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零章 你幽我一默很爽 我幽你一默就惨了
    看着莫欣怡眼珠子乱转,莫老爷子的心里一阵感叹,这个孙女就是太有心计了,小北这孩子却是真性情,让人喜欢。不过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孙子辈了,适当的点拨一下并无不可。就接着道:“杨军才捅的篓子并不是你知道的这些东西,杨度陆这次来,并不是向爷爷低头来的,他是向子君低头来了,嗯,为了自己的儿子,杨度陆也不得不这么做了!”

    王子君?骄傲如杨度陆,居然是来给王子君赔不是的?这……这怎么可能呢?莫欣怡真有点吃惊咋舌,可是看着老爷子一本正经的模样,却又知道爷爷从来都不会说什么的常委,都知道这平静只是表面的。

    “现在开始第七个议题,也就是芦北县县委班子调整的问题。杨军才同志现在已经不适合再担任芦北县县委书记了,王子君同志也要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去工作。因此,芦北县现在的情形,配齐班子已经是刻不容缓的事情了,葛部长,你们组织部的初步意见是什么?”主持会议的郑东方,不紧不慢的将手里的钢笔放了下来。

    该来的终于要来了!

    李逸风那飞速闪动的心,在这一刻,不自觉的颤了一下。看着四平八稳,掌握着一切的郑东方,李逸风突然下定了决心,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如果在这个县委书记的任命上挑战一下郑东方的权威,对于彰显自己的话语权,肯定会有一个费省效宏的后果,他得适当的证明一下,自己这个市长,也不是任人揉搓的木偶,处处都只能以配角出场了!

    下定决心的李逸风,在放下手中笔的那一瞬间,心中陡然有了一丝明悟,那就是自己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挑战郑东方权威的念头,只不过,这个念头被自己压制得太深了,深到从来就不曾表现出来过!

    想到接下来要对郑东方的权威进行挑战,李逸风的心头有点亢奋,他几乎已经想好自己该如何开口,如何让郑东方这个书记有话说不出口了。

    在这念头的闪烁之下,李逸风双眸紧紧的盯着葛长礼,等待他的发言。在李逸风的目光注视之下,葛长礼把自己的笔记本翻开,轻声的说道:“郑书记,李市长,经过组织考察,组织部对芦北县委班子的配置形成了一个初步意见,现在向常委会汇报一下。”

    葛长礼很是沉稳,但是一些熟悉葛长礼的人却觉得葛部长今天是不是沉稳得过了头呢,一点苗头都没有露出来呢。

    “这两年,芦北县的社会经济取得了长足的发展,眼下书记县长同时调离,就需要一个能压得住阵脚的人去赴任,如此,才能保证芦北县蓬勃发展的良好态势,市委办公厅副秘书长王金亮同志年富力强,还有在县里任职的资历……”

    李逸风听到这个提名,眉头就是一皱,在葛长礼和他的谈话之中,这王金亮可不是考虑的对象,怎么莫名其妙的又弄出来一个王金亮呢?李逸风心里随即闪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了敲桌子,自我安慰道,这才是县委书记,还有县长等一系列人事变动呢。

    “至于县长的人选,我们觉得芦北县现在不宜有太大的变动,需要一个熟悉芦北县情况的同志和王金亮同志作搭档。芦北县常务副县长肖子东同志……”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就变成了他娘的肖子东呢?如果说县委书记的提名让李逸风觉得意外,那肖子东的提名简直就是让他惊诧莫名了!怎么可能会是这样呢,葛长礼这个家伙怎么成了歪嘴骡子了呢?随着对下面干部的提名又被葛长礼逐一提出来,李逸风的神色,登时变得难看起来。

    这变化,实在是太大了,莫非程万寿和葛长礼和郑东方又达成了什么协议了么?

    就在他心里焦躁不已的当口,就听葛长礼接着道:“对于芦北县组织部长的人选,组织部门有以下人选,一个是政府办公厅的赵贲意,该同志工作勤劳踏实……”

    葛长礼把候选人介绍完之后,不等郑东方发言,程万寿就接着道:“对于组织部的意见,我大部分赞同,我认为王金亮同志和肖子东同志完全有能力肩负起芦北县全面发展的重担,这两个同志年富力强,正是干事业的黄金时期……”

    王金亮是什么人?那是郑东方的人,而肖子东虽然名不见经传,但是能够当上王子君时代的常务副县长,想来,和王子君这个家伙的关系肯定是非同寻常。这次常委会,在所有人看来,这两个人的提名倒在意料之中,只是,为这两个上位之人摇旗呐喊的人并不是郑东方,更不是郑东方最得力的廖副书记,却他娘的是程万寿!

    怎么可能是程万寿呢?程万寿不是打算在这次常委会上和郑东方争一争么?

    由于程万寿的态度旗帜鲜明,本来被人觉得要有一场硝烟大战的常委会人事问题,很是平和的通过了。就好似平静无波的湖水,没有兴起+

    葛长礼是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的爬上来的干部,一般情况下,很能保持自己组织部长的风度,说话也是温文尔雅,尤其是把电大函授的本科文凭弄下来之后,更是特意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放了一些经典书籍,这些大部头的精装书轻易不会翻动不假,但是,在葛长礼看来,自个肚子里有涵养、有文化,这一点特性是充分的显示出来了。

    可是这一次,七窍生烟之下的葛部长再也不想伪装下去了,他得把这口窝囊气发泄出来,否则,他真不知道自己的肺会不会被气炸了!

    程万寿在葛长礼的旁边一坐,勉强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劝道:“老葛,这种事情啊,你也得看开了,你觉得咱们丢面子了是吗?是,咱们是丢了面子,但是,你不觉得跟咱俩相比,有人会比咱们更生气呢?”

    “你想想,王子君本来是去省政研室当一个处长,可是现在呢,这团省委副书记的任命都已经下来了,这之中是谁的提议?我告诉你,这两次都是齐省长的提议。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齐省长和胡省长在向所有的省领导表明,自己在打自己的脸哪,自己的面子主动扔到地上,让人去踩了!”

    程万寿的声音,不自觉的高亢起来,他看着逐渐平静下来的葛长礼,接着道:“恐怕你还不知道,这件事情涉及的还不只是两位省长,还有老领导,前几天知道军才出事之后,你知道老领导去了哪里么?他一个人不声不响的去了莫家!”

    “老领导去莫家了?”葛长礼此时也顾不得生气了,他双眸瞪得大大的,难以置信的说道。

    “可不是嘛,陪着莫老爷子钓鱼去了!”程万寿说着,手指不觉用力的敲着桌子道:“老领导是多么一个要面子的人哪,那是宁折不弯哪。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连他都放下了面子,到莫家老爷子那里求和去了,这个举动估计京城的圈子里都传遍了,你说,跟老领导一比,咱们这点窝囊气算啥呢?就不能把它当成个屁给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