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五章 年年有今日 岁岁有今朝
    米柯良走了,但是他诚恳的道歉和一定要严惩那些弄虚作假之人并在胡家沟修建一座学校的承诺,却是硬邦邦的留了下来。

    原本以为能看王子君笑话的人,此时一个个都惊异不已。他们想不出来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有一个事实却是肯定的,那就是王子君在这件事发生之前,一定是早有打算并且知道结果了!

    就算是省纪委出面,就算是省领导亲自出来督促,结果也不外如此。很多熟知机关之事的干部,更是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们在机关混了多年,早已是成了精的人物,往往都是事情刚刚发生,就能够猜测出事情的结尾是什么。

    而请这些方面动手的程序不但麻烦,而且还会将那位米书记得罪的死死的。没想到王子君反其道而行之,他偏偏就不那么做,他要的是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效果,不但没有得罪米书记,而且,这米书记还对团省委千恩万谢,感恩戴德。听跟欧阳扬一起吃饭的钟迪红说,米书记在吃饭结束的时候发了话,他们那里的蜜桃眼看就要成熟了,准备给团省委送一些过来,能让团省委的领导尝尝信梓特产,那也是一个大大的活广告呢。

    信梓市的蜜桃,那可是全省都有名的东西,尽管团省委不缺这点吃食,但是对于诸位团省委的职工来说,却也是一个他们喜闻乐见的小福利呢。

    王书记这是既挣了里子,又挣了面子。就在大多数人为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拍手相庆的时候,也有人心中很不舒服。而这些不舒服的人里面,最不舒服的就是霍相冉了。

    霍相冉的大话已经说出去了,邀请王子君吃饭的事情,整个团省委所有的人都知道,那个时候他是站在一个胜利者的角度发出邀请的,可是现在,就在他得意之时,整件事情却来了一个惊天的大逆转,这让他的脸一直都是火辣辣的。

    中午米柯良请客的时候,霍相冉就有点情绪,他不想参加,但是最终抹不过米柯良的面子,他这才勉强跟着去了饭店,在饭桌上,他倒也是满脸的笑容,但是等饭局一散,他的脸就不自觉的冷了。

    怎么办,这个饭到底是请还是不请?如果不请的话,他霍相冉就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可是,请的话,同样也是非常难堪。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霍相冉此时才意识到什么叫左右为难。

    和霍相冉的感受不一样,林树强虽然心里很失落,但是精神头儿却不错。虽说王子君逃过这一劫让他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是换个角度讲,通过这件事情,王子君和霍相冉将要交恶,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给王子君多一个对手,就算是他得意混得有声有色,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嘛。

    心中揣摩着自己的小算盘,林树强笑眯眯的走进了办公室,不过在他进办公室之后,首先面对的,却是一张早就等他的脸。

    “林主任,这账目好像对不住吧?前些天小李采购的那些办公物品,怎么会这么贵啊?一支铅笔都要一块钱,这是什么铅笔啊,分明是钢笔的价格嘛!”办公室副主任陈振兴等林树强一进来,就拿着一张报销单笑眯眯的说道。

    林树强的脸色登时就是一变,他倒不是害怕,而是觉得权威和尊严被挑战了!当即冷冷的看了陈振兴一眼,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这些用具都有发票和报价单,如果你陈主任觉得有问题,可以亲自去查一查。”

    “查什么嘛,咱们又不是信不过林主任,主要是怕咱们团省委本来就不多的办公经费被那些黑心的奸商给觅了去。我觉得吧,咱们以后采购东西,一定要货比三家,这样就少了当冤大头的可能啊!”金锐恒皮笑肉不笑的端着水杯,笑吟吟的在自己的椅子上一坐道。

    听着这二位一唱一和的朝着自己进攻,林树强心中又气又恼,但是这件事情,他做的确实有些不地道,要是真的较真起来,倒不至于能对他怎么样,但是名声总归不太好。

    把这个冷不丁的质问应付过去,林树强气呼呼的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端起那已经沏好的茶叶,狠狠的喝了一口,不过那茶叶在入口的瞬间,一股灼热的感觉,就从他的嘴中直传而来。

    他娘的,水太烫了!心中越加觉得气愤的林树强,端起杯子就准备摔下去,但是就在这杯子要被他扔在地上的瞬间,又被他接了过来。

    戒怒,越是这个节骨眼儿上,自己越要戒怒,要不然,就掉进这帮小人的圈套里了。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评价的标准,而林树强更是借助自己心里的这个标准,将三位办公室的副主任评到了小人的行列之中。

    自从王子君将陈振兴两个人给提起来之后,整个办公室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三英战吕布,作为被战的林树强,几乎每天都要面对三位副主任的阴阳怪气,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他娘的王子君,你这不是要老子的好看么?心中虽然恶狠狠地骂了一句,但是林树强却又觉得自己心有余力不足,以后再挑战这个副书记的机会,估计会越来越少了。

    “叮铃铃……”,清脆的电话声在林树强的桌子上响了起来。看了一眼电话号码,林树强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接过电话道:“欧阳书记,我是林树强。”

    电话那头只说了一句到我办公室来,就挂了电话。但是就这么一句话,却是让林树强喜悦不已。那三个副主任虽然处处针对自己,但是只要欧阳书记的圣眷还在,在团省委里,这些小人得志的家伙就奈何不了自己!

    昂首挺胸的走出了自己办公室的门,在一众属下的招呼下,林树强轻轻的招手道:“没事儿,都忙你们的吧,欧阳书记临时有事召见,我过去一趟。”

    他说的虽然很是随意,但是这番话的言外之意,所有人都听懂了。走出办公室之后,林树强的脚步明显加快,三两步之间,就已经来到了欧阳扬的办公室之外。

    “欧阳书记,您找我。”在敲开了欧阳扬办公室的门之后,林树强一面恭敬地站在欧阳扬的面前,一面小声的说道。

    “树强来了?坐吧。”欧阳扬看了林树强一眼,轻声的吩咐道。不过随即,她又朝着坐在旁边的王子君道:“王书记,你的提议不错,我觉得咱们确实应该好好庆贺一下,再说了,五四青年节刚刚过去,大家这些天也辛苦了,当时因为时间紧急,也没顾得慰劳大家,今天补一下,也不算晚嘛。”

    “王书记,”已经犹如惊弓之鸟的林树强,在听到欧阳扬的这句话之时,才发现在欧阳扬的对面,还坐着那让他牙根都痒痒的王子君,此时的王子君,一脸淡淡的笑容,看上去很是从容优雅。

    “能碰上欧阳书记这么体恤下属的领导,是我们团省委所有人的福气。”王子君轻轻地朝着欧阳扬笑了笑,小小的恭维了欧阳扬一句。

    欧阳扬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加的灿烂,作为一个功成名就的女人,这种恭维话她听得多了去了,她已经没什么感觉了。但是,这样的恭维要看从谁嘴里说出来的,在欧阳扬眼中,这句话要是坐在旁边的林树强来说,那肯定是没有分量,轻飘飘的,但是现在这句话换成王子君来说,那感觉就截然不同了,只觉一阵春风拂过。

    “王书记,你就别给我戴高帽子了,要说心胸宽广,谁又比得了你王书记哟,你真是让我见识了一把什么是将军额头能跑马,宰相肚里能撑船哪。这件事情,怎么说呢,一句话,我欧阳扬谢谢你啦!”欧阳扬轻轻地扬了扬手,情真意切的说道。

    “欧阳书记,咱们既然能够成为同事,成为一家人,我觉得就没有必要再说两家话了。”王子君说话之间,朝着自己手腕上的表看了看,然后笑了笑道:“欧阳书记,我就不打扰您了,祝严阳阳约了我去看看青年再就业学校的运转情况,我不能让他在那里久等。”

    王子君说话之间,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欧阳扬说了两句让王子君抓紧推进青年再就业学校建设的话题之后,就站起来将王子君送到了门口。

    这姓王的究竟是卖的什么药呢,根据从王子君那里听到的只言片语,林树强一面笑着往外送王子君,一面用脑子想着心中的疑惑。

    林树强很显然不是福尔摩斯,要想凭着几句对话就想分析出整个事情的脉络,目前他是没有这个能力的,所幸欧阳扬也不是靠他分析能力的,在送走了王子君之后,欧阳扬就沉声的朝着他吩咐道:“今天的事情,很是值得庆贺一下,树强,你去饭店定上两桌,今天我请副处级以上干部吃饭,也算是对这些天大家辛苦工作慰劳大家了!”

    今天晚上请副处级以上干部吃饭?林树强反复咀嚼着这句话,心里刹那间就是一震。如果今天欧阳扬请大家聚餐的话,那岂不是就没有了霍相冉请王子君吃饭认输的好戏?看来,欧阳扬心里清楚着呢,这么一顿饭吃下去,两人之间的尴尬轻松化解了不说,还不动声色地给了霍相冉一个不错的台阶下。

    想到做出这种事情的王子君,林树强就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年轻人。这家伙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没有来它个乘胜追击呢?淡淡一笑,就把这唾手可得的胜利漫不经心的一笑而过了。这么一个姿态摆出来,他和霍相冉的关系必将趋于缓和。说不定霍相冉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因之后,还会对王子君心存一份感激呢。

    被算不感激,霍相冉也会觉得自己欠王子君一份人情。想到这些前因后果,林树强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但是嘴里还是没把他的想法问出来,而是恭恭敬敬地问道:“欧阳书记,您看,安排到哪里好呢?”

    对于欧阳扬怎么定吃饭的地方,王子君并不关心,坐进蔡辰斌的车里,就疲惫地闭上了眼睛。这段时间,他太累了,他需要饱饱地睡上一觉,休息一下。

    这件让大家等着看笑话的事终于尘埃落定了,在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之后,王子君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退让一步。不仗势欺人,才是上乘之选。

    “王书记,咱们去哪儿?”蔡辰斌从后视镜里看了王子君一眼,轻声的问道。

    王子君没有睁开眼,随意的道:“去再就业学校吧。”

    听到王子君吩咐的蔡辰斌一踩离合,汽车就快速的驶出了省委大院,跟了王子君这么长时间,对于王子君的脾气他太熟悉了。顺手打开车载音响,一曲舒缓的轻音乐,如水一般的在车内流淌开来。

    “辰斌,来到团省委还适应吗?”王子君往后座上躺了躺,轻声的对蔡辰斌问道。

    “哪里有那么多不适应的,我现在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能到省里来见见世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蔡辰斌呵呵一笑,老老实实地说道。

    “那就好,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别掖着藏着,尽管给我说就行了。”王子君对蔡辰斌很满意,这小伙子不但手脚勤快,办事利落,最重要的是,对王子君绝对是忠心耿耿的,身边有这么一个人跟着,能省心不少呢。

    蔡辰斌笑了笑,没有说话,不过心里却是万分感慨。王书记到哪儿都是王书记。在芦北县,他能从一个副县长成长为县里说一不二的角色;到了团省委之后,短短的时间,就把工作局面给打开了,而且,蔡辰斌能明显的感觉到,王书记在团省委的地位逐日上升呢。

    “王书记,有件事情我想向您汇报一下。”蔡辰斌沉吟了瞬间,轻声的说道。

    “你说。”王子君端正了一下坐姿,认真地说道。

    “昨天陈振兴主任找我聊天,说我在县里已经有几年的工作经历,现在又转职成了干部,已经符合提拔的条件了,办公室正在考虑给我一个副科级。”蔡辰斌一面认真开车,一面轻声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副科级?这陈振兴还真是会投机钻营哪,自己还没有想过呢,这家伙就提前给自己想到了。王子君手指轻轻地敲了敲坐垫,笑着道:“这是好事啊,辰斌,你要记住,应该拿的,咱们绝对不用客气;不该要的,咱不强求,顺其自然就是了!”

    蔡辰斌点了点头,他明白王子君的意思,那就是只要符合条件该给自己的,自己直接要就是了,而不符合条件给的东西,那绝对是不能要的。

    和蔡辰斌谈话之间,他们的车子就行驶到了一所高中的门口,此时还不到放学时间。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少学生从校园里三三两两的走了出来。只是一会儿功夫,这条路上,已经被三五成群的学生们给占据了。

    刚才还能够和王子君一边聊天一边开车的蔡辰斌,也不敢大意,他小心的抹着方向盘,在人群里小心地开车。

    透过车窗,王子君看着这些峥嵘少年,心里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唉,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啊,刀刀催人老。不过这种感觉也就是轻轻一闪,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嗯”,目光无意的扫动之间,王子君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见一身青色运动衣的花蓉蓉,正被两三个女同学簇拥着往前走。

    这丫头原来是在这所学校上学呢,王子君一笑,不过他并不准备给花蓉蓉打招呼,下意识地朝着小女孩轻轻地看了一眼,王子君就准备再次闭目养神。不过,当他的目光从花蓉蓉的脸上掠过的时候,却发现小丫头那犹如秋水一般的脸上,挂着两道淡淡的泪痕。

    什么事情让这孩子如此伤心呢?王子君知道花蓉蓉一向是一个坚强的孩子,这是怎么了?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下意识地摇下了车窗。

    “花蓉蓉,你都练了这么久了,不去参加真是太可惜了,我听说这次演出不但咱们学校,就是市里面也有不少大领导来看这次演出呢。”

    “是呀,花蓉蓉,你是咱们学校跳这个舞蹈跳得最好的,连张老师都说,你要是不参加这次演出怪可惜的。”

    透过车窗,两个女同学的劝说清晰地落入了王子君的耳中。花蓉蓉的这两个女同学样貌比起花蓉蓉来虽然有一定的差距,但也充满了青春的朝气。

    “我不去了,这两天我家里有点事,没时间。”花蓉蓉咬了咬嘴唇,低声说道。

    虽然花蓉蓉的话说得十分坚决,但是王子君凭借着自己的经验,还是能看得出小姑娘的态度其实是言不由衷的。朝着蔡辰斌说了一声停车,王子君透过车窗朝着花蓉蓉摆了摆手道:“花蓉蓉,你们现在就放学了么?”

    正难过的花蓉蓉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王子君,看着车窗里王子君那满是笑容的笑脸,一丝欢快的跳跃感觉,在花蓉蓉的升起来了。

    “王大……叔。”花蓉蓉朝着王子君一边招手,一面快步来到王子君的车前。看着小丫头有些兴奋的模样,王子君的心情越发的好了。

    “你们放学可真早啊,这是要回家么,用不用叔叔送你们?”王子君朝着花蓉蓉看了一眼,轻笑着道。

    “不用,不用,我们走着回家就行了。”花蓉蓉赶忙朝着王子君摆手,她知道这位王大哥是个大人物,自己可不能浪费他的时间。不过她说不,她身旁那个有点低胖的同学却不客气的道:“花蓉蓉,这位叔叔既然要载我们一段,咱们就凑一路车嘛,走了这一阵子,可把我累坏了。”

    也许是王子君无害的笑容,消除了这几个女孩子提防的意识,这女同学刚一提议,站在花蓉蓉旁边的女生就怂恿道:“就是,既然这位叔叔如此热心,咱们就不要推脱了。”说话之间,推着花蓉蓉就朝着王子君的车走了过来。

    为了给三个女孩子让座,王子君主动做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蔡辰斌专心地开车,而那两个女同学坐在车上却很兴奋,叽叽喳喳的像一群归巢的小鸟似的。

    从花蓉蓉的介绍之中,王子君知道花蓉蓉这两个女同学个子高点的叫胡云娜,而那个胖点的叫郑秀秀,和花蓉蓉一个班级,是很好的死党呢。

    “王大叔,我看你也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叫你大叔我们是不是太吃亏了?”和花蓉蓉相比性格要泼辣很多的胡云娜,在朝着王子君看了两眼之后,就笑嘻嘻的对王子君说道。

    被一个高中生调笑,王子君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他笑呵呵的道:“我和花蓉蓉是邻居,叫花蓉蓉的妈妈叫大姐,花蓉蓉可不是要叫我叔叔么,至于你们,那都是花蓉蓉的同学,跟着她叫我叔叔是没什么错的。”

    “嘁,您怎么这么落伍啊,现在都是论年龄,谁还像你这么论辈份儿?干脆叫你王大哥得了!”胡云娜显然不想让这个看上去很年轻的男生占便宜,不由分说的叫起了王大哥。花蓉蓉坐在一边,只笑不语,对于胡云娜的饶舌也是视而不见。

    “怎么,我刚才听说你们学校有活动啊?”王子君轻轻地摇下了日的祝酒词呢,但是团省委机关的人,却是明白怎么回事。

    在金锐恒的带领下,王子君来到了山河厅,这山河厅占地足足六七十平方米,三张圆桌摆在那里丝毫不显得紧张,此时在厅内团省委有头有脸的人物,三三两两的汇集在这房间之内,轻声的谈着话。

    欧阳扬犹如众星捧月般的坐在最中间,不过此时她的心中却有一丝的忐忑,因为她最为关注的霍相冉此时还没有来。 百度嫂索之我的书记人生

    自己这一次,可以说是想给霍相冉解围,而只要霍相冉在这次搭好的平台上给王子君敬杯酒,这件事情就能轻描淡写的翻过去了,没想到,这霍相冉依旧没有来。

    在来宾馆的时候,自己可是给霍相冉先打了电话的,嘱咐他自己在饭店等他。当时,霍相冉也是一口答应了,怎么到了现在还没有过来呢。

    欧阳扬暗自埋怨这霍相冉摆谱儿摆得也太大了!这给你个台阶你还不赶紧下,这不是明显的不识抬举嘛!

    一看到王子君走了进来,欧阳扬不得不放下心事,朝着王子君走了过去,经过精心打扮的脸上,此时更是挂满了灿烂的笑容。

    “王书记,你这个主宾可是来晚了,虽然咱们的酒还没有安排上来,但是等一会最少也要罚酒一杯。”欧阳扬在有的时候,烘托气氛的能力还是很强的,给王子君打了个招呼之后,欧阳扬就满脸笑容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下面的干部在两位书记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停止了议论之声,此时听到欧阳扬让王子君多喝点,一个个也跟着起哄道:“欧阳书记说得对,越是这个时候,王书记越要多喝点。”

    在这起哄声之中,氛围变得更加的热烈。王子君看着欧阳扬看过来的目光,轻轻一笑道:“既然欧阳书记发话了,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喝它个人仰马翻算了!不过,倒下我一个,还有后来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