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五章 政治斗争是把锯 你不来我不去
    两人说话之间,又谈到了钱的问题,现在县里财政困难,要想一下子解决这种问题,还真是压力不小呢。

    “王县长,也别光想这些了,今天中午啊,咱们别去食堂吃饭了,每天都是那几样菜,不如换个口味尝尝,我知道有个小饭馆的牛肉面做得不错,要不,咱俩今天中午去那儿尝尝?”肖子东看着已经指在了十二点的表针,笑着向王子君建议道。

    对于肖子东的建议,王子君根本就没有考虑,就笑着道:“你不说还好,你这一说,我这肚子开始抗议了。好吧,咱们就去试吃一次,看看这传说中的牛肉面到底怎么样!”

    两人说定,王子君就给蔡辰斌打了个电话,只是一会功夫,就来到了离县委大院有两里地的牛肉面馆,这里地方不大,只有三间门市,但是整个面馆倒也整洁。

    因为三人来的时候正是饭点,所以人不少,好不容易等了个空桌子坐下,服务员就立马过来了。

    “老板,您想吃点什么?”那个负责点菜的服务员,已经开始称呼顾客老板,却不管这些顾客到底是不是老板。

    肖子东看向王子君,虽然是他提议的,但是这点菜的活计,他还是本能的想让王子君作主的。见肖子东看向自己,王子君朝着肖子东一摆手道:“这次来我们已经说好了,我只管吃,至于吃什么,就看老肖你的口感了。”

    “那好,既然这样,服务员,你就给我们来一个鱼香肉丝,一份木耳烧腐竹,一份干煸藕丝,一份家常烧鱼肚,然后再上三大碗牛肉面,就这些了!”肖子东也不推脱,很是熟练的对服务员吩咐道,看这点菜的架势,这面馆肖子东应该很熟了。

    记了菜单的服务员快步的走向下一桌客人,而此时,蔡辰斌也走了过来,他看到桌子上的茶壶,赶忙给这两位县长倒水。

    “这个面馆不但牛肉面做得味道独特,最有特色的还是他们的家常小炒,等一会儿王县长您尝尝就知道了,真真是名符其实的既痛快了嘴,又痛快了心哪!”肖子东端起自己面前的水,笑吟吟的对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笑了笑,正准备开口,就听耳边有熟悉的声音道:“老板,算账。”听到这声音,王子君下意识的扭头一看,却见在自己的不远处,穿着一身休闲装的杜小程正从饭桌上站起来了。

    杜小程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在她的对面,一个穿着青色西装,显得很是精神的年轻人正坐在杜小程的旁边,看到杜小程站起来要付账,这个年轻人赶紧站起来,手忙脚乱的掏钱。

    看到杜小程和这年轻人的局促模样,王子君瞬间就有了一个判断,心里不免有些发酸,估计这年轻人就是杜小程的对象了!

    你都是一个结过婚的人了,没来由的吃什么醋啊!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的王子君,暗暗自嘲了一下,掩饰的端过水杯猛灌了一口,被热水结结实实的烫了一下,眼里烫出了泪花,嗓子眼儿也觉得**辣的,很不舒服。

    男人哪!天生喜欢怜香惜玉,就算自己不想吃要避开的女人,见到她和别人在一起,也会觉得不自在,像是原本属于自己的一个东西被别人瞄上了似的,嫉妒得很哪。

    “老杜家的这个丫头,这相亲的对象估计都快成一个排了,看来这次又没戏了!老杜急得不得了,这丫头倒好,整天没事人儿似的,你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怎么想的呢。”肖子东对于杜小程的事情好像了解的不少,看着杜小程离开的身影,嘴里跟王子君抱怨道。此时的他,浑然忘记了自己眼前的这位县长大人,其实并不比那位贤侄女大上多少。

    王子君笑了笑,正要说话,兜里的手机铃声突然间响了。

    王子君掏出手机一看,是从山垣市打来的电话,他拿起手机走出饭馆,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了张露佳那熟悉而轻柔的声音。

    “喂,是子君吗?”

    “是我,露佳姐,有事啊?”王子君想到张露佳昨天晚上才刚刚和自己煲过电话粥,心中就生出了一丝猜测。

    “子君,事情好像有了变化,我听说省委有了决定,说是要针对你们这批青年干部实施全方位的培养,简单的说,就是基层的进机关,机关的下基层。”张露佳很是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所以在声音之中就多了一份担忧。

    王子君顿时就是一动,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基层的进机关,机关的下基层,要说起来,这对大部分人都是一件好事,但是这对于王子君来说,却并不看好。

    从工作以来,王子君主要就是在县乡两级了,基层履历很是丰富,而他在学校里担任团委书记的经历,根本就算不上机关工作。这样一算,他的去留也就定了,那就是无论被分配到哪个机关单位,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他根本不可能到芦北县当这个县委书记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进入机关就能够结交人脉,更能够借机而上,但是对于王子君来说,却并不是一条上好的选择,毕竟芦北县已经确定要高配了,如果王子君坐上县委书记的位置,那他的副厅级就是板上定钉,不会跑了。可是现在,进入省委机关的话,不可能一下子就给他一个副厅级的职位。

    沉吟了瞬间,王子君轻声的问道:“这个事情,你知道是谁提议的吗?”

    “听说是齐省长。”张露佳绷了绷脸,沉声的说道。

    ……郑东方的办公室里,快速翻动文件的郑东方,不断地在文件上批注着什么。

    “郑书记,葛部长来了。”秘书章德龙恭敬地走到门内,轻声的朝着郑东方说道。低头将自己面前的那份文件签署完,郑东方这才抬起来道:“请葛部长过来吧。”

    葛长礼来得很快,半分钟时间,就已经来到了郑东方的办公室。作为组织部长,他虽然和程万寿走得很近,但是对郑东方,却也是小心得紧。

    “郑书记,您找我”葛长礼在郑东方面前坐下,笑吟吟的说道。

    “葛部长啊,有点事情需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郑东方对于这次谈话,完全是早有准备,他不慌不忙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着对葛长礼道。

    葛长礼没有说话,他将章德龙递给自己的茶杯朝着自己的身边放了放,一副等待吩咐的模样。

    “芦北县的事情,相信葛部长你也听到了,军才同志提交了辞职报告,对于这种敢于正视自己的错误,勇于承担责任的同志,我们在批评教育的同时,还要体现一下组织的关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就改还是好同志嘛!”

    郑东方放下茶杯,话锋一转道:“不过态度是态度,工作是工作,现在芦北县的工作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群龙无首啊,眼下,在杨军才同志离开芦北县的时候,咱们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芦北县的班子配备问题。”

    “郑书记您说得对,我也觉得对芦北县县委应该早下一个决断,也好让新一届的班子更好的履行职责,把急需处理的工作理顺了。”葛长礼笑眯眯的接过郑东方的话茬,顺水推舟地对郑东方说道。

    葛长礼同意的这么爽快,倒是大大出乎郑东方的意外。这家伙可是一个滑头!郑东方沉吟之中,决定不给葛长礼兜圈子的时间,爽朗一笑道:“葛部长说的不错,你看芦北县的县长王子君怎么样?这个同志有驾驭全局的能力,也有处理事情的手腕,在县长这个位置上干得有声有色,又熟悉芦北县的情况,这个一把手的担手交给他应该不错。”

    对于郑东方的提议,葛长礼丝毫没有觉得诧异,他知道芦北县这个一把手的位置,郑东方是铁了心的给王子君的,对于这个提议,要是以前,他还真是没什么可说的,不但是他,就算是程万寿来了,也没有阻拦的借口。

    但是现在嘛,葛长礼心里可是轻松多了。自己有尚方宝剑在手,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去忤逆他的!只要把这个文件交给郑东方,无需自己多言,他这个计划就会落空的。

    打定主意之后,葛长礼轻笑一声道:“郑书记,对于王子君同志接任芦北县委书记一职,我举双手赞成。王子君同志有干劲,有想法,更能够掌控局面,对于现在的芦北县来说,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郑东方的神色一凝,他可不是一个年轻人,作为一个副省级市的市委书记,多年的政治经验让他突然觉得这项计划实施得太顺利了,怎么有些反常呢?按常理来说,葛长礼不该、也不会来给王子君歌功颂德。

    “不过,”葛长礼话锋一转,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

    “不过什么?”郑东方双眸炯炯如电的看着葛长礼,沉声的问道。

    “郑书记,这是省委组织部刚刚传真过来的一份文件,您看一下。”葛长礼一边说,一边将手里的一份文件递给了郑东方,郑东方看着文件上的内容,脸色就是一变。

    对于文件上的全方位培养的打算,郑东方从心中还是赞同的,但是从这份文件如此巧合的下发时间来看,似乎其寓意又有点非同一般。依照他多年的政治经验,几乎瞬间的功夫,郑东方就敏感地意识到,政治斗争是把锯,你不来我不去。这份文件的出台,分明就是冲着王子君来的!

    既然芦北县的县委书记高配已经成了事实,那我就让你当不成县委书记。当不了这个县委书记,光凭进了省委机关,哪有提升成为副厅来得实惠呢?

    有道是官场之中一步快,步步快,一旦冷不丁的遇到一个坎儿,被动之下,有可能会影响人的一生。现在,郑东方就觉得这份文件,就是有人故意在给王子君设坎儿呢。

    郑东方刚才的欢快像是被切了一刀,和这份文件上的白纸黑字面面相觑。这一招弄得太绝了!

    心中念头飞快的闪动,郑东方慢慢的恢复了正常,他朝着葛长礼一挥手道:“葛部长,世事无绝对,现在芦北县很是需要王子君同志这样的干部坐镇,我看,还是和省委沟通一下再说吧。”

    葛长礼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和郑东方过多纠缠,当即笑了笑,附和道:“郑书记您说得对,我觉得在学员的分配问题上,也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眼下芦北县情况特殊,应该不拘一格选人才嘛,搞一刀切不好!”

    葛长礼又说了几句题外话之后,就走出了郑东方的办公室。等葛长礼离开之后,郑东方的脸色变得阴冷起来。一个个念头,在他的心头不断地旋转,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之中有人在搞小动作。

    电话拿起来又放下,十多分钟的时间里,郑东方犹豫着拿放电话了很多次,刚刚被清洗过的烟灰缸中,此时又被七八个烟头所笼罩。

    这个电话,究竟是打还是不打?一时间,郑东方有点拿不定主意。虽然保持沉默比打这个电话对自己的好处更多一点,但是郑东方每每在拿起放下电话时,脑子里就出现了那张意气风发、气势如虹的面孔,心里莫名的涌起一股愧疚。

    犹豫再三,郑东方还是拿起了电话,他轻轻的拨通了省委书记聂贺军的电话。电话响了两声,就接通了,不等郑东方先开口,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了聂贺军爽朗的笑声:“东方啊,你可是有几天没给我打过电话了,是不是怕浪费你安易市的电话费啊!”

    一把手如此平易近人的问候,自然很是有益于两人之间的沟通,郑东方呵呵一笑:“聂书记,您要是批评属下给您汇报工作不够,直接批评我就是了,就别再拿我们安易市的电话费对我开涮了!”

    “好好,那咱们就不说这个。”聂贺军笑着和郑东方说了两句闲话,就话锋一转道:“东方,说起来咱们两个也算是心有灵犀,今天你要不给我打这个电话,我也准备打电话和你沟通一下。前天一峰省长找我,说张东远不但在城市建设上有些本事,在经济方面也不可小瞧,咱们山省的经济这两年虽然增长的不慢,但是和兄弟省市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为了更进一步的发展全省的经济工作,他提议让张东远同志出任副省长,主管经济工作。”

    对于人事问题,郑东方很是谨慎,虽然他已经进入了省委常委,但是作为常委序列里最弱的存在,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很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因此,在聂贺军说话的时候,他是只听不说。

    聂贺军要的也不是他发表意见,他也没有给郑东方发表自己意见的机会,就接着说道:“我觉得一峰同志的这个提议不错,准备在常委会上过一过,如果过得去,就以常委会的名义报请中组部了。”

    张东远,对于这个名字,郑东方并不陌生,作为山省的干部,他怎么会不知道张东远是什么人呢?可是,为什么胡一峰会提议这个聂贺军属下的第一红人成为副省长呢?

    心中念头闪动的郑东方,目光不由得就落在了那份关于青干班年轻干部培养意向的文件上。看着这份文件,郑东方算是彻底明白了。

    看来,省里的这两位领导,都是博弈的高手啊,这一次可是差一点,自己就丢人了。心中念头闪动之间,郑东方的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平,王子君拼死拼活,却没想到给张东远弄了一个好事,可是不平归不平,在郑东方看来,此事大局已定,王子君的去留已经不是他可以操纵的了!

    “聂书记,我觉得张东远同志完全能够胜任这个位置,对于一峰省长的这个提议,我完全赞同。”郑东方虽然心中想着王子君的事情,但是嘴上,却是没有半丝的迟疑。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郑东方在放下电话的瞬间,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然后就将目光再次放在了文件上。不管他怎么调整情绪,都恢复不到刚才的状态上了。

    官场上的人事变动,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那小道消息就变成了蒲公英的种子,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的得以传播蔓延了。在关于青干班的文件传达下来之后,几乎就是一天的时间,和这个决定有轻重关系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而在芦北县,这个消息更是演变成了另外一种版本,那就是王子君当不了芦北县的县委书记,甚至连县长也当不成了。

    在这个消息的传播之下,不少人纷纷给王子君打来了电话,这之中,就属曾一可说得最为直白:“子君,用不用我们这些老家伙给你请命?”

    老干部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他们虽然已经离开了领导岗位,但越是这样,他们越是重视自己的言论。一般情况下,这些老干部基本上都是不吭声,但是一旦他们开了口,那现任的领导就忽视不得,还是有必要顾及一下他们的意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