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四章 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聂贺军走了,带着满意的微笑走了,在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一百多个学员以精湛的技术上岗之后,他在拜祖台上又看了一个多小时,从主持工作的工程师嘴里得到有了这些学员的加入,保证在三天之内完成任务的承诺之后,频频点头,和这些工程师一一握手,带着笑容走了。

    随着聂贺军离开的,是省委的一帮领导,而山垣市的干部,却不敢就此离开。在送走了聂贺军之后,山坦市市委罗书记满脸笑容的和欧阳扬亲切握手,并说欧阳扬书记真是及时雨啊,这一次可是解决了他们的大难题,他代表山垣市委向团省委的帮助表示感谢。

    罗书记的姿态放得很低,但越是这样,欧阳扬越是不敢托大,毕竟罗书记乃是省委常委,还是能够决定她欧阳扬命运的一个人哪。

    此时的团省委,可谓是光芒夺目,不但受到了省委书记的赞赏,更受到了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的由衷感谢。从领导们的口里,团省委这次下岗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举办的那是相当的成功。

    孙泽宏此时正在接受魏市长的感谢,因为团省委这些技术人员的到来,觉得自己险险地逃过一劫的魏市长,心里激动不已,赞誉之词,那是毫不吝啬。紧紧地握着孙泽宏的手,要求团省委的领导无论如何,等这件事情过了之后,都要给他一个答谢的机会,让他好好地请领导们吃上一顿。

    论起职位,魏市长乃是正厅级干部,孙泽宏比他差上一级;但是论及职位的重要性,他一个团省委的副书记,当然没有省会城市主抓城建的副市长来得重要。如果是以往,那都是他孙泽宏请人家吃饭的份儿,可是现在,却颠倒过来了。

    要是自己的成绩,孙泽宏说不定有多么高兴呢,可是现在,他表面上虽然不断地微笑,但是心里却是有点发苦,他心中很清楚,这件事情那是人家王子君的功劳,而自己,仅仅是站在人家的功劳簿上接受祝贺呢。

    就凭省市两级领导对这些技术工人的重视,要给他们找一个好的出路,恐怕不是什么问题,而自己在班子会上所说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人传为笑谈了。

    王子君站在欧阳扬的身后,很是自觉地将自己定位在一个副手的位置上,他看着拜祖台上那不断闪耀的火花,心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满足感。

    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这批技术精湛的电焊工人,毕竟是在自己的推动下,重新掌握了一门技术,而靠着这一门技术,他们完全能够依靠自己丰衣足食,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让人兴奋的事情呢?

    “王书记,昨天的事情,我代表神腾公司以及我个人,向您表示歉意。”秦云汉在众人轻声交谈之时,猛然站了出来,诚恳地对王子君说道。

    道歉?这是哪一出啊!罗书记以及其他山垣市的干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个充满了疑惑的朝着两人看了过来。

    王子君看着秦云汉伸出来的手,笑了笑道:“都是工作上的事情,有什么错不错的你是为你的公司负责呢。”说话之间,主动伸出手去和秦云汉握了握。

    众目睽睽之下,秦云汉的脸皮像被揭了一层,都烧疼了,如果眼前有口井,他可能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看着眼前年轻的团省委副书记脸上淡淡的笑容,秦云汉的心里就有些后悔不迭。他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恰恰应了一句话,敬酒不吃吃罚酒呢。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决定了:今后,和王子君,和再就业培训学校一定要搞好关系。作为一个精明的企业家,秦云汉早就看到了自己企业的弊病之所在,也一直努力着想要改变这种情况。

    可是,高级的电焊工人缺乏的事实,一时间很难扭转,一些浩大的工程他虽然看着眼热,却没有吞下去的实力。此时看到团省委的培养出来的学员,他的眼里又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的光亮。

    “王书记,你们这一批学员,我想全部招到我们公司去,您放心好了,神腾公司有自己的用人原则,不论资历论实力,他们的工资待遇,我绝对会做到一视同仁的。”秦云汉一面握着王子君的手,一面恳切地保证道。

    如果秦云汉昨天的时候能说出这句话,王子君肯定会高兴不已的,但是此时这兴奋劲就大打折扣了,他已经在准备招聘会的事情了,自然不想在招聘会还没有召开之前,手里的这批学员就被人给全部包圆了!

    “谢谢秦总的好意!不过,这些学员最终去哪里就业,还是让他们双向选择,自己作决定吧。我们团省委的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想给他们的是一种再就业的技术手段,可不是包就业包分配。秦总如果想把这些技术人才纳入旗下,我看不如这样,贵公司可以参加我们团省委举办的人才交流会活动嘛,到时候你们用工双方当面鼓对面锣的去谈,岂不是可以做到知己知彼,更好的合作吗?”

    “嗯,也好。不过不管怎么说,我都是要感谢王书记的,要不是有您这一批学员过来帮忙,恐怕这次我这个神腾公司的损失就是无法弥补的了!”秦云汉听了王子君的意见之后,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过多纠缠,而是话锋一转,继续朝着王子君感谢道。

    “招聘会,欧阳书记,王书记,你们团省委在再就业方面做得好啊!我们的工作,不是授人以鱼,而是授人以渔。这样吧,这次招聘会就在我们市劳动局新近落成的综合服务大厅举行吧,也让我们跟着沾点人气嘛。”罗书记在听到两人之间的对话之后,饶有兴趣地插口道。

    罗书记这么说是有目的的,他想不动声色地还团省委一个人情,那综合服务大厅几千平米的空间,自然是举办这次招聘会的最好选择。

    “谢谢罗书记对我们团委工作的支持。”欧阳扬到底是个聪明的女人,懂得什么时候内敛,什么时候该喜形于色,一个省委常委的示好,对于她来说,真是一件让人兴奋地事情,为什么不能把自己的高兴表达出来呢?

    对罗书记表示感谢之后,欧阳扬的目光就朝着王子君掠了过去,今天的天气真是太好了,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就连山上的空气都是阳,连续受到几位省委主要领导的表扬,这对于欧阳扬可团省委来说,那都是从来都没有的,而他们之所以能够受到如此热烈地表扬,原因都是这位年轻的副书记举办的青年再就业学校。

    因为这里是工地,所以各位领导也没有就留,除了负责工程的之外,大多数人就开始陆续离开,特别是罗书记的离去,更是又带走了一大批人。

    团省委的车上,欧阳扬是满脸的春风,而来的时候心中还有些忐忑不安的祝严阳,此时更是欣喜若狂,不管怎么说,他都是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校长,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那就是一个显赫的政绩,更何况就在刚才,省委书记聂贺军在听说他就是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校长之后,还专门和他握了握手。

    “欧阳书记,王书记,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我提议咱们不如去找个地方吃上一顿,庆贺庆贺。”祝严阳见几位领导心情挺不错,有点凑趣的说道。

    欧阳扬笑了笑,点头道:“嗯,确实是个大喜的好日子,树强主任,你安排一下,今天我们要给再就业培训学校和祝严阳校长庆祝一下功劳。”

    “是,书记,我这就去安排。”林树强有点嫉妒的朝着祝严阳看了一眼,就赶忙恭敬的说道。其实依林树强的精明,他哪里看不出来,这次请功名义上是给祝严阳,但是实际上,谁都知道这是给王子君的,毕竟这一切的发起人,都是王子君。

    从这件事情之后,恐怕王子君的地位在团省委会变得更加的牢固,而自己和王子君的差别,也会变得更大起来。想到那副书记的位置要是归了自己,说不定自己也会和王子君一般受人瞩目。

    孙泽宏等人心中虽然也充满了嫉妒,但是这种锦上添花的饭局,他们自然不会反对。一行人在林树强的安排之下,再次来到了锦园之星。

    “来,这一杯酒,咱们敬王书记和祝严阳,他们可是咱们最大的功臣,要不是他们,也不会给咱们带来这么大的荣耀。”菜刚刚一上齐,欧阳扬就举起酒杯,笑着朝着众人说道。

    欧阳扬端起酒杯,其他人自然不能闲着,就在众人都端起酒杯的时候,王子君已经笑着道:“欧阳书记,你知道我不能喝酒,还想着法子灌我酒,这可不行。另外这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和青年再就业服务中心乃是在你的领导之下,咱们团省委具体的决策,你可不能讲功劳的帽子强盖在我们两人的头上不是。”

    王子君的话,让欧阳扬脸上的笑容更多了三分。虽然谁都知道少不了欧阳扬的功劳,毕竟她才是团省委的一把手,但是此时这种话有王子君的嘴中说出,却是更让欧阳扬感到高兴。

    在王子君的提议之下,众人一起干了一杯。因为这是团省委多年没有过的荣耀,所以每个人都表现的很是喜气洋洋。

    “子君书记,这件事情虽然让咱们在省领导面前露了脸,但是越是这样,咱们越是不能掉以轻心,特别是再就业招聘会的事情,更是不能出差错。”欧阳扬放下筷子,沉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对于这件事情他心中有数,现在又有神腾公司参与进来,可以说有着百分百的把握。

    欧阳扬也只是叮嘱,在看到王子君点头同意之后,她就将话题转移到了其他的方面。以往的时候,欧阳扬喝酒虽然也喝不少,但是从来都没有如这一次一般的将自己的量放开。

    就在一瓶酒喝完的时候,包间的门轻轻地被打开,一个年轻的服务员端着一盘鱼走了进来,对于这个上菜的举动,在饭点之中可以说是在平常不过。可是随着门的缓缓合拢之际,一个中年男人的身影从门口闪过。

    这个男人并不是一个人走的,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子,女子的摸样看不清楚,但是男子的手掌,却是搂在女人的腰上。

    正笑吟吟的和众人说话的欧阳扬,在看到这一闪而过的身影之时,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难看,她那犹如春风拂面的脸,刹那间变得苍白了起来。

    这种变化,只是一刹那,但是却没有能够瞒得过王子君的眼睛。他很想看一看这个让欧阳扬神色大变的男子究竟是什么人,但是此时那门已经紧紧的关上了。

    “来,咱们咱干一杯。”欧阳扬强行挤出了一丝笑容,端起酒杯说道。不过这一次的欧阳扬,确实没有等其他人一起举杯,就将自己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那个人究竟是谁?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还是将自己酒杯之中的酒喝了下去。

    接下来的酒场,又进行了半个多小时就结束了。在后面的酒场之中,欧阳扬表现的很是自然,好似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对于那个男子王子君心中虽然有一丝丝的怀疑,但是他可不是那种喜欢别有用心的人,又喝了几杯之后,脑子也开始有点晕乎乎的感觉。

    随着祖帝寿辰的临近,山省的工作重点开始围绕着这次拜祖大典开展。而拜祖台的修复工作,更是让省委和山垣市的领导们重视不已。

    省委书记聂贺军,省政府的各位领导,几乎每天都要到拜祖台看上一看,随着拜祖台一步步的被修复,聂贺军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作为一个露脸工程的主要单位,团省委自然不会放过这等好的时机,不但欧阳扬,就是孙泽宏等人都有事没事的朝着拜祖台跑,想要趁机在省领导面前多多表现一下自己。

    王子君也跟着欧阳扬去过几次,但是大多都是被欧阳扬叫着去的。他不主动去,倒不是为了显示自己有多么博大的胸怀,而是他清楚现在事情到了这里,该是自己的功劳,谁也抢不走,多露面少露面其实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三天之后的傍晚,拜祖台的工程整体完工。省委书记聂贺军早就得到通知,所以在完工之时,他再次登上了拜祖台,并进行了一次即兴讲话,对各个施工单位和大典的筹备备部门,都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在这表扬之中,位列第一的,自然是出力最大的山垣市委市政府,不过熟悉聂书记讲话方式的人却发现有好几次,聂书记都是讲山垣市委和团省委一起提的。

    团省委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学员露脸的事情,山省的各部门各单位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很多人对于欧阳扬这个团省委书记,那都是充满了羡慕,更有一些人觉得欧阳扬很有可能要提拔,走上更加重要的位置上去。

    在聂书记和建设工人热切握手的画面之中,这次小会落下了帷幕,毕竟今天来了很多领导,都需要聂书记去接待,作为省里的一把手,他不可能长时间留在这里。

    “王书记。”祝严阳轻轻地来道王子君的身旁,拉了拉王子君的袖子,轻声的打了一个招呼道。

    王子君看着一脸神神秘秘的祝严阳,笑着道:“什么事情?”

    祝严阳朝着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其他人,这才轻声的道:“王书记,何达刚他们说想邀请王书记您吃顿饭。”说话之间,祝严阳又怕王子君不知道何达刚是什么人,赶忙又道:“何达刚是这一批学员班的班长。”

    对于何达刚,王子君并不是太陌生,这个五金厂的年轻下岗工人,因为找不到工作还和刚结婚的没有多久的老婆闹离婚。不过在培训班之中,却是一个颇能活跃气氛的人,能说会道,而且在干活上为人实在,从来不惜力气。

    王子君笑着摆了摆手道:“这三天他们也都累了,还是让他们好好休息休息吧,你告诉他们等他们明天休息好了,我请他们吧。”

    祝严阳知道王子君虽然很是随和,但是一般做出了决定的事情,却是很少更改的,虽然他也很是想借此机会和王子君喝上一场,但还是朝着那群学员走了过去。

    一会功夫,祝严阳又走了过来,小声的道:“王书记,他们说干完活正想喝点酒,请您无论如何赏他们一个面子。何达刚已经将钱都收好了,您看这……”

    “收了多少?”王子君神色变幻之间,声低沉了三分。

    祝严阳没有想到王子君会关心这件事情,赶忙道:“一个人二十。”说到这里,他又赶忙解释道:“这一次神腾的秦云汉很是慷慨,一天给算贰佰的工钱,三天下来,何达刚他们每个人都挣了六百块钱。”

    王子君沉吟了一下,朝着那群学员们看了过去,就见他们大多数人的目光,也都朝着自己的方向看了过来,而在和自己目光相对的瞬间,很多人快速的将目光收了过去。

    “好吧,那咱们就去吃顿饭,不过吃饭的地方,却要我点。”王子君没有在推脱,沉声的朝着祝严阳吩咐道。

    对于祝严阳来说,只要王书记愿意吃饭,那怎么定都行。当下将王子君答应的消息朝着何达刚等人一说,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朝着山下而去。

    下山的时候,依旧是那两辆从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借来的大轿子车。因为省委书记对这件事情的重视,所以连着省委机关事务管理局对接送工人的事情很是上心,专门安排了这两辆车给这些学员服务。

    车子飞驰,没有多长时间,就已经到了山垣市,在王子君的指挥之下,蔡辰斌开着桑塔纳飞速的朝着市东方向而去。

    何达刚是个壮实的汉子,留着一个平头的他,给人一种憨厚老实的感觉。不过他这个人心眼挺活,为人又仗义,工人之中,很多人都服他。

    这一次想要请王子君吃饭,就是他发起的。虽然省委书记的讲话,还有兜子里的票子,让他心中充满了欢喜,但是他心中却觉得最应该感激的,依旧是发起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王子君和校长祝严阳。

    在他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去之后,得到了所有工友的赞同,他先给祝严阳沟通了以后,又去找自己的师傅老胡,准备王书记要是再不答应,就请老胡等人出马给王书记来一个逼宫。

    老胡此时也很是高兴,作为一个老师,能够看到自己的学生成才,那可以说是他们感觉最为欣喜的事情。对土地的要求,自然是没有拒绝的理由。

    “达刚哥,二十是不是少了一点。”坐在何达刚身旁的小伙子看着四周不断闪动的霓虹灯,轻声地朝着何达刚说道。

    这小伙子一脸机灵的样子,在来再就业培训学校之时就和何达刚在一个工厂之中工作,何达刚参加培训,也将他给拉了过来。

    何达刚的眉头皱了皱,心中也有些担心,请王书记吃饭,他并不准备悭吝,但是兄弟们一个个都不宽裕,虽然三天挣了不少钱,但是很多人那可是准备存着花的。可是请王书记吃饭,要是寒颤了话,恐怕弟兄们也不会答应,毕竟是王书记让大家有了一门技术,更看到了致富的希望。

    “要不等一会王书记那一桌紧好的上,咱们一般就行。”何达刚沉吟了一番之后,说出来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那样不太好吧。”小伙子扭头朝着四周看了看道:“弟兄们自认是不会说什么,但是王书记要是看到的话,这让王书记会怎么想呢?”

    “就是,达刚,我觉得咱们这一次不能寒颤了,要不是王书记,咱们那里能够三天就挣了六百块钱,发钱的时候,那秦老板也说了,只要咱们愿意,就欢迎咱们去他哪里工作,咱们的技术只要过硬,以后有的是挣钱的机会,可是请王书记吃饭的机会,那可是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我觉得无论如何,都不能丢咱们兄弟们的脸,你说句话,咱们就是一个人那一百也愿意。”坐在何达刚身旁的另外一个汉子也大声的说道。

    “对,请王书记吃饭,不能太丢人了,一定要请顿好的。”

    “河大哥,这是我的钱,先交上了,咱们有了手艺,以后还怕挣不找钱么?”有性急的说话之间,就开始扬着手中的钞票,朝着何达刚的手中塞了过去。

    何达刚也觉得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丢了自己兄弟们的人,当下一拍胸脯,就准备将钱再收一收。

    “吱呀”

    车轻轻的停了下来,刚刚站起的何达刚身体晃了一晃,差点没有开口,就在他准备问司机怎么回事的时候,却听司机道:“王书记的车停下来了。”

    也顾不得和司机说话的何达刚赶忙看了过去,就见在前方,王子君的车停了下来。他们熟悉的王书记,更是漫步朝着一片热火朝天的大排档走了过去。

    王书记竟然要吃大排档,这绝对不行。想到这位市长级别的领导竟然在自己等人的请客之中吃大排档,何达刚的心中一瞬间升起了这么一个念头。

    “何大哥,绝对不能让王书记吃大排档啊!”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一拉何达刚的手,大声的道。

    “对,不能,咱们要是被家里的老少爷们知道这么请王书记吃饭,还不被埋怨死。”

    “就是,怎么也得吃顿好的,要不然我们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叽叽喳喳的议论声,让何达刚的心中充满了勇气,他对于这个让他们有了新的出路的年轻书记心中充满了感激,但是也充满了敬畏,平日里他可以在祝严阳的面前谈笑没有什么顾忌,但是面对王书记,何达刚却是怎么也放不开。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应该去找王书记。

    “达刚,王书记说了,他喜欢吃大排档的感觉,大家要是不当他是外人,就一起过来,要是见外,这顿饭就不用吃了。”祝严阳推开车门,笑声的朝着要下车的何达刚等人说道。

    王书记喜欢大排档?何达刚心中都不相信,但是他又生怕真的如祝严阳所说的那样,一时间有点进退不能。

    “师傅,您看这……”心中没有谱儿的何达刚,目光就朝着老胡师傅看了过去。

    老胡将手中的烟一掐,这才沉声的说道:“王书记既然不当咱们是外人,咱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走,好好地请王书记吃上两顿。”

    就在何达刚他们下车的时候,王子君已经在一排空桌子旁边坐了下来,大排档的老板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看到有客人,就快速的跑过来招呼,不过当他看着王子君斯斯文文的坐在那里,却是一愣。

    在山垣市摆大排档也算有几年了,见过的客人可算是数不胜数,形形色色的了,但是像王子君这般的人,她还是没怎见过,在他看来,这种人根本就不该坐在自家小摊上吃大排档的。

    “小兄弟,你要吃饭么?”不觉间将自己大嗓门收起来的老板娘,轻声细语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朝着老板娘笑了笑道:“可不是来吃饭,有什么吃的,尽快上来。”

    “好咧,我这就给您上,我们这里的炸小鱼不错,我给你来两个。”老板娘说话之间,就开始写单子。

    “太少了,多来点。”王子君说着,就朝着正向自己方向走来的祝严阳等人一招手,接着道:“我们这些人都是吃饭的。”

    老板娘看着浩浩荡荡的祝严阳等人,先是一惊,随即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喜色,这么多人来自己这里吃饭,那今天就算是不做别的生意,也能赚钱不少。

    水煮毛豆、咸花生、鸡爪、回锅肉片……,虽然坐了足足十多桌,但是满是喜色的老板娘上菜的速度依旧很快,只是十多分钟的时间,十多个桌子上,都已经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菜肴,十几件啤酒,更是不等老板娘动手,就已经分配在了各张桌子底下。

    王子君拿起一瓶打开的啤酒倒满杯子,呵呵一笑道:“这几天弟兄们辛苦了,来,咱们好好地喝上一杯,也祝愿在以后的道路上,兄弟们走的更顺当。”

    说话之间,王子君就将那一瓶啤酒喝进了肚腹之中。随着王子君的发动,祝严阳,何达刚和胡老师傅等人,一起将杯子里的酒都喝了下去。

    随着两杯酒下肚,气氛顿时热烈了起来,更有人给王子君道:“王书记,这几天,说实话真的不辛苦,我们还希望每天都像这几天这样干呢。”“对,天天那样干才好呢。”

    王子君听着这些至诚的话语,心间觉得有些火热,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也就是举手之劳,但是对于这些为生活所迫的汉子来说,却是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他们的生活。

    一瓶瓶的啤酒,趁着火热的话语,不断地流畅。王子君这一天的酒量出奇的好,虽然已经喝了不少的啤酒,但是硬没有喝醉的感觉。

    “老婆,这都是什么人啊,一下子来这么多?”一边调着盆里的小菜,一边看着眼前热闹的场景,大排档的老板对自家老婆问道。

    老板娘也不明白来的是什么人,但还是对自家男人嘟囔了一句:“什么人你管那么多干什么,看这年轻人的样子,应该不是坏人。”

    “人不可貌相啊,说不定那年轻人就是个黑社会的老大。”见自家老婆直勾勾的盯着那年轻人看,大排档的老板不由得有点吃醋了。

    “你看你这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老板娘丝毫不怕老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将那刚刚调好的菜端上,晃悠悠的朝着王子君那一桌走了过去。

    “吱呀”

    一阵摩托刹车声从公路上传了过来,随着这刹车声,两个警察从摩托车上走了过来。

    本来正喝的热火朝天的何达刚等人听到这刹车声,一个个不由自主的扭头朝着刹车声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看到来的是警察,一个个的声音不由得小了不少。

    “你们是干什么的?”走在前方的女警察看着互相敬酒的一帮人,一下子好似警觉了起来,这些汉子怎么看都不像是聚会的学生,这么多人,聚在一起不要惹是生非才好呐。

    工人们对于警察,大都有一些敬畏的心理,一时间没有人说话,正在给王子君倒酒的何达刚看到这副情景,赶忙要走过来,却听王子君朝着那警察道:“小程,他们都是我们再就业培训学校的学员,现在要毕业了,来这里聚会一下。”

    杜小程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当她的目光落在那熟悉的脸庞之上,她才相信自己没有听错,说话的就是那个人。可是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将这个在他心中优雅的几乎可以说是完美的男子和这个坐在一群汉子之中吃大排档的人联系到一起。可是,他就坐在那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吃饭?”看着王子君,杜小程这句话几乎没有经过大脑就问了出来。

    王子君笑了笑道:“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吃饭,你吃了没有,要是没有吃的话,一起吃点吧。”

    杜小程来这里,本来不是为了吃饭,但是此时听到王子君的邀请,她却是不由自主的坐了下来。

    王子君看着何达刚等人疑惑的目光,轻轻一笑道:“这是我朋友杜小程,在公安局工作,以后你们要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找她就行。”

    随着王子君的介绍,酒场再次恢复了热闹,不过王子君他们这一桌,却是平静了不少,毕竟多了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漂亮的小警察呢。

    一行人吃了一个多小时,这才尽了兴,让祝严阳等人将所有的学员送回家之后,王子君就准备上车回家。

    “喂,可以跟你聊几句吗?”跟在王子君身后的杜小程,一点都不怵,看王子君二话不说就要上车,心里有些恼火,带着挑衅的语气问他。

    “当然可以。”王子君朝着杜小程一笑,从车上走了下来,示意蔡辰斌先走。

    “我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你?”杜小程看着王子君,轻声的说道。“我也没有想到。”王子君笑了笑,接着道:“你现在工作怎么样?还顺心吗?”

    听王子君提到自己的工作,杜小程苦笑一声道:“能不顺心么,你那么一出一闹,我们局长都讲我当姑奶奶一般的供着啦。”

    姑奶奶,王子君听着杜小程的调侃,不由扭头朝着这个走在自己身旁的女子看了过去,就见夜空之中的杜小程,一身挺拔的警服之下,英武之中带着一丝女人的妩媚,还别说,真的很是有一番姑奶奶的风味。

    女人对于别人打量自己的眼神,一般都很是敏感,杜小程感觉得到王子君对她的打量,她傲然的挺了挺自己的身躯,向前迈动的步子又大了几分。

    看着骄傲如天鹅一般的杜小程,王子君淡淡地笑了笑,对杜小程道:“你爸前两天打来电话,说是想让我帮你看看我们团省委里是不是有合适的人选,给你介绍介绍呢。”

    正将自己傲然一面表现出来的杜小程,在王子君这番话之下,登时崩溃下来。冲着王子君狠狠地看了一眼,丢了一句狠话: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你不是瞎操心嘛!转身朝着停在不远处的警用摩托走去,随着一声轰鸣,八成新的警用摩托又闪电般的开过来了。

    “上来!”杜小程摩托打了一个旋儿,猛的停在了王子君的身旁,不由分说的对王子君吩咐道。

    看着摩托车后边那不大的空位,王子君摆了摆手道:“你先回去吧,我打车走。”

    “你喝酒了,要是不把我送回家,我爸知道了是饶不了我的。”杜小程蓦地扭过脸,脸上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也许是你对我有什么想法,所以才不敢坐我的车!”

    “当然不是。”听着杜小程那别具特色的声音,王子君一愣,随即摇头说道。虽然从心里说,他对杜小程还真是有过这种想法,但是现在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来的。

    “那就上车,要不然就是你心里有鬼,所以不敢上车,我说的对不对,王叔叔?”杜小程一条修长的腿故意横跨在摩托车上,一双眼眸眨动之间,带着一丝促狭地挑衅道。

    要是依照王子君以往的心思,不管杜小程再怎么激他,他都不会理会的,但是今天不同,几瓶啤酒下肚,他心里就有一种飞翔的感觉,被杜小程这么一激,立刻就上套了,猛的跳上杜小程的摩托车,强烈的反对道:“你说的不对,咱们走吧。”

    “轰”,警用摩托车快速的启动着,机器的轰鸣之中,一阵风就从王子君的身后升起,在这摩托车的奔驰之下,王子君整个人就有一种想要飞驰而去的感觉。

    坐在小小的摩托车之上,王子君虽然努力的想要保持两个人的距离,但是,这警用摩托车的后座还是太窄了,王子君的腹部虽然平坦结实,但是有一点他还是忽略了:他是一个健康强壮的男人,一个正值青春勃发的男人一旦碰见漂亮的女人,而且心里不讨厌她,那么此时,想做一头春耕的牛的冲动是无法避免的,尽管心里明明知道,这种臆想是一种极其龌龊或者有些无耻的想法。

    在摩托车的飞驰之中,王子君不可避免的和杜小程那挺翘坚实的臀部摩擦了两下,虽然这些碰撞之下王子君都快速的闪开了,但是那惊人的弹性,依旧让他回味不已。

    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反应,暗骂了一声自己禽兽的王子君,努力又挪了挪自己的位置。而就在他挪动身躯的瞬间,一辆大车从远处迎面而来,杜小程猛的一转车把,身体有些失重的王子君本能地往杜小程的身上顶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