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八章 帮忙不添乱 解难不增忧
    让王子君负责这次杂志社印刷厂的职工安排,可谓是一举两得,一来给自己省了些烦心事,不用自己直接面对这些工人,再有就是如果王子君把这件事情给办砸了,证明他这个新官上任头三脚没有踢好,日后他在团省委的威信,也就很难树立起来了。

    第一件事情都办不好,想来那些想要向他靠拢的人,都会望而却步,而他自己,也会夹起尾巴做人吧。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欧阳扬白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往自己的办公椅靠背上舒服的躺了躺,笑着对林树强道:“树强,眼看一个季度就要过去了,各项工作的开展情况也该督促一下了,你回去合计合计,出台一个文件。”

    林树强听着欧阳扬驴头不对马嘴的吩咐,心中一喜,他知道欧阳书记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建议。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不敢流露出来,脸色恭谨的答应道:“我这就去准备,争取明天之前把草稿拿出来。”

    欧阳扬点了点头,又好似想起来什么吩咐道:“今天应该没什么事情,你通知在家的班子成员,就说今天晚上给王书记接风洗尘,让他们务必参加。”

    “好的,欧阳书记,那把饭店定在哪里?”林树强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记事本,小心的朝着欧阳扬问道。

    “就定在山垣之星吧!对了,你在安排的时候,档次一定要高,不能让王书记觉得咱们对他太冷落了。”欧阳扬晃了晃手中的笔,笑吟吟的说道。

    “是,我一定安排好。”林树强一边用笔快速的记,一边用响亮的声音朝着欧阳扬说道。

    欧阳扬点了点头,再次端起了茶杯。林树强看着欧阳扬端起的茶杯,知道领导吩咐的事情已经完了,当下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欧阳扬的办公室,但是在他走出门的最后一刹那,他的脚步还是不由自主的轻快了许多。

    给姓王的上一上眼药,也是一件快活的事情,夺了自己梦想了多年的位置,不让你付出一点代价,老子在团省委岂不是白混了!

    …………团省委小会议室,欧阳扬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这个会,本来是应该昨天开的,只是我临时有点事,就放到了今天,王书记的到来,不但让我们省团委又多了一名干将,更给我们注入了一股生机和活力……”

    此时的小会议室里,坐着副书记孙泽宏、副书记赵元顾,还有纪检委员霍相冉,办公室主任林树强,当然作为被欢迎人的王子君也在座。

    欧阳扬、孙泽宏,赵元顾、霍相冉再加上刚刚上任的副书记王子君,就是团省委的领导班子了,而林树强虽然在场,却只是作为一名列席人员负责会议记录的。

    在座的这些人,王子君除了霍相冉昨天没有见到之外,其他的都算是相识了,副书记赵元顾身材高大,脸有些胖,一双水泡般的眼睛总是笑眯眯的,显得很是平易近人。而霍相冉却很是有些傲气,称得上英俊的相貌,让人觉得他的眼皮总是向上翻的。

    不过,他们对于坐在主持位置上的欧阳扬,一个个却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虽然不是如孙泽宏那般拿着本子做记录,但是一个个也都是正襟危坐。

    “下面就让我们再次以热烈的掌声欢迎王子君同志加入我们团省委这个大家庭。”欧阳扬说话之间,就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率先鼓了掌。

    她一鼓掌,其他人也跟着鼓掌,小会议里一时间掌声雷动。欧阳扬站了起来,王子君自然也不能坐着,在说了一通在欧阳书记领导下认真工作的表态发言之后,这次欢迎会才算是正式过去了。

    随后的问题,就是王子君的分工,这个问题其实也就是欧阳扬一说就通过了。而就在孙泽宏等人以为会议要结束的时候,就听欧阳扬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道:“同志们,今天除了欢迎王书记之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和大家商量。”

    说话之间,欧阳扬的目光朝着四周逡巡了一圈,在王子君的目光和欧阳扬的目光接触的瞬间,王子君从这目光之中感到了一丝冷厉。

    “杂志社印刷厂的职工来省政府上访的事情,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已经知道了,昨天秘书长向我传达了胡省长的指示,那就是尽快将这件事情解决了,给那些上访的职工一个交代,绝对不能再出现到省政府集体上访的事件!”

    欧阳扬的声音,越加的高亢,好像她嘴里有个开关,一说绝对不能再发生,那这种事件就像合闸的水流一般被牢牢地堵住了。

    会议室一片寂静,除了林树强用笔快速的记录之外,就没有别的声音,孙泽宏等人一个个目光严肃,连手都不动一下,一副生怕有一丝响声就会让欧阳扬注意到他们的样子。

    “这件事情,关系重大,省领导高度重视,也关系到我们团省委的荣誉,作为团省委的领导班子,我们更应该迎难而上,坚决落实领导指示,将这件事情不折不扣的完成。”

    欧阳扬说话之间,轻轻地喝了一口水,接着道:“重任在肩,这就需要我们一个同志出来具体负责,大家看谁负责这项重任好呢?”

    没有人开口,很显然,在座的诸位都不愿意接这个活计,欧阳扬的目光,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就先落在了孙泽宏的身上:“孙书记,你觉得谁比较合适?”

    孙泽宏扶了扶自己眼眶上的眼镜,冲欧阳扬笑了笑道:“欧阳书记,咱们团委在您的领导下,不论是战斗力还是执行力,都是一顶一的,这件事情虽然有点难,但是我相信咱们在座的不论是哪一位,都能挑起这个担子,就我本人来说,我也愿意为咱们团委多出把力,只是现在团校新址正在协调中,我觉得自己虽然有心把这个任务接下来,但是想想空有工作热情还是不够的,贪多嚼不烂,反倒误了工作。”

    孙泽宏很是油滑,这几句话说得很有水平,不但没有得罪人,还把自己给解脱开来。

    坐在孙泽宏旁边的赵元顾不等孙泽宏说完,就有点憨厚的笑了笑道:“孙书记的话我赞同,我这里也有点走不开,五四青年节眼看就要到了,以什么样的方式举行一个庆祝活动,如何把团委的形象展示出去还尚未敲定,我正为这事发愁呢。”

    王子君静静的坐在那里,从欧阳扬开口询问之时,王子君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情恐怕要落在自己身上来了!如果这项工作欧阳扬不想让自己承担,她完全可以点将出马的,如此以来,孙泽宏等人也不会百般的推脱。

    可是现在,她这个提议看似是民主,其实是在给孙泽宏等人传递信号呢,那就是干不干,就看你们自身能不能解脱了!

    和其他人相比,最后发言的自己,初来乍到,手头上又没有什么重要工作,要是再推脱就不好看了,更何况,欧阳扬既然敢这么充分发扬民主,就有把这个活计盖到自己头上的把握!

    不过王子君并没有开口,他只是笑着看着其他副书记的表演。在王子君的笑容之中,作为纪检组长、班子成员的霍相冉却生硬的一口回绝道:“青少年活动中心那边,我还有一大摊子事情。”

    和两个副书记相比,霍相冉显得更加的直接,而他的发言,也让欧阳扬眉头皱了一下。不过欧阳扬并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落在了王子君的身上。

    已经没有人了,王子君知道自己是躲不开了,与其被人家逼入死胡同里,还不如自己接下来呢。

    就在王子君准备说话之时,林树强手中的笔轻轻地弹了一下,一丝得意在他看向王子君的眼神中一闪而过。他就知道,欧阳扬会接受自己的意见的。事情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这欧阳扬果然把这块烫手的山芋推给王子君了。

    “欧阳书记,我刚来,手头也没有具体的工作,您要是相信我,不如就将这项工作交给我吧。”王子君轻轻地放下水杯,轻声的说道。

    孙泽宏和赵元顾淡淡的看着王子君,没有什么表示,而那霍相冉的嘴角,却是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王书记,你刚来,本来也不该让你挑这个担子的。但是现在大家手里都有事情,摆布不开,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王书记来团县委之前执掌一县牛耳,相信处理这类事情,一定会手到擒来,让工人们满意,让领导满意的。”欧阳扬见王子君主动接下来,当下也不客气,几句夸奖出口,就把这件事情扣到王子君的头上了。

    让工人们满意,让领导满意,表面听起来像是在抬王子君,但是仔细一听就品出味道来了。这是欧阳扬在给王子君提要求呢,如果做不到让领导满意,让上访的工人满意,那你王子君对于这件事情的处理,就算是失败了。

    林树强此时就觉得自己心花怒放,心说欧阳书记比自己想的都要周全,这么一顶大帽子扣到姓王的身上,看他还怎么玩。最好事情没有处理好,反而把更深层次的矛盾给激化出来了,那他这个副书记岂不是把脸都给丢尽了!

    正当林树强内心里窃喜之时,却听王子君接着道:“欧阳书记,刚才您也说了,我刚来,对咱们团委的工作还不熟悉,而这件事情又如此重要,我怕做不好辜负了您的信任,所以不得已,得向您借个人用用。”

    欧阳扬对于王子君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她轻轻一笑,言辞凿凿的表态道:“王书记,你大胆地干,出了问题由我和团委给你顶着,处理这件事情的过程中,我们全力支持你,你觉得谁行,就让谁跟着你。”

    “谢谢欧阳书记,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王子君等的就是欧阳扬的这句话,当下目光就朝着林树强看了过去道:“虽然昨天才见到林主任,但是一看林主任就是一个精明强干的干将,他对咱们团委的人和事又熟悉,我就向欧阳书记借林主任用几天。”

    林树强没想到王子君竟然会选他,他可不想搅和进去,王子君的话音刚一落地,就马上求助道:“欧阳书记,我们办公室的工作……”

    欧阳扬也没想到王子君居然直接开口要林树强去给他帮忙,看着林树强着急的模样,她就准备将这件事情给拦下,不管怎么说,林树强总归是她的人。

    可是还没有等她开口,王子君就接着道:“办公室的事情,林主任还可以兼顾嘛,再说了,咱们团省委不论是哪个部门,都是年轻人,正处于干事业的黄金时期,个个充满了干劲和活力,自然不会挑肥拣瘦,都能分清轻重缓急,将工作处理好的。我想,林主任跟我处理几天事情,不至于影响到大局工作吧?”

    王子君已经把事情提到整个团省委的部门战斗力上来了,作为书记的欧阳扬当然不能说她的办公室离开了林树强就运转不动了,更不能说各部门推诿扯皮,工作配合不好,那岂不等于否定了她对整个部门的掌控力么?

    意味深长地看了王子君一眼,欧阳扬当即就沉声的说道:“王书记提出来的这个要求,也是合情合理的。那树强主任,你就暂时先跟着王书记处理这件事情吧,等这件事情处理好了,你再回办公室也不迟。”

    林树强此时,就有一种从万丈高楼上被人一脚踹下来的感觉,本来还挺得意自己阴了王子君一把呢,却没想到,这家伙临死还把自己弄来当了个垫背的!

    虽然这事办砸了主要责任不会是自己的,但是,看着笑眯眯的王子君,林树强只觉得这家伙寒气袭人,事情绝对没这么简单的!

    事情定了下来,会议也差不多结束了。在结束会议之后,王子君一边往外走,一边笑着朝着林树强道:“树强主任,你等一会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咱们好好地商量商量这件事情。”

    林树强虽然很想跟着欧阳扬走,但是王子君的话一出口,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欧阳书记,我还是愿意在您身边工作,再说了,办公室的那几个年轻人,有时候办事毛手毛脚的,我怕他们处理不好再耽误了您的事情。要不,您让老邢跟着王书记怎么样?他也是团省委的老同志了,对于杂志社的工作也算熟悉。”来到欧阳扬的办公室之后,林树强就轻声的给欧阳扬建议道。

    欧阳扬看了一眼林树强,她明白林树强的心思,但是此时她得顾全大局,如果刚把在班子会上做的这个决定推翻了,那不是朝令夕改吗?她这个一把手的威信就会受到质疑。

    “树强,解决印刷厂工人的问题也是眼下的当务之急,既然王书记点了你的将,那你就安心工作,帮着他把这件事情干好吧。正所谓能者多劳,王书记初来乍到,很多事情都不熟悉,要是捅出什么篓子来,也不好,有你在那里盯着,我也放心。”

    欧阳扬的话,让林树强心里万分难受,可是一把手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他知道自己再争取也是没什么用了,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向欧阳扬表了几句忠心,就走出了欧阳扬的办公室。

    “王书记。”踌躇再三,林树强还是来到了王子君的办公室,他一推开办公室的门,脸上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王子君点了点头,朝着林树强一挥手道:“树强你坐,说实话,我对这件事可是摸着石头过河,心里真没底儿啊。有你老兄过来帮忙,我心里可踏实多了!”

    看着眼前这个低姿态、说话亲的年轻人,林树强心中陡然泛起了一个念头,那就是他果真是信任自己才把自己叫过来的么?不过,这个念头一闪,就被他自我否决了。

    “谢谢王书记对我的看重,不过我这个人能力有限,恐怕会让王书记大失所望了。”林树强一边做,一边谦虚的说道。

    王子君笑了笑,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和林树强过多纠缠,而是话锋一转道:“树强主任,我刚刚看了一些关于杂志社印刷厂的材料,发现材料上说得很笼统,你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这里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王书记,要说这印刷厂,我也不是很熟悉,毕竟没有跟那边接触过。据我所知,这印刷厂建成有十几年了,主要是为了刊印咱们团省委主办的青年杂志和报纸,现在随着政企分开的大方向和经济的发展,印刷厂技术差,设备落后,效益滑坡,越来越入不敷出,领导这才决定让这家印刷厂破产了。”

    林树强几句话就将印刷厂的事情说了一个大概,然后就定定地看着王子君,好像在等着他做指示。

    王子君笑了笑,林树强这些话简直等于没说,对于这些事情,王子君从资料里已经看到了,他朝着林树强点头道:“林主任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了,眼下印刷厂破产已成定局。咱们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这些下岗工人的安置问题。林主任,你知道现在印刷厂有多少工人下岗吗?”

    “这个……”,林树强思索了一下,这才不确定的说道:“好像是一百零五个人。”

    “是呀,一百零五个人,听起来不是一个大数目,但是要想做好他们的安抚工作,就得培养他们再就业,一味的强调不要让他们到政府里去闹,只堵不疏,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王子君轻轻地摇晃着手中的签字笔,神态之中充满了自信。

    真他娘的屁话,什么叫再就业?不就是再弄点职位让这些下岗的工人挣点银子花么?你说得倒好听,问题是从哪里去找这一百零五个职位呢?

    心里虽然不屑,但是林树强脸上还满是笑容的说道:“王书记高瞻远瞩,一语中的,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了。如果能解决了这些下岗工人的再就业问题,那对于从根本上解决这个矛盾,确实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

    王子君笑了笑,接着道:“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既然欧阳书记把这个差使交到了咱们手里,那咱俩就齐心协力的把它做好了,你说是不是林主任?” 半./浮生~  更新快

    “王书记您说的对。”林树强心里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王子君的这番表态之中暗藏着一丝杀机。

    “正所谓具体事情要具体分析,林主任,我们要想对每一个工人进行有效的安置,那就需要充分的了解每一个工人的具体情况,印刷厂提供的材料太过于笼统了,只有一份草草的简历。如果咱们一刀切的按这个安排,很有可能会吃力不讨好,所以,这就需要辛苦林主任您亲自下去一趟,到每一个工人家中认真的座谈,看一看他们的实际情况,听一听他们的迫切需求,务必掌握了第一手资料。”

    王子君说的不紧不慢,可是林树强却觉得自己的脑子一紧,一百零五个工人,如果让自己做到逐一座谈,那至少要一百零五次,把这件事情做完,至少需要一两个星期,那自己就彻底的被这个工作给拴住了!

    “王书记,这工作量是不是太大了……”林树强犹豫了瞬间,颇感为难的对王子君说道。

    “林主任,有道是磨刀不误砍柴工。有效的工作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支撑,这件事情工作量虽然不小,但是咱们只有把底子摸清了,把存在问题的症结找到了,然后才有发言权哪。它会为我们解决这件事情打开一个突破口,你干办公室主任这么多年,运转协调,这个参谋参得准,谋得深,帮忙不添乱,解难不增忧。这点工作能力还是有的,我正是看准了你这个工作能力才把你叫过来帮忙的。林主任,你办事我放心哪!”

    被王子君封住了所有的退路,林树强不得不将这件事情给接了下来,而王子君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他觉得头皮发麻,一个星期内座谈完,这不是要了自己的老命嘛!

    随着林树强的离开,王子君的办公室再次恢复了平静,坐在椅子上,王子君轻轻的翻动着桌面上的文件,心中暗道,既然你想玩,那咱们就玩玩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