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六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
    “竞争上岗不错,我同意欧阳书记的提议。”霍相冉第一个将自己的意见放在了欧阳扬那边,这对于他来说,毕竟也是一个机会不是。

    和霍相冉相比,王子君脸上的笑容同样灿烂,这样的结果,也在他的意料之中,竞争上岗,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更何况他本来并没有推荐人,将团省委这潭水搅得越浑,他在团省委的地位,就会越加的牢稳。

    会议又讨论了几个问题之后,就散了会,毕竟班子成员们的心思已经不在会议上了。很多人想的,都是那办公室副主任的竞争上岗。

    竞争上岗的消息传得很快,几乎第一时间就传遍了整个团省委机关的各个部门,觉得自己可能够条件的人,都开始动起了心思。而各委副书记的办公室,也因为各种各样的汇报工作变得忙碌起来了。

    王子君到团省委来的日子毕竟太短了,还没有真正的心腹之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来他办公室的人虽然不少,但是每一个都是点到为止,也就是混个脸熟而已。

    对于这等厚此薄彼的情况,王子君并没有往心里去,对于争取这次办公室副主任没有合适的人选,自然不用像赵元顾、孙泽宏等人那般耗尽心思。

    又送走了几个来自己办公室里混脸熟的科长们,王子君揉了揉脑袋,心中更是生出了一丝感叹,官字害死人,古人果然是诚不欺我也。为了一个副处级的帽子,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开始削尖了脑袋往里钻呢。

    感慨归感慨,但是想来,林树强此时应该很不高兴吧,就算上的是欧阳扬的人,恐怕办公室里的争权夺势也会变得更加的浓烈,而自己这边,只管抄着小板凳坐等着看戏就行了。

    顺手拿起办公室的文件,王子君又开始思索印刷厂那些工人下岗安置的问题,眼下虽然君诚那边接收已经不成问题了,但是王子君可不希望自己以后遇到这种问题都往君诚那边推。

    “青年创业服务中心,青年再就业技能培训学校,人才交流市场……,一个个念头,开始在王子君的心头翻动,这些东西,都是自己在前世之中亲眼看到的,如果提前一些时候让它们出现,对于解决这些问题,肯定会有一个很大的推动力。

    “叮铃铃……”清脆的电话声突兀地响起来,王子君虽然对于这打断自己思路的电话不是很喜欢,但还是拿起电话接了过来。

    “哈哈哈,请问是王书记么?”电话刚一接通,里面就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我是王子君,请问您是哪位?”王子君说到这里,轻轻地停了一下。

    “王书记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是老郭啊,郭先为,咱们在一个大院里办公,王书记不会连我也不记得了吧。”电话那头很痛快的自报家门道。

    郭先为,王子君立刻想起来自己来报到时遇到郭先为的情形,心中暗道,自己和郭先为也就是点头之交,他怎么会把电话打到自己这里来了?

    “郭部长您好,我这电话失真,居然没听出来是您,真是罪过罪过,如果因此让我丢了一个升迁的机会,那我非把这电话给摔了不可!”王子君轻松自如的跟郭先为开了个玩笑。

    郭先为听王子君说得幽默,也哈哈大笑道:“王书记,你太看得起我了,像你这种层次的干部想要进步,我这个副部长可是管不了哟,这大院里谁不知道你王书记乃是咱们省里最年轻的厅级干部啊。”

    两个人在电话里互相恭维了几句,谈话的氛围融洽了许多。郭先为见气氛差不多了,终于把自己的目的道出来了:“王书记,今天晚上可有时间?兄弟想请你喝一杯。”

    郭先为请客,王子君不由得想起自己在芦北县时地方干部对组织部的评价,有句话说得很是形象:跟着组织部,越干越进步。组织部的一些普通科员,每天都会有人请,更不要说郭先为这种大权在握的副部长了。虽然和郭先为同为副厅,但是论起实权来,郭先为可是比他王子君强得太多了,而现在,郭先为居然要请自己吃饭,这是何意呢?

    心中念头闪动着,王子君不想回绝,多个朋友多条路,郭先为的位置如此重要,和他拉一拉关系,对自己来说也是十分有益的。

    “郭部长,您是不是故意寒碜我?论资排辈,哪能让你老兄请客哟,该我请您才是!”王子君的声音里带着热情,对着郭先为埋怨道。

    郭先为知道王子君只是客气,却也为他这种态度感到高兴,当下呵呵一笑道:“我已经安排好了,老弟你也不用再推辞了,今天晚上锦园之星,咱们不见不散。”

    郭先为等王子君答应之后,就挂了电话,王子君却是又静静的抽起烟来,锦园之星在哪儿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郭先为请自己的原因。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自然也就没有无缘无故的请客,郭先为早不给自己接风晚不给自己接风,偏偏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这之中,肯定有些事情。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一份计划书开始在王子君的笔下渐渐形成,就在他写得入神的时候,电话再次响起,这一次打电话的是张天心,同样是请他吃饭。

    对于张天心,王子君可没有太多的客套,和他笑骂了两句之后,就让他将心思放在生意上,至于请自己吃饭的事情,那自然是以后再说。

    放下张天心的电话,王子君才发现时间不早了,于是把笔一放,先给张露佳打了一个招呼,说自己今天有点事情,就提起小包朝着门外走去。

    团省委的办公室已经是静悄悄的,可见很多人此时都已经下了班。就在他走出团省委小楼的时候,正好看到欧阳扬的小车屁股上喷出一股黑烟奔驰而去。

    没有车还真是有点麻烦,王子君此时就想到将蔡辰斌调过来的问题,不过团省委现在用车也紧张,就算把蔡辰斌调过来,恐怕也很难给自己弄辆专车来坐。

    打车到锦园之星并不远,十几分钟的时间,王子君就来到锦园之星。刚刚走进锦园之星的大门,还没有等穿着旗袍的迎宾小姐朝他走过来,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就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王书记。”

    王子君一看这男子,立刻想起来此人好像是团省委组织部的一个科长,至于具体的职务,王子君不记得了,但是姓名却是知道的,当下呵呵一笑道:“祝科长,你也在这里吃饭?”

    祝严阳阳很是恭维的朝着王子君伸出双手道:“刚才我姐夫说您要来了,让我来这儿迎迎您,他本来也要过来的,只是被一个朋友给缠住了。”祝严阳阳在和王子君握手之时,就已经把该讲的话都讲了出来。

    姐夫,王子君一愣之间,顿时明白了祝严阳阳的姐夫是谁,心里感叹一句省委之中真是藏龙卧虎之地,这祝严阳阳平时不怎么说话,却没想到身后还站着郭先为这么一个大神呢。

    王子君朝着祝严阳阳平和的笑了笑,就漫步朝着锦园之星的二楼走去。和王子君的平和相比,祝严阳阳此时却觉得有点忐忑,倒不是因为郭先为要和王书记谈的事情,而是他跟在王子君的身后,很有一种跟在欧阳扬身后的感觉。

    怪不得都说王书记在团省委之中也是一个强势人物呢,观其气度,可是比孙、赵两位副书记强多了。这次一下子拿出两个办公室副主任的名额来竞争,听说就是这位王书记暗用手段,逼得欧阳书记不得不就范呢。

    随着服务员将一扇装修豪华的门推开,一脸笑容的郭先为率先走了过来,远远的就伸出双手朝王子君迎了过来。郭先为虽然热情如火,王子君却也不敢怠慢,双手伸出来和郭先为狠狠的握了握,一副胜利会师的模样。

    这两人热情如火的模样,很难让人想象得出这只是两人的第二次见面而已。在郭先为的热情相让之下,两人就朝着座位走了过去。

    “老郭,我就是服你这一点,你和王书记见面的次数应该不比我多,你看看你,那热情劲儿让别人看了,好像见你多日不见的老相好呢。”

    王子君刚才虽然发现这包间里还有人,但是因为郭先为刚才的迎接实在是太热情了,让他一时间难以兼顾,此时听到这人说话,这才赶忙看了过去。

    这个人王子君还真是认识,不过和此人说的一样,他认识郭先为还真是和此人差不多的时间,只不过在接触上,他比这郭先为还要多一些。

    “陈主任。”王子君不理会两人的嘴官司,脸上带着微笑的伸出手和陈源河握了握。

    陈源河虽然对郭先为嬉笑不已,但是对王子君,却是不敢怠慢,伸出手和王子君握了握,笑着道:“王书记,我和老郭嬉闹惯了,您可不要见怪啊!”

    三人说话之间,就开始入座,郭先为因为邀请王子君,所以将首位早早的就给留了下来,但是面对郭先为和陈源河,王子君才不会傻傻的去坐那个位置,在推脱之间,三人最终谁也没有坐那个位置。

    在三人说话之时,祝严阳阳就已经让服务员将早就订好的饭菜端了上来,郭先为不知道是不是事先考察过王子君的食谱,每一道菜都很是对王子君的口味。

    “王老弟,来,哥哥敬你一杯,我先干为敬,也算给兄弟接风洗尘了!”郭先为端起水晶酒杯,说话之间,就将杯中酒一口喝了下去。

    陈源河和郭先为不客气,也跟着郭先为将酒喝了下去,然后笑吟吟的看着王子君,至于祝严阳阳,就更不用说。面对郭先为的豪爽,王子君沉吟瞬间,也将那杯中酒一口喝了下去,不过他这一口灌下去,却喝得有点难受。

    看着王子君不经意间皱了皱眉头,郭先为就笑着道:“这锦园之星有几个特色菜做得比较地道,尤其是这个鱼头豆腐汤堪称一绝,王书记你尝尝,跟咱们平常吃的味道一样不一样。”

    随着郭先为手指轻动,一盘砂锅盛着的鱼头豆腐汤就转到了王子君的面前。这鱼头豆腐汤大概是用鲢鱼炖的汤,鱼头体积比较大,鱼头部分肉比较多,一块块水嫩水嫩的豆腐块儿,看得人垂涎欲滴,胃口大开。

    对于郭先为的好意,王子君也不拒绝,轻轻地夹了一块嫩滑的豆腐,就觉得入口即化,再看砂锅里的汤汁,呈奶白色,用小勺盛一口放进嘴里,只觉得汤味浓厚,味道特别的鲜美。

    “果然是难得的美味,要不是郭部长选在这里,我还真是不知道到什么时候能吃上这么好吃的豆腐。”王子君在压了压酒气之后,笑着和郭先为说道。

    郭先为很善于搞好气氛,说笑之间,一些奇闻异事就从他的嘴中吐了出来。而整个包间的气氛,更是在他的带动下,变得越加的和谐。

    “王书记,这次老郭请客为了什么,相信你也看得出来,我这个人说话不喜欢绕圈子,你就照实了说说,让严阳给你服务怎么样吧?”在喝了几杯酒之后,陈源河将酒杯一放,脸上带着笑容朝着王子君说道。

    陈源河话语中的意思,王子君自然是听懂了,从郭先为这个酒场之上专门带来了祝严阳阳,王子君就明白这次郭先为请客吃饭的目的了。看着一脸淡淡笑容的郭先为和满是期盼的祝严阳阳,轻笑一声道:“陈老兄,你这么说是不是太见外了?你跟郭部长还有我都是朋友,严阳又是跟我一个科室共事的,哪有给我服务这一说?”

    说话之间,王子君又端起酒杯道:“郭部长,承诺的话,我也不给你多说,我今天只能跟您做一个保证,那就是兄弟我尽力而为就是了!”

    王子君的态度,郭先为很是欣赏,如果王子君一开始就大包大揽,反而会让他心里有些忐忑。这一次宴请王子君,说实话还真不是他的本意,要不是被老婆在耳朵根儿絮叨着,他也不会拉下这个脸求人的。

    王子君是副书记,他毕竟不是一把手,尽力而为,也就是他所能持的最好太度了。在王子君端起酒杯时,郭先为也端起酒杯和王子君碰了一个道:“王书记,不论事情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有兄弟你这句话,我已经很感谢了!”

    祝严阳阳见王子君答应,眼神里也有几分欣喜,虽然不是胜券在握,但是至少还是很有希望的。如果没有王子君的鼎力支持,祝严阳阳觉得自己这次可能连个机会都没有呢,有了王子君的猛力助推,说不定很有胜算呢。

    就在四人端杯之际,却听到轻轻地敲门声,没等几人说进来,一身修剪的很是窈窕的女服务员,轻轻地把门推开,门口一个拿着酒瓶满是笑容的男子道:“郭部长,听说您在这里喝酒,我来倒一个酒。”

    王子君在这人说话之时,趁机将杯中酒放了下来,他扭头朝着那边一看,发现这个倒酒的人竟然是安易市委组织部长葛长礼。不过此时的葛部长可不像以前那般威严,拿着酒杯的他,一脸笑呵呵的模样,就好似邻家大叔一般。

    郭先为对于葛长礼,显得很是给面子,不等葛长礼走来,就站起来迎了上去,葛长礼虽然只是安易市的组织部长,却也是个正厅级的实权派干部,郭先为对他也不敢托大。

    葛长礼在拿起酒杯给郭先为倒酒之时,目光却不由得落在了王子君的身上,看着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王子君,葛长礼就觉得自己的后背有点发寒。

    怎么他也在这里?

    看着王子君笑脸的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快点离开这里。不过,他组织部长的涵养,还是让他把这种不合实际的念头给硬生生的止住了。

    “老领导,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您。来来来,让我先敬您三杯!”王子君拿起自己不远处的酒瓶,笑吟吟的朝着葛长礼说道。

    葛长礼点了点头,勉强挤出来一丝笑容道:“原来王书记您也在啊,缘分,真是缘分哪。”

    嘴中说着缘分,葛长礼的心里却有点憋闷,他娘的,自己刚听说省委组织部的郭部长在这里吃饭,就想要来倒杯酒,却没想到,这个天杀的王子君也在这里碰上了!真是扫兴。

    “哎哟,你看我这脑子,子君是从安易市出来的,自然是葛部长的老部下了,葛部长,今天我给王书记接风洗尘,你这个老领导既然来了,可得帮我陪王书记多喝两杯。”郭先为并不知道王子君和葛长礼之间的事情,一看两人竟然认识,就很是热情的朝着葛长礼说道。

    葛长礼心中一震,作为组织部门的人,他可是知道郭先为在省委组织部的地位,现在他这么一个人都请王子君吃饭,可见,这王子君在省委大院混的很是不错嘛。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葛长礼就开始倒酒,因为王子君是主客,就要先给他倒,虽然王子君不断地推辞,但是最终还是被葛长礼硬生生的倒了三个酒下去。

    有了葛长礼这个插曲,王子君的酒就差不多已经到了量,他也不敢多喝,和郭先为等人又捧了一个之后,这桌酒席算是交代了过去。

    郭先为的司机开了车,在郭先为的安排之下,将王子君送回了杂志社的宿舍楼。

    临下车时,郭先为紧紧的拉着王子君的手道:“王老弟,这个地方不适合你住,不好,你还是换一个地方清静些啊。”

    郭先为的话说的很是含蓄,但是话语里的意思,王子君哪里会听不出来呢,他朝着郭先为点头笑了笑,表示感谢。

    随着一阵青烟,郭先为的车飞驰而去。王子君在车子消逝在霓虹之中以后,就缓缓的朝着小院走了过去,此时的他脑子里虽然清醒,但是整个人却有一点飘飘然的感觉。和郭先为喝酒,给王子君留下最深印象的不是祝严阳,也不是陈源河,而是去给他们倒酒的葛长礼。

    这种感觉真是够奇妙的,如果不是自己这一次碰上,王子君根本就不会相信葛长礼会给他倒酒,但是正翻江倒海的肚子里的感觉却是实实在在的告诉他,他就是喝了葛长礼倒的几杯酒。

    当年,杨军才在芦北县的时候,葛长礼没少去芦北县,作为县长的他给葛长礼倒酒,这位葛部长的架子端的可不是一般的大。

    官场里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心中想着这句话,王子君感慨万千。正当他摇摇晃晃的朝着那楼梯口走去的时候,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了王子君的眼前。

    夜空下,一脸调皮笑容的张露佳正笑盈盈的看着他,两颗亮晶晶的眼眸在灯光的闪烁下,就好似两颗在不断地闪烁着光芒的夜明珠一般。

    王子君没想到张露佳居然会在这里等他,一呆之下刚要开口,却听张露佳道:“王书记,我有个事情想要和你谈谈,不知道您方不方便?”

    哪里有什么不方便的!王子君看着一本正经的张露佳,大手一伸就要抓过去。不过这一次张露佳并没有如他所愿被他拉入怀中,而是一闪躲进旁边停着的桑塔纳里了。

    “既然你有空,那咱们就好好谈谈吧。”张露佳在王子君上车后一踩油门,整个车就朝着两人的爱巢飞驰而去。而此时的张露佳,也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正经模样,纤细的手在王子君的脸上揉了一下,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儿给他。

    “老公,刚才为了维护您英明的形象,我张老师的演技还不错吧?”

    看着犹如百变小佳人般的张露佳,王子君会心的一笑,舒服地躺在车座上没有说话。不过,他的这番姿态却惹恼了张露佳,就听张露佳气不忿的说道:“喂,我问你,跟你同一个楼道的那个小姑娘是谁啊?人长得模样不错,那眼神怎么那么毒辣?一听说我是找你的,那神情立马就变了,足足看了我+

    “孙书记啊,这件事情我本来以为不是什么大事,却没有想到,省委大院的水比咱们想像的还要深,我这里可是快招架不住了,这么多人打招呼,想定下来,可不是一般的难哪!”欧阳扬沉吟了瞬间之后,推心置腹的对孙泽宏说道。

    孙泽宏干笑了笑,这才道:“欧阳书记,我这里的事情也瞒不了你,嘿嘿,我比你好不到哪里去,打招呼的人也不少。”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不过两人的意思各自都明白,那就是谁都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得罪人。

    “欧阳书记,要不,咱们再开个会研究研究?”孙泽宏在欧阳扬的目光之下,不觉间轻声的提议道。

    欧阳扬也知道这种事情既然已经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不论是得罪谁,那都要上一下班子会走走程序的,这样自己得罪的人还少上一点。沉吟之中,欧阳扬朝着孙泽宏道:“孙书记,你让组织部拟一个名单上来,咱们议论一下。”

    孙泽宏负责组织部,但是实际上那位组织部长根本就不怎么听他的。如果是以往欧阳扬如此的简政放权,孙泽宏说不定会心花怒放,但是此时,他却撇了撇嘴,心说这烫手的山芋,怎么就他娘的塞我手里了?

    虽然心中不愿意,但是孙泽宏还真是提不出来反对意见。只好狠了狠心,答应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