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四章 宁跟君子打一架 不跟小人说句话
    如果不知道林树强是个什么样的人,小左对于他的话可能还会信几分,但是跟了林树强这么多年,林树强撅撅屁股,小左都能猜出来他要拉什么屎,比贺光启了解他多了!

    心中虽然不忿,但是小左心里可是清楚,眼下这个时候是得罪不起林树强的,当下赶忙陪笑道:“林主任,谁不知道您林主任是出了名的护犊子啊,我就仗着这点才敢在您面前胡诌八扯,换到别的领导跟前,我哪敢这么信口开河呀!您别介意,我这不是发发牢骚么。”

    林树强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舒展多了。只不过,心里的火气也更旺盛了,在这次挨家挨户的走访过程中,倒也不是所有人都对他横眉冷对,但是每天听到无数遍的风凉话那是避免不了的。天天受这等窝囊气,让他憋闷不已。

    想想自己在团委办公室,运转协调,游刃有余,哪里管过这等破事,受过这等闲气?一想到王子君,林树强的牙齿就咬得咯咯响,脸上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怨毒之色。

    “嘟嘟嘟……”手机响声从林树强的公文包里响起来,掏出手机,林树强扫了一眼号码就接通了,电话那边是林树强留在办公室的另一个心腹,偷偷的透露了一个信息,近期欧阳扬要到北京去开会,跟着陪同的除了钟迪红,还有副主任蔡元让。

    跟着领导出差,那可是联系感情的最佳时机,没想到,自己刚刚离开,这蔡元让就上蹿下跳的蹦跶起来了,而且表现得如此的迫不及待!要知道,以前欧阳扬不管到哪里,陪同人员除了钟迪红,那铁定就是他林树强了,现在倒好,这个狗娘养的蔡元让把自己的位置给顶替了!

    蔡元让有野心,这是个不甘于人下的家伙,只不过平时碍于没有机会,只能不动声色的隐忍着。作为办公室主任,林树强对于这一点是知道的。他太了解这个副手了!一直对他提防着,无奈现在自己鞭长莫及,终于被这个投机钻营的小子钻了空子了!

    如果自己把这次调研任务完成了,每天唾沫星子横飞,累得口干舌燥的,到头来自己的位子却没有了,这玩笑可就开大了!心里琢磨着这种极有可能发生的后果,林树强的心里就像猫抓一样难受。

    “小左,赶紧敲门哪,你傻愣着干什么?”看着无动于衷的小左,林树强看着过门而去的小左,语气就有些不耐烦了。

    “林主任,这个门不用敲,刚才楼下的邻居已经说了,这家的女人生病住院了,一家子还在医院里呢。”小左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道:“他娘的,真是阎王爷不嫌鬼瘦,这刚下岗了又生个病,哪有钱付医药费哟!”

    小左的话,让林树强的心中一动,他好似想到了什么,但是这个念头一闪,却又消失的干干净净。拍了拍脑袋还是没有想出来的林树强,在那紧闭的门口呆了足足半分钟,这才跟着小左向另外一家走去了。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总算把这个楼道里走访了一遍的林树强只觉得自己的嗓子都快冒烟儿了,倒不是这些下岗的工人师傅不肯给他倒水喝,而是林树强看着那油腻腻的碗,根本就没有了喝下去的**,只剩下反胃了。

    最起码也得弄一罐健力宝喝喝,心里恨恨的想着,林树强快步朝楼下走去。

    就在他们下楼时,和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孩碰了个正着。这女孩看起来有点憔悴,但是那青春朝气却是掩饰不住的。

    贺光启看到这小女孩,脸上立刻露出来一丝愧疚,赶忙关切的询问道:“蓉蓉,你妈妈的病好点了吗?”

    “好多了,谢谢您贺伯伯。”

    小姑娘看到是贺光启,赶忙应道。说完这话之后,花蓉蓉又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冲着贺光启道:“贺伯伯,我妈妈的医药费,您看,什么时候能给……?”

    贺光启的脸色有些难堪,不过,面对花蓉蓉,有些不忍心的说道:“蓉蓉,厂里的情况你也知道,贺伯伯也没办法啊!”

    花蓉蓉不说话了,脸上明显很是失望,眼泪也汩汩的冒出来了。看着这个可怜的姑娘,贺光启重重的叹口气,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还有几十块钱,一股脑儿的掏出来全都塞进花蓉蓉的手里道:“贺伯伯也是能力有限,这点钱,你拿着给妈妈买点好吃的吧。”

    看着贺光启塞过来的钱,花蓉蓉摇摇头,又赶忙塞了回来,说什么也不肯要贺光启的钱。

    林树强看着这个外表柔弱却内心坚强的女孩,心中也有点感慨,不过这感慨瞬间让他原本已经消逝的念头,再次在心中升了起来。

    “贺厂长,这姑娘是怎么了?”林树强沉吟了瞬间,沉声的朝着贺光启道。

    贺光启拿着花蓉蓉又塞回来的钱,怎么放都不是,听到林树强问他,赶紧答道:“这丫头叫花蓉蓉,她妈苏师傅是我们厂里的,苏师傅病了,这医药费还没着落呢。”说到这里,贺光启咬了咬牙,恳请道:“林主任,您看咱们团委能不能给支援点儿?好歹咱们印刷厂是团省委的下属企业,团省委也是咱厂里的娘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哪!”

    花蓉蓉听了贺光启的话,眼里更是充满了希望,她直直的看着林树强,等待着他点头应允的声音。

    如果不是心里兴起一个念头,林树强说什么也得给贺光启当众给他出难题训斥他一番,但是,心里另有打算的林树强却不这么想了。相反,对贺光启冒失的这么一问还有些高兴,自己正说瞌睡呢,这家伙就给自己送枕头来了!

    想到这里,林树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贺厂长啊,你说的这个情况,我很同情,有心帮一把,无奈我心有余力不足啊。我这个团办主任看上去风光,其实啊,论到钱的事情,我说了那是根本就不算数的。”

    林树强的话,有真有假,不过此时贺光启和花蓉蓉不论他说什么,也都只有听着。

    “林主任,我认识您好几年了,你这个人面善心软,谁不知道您是欧阳书记身边的红人啊?您说一句话那简直比别人十句哪,我今天替这丫头求个情,您就费费心帮帮她娘俩吧!”

    林树强目光在贺光启的脸上扫了扫,又落在花蓉蓉的脸上,重重的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说道:“要是以前,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我也有难处啊。贺厂长你不知道,咱团委来了个副书记王书记,印刷厂的事都交给他负责了,我跟王书记说不上话啊!”

    “您的意思是除了王书记点头,就没别的办法了么?”贺光启自然知道王书记,也知道林树强之所以来这里跟着自己一起调查,也是王书记点将的原因,不过此时已经到了这一步,他还是有点不死心。

    林树强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小左,眼睛迅速的眨巴了几下。

    看到林树强的动作之后,对林树强的暗示,小左立马就心领神会了。心里对接下来的配合有些不悦,不过,看看林树强冷着一张脸,还是张口道:“也不是一点也没辙,只不过,这得看看你们能不能豁出去了!我先问问你们,领导最怕什么?最怕的就是你们越级上访!现在都实行信访工作一票否决制,下边一闹腾,领导就坐不住了。现在团省委为什么派我们来调查,不就是因为你们上访,领导怕事情闹大了,让我们来安抚你们的情绪么?”

    小左的话,让贺光启眼中一亮,而那眼中闪烁着晶莹的花蓉蓉薄薄的嘴唇,更是轻轻地咬在一起了。

    “哎,我说你怎么把实话都说出来了?”林树强一巴掌拍在了小左的肩头,责怪道:“你看你,作为团省委的工作人员,你得跟领导保持步调一致,你嘴上怎么就没个把门儿的呢?咱们的任务还很重,走吧走吧,赶紧工作了!”

    两个人推推搡搡着,就朝楼下走去去了。贺光启看看呆呆的看着两人下楼去的花蓉蓉,心里有些不忍,安慰道:“蓉蓉啊,你别着急,等叔叔回去再想想办法吧。”

    随着贺光启的离开,楼道里变得鸦雀无声,花蓉蓉站在楼道口,就觉得身上好像虚脱了一般。但是小左的那句话,却像是救护车的指示灯一般,在她耳边流转。心里有个声音在撺掇着她:去,去为妈妈争取一下!

    小姑娘显然被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住了,愣愣的站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回家。正当她心里骄傲着自己也是家里的顶梁柱时,轻轻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了过来。

    听着这脚步声,花蓉蓉心中一动,本来想要挪向楼上的脚步,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看向楼下的眼眸,更是多了一丝隐隐的期待。

    是他,在她目光和那一次次出现在她心头的身影重合的时候,她的心跳动的不由得快速了起来,这几天,她一直想着能够再遇到他,更想着遇到他之后自己该说什么,可是今天真的遇到了,花蓉蓉却觉得自己的嘴有千钧之重,张不开半分。

    王子君并不知道上面有人等他,迈步上楼的他满心里揣摩的都是印刷厂的事,再也容不下其他了。正当他准备打开自家房门的时候,忽然发现了有人正看着他。

    “花蓉蓉?你怎么在这里?”看着憔悴不已的女孩,王子君忍不住沉声的叫道。

    听到王子君的声音,花蓉蓉就觉得自己的浑身上下好似在这一刻完全放松了下来,她轻轻地用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然后轻声的说道:“叔叔……大哥,您好。”

    看着那乍一见之时充满了青春朝气的女孩变成了这般模样,王子君暗叹了一口气,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听起来好像是句好话,但是这里面却带着深深的无奈。

    “花蓉蓉,你妈的病好点了吗?”王子君朝着花蓉蓉笑了笑,轻声的问道。

    “好多了。叔叔……大哥。”花蓉蓉对王子君的称呼有些结巴。

    女孩子刹那间低头的那一丝羞涩,让王子君看得有些于心不忍,往前走了几步,摸了摸女孩的头,笑着道:“花蓉蓉,不用那么拘束,我姓王,你叫我王哥就行了。”

    “嗯,王哥,谢谢你救了我妈妈,医生说若不是救治及时,恐怕会有生命危险了。”渐渐恢复了平静的花蓉蓉,细声细气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远亲不如近邻嘛。谁家有困难了,伸手帮一把是应该的。”王子君笑了笑,轻声的说道。

    面对王子君的轻描淡写,花蓉蓉很想和这个王哥多说两句话,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连脚步也有点不听使唤的想要逃离了,抬起头,害羞地说道:“王哥,我要去给妈妈做饭了。”

    王子君笑了笑,点了点头,就准备拉开房门走进去,而就在他走进房门之时,就听花蓉蓉又冲着他喊了一嗓子道:“王哥,你给我妈妈垫付的医疗费,我以后会还给您的。”

    王子君听到花蓉蓉的话,转过身来看她,却见这丫头已经上楼去了。应该想个办法帮帮这种母女!王子君看着匆匆上楼的花蓉蓉,心里有些苦涩,这女孩正值大好年华,肩上却有些不堪重负了,这让王子君心里有些发酸。

    解决这些下岗工人的问题,王子君一直都在努力的想办法,让林树强去搞前期调查,目的就是为了对症下药,把这些下岗工人的出路问题尽快解决了。

    下岗工人再就业,说起来容易,真正操作起来却是难多了。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轻轻地拨通了秦虹锦的电话。

    秦虹锦声音依旧软绵如水,现如今每每和秦虹锦打电话,王子君都能从电话里听到这个让他心颤的声音,只不过自从他和莫小北结婚之后,秦虹锦返回江市的次数变得少多了。

    “老公,你想我了?”听着王子君这边一直没有说话,秦虹锦的声音越发的娇柔有加。

    “嗯,是想你了,可惜你不想我啊。”

    秦虹锦咯咯的一阵娇笑,这才接着道:“老公,你怎么倒打一耙呢?由来只有新人笑,有人听到旧人哭,这歌里是怎么唱的你忘了?”

    听着电话里,秦虹锦有些伤感,王子君赶紧把话题转换了。谈论了一下君诚集团的发展情况之后,王子君沉吟了瞬间道:“虹锦,山省的山垣市,咱们还有职位安排人么?”

    “老公,如果你有人要安排,直接说就是了,只要她有这个能力,就是把我这个总经理让贤了我也愿意。”秦虹锦在说到这个她的时候,声音明显有些加重了。

    对于秦虹锦的失态,王子君当然明白,这个心爱的女人还是吃醋了!想到秦虹锦吃醋时的娇俏摸样,王子君心里涌过一阵成就感。哎,谁让自己是这么几个女人的大太阳呢?

    当下走到阳台上,轻笑一声道:“哎呀,你那边是不是醋缸子打翻了啊?你想多了!我说的是团省委下属的一个印刷厂的工人,印刷厂倒闭了,工人们没饭吃了,我这个副书记说什么也得给他们找碗饭吃不是吗?”

    “咯咯咯,谁吃醋了?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是小心眼啊?老公,你直接说那个印刷厂有多少人吧。”秦虹锦轻笑一声,接着道:“咱们和张天心共同投资的家电连锁商城正好招人呢,一百个人估计是没有问题的。”

    一百个人,这可解决了燃眉之急哟。王子君心中欢喜之下,自然是在电话这头和秦虹锦缠绵不已。虽然隔着远远的电波,但是王子君依旧能够感到秦虹锦在自己言语之下的娇柔。

    二十多分钟之后,两个人这才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不过在挂电话之时,秦虹锦还是柔情似水的说了句,要在这个周日来山垣市考察投资情况。

    而就在王子君为解决了这些下岗工人出路难的问题无限欣慰之时,一双柔弱的小手,此时却是开始晃晃悠悠的敲动着一个掉落了红漆的门。敲门这项对于很多人来说很是简单的事情,此时落在她的身上,却是带着一丝丝艰难。

    带着一丝忐忑的小脸,忽然间多了一丝坚定,而那晃悠悠的小手,也在这丝坚定地趋势之下,重重的敲在了那房门上,笃笃的声音在楼道里传得很响。

    “谁呀!”粗声粗气的声音,从房间之中传出,随着门被打开,一个三十多岁的粗壮女子探出了头来,她看到站在自己家门口的花蓉蓉,脸上的笑容顿时灿烂起来。

    “是蓉蓉啊,你吃饭了没有?没有吃到我这里吃点,我刚刚做好饭。”说话之间,不等花蓉蓉拒绝,就一把将花蓉蓉拉近了房屋之内。他们住的这间房子和王子君所住的房子是一个户型,但是六七口人住在这里,却显得拥挤不堪,此时一家老少正在吃饭,看到花蓉蓉进来,一个个都站了起来让花蓉蓉跟着一起吃。

    “谢谢涂爷爷,我真的吃过了。”花蓉蓉很有礼貌的谢绝道。

    “蓉蓉,你这孩子见外了不是,吃过了就不能多吃一点?来来来,丫头,别把爷爷当外人,快坐下!”老人不由分说的把花蓉蓉扯了过来,拽到方木桌面前了。

    “是呀,蓉蓉姐姐,跟咱们一起吃点吧。”这一家虎头虎脑的孩子也上来抱住花蓉蓉,不让花蓉蓉离开。

    花蓉蓉推辞了几次,就是不吃。涂老爷子问了花蓉蓉两句学习的事情,就问起花蓉蓉妈妈的情况,听说过些天就可以出院了,涂老爷子很是高兴。

    花蓉蓉在涂老爷子的热情下,有几次想要张嘴说话,但是几次她的嘴刚刚张开,就又合了起来。“大盛,你把我枕头下面那四百块钱拿过来。”涂老爷子又和花蓉蓉说了两句之后,就对家里的男主人说道。

    “好嘞。”男主人答应一声,就朝着里屋走。看着这爷俩的动作,花蓉蓉顿时明白了他们的意思,当下赶忙道:“涂爷爷,涂叔叔,我来不是找你们借钱的。”

    “花蓉蓉你这丫头,来,拿着,到爷爷这里还客气什么,谁家没有一个三灾六难的,有事情大家都伸手帮一把,那就过去了。”涂爷爷一拉花蓉蓉的手,就把从儿子手中接过来的钱往花蓉蓉的手中搁。

    花蓉蓉眼里的泪花一阵颤抖,好似要掉落下来,这些天受的委屈,在这一刻就好似要奔流而出,却努力的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而是坚定地说道:“涂爷爷,我真的不是来找您借钱的,我妈治病的钱够用,我来您家里,是想和叔叔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情?你说来让爷爷给你参考一下。”涂老爷子看着花蓉蓉认真地模样,也将钱放在桌子之上,温和地对花蓉蓉说道。

    花蓉蓉看着这家人一副关切的模样,把心一横,索性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涂爷爷,我来,主要是想要帮妈妈报一些医药费。”

    “报医药费?怎么报?”涂老爷子一呆之下,忍不住问道。

    “爷爷,我妈的医药费都是三楼那位大哥帮助垫付的,虽然他说不着急,但是我也不想一直欠着人家,今天我听人说我妈的医药费也是可以报的,就是得找人。”

    花蓉蓉的话,让涂家人的眼中都充满了好奇,涂老爷子更是带着惊异的道:“花蓉蓉,这是谁给你说的。”

    “是一个在咱们这里办事的叔叔说的。”花蓉蓉想了一下,就轻声的回答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涂老爷子沉吟了一下之后,声音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

    花蓉蓉在这一刻,好似完全成熟了一般道:“我准备去省政府门口去,只要咱们去的人多了,有了轰动效应了,那里的领导,一定会帮助我妈妈报销医药费的。”

    花蓉蓉话里的意思,涂老爷子自然是听懂了,他看着神色坚定地花蓉蓉,又看看自己的儿子道:“花蓉蓉你说得对,只要你们找对人了,帮助你妈妈报销医药费也不是难事。这样吧,明天上午,就让你大盛叔跟你一起去。”

    “大盛,你等一会儿到二传他们家里去一趟,跟他们说明天都别出去,跟着花蓉蓉去省政府,看一看能不能运气好碰到管事的领导将苏师傅的医药费给报了。”

    好咧,早就憋着一股劲的大盛,此时听到老爹的吩咐,顿时从坐位之上站起来,朝着门外走了出去。而花蓉蓉要站起来跟出去的时候,却被涂老爷子拉住道:“花蓉蓉,一切由你大盛叔在呢,你陪着爷爷说会话。”

    在涂家坐了一个小时之后,花蓉蓉才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在她回来的时候,涂大盛还没有回来,但是从一个邻居带来的口信说,事情已经商量好了,就等明天早上一起去省政府的门口去堵路了。

    就在花蓉蓉在自己的床上慢慢睡着的时候,在一个荧光灯不断闪烁的房间之内,林树强正笑呵呵的看着对面的贺光启。

    “是不是有事情啊?”看着贺光启将自己的手机递过来,林树强笑呵呵说道。

    这些天贺光启对林树强很是巴结,毕竟他要想借助林树强的关系给自己在团省委那边谋一个位置,虽然不一定能够到好的机关部门,但是到一个效益不错的二级单位,那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此时听到林树强的问话,贺光启犹豫了瞬间,就轻声的道:“我一个亲戚打来电话,说是厂子里的人想要再次串联上访。”

    “哦,究竟是怎么回事?”林树强目光闪烁了一下,沉声的问道。 /~半clubs浮生:.无弹窗++

    “听说是为了苏师傅的医药费,哎,也是可怜人,这个时候病了。”贺光启叹了一口气,端起了一杯酒喝进了肚子里。作为前厂长,他很是同情这些跟着他一起工作了多年的工人,但是同情归同情,就算他再同情,也不能和自己的前途过不去,因此,在街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还是第一时间告诉了林树强。

    林树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笑容,这本来就是他随手布置的,听到这个消息,自然觉得这一切都是他意料之中的。

    “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林树强喝了一口酒,陡然沉声的说道。

    贺光启一呆,一时间有点弄不明白林树强的意思,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却听林树强接着道:“孤儿寡母的要报点医药费也不容易,咱们何必做那个恶人呢?”

    是呀,为什么坐那恶人呢?心中念头闪动的贺光启在心中有些惭愧的瞬间,又一阵的怀疑,他和林树强打交道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很是清楚林树强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的林树强,怎么会一反常态呢?按照他对林树强的了解,在听到自己所说的消息之后,他应该在第一时间拿起电话给领导报告,以讨领导的欢心,可是现在,他为什么会这样呢?

    看着林树强那淡淡的笑脸,贺光启的心中顿时闪烁出了另外一张年轻的脸,更想起了一个消息:欧阳扬书记到京里去开会。

    宁可得罪君子,不能得罪小人啊,这林树强就是一这么一个小人,心中念头闪动的贺光启,顿时明白了过来。他在瞬间想通了之后,把头点的就好似叨米的小鸡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