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九章 一枝一叶总关情
    静静的梳理了一番印刷厂的工作之后,王子君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放下水杯,突然觉得丢了点什么,细细一琢磨,才猛的想起来手机还在医院里押着呢。

    看来,今天还得去医院一趟,打定主意的王子君收拾了一下东西,就朝团省委的办公室走了过去。此时的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四五个年轻人正在忙着各自的事情。

    “王书记。”一个三十岁的男子看到王子君走进门,脸上旋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快步的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朝着王子君迎了上来。

    对于这男子,王子君没有太多的记忆,只记得好像姓胡,在自己的办公室之中打过招呼,是办公室里的一个正主任科员。

    “王书记。”就在王子君朝着那胡姓男子点头的时候,正在办公的其他人也跟着站起来朝着王子君打招呼,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热情的笑意。

    王子君朝着诸人一一点头之后,就笑着对姓胡的男子道:“我要出去一趟,帮我安排一辆车。”

    胡姓男子先是一呆,随即就答应道:“王书记,您先稍等一下,我这就给司机班打电话。”说话之间,男子拿起电话就打到了司机班,几句话功夫,就放下电话道:“王书记,因为刚才有两位领导用车,现在家里只剩下了一辆桑塔纳,委屈您了。”

    “嗯,那就这样,谢谢你胡科长。”王子君伸出手和胡姓男子握了握,而就在王子君和胡科长握手的时候,他从这个胡科长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热切。

    看来,这个胡科长,也是一个想要上进的人,心中一个念头飞速闪动的他,顿时有了一个主意,在那胡科长双手和他相握的时候,王子君接着道:“胡科长不错。”

    得到王子君的赞扬,胡科长的目光越发的热烈了,几乎是一溜小跑着跟王子君下了楼,在那辆八成新的桑塔纳停在王子君身旁的时候,抢先一步为王子君打开了车门。

    开车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冲王子君笑了笑就不再多话,等王子君说出了医院之后,小伙子就开车朝着省委大门驶去。就在桑塔纳车子拐弯的瞬间,王子君无意中看见那胡科长仍然站在团省委的小楼门口,注视着自己这辆车的离开。

    到了医院,王子君将昨晚的钱补齐之后,就拿到了自己的手机,向护士打听了一下病人已经没有了什么大碍之后,就打消了上去看看的想法。让人围着感恩戴德一番,也是一种负担。

    刚刚打开手机,王子君的手机就响了。看着陌生的号码,王子君随手就将电话给接通了。

    “喂,是王书记吗,我是杜自强啊!”电话那头,杜自强有些着急的声音,心急火燎的传了过来。

    和杜自强在芦北共事一年多,对于杜自强的脾气,王子君还是了解的。杜自强很是稳当,现在这种语气,莫非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嗯,是我,出了什么事吗?”依着王子君和杜自强的关系,也没什么客套,就直截了当的问道。

    “王书记,刚才接到电话,说我闺女小程被山北区纪委给叫过去了。”杜自强在电话里显得很是焦急不安。

    杜小程被区纪委叫走了?王子君那匆匆的脚步不由得慢了下来。对他来说,就算杜小程出事,也不可能和纪委沾上边,这丫头当警察那可是正义心十分过剩的,怎么可能掉进纪委里去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她同事说,好像是得罪人了。”杜自强那边也很着急,对于这件事情的起因,也不是很清楚,给王子君打电话,就是想要让王子君先了解一下情况,他正在来山垣市的路上。

    “你放心,小程你又不是不了解,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对了,你来到山垣市给我打电话,咱俩好长时间不见了,一块吃顿饭吧!”王子君理解杜自强的心情,轻声的开解道。

    杜自强那边答应了一声,说了句来到山垣好好地敬老领导几倍,就挂了电话。

    对于山垣市,王子君并没有太多的联系,纪委系统更是不怎么清楚。沉吟了片刻之后,王子君就拨了张天心的电话,可惜的是,张天心这家伙根本就没有开机。

    帮助杜小程从芦北县调到山垣市,王子君是通过张天心把这件事办成的。至于中间经过了哪些环节,王子君并不清楚,现在联系不上张天心,自然也联系不上安排杜小程的人。

    先去他们区纪委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吧。打定主意之后,王子君就给年轻的司机说了一声地址,自己掏出来一根烟慢慢抽了起来。不过,不管他怎么琢磨,都没想出来杜小程是怎么进去的。

    山北区纪委离医院不是很远,十多分钟之后,王子君就从纪委的门口下了车。看着这一幢单门独院的办公楼,王子君一时犯了难,该去找谁了解一下情况呢?

    就在他准备从门口走进去的时候,却见几个人从门口走了出来,而走在众人之中的,就有杜小程。

    “赵队长,不是我说你,你们的纪律有必要好好整顿一下了!中纪委三令五申,不耍特权、逞威风,开特权车、霸道车,违规使用警车,警报是那么好鸣的!为一辆送货的车警车开道,亏你们的同志做得出来!这种公然违规的行为,让老百姓怎么看?让领导怎么想?严重的损害了公安干警的形象!我建议,你们要对当事人严肃处理,坚决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一身铁灰色的西装,白胖的脸上面无表情,给这个与他年龄相仿一身警服的男子说道。

    警服男子满脸诚恳的笑容,连连点头道:“鲁书记,您批评得对,回去之后,我们会对全队的工作作风进行一次大整顿、大肃清,坚绝杜绝此类事情发生!”

    “嗯,赵队长,作风教育不能放松啊。最好的教育方式,就是通过当事人现身说法,让其他同志警钟长鸣。纪委在警示教育这方面,有成功的经验。我觉得你们回去之后,有必要开一个全局大会,给全局干警提个醒儿,你说对不对?”

    杜小程紧紧的咬着嘴唇,眼眶里努力的憋着泪,但是王子君还是看出来眼眸之中的那一丝丝晶莹。

    “鲁书记您说得对,只是杜小程她还年轻,如此规模的大会一开,有点打击年轻同志的工作积极性……”那赵队长沉吟了瞬间,还是替杜小程开解道。

    被称为鲁书记的男子脸色登时变得难看起来,他突然停下脚步道:“赵队长,年轻同志犯错误不可怕,怕的是领导对犯错的同志不敢抓、不敢管、不敢批评、怕得罪人,要么遮遮掩掩的,要么灯下黑视而不见,这不是对该同志负责,而是讳疾忌医,迟早会害了她的!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会给你们崔局长打电话的。”

    赵队长没有想到鲁书记竟然会把事情上升到了全局的高度,一时间也不敢再分辩。

    “赵队长,我昨天是鸣了警报,但是,当时正值下班高峰期,车上有病人,我是为了把病人赶紧送到医院!我想请问,为一个命悬一线的病人警车开道有什么不可以?我觉得法治社会,执法必严很有必要,但是,关键时刻,还是得讲究以人为本的!”杜小程猛的上前一步,大声的说道。

    “哼,还以人为本!小同志,你这不是胡搅蛮缠么?按你的意思,如果你后面行驶的是一辆救护车,那文明办还真得对你进行奖励呢,问题是,你为其警车开道的是一辆拉家具的大卡车!这,你又怎么解释呢?”

    鲁书记冷冷的看了杜小程一眼,接着又对赵队长道:“你们这个小同志的思想认识还不深刻,犯了错误不是首先反思自身存在的问题,而是设法找理由逃脱,这可不是一个应有的态度啊!”

    “我说的都是实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杜小程根本就不管那赵队长给她暗示的眼神,又倔强的顶撞了一句。 半./浮生~  更新快

    “是吗?那证据呢?你说你送的是病人,病人又在哪里呢?”鲁书记冷笑着看了杜小程一眼,心里越发的意气难平了。

    “我可以证明杜小程说的是真话。”王子君没想到杜小程居然是因为这件事被弄到纪委来了。

    正得意的看着杜小程的鲁书记,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小伙子,朝王子君上下打量了一眼,就冷笑一声道:“小伙子,你可知道作伪证要负法律责任的。”

    说话之间,他也不理会王子君,而是将目光落在了赵队长的身上道:“赵队长,这件事情,必须严肃处理,我们纪委效能办会联同纠风办一查到底,等待你们交警队的答复。”

    看到王子君过来,杜小程就觉得自己强行控制着的委屈瞬间土崩瓦解,眼泪泉涌似的滚落下来。

    听着姓鲁的不依不饶,非逼着赵队长表态,忍不住大声的说道:“姓鲁的,不就是因为我查过你的车,给你罚过款么,你这么紧揪住不放,纯粹是公报私仇!”

    杜小程的这一嗓子,让王子君瞬间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实质,就是这位鲁书记借机报复呢,而杜小程鸣警报为大卡车开道一事,不知道被谁捅到了纪委效能办,此人就围绕这事大做文章,非说杜小程开特权车,要严肃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