!”

    赵中泽是什么好听说什么,但是跟在赵中泽身后的河湾乡乡长钱学修却是嘴角歪了歪,暗道,这赵中泽的脸皮真是比城墙还厚呢,净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这嘴片子上下一碰,一张一合,死蛤蟆也能被他给说活了!还他娘的大恩人呢,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下面的群众是什么反应,别说杨军才的娘了,就是他奶奶辈的也不知道被骂了多少回了,只是,这话虽然是实情,他钱学修却并不敢说出来。

    “中泽啊,你净拣好听的话糊弄我,作为一个主政一方的同志,不能不报忧光报喜呀!你要是以偏概全,可是不利于上级作决策的。”杨军才回头看着赵中泽,脸上带着笑容说道。

    这话听起来像是批评,但是那笑容分明是对赵中泽的高度肯定。作为当事人,赵中泽当然明白杨书记心里早已是心花怒放了,当下更是表现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不满的说道:“杨书记,您这可是冤枉我老赵了,我这个人拙嘴笨舌的,有一说一,哪敢有半分糊弄?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老百姓怎么说的,我就跟您怎么学了,我就是想造假,也造不出来啊!”

    说到这里,赵中泽顿了一下,又接着道:“对了,老百姓还有一个关于您和咱们那位王县长的顺口溜呢。原话我记不住了,反正大概意思就是王县长在意的是当官的脸面子,您杨书记呢,在意的是老百姓的钱袋子!”

    钱学修看着赵中泽笑眯眯的模样,心中暗道这一次办公室又有的忙了,这么一个顺口溜不怎么耗费时间,但是想要编得让赵中泽满意,那不知道得耗死多少个脑细胞呢。

    杨军才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他点了点赵中泽没有说话,但是他的手指,却是已经说明了问题。

    此时的山峰,已经是漫山的青翠了,嫩绿的草,都已经从山峰的夹缝中再次拱了出来,清新的空气,在春风的吹动之中,更是让人心中舒畅。

    “喔喔喔”,就在杨军才准备走下山峰的时候,就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披着一个大袄,手中拿着个鞭子正在吆喝,在他的旁边,几十只大小不一的波尔山羊正在慢吞吞的吃草。

    “老人家,您老的身体很结实嘛。”杨军才看到那些波尔山羊,眼前顿时一亮,快步的朝着那老汉走了过去。

    老汉一见这么多人,就做出了一副害怕要走开的样子,而赵中泽却是快步走了过去,安慰道:“老赵头,别怕,这是咱们县里的杨书记啊。”

    “杨书记?您就是提倡让我们种果树、养山羊的杨书记?”老汉看到杨军才,脸上顿时露出了无尽的感激之意。

    杨军才看着老汉,脸上故意做出姿态道:“老人家,我就是杨军才。”

    “杨书记,大恩人啊,您这政策就是好啊,老汉我三个儿子,两个都没有娶上媳妇,还不是嫌咱家贫嘛。这下可好了,您一提倡养波尔山羊,老汉我觉得发财的机会来了,就养了这三十四头,虽然还没有挣钱,但是总算是有奔头啦,这几天,给我儿子说对象的都快踢破门槛啦!”

    说到这里,那赵老头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道:“杨书记,您可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哪,老头子谢谢您了!”说话之间,那老赵头就做出了一副要跪下的样子。

    杨军才哪里见过这个?慌神之下,赶紧伸手搀住那老汉道:“老人家老人家,我做得还远远不够哇,您这么夸我可真是让我汗颜哪。”虽然嘴里说着汗颜,但是杨书记的脸却好似三月的山花,开得那叫一个绚烂。

    在赵老汉的一再感恩之下,杨军才终于抽了一支老汉自己卷的旱烟,呛得杨军才咳个不停,脸上却眉开眼笑,连连点头答应让乡里再给老汉争取二十头养波尔山羊的指标。

    乡里的几个干部,眼睁睁的看着那赶着羊过去的赵老汉,一个个眼睛都有点发直了,他们看着这老汉,又看看正一脸严肃的站在杨军才旁边的赵中泽,心中暗道,这赵书记可真敢下本啊,把自家的老爹都豁出来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老爹哄不笑杨啊,怪不得能在杨书记面前这么得宠呢。

    “羊成群,果飘香,中泽啊,咱们为官一任,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造福一方么?”杨军才看着那赵老汉隐隐约约消失在山峰旁边的身影,感慨万千的说道。

    杨军才是县委书记,他说话其他人自然是频频点头的份儿了,赵中泽更是顺着他道:“杨书记,您说得太好了,要不是您来芦北县,哪里会呈现这么一个良好的发展态势呢,黄鼠狼终究是驾不住辕的!”

    杨军才笑了笑,拍了拍赵中泽的肩膀道:“这三一五工程,就是咱们芦北县的一个民心工程,你这个河湾乡,更是咱们芦北县的一个名片,过两天市委程书记和葛部长要来咱们县里调研,你给我好好准备一下,这里就很好,虽然现在果树刚刚抽芽,但是这山峰上要是有成群的波尔山羊,也能让领导眼前一亮,看到咱们更大的成绩不是?”

    杨军才的话,赵中泽立马就心领神会了,当下言辞凿凿地向杨军才保证道:“杨书记,您尽管放心好了,我们河湾乡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嗯,县里面有些干部的思想观念还比不上你一个乡党委书记,真是不知道他们是通过什么途径上来的,不过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大活人却多的是。这干部任用制度上,我一向觉得不仅要严把入口,还要敞开出口。不换思想就换人,这些陈词滥调的东西,就得把它们丢在历史的尘埃里,把那些有能力的干部放到合适的位置上来,给他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你说是不是中泽书记?”杨军才拍了一下赵中泽的肩,意味深长的说道。

    此时的赵中泽哪里会不明白领导的意思?当下慌忙点头,把头点得像鸡啄米一般。

    就在这时,一个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一看见赵中泽,就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赵中泽一看到这个干部,脸色顿时就是一变,不过瞬间他就大声的说道:“王三顺,我告诉你,每个村养殖波尔山羊的指标已经确定了,你再怎么死缠烂打,我也没那么多了,你们村里是情况特殊,但是你也得照顾一下其他村的感受吧?我这个乡党委书记要是一碗水端不平的话,你让我怎么跟其他村的支书村长交代哪?”

    那干部一愣,张张嘴,磕巴道:“赵书记,我……我们……”

    “什么我们不我们的,你们村的情况我知道,但是这不是理由,波尔山羊是条致富门路,大家都希望多弄点儿,老王,你也是老干部了,不能光想着你们村,你应该放眼全乡,不能净给乡里出难题啊!”赵中泽走到那干部的身旁,大声的说道。

    那干部有点目瞪口呆,但是一时间,他还真有点说不出话来,看着赵中泽的模样,他更是你你我我的说个不停。

    “中泽,是怎么回事啊?”杨军才轻轻地漫步走了上来,笑吟吟的问道。

    “杨书记,哎呀,我这乡里都快争乱套了。每个村都想尽量多争取点指标,我大会开、小会讲,对他们已经晓之以理了,要顾全乡里的大局,您看,这不照样还是争得乱七八糟吗?就拿这个王三顺来讲,仗着自己当了多年干部,是个老资格了,非得缠磨着多吃多占,要不是看在他也是为村里谋好事的份儿上,我真想撤了他的职!”

    王三顺别的没有听清,但是撤了他的职这句话可是狠狠的敲在他的脑壳上。对于赵书记说一不二的性格,他可是太清楚了,一时间竟被吓得呆在了那里。

    “这位同志啊,你们赵书记说的是不是事实啊?”杨军才看着王三顺,笑眯眯的问道。

    王三顺此时哪里敢说个半个不字?本来他还有一些重要情况要和赵中泽汇报,但是现在关系到他的位置,他也顾不得村里的事情了,当下赶忙点头称是。

    看着王三顺诚惶诚恐的模样,杨军才大手一挥道:“中泽啊,这个同志不就是带领群众致富的心思重了些么,你也不要要求太严了,这样吧,他们村里不是有缺口么,那就从县里再给你们乡里调集两千头波尔山羊来,老百姓有发展经济的迫切愿望,作为政府部门,应该大力支持才对,怎么能因为指标问题,影响大家的积极性呢?”

    “是是是,杨书记,我思想不过关,我改正,我这就改正。”赵中泽一副低头认错的模样,让杨军才很是欣慰。看着这大好河山,看着四周果树羊群,一时间心中豪气纵生,想到自己老爹所说的立大志、干大事的训诫,不觉又有了几分感悟。

    只要这个三一五工程的政绩树立起来,然后再把那些投进南边的钱翻了个儿,不但自己会进账颇丰,还能够一举让县里面的财政状况有一个大大的跨越和提升,到时候,我看谁能够拦得住我芦北县高配升级的路,二十九岁的副厅级,舍我其谁?想想都让人心动不已啊!

    想着程万寿和葛长礼要给自己争取的事情,杨军才更是感到心旷神怡,脚下生风,他觉得自己要是将这项工程做的更好一点,进入安易市委的路,也许就不会那么长了。

    这么好的成绩,如果光让领导欣赏实在是不过瘾,如果能够将王子君邀请过来看看,不知道他该作何感想?

    杨军才书记匆匆的走了,毕竟作为县委书记,他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在将杨书记送到乡界之外后,赵中泽这才缓过了气来。本来犹如春风拂面一般的笑容,刹那间变得比寒冰还要冷厉三分,他冷冷的看着眼前低头不语的王三顺,手掌狠狠的一拍桌子道:“王三顺,你小子要干什么,是不是看着老子吉星高照,想要搅了老子的局呢?”

    王三顺此时也清醒了过来,他满是敬畏的看着赵中泽道:“赵书记,您别误会,您可千万别误会,我也没有想到杨书记会在那里,要是知道杨书记在,您就是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这么做啊!” 360搜索:.☆//☆

    “量你个鳖孙也没这种胆子!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书记,村里的左家兄弟在家里杀羊,我们村干部去阻止他,这家伙不但不听,他们家的老三还叫嚣着我们要是再敢阻拦,就把我们也给开膛破肚了!二亮气不过,顶了他几句,结果他二话不说,上来就把二亮给跺地下了!”王三顺说话之时,脸上的气愤之色又上来了。

    赵中泽知道这个二亮乃是王三顺的侄子,在村里当民兵队长,当下哼了一声之后,就冷声的吩咐党委秘书道:“你通知派出所,让他们跟着老王去抓人,私自宰杀波尔山羊,公然跟政府作对,真是反了他们了!”

    在河湾乡,赵中泽的地位现在也是节节攀升,一言九鼎,他的话一出口,党委秘书也不敢怠慢,带着王三顺就出门去找派出所出警了。

    乡长钱学修看着没有其他事情了,也准备走人,不料却被赵中泽叫住了:“钱乡长,今天杨书记的话你听到了吧?”

    钱学修心中暗道,杨军才的话又不是光给你一个人说的,我们都在旁边,哪里会听不到呢,不过他现在可不敢和赵中泽较劲,赶忙道:“赵书记,我都听到了,我正想要恭喜您呢,这一次估计您要鹏程万里了!”

    “哈哈哈,老伙计,你也给我来这个?咱们谁跟谁啊,有大哥我的,就绝对少不了兄弟你的,你说是不是?”赵中泽手掌一挥,气势十足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