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二章 人哄地一会 地坑人一季
    胡一峰的脸色铁青,他的到来,让那些披着白色塑料布的人们手足无措,而一些吓得慌了手脚的装作牧羊人的乡村干部,更是手忙脚乱,扯上塑料布就往身上披。

    青青的山,此时也在胡省长的面前露出了它的真面目:一层青色的涂料,依旧散发着刺鼻的气味,但是涂料之间,一棵棵间隔均匀的果树,却是画的惟妙惟肖。

    想到这些老百姓居然在这种环境里蹲着,目的只不过是想让他看一眼,胡一峰的心里就震怒不已!如果弄出这一计策的是别人,那他早就下令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了,可是现在,他却不能不慎重考虑,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杨度陆的儿子。

    杨度陆就这一个儿子,如果自己贸然出手的话,那对于自己和杨度陆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势必出现一个大大的裂痕,可是,如果没有任何动作的话,那自己又拿什么来给全省人民一个交代呢?

    目光不觉落在那只已经被石头砸死的老狼身上,胡一峰看着躺在地上瞪着眼睛的老狼,就觉心头一阵难受,那老狼的眼珠,好像在讥讽他似的!

    胡一峰不开口,此时此刻,又有谁敢说话呢?就连郑东方,此时也只是装呆充愣。

    “走吧。”胡一峰没有说什么,他张张嘴想要对这些村民说些什么,可是他的良心,他的良知,让他觉得无话可说。在往下走的瞬间,胡一峰突然转过身来,躬身朝着那些村民深深的鞠了一躬。

    胡一峰这个突然的举动,让在场的人全都大吃一惊,他们猜不出省长此时的心情,随着这些干部的迈步离开,整座山峰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

    回去的车依旧是那辆车,人还是那些人,但是气氛却跟以前不一样了。所有人都紧闭着嘴巴,动也不动一下,生怕自己不小心成了出头的椽子,将省长的目光招惹到自己身上来了。

    “胡省长,您别担心,这件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关永贺明白胡一峰和杨度陆的关系,在沉吟了瞬间之后,就轻声的对胡一峰说道。

    不等关永贺把话说完,胡一峰就无力的挥了挥手,关永贺的提醒是善意的,他怕他为难。但是,他却不能那么做,纸里怎么能保得住火呢?

    郑东方不说,这些学员不说,毕竟他们起码的政治立场还是有的;记者们作为党和政府的喉舌,也可以不说,但是,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那些参与表演的人呢?就算自己把这件事情的保密工作当成政治任务布置下去,要求大家全都保持缄默,让这个龌龊的事情瞒天过海,他胡一峰又能有几分把握呢?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他心中很清楚,这种事情没有这么凑巧,他更不会相信,杨军才居然这般的倒霉,偏偏在这种关键的时刻,被一只从山峰旁边跑出来的狼给搅和了!

    多年的政治经验,让胡一峰猛的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事有些蹊跷呢,这是有人在对杨军才动手,只不过人家手法高明,每一处都做得天衣无缝,哪怕你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自己吃了哑巴亏,却也说不出口!

    此时的商务车上,杨军才已经坐在了最下方,脸上无精打采的,再也不像刚才迎接胡一峰时那般的神采飞扬了。

    “王子君。”胡一峰心思转动之间,默默的念叨着这个名字,一丝厉色,在他的眼里闪动。

    王子君和杨军才的关系他知道,而能够完成对杨军才绝杀的,在胡一峰看来,也只有王子君了。绝杀,这可是真正的绝杀。心里感叹之余,胡一峰的心中更是升起了一股怒意,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王子君这个小子阴谋得逞了!

    挤走杨军才,他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争这个芦北县的县委书记?这一次,自己就是把这张老脸豁出去,也决不能让这个人如愿以偿了!拳头紧紧的握了一下,胡一峰下定了决心。

    汽车飞驰而去,此时的胡一峰已经没有了在芦北县逗留的心思,目光在车里不断地转动,一个个念头,在他的心里快速的旋转。

    “嘎吱!”轻轻地刹车声,将胡一峰从沉吟之中惊醒了过来,他看着那开车的司机,轻声的问道:“怎么了?”

    “胡省长,前面有很多老百姓,把路给堵了!”司机听到省长问话,赶忙小心的回答道。

    胡一峰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击中了他。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出来了,他还真不能逃避,沉吟了瞬间,就让随行的秘书下车去了解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胡省长,这些老百姓是去县城上访的,要求县委杨书记包赔损失。”隔了五六分钟,秘书就从外面上了车,小声的给胡一峰汇报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心情越加不爽的胡一峰,对于秘书的吞吞吐吐很是不满,眼眸一瞪的他沉声的朝着秘书问道。

    “胡省长,这些老百姓说,县里让他们出钱买的果树苗大部分都是病苗,种的时候看不出来,现在都开始烂根儿了!”秘书看出了省长的不高兴,赶紧解释道。

    果树苗烂根?胡一峰的神色,变得越加的严肃起来,对于这种事情的严重性,他心中有数,作为一个从基层上来的干部,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土地是老百姓的命根子,人哄地一会儿,地坑人一季!如果说刚才那场只是一场闹剧的话,那么现在,这果树烂根的事情,那就是一个性质极其恶劣的坑农害农事件了!

    “军才,你的果树苗都是从哪里定购的?”胡一峰沉吟了瞬间,就将目光看向了杨军才。

    正懵懵糟糟的杨军才,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在他旁边的一位省政府办公厅的工作人员赶紧拍了拍他的肩膀,杨书记这才反应过来。

    “胡省长,您说什么?”杨军才看着胡一峰,不知所措的说道。

    杨军才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更是让胡一峰不爽,在他看来,作为一个领导干部,过硬的心理素质也是必不可少的,胜不骄,败不馁,不说越挫越勇,至少也该泰山压顶而不变色才对,杨军才这种窝囊的表现,让他十分失望。人哪,总是在这样起落沉浮中挣扎,谁能保证自己步步都是一马平川呢?

    恨铁不成钢,此时的胡一峰,心里充满了恨铁不成钢的痛惜。不过,多年的从政生涯,还是让他强忍着心中的怒意道:“我问你,这些果树苗是从哪里进来的?”

    “果树苗是从哪里进来的?”杨军才逐字重复了一遍胡一峰的问题,眼眸更是转动了瞬间,这才颤抖着声音说道:“这些果树苗是……是刘传法负责购进的。”

    刘传法是谁,胡一峰并不知道,不过此时他也没心思计较此人是谁了,冲着杨军才冷冷的瞪了一眼,气不打一处来的喝道:“去,把这个东西给我叫过来!”

    “是,我这就过去。”此时的杨军才巴不得离开这里,在这里,在胡一峰的气势之下,他觉得自己如坐针毡,浑身难受。而那无数披着白色塑料布的人,更是让他的心情难以平静。

    就在杨军才手忙脚乱的下了车去找刘传法的时候,坐在后面车里的刘传法正急着给自己的弟弟打电话。刚才这场闹剧还没有发生的时候,刘传法以为今天是幸运日,不但是他老板杨军才的幸运日,还是他自己的幸运日。

    杨军才扶摇直上,而他也能够顺着这个扶摇直上的大树沾沾光。可是那一声狼吼,却把这精心策划的一切都给毁了。这条该死的狼,它个畜生为什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现呢?

    咬牙切齿的同时,刘传法心里隐约还有点庆幸,这件事办砸了不假,但是换个角度想想,赵中泽却倒台了,杨军才一心想要提携他的计划恐怕就要变成泡影了,但是他刘传法却不会承担什么责任,毕竟他只是县委办公室的主任,不是赵中泽这样的操作者。这岂不是意味着一个眼看就要飞走了的位置又空出来了?

    可是,他的庆幸还没有多长时间,前面上访的老百姓就让他受到了当头棒喝:果树苗出问题了!据前方传来的消息说,县里弄来的果树苗大部分都是病树苗,现在差不多已经死了一之我的书记人生

    这劈头盖脸的一通对骂,立马就把刘传法给骂傻眼了,不过此时,刘传法已经没有心思再追究自己和弟弟究竟是什么造的了,他想的是刘传福说的最后一句话。

    大嫂拿了大头?谁是刘传福的大嫂?当然是自家的老婆了,想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刘传法的心快揪成一团了!

    “传法,你给我出来一下。”杨军才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以前听到这种招呼,刘传法肯定会屁颠儿屁颠儿的跑过去迎接了,但是此时此刻,心乱如麻的刘传法却没有半点回答的心思了。

    杨军才看到失魂落魄的刘传法,心情越加的灰暗,虽然在路上他也怀疑刘传法在果树苗的定购环节上出了漏洞,可是,这种猜测变成现实之时,还是让他手脚冰凉,无法接受。

    他心里清楚,这件事情一旦查明,他的三一五工程将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了,一个伴随他终身的一个污点,无法洗刷掉了。

    “刘传法,你给我说清楚,那些果树苗究竟是怎么了?”杨军才一把将刘传法从汽车里拽出来,气急败坏的问道。

    呆呆的站在那里的刘传法,被这冷不丁的一拽弄了个趔趄,差点没有摔倒在地上,但是这一拽,还真让他清醒了过来。看着死死的拽住自己的杨军才,刘传法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把杨军才的胳膊拨拉开来,一反常态的吼道:“你给我松手,老子自己有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