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一章 我要的是天时地利人和
    来现在不只是自己的老岳父,恐怕很多山省的领导,都已经赶向那拜祖台的方向了。

    就在王子君心里念头闪动,想着如果自己处在聂贺军的位置上,又该如何化解现在的危机之时,张露佳已经轻轻地放下了电话。

    “子君,你说拜祖台那么结实的钢架,它怎么就会塌了呢?”

    王子君听着窗外呜呜的狂风,想着拜祖台所处的位置道:“你不要小看风的力量,现在这么大的风,再加上机组台那特殊的位置,要是质量过不了关的话,被刮坏的可能性就太大了。”

    嘴里和张露佳解释着,王子君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人,心说这神腾公司承揽了拜祖台工程,恐怕出了这档子事,这下就不好交代了。

    王子君猜的一点也没错,此时的秦云汉心里像猫抓似的。

    多年的创业历程,现在的秦云汉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初涉商海的年轻人了。他和他的神腾公司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是小有名气的,公司的规模做大了,业务范围也在不断的拓展装大了,公司的办公和经营场地也是一换再换,终于搬进了他向往已久的三百多个平方的办公区域了,宽大气派的办公室,公司日益增多的接单,雄厚的资本运营,所有的这些,都在向人们无声的昭示着公司的实力,现在,再也没有人可以小觑这个曾经挨家挨户拉生意的那个穷小子了,他秦云汉变得成熟稳健,在把神腾公司做强做大的道路上,大踏步地往前走了!

    按说,自己不该如此的心慌意乱,六神无主的,可是,这次承包的工程太大了,在接到工程部打来的紧急电话之后,他第一时间就来到了拜祖台所在的山上,在看到眼前朝着一处倾塌的拜祖台,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简直快要晕过去了!

    倒不是说他赔不起这工程,而是说这个工程对于他来说那实在是太重要了。做坏了这个工程的代价,简直是他难以承受的。在投标这个工程之前,敏锐的商业嗅觉让他一下子感觉到做好这项工程的意义实在是太重大了,不但可以把公司的名片进一步打响,而且可以借此为契机,在全省全国乃至来自世界各地的同胞面前,大大的做一个活广告哪!

    正当他庆幸自己的高瞻远瞩的眼光的时候,他寄托了殷切希望的戏台子却出问题了!

    毕竟是省委书记提出的一项工程,而且还邀请了不少海内外的宾朋,这几乎是一台万众瞩目的大戏就要在山省上演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公司负责的这个戏台子,居然趴窝了!

    没有了戏台子,你让聂书记如何唱戏?唱不成还请了那么多的人,那不但是丢聂贺军的人,更是丢山省所有领导的面子哟!

    追查责任?好像自己的责任不是很大;天灾吗,自己也不是神仙,哪里有办法对付天灾?就算是按照工程造价进行处罚,那也只是几个钱的事情。

    只是,如果能用钱把问题掩盖住反倒好了!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好的话,不知道该有多少负责这项工程的官员要受到处理,而一旦牵涉到这些官员,那他的神腾公司怎么都跑不了,这些怕掉乌纱帽的官员们,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将问题朝着他的头上盖。

    另外,这些人也得罪不起,虽然他和他的神腾公司一直都是诚信经营,但是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他的神腾公司也不是没有违规操作的记录,如果被有心人利用了,那可是墙倒众人推,就算他再怎么阻拦,也是挽不住这个狂澜的。

    “秦云汉,你这是怎么弄的,好好的一个钢架拜祖台,你怎么就让它给倒地了呢?”就在秦总心里乱成一团的时候,山垣市的建委主任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这位建委主任和秦总的关系很是不错,两人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更是没有少称兄道弟。

    不过此时,这位建委主任的脸上像是挂了一层寒霜,气急败坏的质问道。

    面对怒意冲天的建委主任,秦云汉赶忙解释道:“赵主任,这件事情也怨不得我们,倒不是我推卸责任。整个施工过程,我们都是严格按照国家标准施工的,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来了这么大的风,再加上这拜祖台建在了山上,这风的力量就更大了,弄成这个样子,我也挡不住啊……”

    “你别给我说这个!我现在不是让你分析原因,我要的解决问题的办法,秦云汉,我可告诉你,这件事情你要是给我解决不了,那你的神腾公司……”建委赵主任不等秦云汉说完,就毫不客气的把他的话打断了,虽然没有把话明确表达出来,但是这语气里隐含的意思,秦云汉还是听懂了。

    心中哀叹一声的秦云汉,脑子里飞速的运转着解决此事的方案,可是不论他怎么想,都觉得自己的脑子好似一堆浆糊似的,无计可施了。

    “赵主任,是魏市长的车。”站在赵主任身旁的秘书在看到一辆小车顶着肆虐的风缓缓地停下来的时候,赶忙轻声的朝着建委主任提醒道。

    刚才还气势如虎,恨不得一口把秦云汉吞进去,撕巴撕巴嚼烂了的建委主任,听到秘书的提醒,整个人的脸色就是一凝,也顾不得被狂风吹痛了眼睛,马不停蹄地迎着魏市长停车的方位赶去了。

    “秦云汉,你还在那里愣着干什么还不跟我过来!”秦云汉愣愣的看着建委主任急慌慌的走了,心里悲哀的想道,官场里的连锁反应这么快就来了!那赵主任的秘书就已经恼火的喊他了。

    这个小秘书,秦云汉以前见过不止一次了,凭着他和赵主任的关系,这小年轻的一直对他笑脸相迎,言必称秦总的,这下好了,弄了这档子事,一下子对自己直呼其名了,如此迅速的变脸,大概是觉得自己再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小人!心中暗骂,但是秦云汉还是快速的跟了过去,不过当他来到赵主任身旁时,这位刚刚将他训斥一顿的赵主任,正在迎接着一场劈头盖脸的训斥。

    “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赵鹤鸣,我是不是提醒过你,这件事意义重大,省委领导都盯得紧着哪。一定要用最好的材料,请最好的施工队伍,将这件事情不折不扣的给我办妥了,我还指着你咱们山垣市甚至是山省争光呢,你给我说说,这就是你给我们山省争光的方式么!”魏市长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身材高大的他手指指着那赵主任的鼻子,狠狠地骂道。

    赵主任此时就好似见了猫的老鼠一般,低眉顺气的,一点也不敢开口,不过就是这样,那魏市长的训斥也没有结束的态势,一直将赵主任训了四五分钟,这魏市长才算是闭口不言了。

    对于魏市长,秦总也打过交道,在以往的交往之中,秦总见过不少次赵主任和这位魏市长称兄道弟,可是现在这拜祖台一倾塌,魏市长丝毫不顾及面子问题,将这位赵主任训了一个狗血喷头。

    这还是有交情的,自己和他们两人虽然也算有交情,但是这交情可是建立在承揽工程上的,现在急需给上边一个交代的他们,会不会明哲保身,直接把所有的责任都扣在自己的头上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这一次可就危险了。

    “赵鹤鸣,你告诉我,最快需要多少时间你才能这拜祖台修好了?你给我听好了,三天之后,就是祖帝的寿辰,到时候就会有无数的同胞从四面八方赶来祭拜祖帝,这件事情要是弄砸了,省里第一个不会放过的,就是你赵鹤鸣!”魏市长简直有点咬牙切齿了,话里话外都是责任追究,让赵主任浑身上下一阵颤栗。

    秦云汉脑子转动之间,就准备走上前去,和魏市长说说自己的难处,可是,还没有等他朝着魏市长的方向走过去。一辆辆小车组成的车队,就从远处飞驰而来。

    开道的警车在打一个盘旋之后,就停了下来。紧跟着警车之后的一辆辆轿车,都随之停在了那倒塌的拜祖台之后。

    警车开道,这是谁来了?秦总看着那一辆辆小车,像是在接受检阅的方队似的,直觉自己的心跳越发的加速了!他娘的,好事不出门,怎么坏事就传千里呢,这么快这帮人就知道了!

    狂风开始收敛,但是被冷风吹在脸上,仍然是剔骨刀似的,吹得脸上很疼,看着车里的人陆陆续续的走下来,一个个脸色铁青着,秦云汉就觉得这股疼痛的感觉全都不在了,他得想好怎么给这些人一个交待!

    聂贺军,刘传瑞,齐正鸿……,一个个以前只是在新闻中见到的身影,全都齐刷刷的来了。如果以前见到这么高规格的领导来到他的施工现场,秦云汉肯定会安排记者,安排公司的办公室人员,拍照,取景,这可是一个把神腾公司做大做强,领导重视的活广告呢。

    魏市长和赵主任此时已经没有心思在理会他这个公司的经理了,一个个快速的朝着聂贺军的方向跑了过去,生怕去晚了一秒,大板子就会打到他们屁股上一般。

    山风呼啸,四周一片沉寂,聂贺军没有说话,其他领导一个个也都没有说话。对于拜祖台的倒塌,并不是说所有人心中都是沉重的,最起码此时还有人为此而感到高兴,但是却不敢表现出来。

    祭拜祖帝,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这是聂贺军在今年提出的一项重要工作,而且是一个增光添彩的工作。通过这个工作,聂贺军在省里的影响力开始进一步的飙升。可是这并不是所有人都喜闻乐见的。

    现在好了,拜祖台倒了,如果没有了拜祖台,那这次拜祖帝的大会就会成为一个笑柄,作为这件事情主持者和发起者的聂贺军,更是会因此而威望大落。他娘的,你说,这不是天助人么!

    看着倒塌的地方,聂贺军此时的心里也很是烦躁,但是不论他怎么的烦躁,作为一个省委书记,他都要保持自己的镇定,他就是军心,军心一乱,下边就会乱套了!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怒意,聂贺军和身旁的刘传瑞交换了几点意见之后,他就朝着山垣市的市委书记道:“你们这块由谁负责的这件事情?让他过来一趟。”

    虽然这件事情乃是省里提出的,但是具体操作这件事情的,毕竟还是山垣市的干部,此时山垣市的这位罗书记的心里并不轻松,毕竟他也是责任人之一。听到聂贺军的吩咐,罗书记也不怠慢,以往这种事情那都是由秘书来的,但是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亲自上阵,直接朝着躲在最后面的魏市长和赵主任挥手,示意让他们过来说话。

    魏市长此时也没有了训斥人的威风,赶紧挪着自己的脚步,身上已经开始冒汗了。

    “聂书记。”看到聂贺军,魏市长的小腿肚子都有点转筋了,毕竟这不是什么露脸的事情,叫他来这里,更不是在向聂书记表功呢。

    聂贺军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这才沉声的问道:“你就是专门负责这件事情的副市长?你告诉我,出现今天这个状况,问题在哪里?你想好的补救措施呢?”聂贺军的神色,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但是那一滩死水的模样,却是让人更加的发憷了。

    所有的领导,此时都已经将目光看向了魏市长。这位主抓城建的副市长,额头上油光发亮,沁出来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他知道,此时,他一个回答不好,不要说他的前途了,就是这个副市长的位置都有保不住的可能,官场里的事他可是太清楚了,责任追究下来,那是必须要找一个冤死的替罪羊!

    聂贺军生气了,那对于所有的干部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情。

    “聂书记,这件事情,主要是因为风……风太大造成的,您看,这地方是山……”魏市长尽量组织着脑子里的语言,但是情急之下,仍然有点前言不搭后语。

    按说,宦海沉浮这么多年,这个魏市长不该表现得这么差劲的,但是现在,面对聂贺军的询问,魏市长却不由自主的乱了方寸,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实在是太大了。

    对于自己这位得力下属的表现,罗书记也哼了哼鼻子,心中暗骂,他娘的,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自己还准备以后要提拔他呢,这分明就是一摊烂泥,上不了台面嘛!

    心中念头闪动的罗书记,暗暗地给魏市长记下了一笔,但是不论他心中如何的活动,都不能帮助这位得力的属下将这件事情给解决了。

    “我不要你说理由,我要的是你什么时候能够将倒地的地方给我修建起来!三天之后就是拜祖帝的日子,你总不能让我们山省全体父老用这个塌陷的台子迎接四海的宾客吧?”聂贺军有些厌恶的摇了摇手,很显然,他不想听这位魏市长辩解。

    多长时间,这需要多长时间呢?魏市长很想说三天之内绝对完成任务,这样的回答干净利落,也不至于惹聂书记怒发冲冠的,可是,这个保证,他不敢说,要是这么信口开河,脑子一热就保证出去了,那完不成的后果可是比现在严重得多!

    “这个……这个……”魏市长一边说话,一面用求救的目光看向了赵鹤鸣,想要让这个建委主任给自己一个意见。

    建委主任同样不是傻子,知道这种事情自己绝对不能够表态的,不然的话,恐怕以后的事情,都会一连串儿地落在自己头上来了,那样的话,别说丢了现在的位置,恐怕连公职能不能保住都很难说!

    让省委书记丢人,而且还是当着那么多来宾的面丢人,这种责任,他一个建委主任的肩膀太弱了,弱到承担不了,但是面对魏市长的目光,他又不能不视而不见,逼到这个份儿上,赵鹤鸣只能用目光暗示秦云汉了!

    “好了好了,既然你们不敢表态,那我只好给你们下命令了!这次祭拜祖帝的典礼,乃是一件事关我们山省声誉的大事,现在虽然是遇到了困难,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将这件事情做好做扎实了。亡羊补牢,为时不晚。罗书记,现在这拜祖台建在你们山垣市的地盘上,我相信你们山垣市委班子的战斗力,相信你们一定会在祖帝祭拜之日前,给省委一个满意的结果!”聂贺军满脸正容的朝着罗书记的脸看了过去,话语说的更是不容丝毫拒绝。

    罗书记在官场多年,更是省委常委,对于一把手的省委书记也不是有太多的顾忌,但是此时聂贺军将这件事情升级到这么一个高度,他根本就没有拒绝的理由。

    “聂书记,您放心,我们山垣市一定会克服困难,全力以赴的。”只能如此回答的罗书记,沉声的向聂贺军保证道。现在的他,那也是逼上梁山,不做保证也不行了。

    对于这样的回答,聂贺军还算满意。他又将目光落在了齐正鸿的身上,沉声的道:“省长去京里开会,齐省长,这个督促的重担就只能落在你的身上了,我要求你无论想什么办法,全力支持好罗书记的工作,将这件事情给省委办扎实了,要人给人,要钱给钱!”

    齐正鸿原本正为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幸灾乐祸呢,听聂贺军这么一安排,登时就傻眼了!怎么把自己也拽进这浑水里了呢?

    自从杨军才事件发生之后,聂贺军在省委班子里表现的就越发的强势了。有很长一段时间,齐正鸿表面上故作平静,但是心里却一直闷闷不乐。 +

    有一天无意中看杂志,看到一则笑话。说的是鸭子和螃蟹赛跑,一起到达终点,难分胜负。裁判就提议说:“你们来个剪刀石头布吧!”鸭子大怒:“你y的,想算计我?我一出手总是布,他总是剪刀!”后边还跟了作者的感悟:比赛是需要天赋的。齐正鸿突然间豁然开朗了,他娘的,这杨军才天生的就是一只鸭子,而那个死对头王子君,那简直就是一个属螃蟹的!这跟他齐正鸿提议让杨军才下来锻炼有什么关系呢?

    话是这么说,但是看聂贺军在某些决议上,越来越把民主集中制里的集中表现得强势,心里还是如鲠在喉,很不舒服的。他就盼着,为什么他聂贺军不能失算一次,弄出来一档子恶心事儿呢?

    就在齐正鸿心里恨恨的时候,真是老天开眼了,这么一场大风,终于把他聂贺军主持的大手笔弄砸锅了!这个招商引资的活动在这个时候出了篓子,这几乎可以说就是上天给他齐正鸿一个反击的机会呢,如此隆重的一个招商活动一旦成了笑柄,那聂贺军的气焰就会被打消不少呢。这么一想,就像泡了个漂亮养眼的小情人,家里的老婆并不知情,还一味的给自己补肾壮阳似的,这爽感,岂是一个痛快两字了得!

    可是现在,聂贺军居然凭着他省委书记的权威,直接点将了!把这么一件事压在他和罗书记的头上,是缓解压力的最好办法了,他娘的,聂贺军啊聂贺军,你这么做,分明是把我牵扯进去的!不过,事已至此,他齐正鸿执意不接,那是绝对说不过去的。

    “聂书记您请放心,我保证配合好罗书记的工作,将这件事情做快做好!”齐正鸿一面表态,一面将同样是常委的罗书记给推到了前面。

    对于这种推卸责任的小手段,罗书记哪里会看不出来,但是此时形势比人强,就算他心里再怎么不高兴,也只能把这份不快咽进肚子里了!

    风慢慢的变小了,漫天的尘雾随着这风力的变小而不断消散。整个天空,此时也慢慢的恢复明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