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七章 叫你狗就侮辱这个动物了
    看到齐省长低下了头,脸色也阴沉了下去,简顺屏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赶忙接着道:“听说这个人倒也是个人才,这青年再就业培训的事情,就是他提出和主抓的。”

    王子君提出和主抓的?齐正鸿神色变幻之间,神色就是一变,虽然和王子君打交道并不是太多,但是从杨军才那件事情上,齐正鸿就知道这个王子君不是一个好惹的家伙,对于树大根深的杨军才都是无所顾忌,像简顺屏之流的角色,又岂会放在眼里呢?

    这件事情是他提起和主抓的,那前一段祖帝拜祖台倒塌之时,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电焊工救急的工程就是他安排的了?这么一想,齐正鸿心里就有些恼火,他娘的,这风刮得也太及时了吧,怎么连神腾公司承揽的工程都会弄出来倒塌了这种事呢?好像连老天都帮着他似的!

    此时此刻,齐正鸿不由的又想起来祖帝拜祖台的重建工程,当时,那是一个多么火爆的施工场面哪。省领导都绷着一根弦,马不停蹄地赶赴施工现场坐镇指挥去了。一时间,整座山上人头攒动,工程师动了,机关干部动了,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技术工人也动了,而且,团委的干部也全都赶来了,跟着大家一起劳动,同甘共苦。

    团委都是年轻人,他们承担了最繁重的劳动,来来回回地搬运施工物料,简直就是工地上的义务搬动工。手套一戴,运动鞋一穿,就义无反顾地干起活来了。一个个弄得身上像泥猴似的。那帮年轻人的辛苦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每天他们收工最晚,干活最多,吃苦最大,有这么一批年轻人的带动,其他人就更不能偷懒了,只能起早贪黑地干,无形之中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抢修工程劳动竞赛。一天下来,这帮年轻人全都累趴下了,收工时腰都直不起来了。王子君说:“我就是要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劳动,为什么说劳动最光荣?我们自己汗珠子摔八瓣儿,亲自参与了拜祖台的修建工程,为了把我们山垣市推出去,难道说不光荣吗?就是累死,你们也要给我坚持到底!”好好睡一觉,第二天又生龙活虎地出现在工地上了。

    在整个修建工程临近结束的时候,神腾公司的老总秦云汉紧紧的抓住那青年再就业学校校长祝严阳的手,摇晃了半天,情真意切地要好好款待他们,当然,也包括团委这批参加义务劳动的年轻人,却被他们坚决拒绝了。而且,团委那个领头儿的小伙子好像还丢了一句话:“按照团委领导的安排,我们上山就是来服务的,帮忙不能添乱。如果想吃好的,市里多的是,没必要跑到这里来吃。”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率领全体干部下山去了。这让神腾公司的员工感慨万分。他们觉得真正遇到了党的好儿女,人民的好干部,技术一流的拔尖人才电焊工。

    因为这个祖帝祭奠活动影响太大了,各路媒体几乎驻扎在山上了。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工人本来就是工地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了,团委这帮年轻干部的加入又狠狠的加了一把柴,把这个荣耀之火烧得更旺了!团委的一帮年轻人带着技术工人下山的时候,身上带着他们来时带的工具,每个人身上都是灰头土脸的,看起来狼狈不堪,但是,毋庸多言,这模样一看就会让人感动的。

    齐正鸿清晰的记得,工程接近尾声的当天,省委书记聂贺军带着省委的那帮大佬都来了。省委书记、省长、组织部长等省委班子的重量级人物,全都一个不拉的来了。正当他们拾级而上时,正巧遇到他们下山,两支队伍狭路相逢时,团委这帮人和再就业学校电焊工的狼狈模样硬是将常委们的目光一网打尽了。看到团委的一帮年轻人一个个像泥猴似的,又扛着工具,省委书记聂贺军先是皱皱眉头,然后就笑了,问:“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参加义务劳动来了?”王子君说是。

    另一个年轻干部毫不避讳地给省委书记诉苦,他向书记伸出了一双黑手,那双手上全是血泡破裂之后染黑的。整个手掌没有一点好肉了。他要让省委书记看看他们,除了带来了一支技术过硬的电焊工,连打杂的小工也主动送过来了。除了省委书记聂贺军,其他领导都把目光斜过来,不约而同地看见了。脸晒黑了,眼熬红了,脚起泡了,嗓子哑了,嘴唇干裂脱皮了,每个人手上都是血泡。

    省委书记聂贺军说:“你们团委这次立了功,同志们吃了苦。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然后又回头对其他常委们和随行的记者说:“你们看到了吧,工作就要这样干。扎扎实实地干,一点马虎都来不得。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不仅要一级说给一级听,还要一级带着一级干,唾沫星子永远不会变成满手血泡的。”

    说实话,他娘的团省委这个广告做得太大了,达到了费省效宏的效果。接下来就有了总结会上的隆重表彰,接下来就有了招聘会上,这些再就业学校学员全都被一抢而空,好事一桩桩像是起了连锁反应似的。

    齐正鸿不恨别的,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省委班子的一分子,他恨就恨在这些事全都是王子君这个家伙主抓的。如果这项工作乘势而上,在团省委之中继续开展下去,那功劳政绩之类的,怎么都少不了他王子君一份。不,应该说主要功劳都是他的,现在简顺屏要将他的这一份功劳拿走,他又怎么可能连个屁都不放呢?

    世事反常即为妖。想到这句话,齐正鸿忍不住提醒简顺屏道:“顺屏啊,王子君这个家伙不简单,别看他平时不言不语的,其实他是深藏不露呢,跟他叫板,你可得小心从事啊。”

    “嗯,齐省长说的对,我会对他好好防范的。”简顺屏嘴上答应的很是爽快,但是心里,却是并没有太当回事的。在他想来,齐省长到底是年龄大了,胆子小了,实在是顾虑重重,甚至有点太杞人忧天了。团省委一把手欧阳扬,响当当的铁娘子都办不成的事情,他一个副职又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呢,更何况这件事情可是省委书记都过问被顶了回来的,在山省,又有谁还能颠倒乾坤,把它再翻了个儿呢?

    齐正鸿为官多年,看人的眼神还是很犀利的。简顺屏这种漫不经心的表态他看在眼里,心里就有些不爽,有心对简顺屏批评一顿,但是最终齐正鸿还是忍了下去。如果真对简顺屏劈头盖脸地批评一番的话,知道自己和王子君恩怨的人,恐怕就会把屎盆子扣在自己的头上来了,说什么自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之类,落得个这样的评价,岂不是更亏了?

    两人各自揣着各自的心思,也就没有再谈王子君这个话题,几位陪酒的副厅长在感觉到气氛有点沉重之后,就拿着酒杯找齐正鸿闹酒,觥筹交错之间,酒桌上的氛围再次热烈了起来。

    “齐省长,我这里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您给个指令。您看我们现在这么做合适不合适?”简顺屏在气氛恢复之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一份计划书放在了齐正鸿的面前。

    看着这份再就业培训学校开学典礼的筹备计划,齐正鸿淡淡地笑了笑,心中暗道,这齐正鸿吃相果然是太贪婪了,事情还没个具体眉目呢,就急不可耐地想要狼吞虎咽了!不过,这倒也是一个办法,只要让简顺屏一口吞下去了,那就不会再出现夜长梦多的事情来了。

    “好,我觉得举行一个典礼仪式还是不错的。”齐正鸿将那文件轻轻的朝着桌子上一放,沉声的说道。

    “谢谢齐省长,有您把关督阵,我心里就踏实多了。来来来,大家敬齐省长一杯,感谢的话就放在心里了。欢迎齐省长莅临我们的下岗再就业技能培训学校的开学典礼。”简顺屏说话之间,再次端起了酒杯。

    齐正鸿面对举起的酒杯,随意的喝了半杯道:“这件事情,最好还是能把一峰省长请过来,毕竟这是关系到全省下岗工人的大好事,我觉得一峰省长有时间的话,肯定会参加你们这个典礼仪式的。”

    ……王子君坐在办公室里,轻轻地摆弄着一件手工织成的毛衣。这毛衣的编织者显然是初学,有些线勾勒的明显不对,和心灵手巧的秦虹锦相比,简直不是一个水平的。但是,接到这件手织的毛衣,王子君仍然很是欣喜,毕竟这件毛衣是莫小北织给他的。

    想不到这丫头居然鬼使神差的想着织了一件毛衣给自己,王子君想像不出来,这一心扑到工作上的莫小北是如何的静下心来,一针一针的把这件毛衣织成的。真是难为这丫头了!

    轻轻的自语之间,王子君就准备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试一试。就在他想要将这个计划付诸于行动的时候,清脆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随手把毛衣往衣架之上一放,王子君响亮的说道。

    “王书记。”办公室副主任金锐恒推门走了进来,满是笑容的朝着王子君打招呼道。

    随着办公室里副主任的增多,在王子君的提议下,每一个副主任开始联系一名副书记,金锐恒联系的就是王子君,而林树强这个主任,自然是给一把手欧阳扬服务了。这样的构架,无形之中,就给了林树强一种悬空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高处不胜寒哪。

    要说他跟随欧阳扬,总比跟着其他副书记强,但是欧阳扬那里有钟迪红的存在,一般情况下用不着招呼他,用欧阳扬的话说,没有什么大事就不用劳烦他了,表面上听起来是对他的重用,可是,这团委里一年到头,好像也没有几件大事要发生啊。

    而其他副主任却是各司其职,各负其责,早就把自己联系的三个副书记当作自己的私有领地了,他林树强想要过问一下,那都有冒犯之嫌,了解点什么情况,那也得先过了这三个副主任的关。

    因此,林树强就觉得自己像是被这个分工卡在半空中了,上又上不去,下又下不来,就这么窝窝囊囊的被卡在中间了。下不挨地,上不挨天!

    “是瑞恒主任哪,快坐下,喝点我的茶吧?”虽然金锐恒几乎一天跑王子君办公室好几次,但是对于这个副主任,王子君依旧是笑脸相迎,把金锐恒让在办公室里坐下之后,笑着朝金锐恒说道。

    被王子君无拘无束的这么一问,金锐恒先前的紧张劲儿全都跑了,不仅如此,还觉得自己忒有面子,心里也很受用,哪怕王书记对自己的客气只是表面的,他也心满意足了。

    “嗯,被您这么一问,我真想尝尝您的好茶叶呢。”

    官场里流行一个潜规则,一旦领导主动给你东西,哪怕你心里再怎么看不上眼,也得欢欢喜喜的接受了。金锐恒太懂这个规矩了,当即大大咧咧的站起身来,为自己泡了一杯茶,放在鼻子上闻了闻,赞叹道:“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不懂茶,但是闻也能闻出来这茶是属于上品的。”

    王子君笑了笑,不置可否。金锐恒又接着道:“王书记,刚才办公室之中接到了省委办公厅的通知,说是刘传瑞书记明天要来咱们团省委。”

    “刘书记来团省委?”王子君轻轻的重复了一句,并没有发表任何的看法,只是将目光投向了金锐恒,他相信金锐恒一定会给他一个答案的。

    果然,金锐恒在王子君的目光看来之后,赶忙轻声的说道:‘王书记,听说是省领导对于我们近一段的工作很是满意,刘书记特地来慰劳大家来了。”金锐恒的声音不高,也没有什么喜色。

    王子君清楚当官者的心理,一旦高居某个职位,说句话就没有那么随便了。而且,轻易不发表意见。领导来慰问,那就是对这个地方工作的肯定,但是有的时候,也是一种姿态的安抚呢。现在团省委在一些具体工作之上并没有做出什么大的成绩而刘传瑞却来了,这之中的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王子君点了点头,将手中的茶杯朝着桌子之上轻轻一放,这才道:“欧阳书记知道这件事情了没有?”

    “树强主任已经亲自找欧阳书记去了。”金锐恒说话之间,眼睛就看向王子君,希望从这位年轻的副书记的眼中看出点什么来。

    “嗯,那就好。”王子君没有再说话,而是目光看向了茶杯。不过此时金锐恒并没有走的意思,他看到王子君没有开口,就满是抱怨的说道:“王书记,在这件事情上,我觉得对您最不公平了,这再就业培训是您提出的,在运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您费了多大的努力别人不知道,我金锐恒可知道,别说那些教室,那些场地了,就说那些培训学校的老师,那都是你亲自请来的,他们劳动厅坐了什么,当年咱们求爷爷告奶奶去找他们,他们还摆什么高姿态,给老师还是欧阳书记亲自请他们吃饭。饭桌之上答应得好好的,一转眼又给了一些中看不中用的二货。现在看到咱们培训中心受到省领导的赞扬,就出手抢夺,什么玩意嘛!”

    金锐恒说到最后,破口大骂,他的脸上也带着一丝的激动,但是这一丝激动之后的东西,王子君却是也能够看得出来。这倒不是说金锐恒的话很假,在王子君看来开,金锐恒绝对对自己单位之中发生这种事情存在着一定的牢骚,但是牢骚归牢骚,他这么说,大多还是为了在自己面前买一个好。

    要是以往,王子君也许会阻止金锐恒说下去,但是今天没有。他在金锐恒骂完之后笑着冲金锐恒点了点头,并对他前一段的工作进行了夸奖。得到了王子君称赞之后的金锐恒,喜滋滋的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

    金锐恒离开之后,王子君再次点起了一根烟,对于劳动厅伸手的事情,他心中大略已经有了一个谱子,但是他还没有完全下定决心,是不是好好地搅动一下风雨。

    前些时候回转江市,老爷子和他谈过一次话,在这些谈话之中,虽然不反对他在作出一些成绩,但是更多的话题之中,却是要他在一些方面保持低调。

    不到三十的副厅级,实在是有点快,而且他刚刚晋升副厅级的时间也太短,想要更上一步,资历是不能缺少的。而这两年在省团委迷着,最好的选择就是老老实实做事,不掺合进任何风浪之中了。

    心中念头翻动,王子君疲惫地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之上,就在他一时间难以决断的时候。一阵争吵之声,陡然传了过来。

    听到这争吵之声,王子君就是一楞。要说办公室之中吵架的事情,他不是没有见过,特别是乡里的时候,更是见过好几次。可是来到团省委之后,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争吵。

    省委机关之中,大部分办事人员都表现的斯斯文文的,就像在河里游水的一群鸭子,别看水下面乱蹬一气,但是至少表面上却是风平浪静,一团和气的。除非恨得咬牙切齿,有什么深仇大恨,同事之间斗斗嘴,磨磨牙,倒也在情理之中,哪有舌头不碰牙的时候呢?

    出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有人在办公室之外争吵,王子君沉吟了一下,就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朝着团省委办公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在他走出门的时候,不少科室的门也被推开,很多干部快步走了出来。他们的方向和王子君一样,在看到王子君的瞬间,这些干部赶忙向王子君低头问好。王子君一般的时候对于干部们这种问好,都是点头笑笑,但是此时,他确实没有说话,直接朝着前方走了过去。

    “怎么,不服气啊,不服气你将你们那个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和服务中心拿过去啊,你以为我们劳动厅想要啊,要不是省领导给我们,我们还不见得要呢!”一个刺耳的声音,从办公室之中传了出来。

    听到这声音,王子君眉头就是一皱,不过随即就舒展了出来,不是自己单位里的争吵,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哼,癞蛤蟆打哈欠,真是好大的口气,省领导强给您的,难得你觉得别人都是傻子,省政府办公厅那里的文件,我这里就有复印件,不知道是哪个不要脸,强行说什么自己有优势,要将我们的青年再就业培训机构要走呢。”和刚才的声音相比,这声音更大了几分。声音之内,更是充满了嘲讽的意思。

    “对,就是不知道哪个不要脸的这么说了。”

    “那个劳动厅的,你要是不知道是哪个不要脸的,我告诉你,签发这个请示的,那可是一个姓简的,你们劳动厅能够签发文件的姓简的又不多,你就告诉我们,究竟是那个混蛋干出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对,就让他们说说,是哪个没有脸皮的家伙。自己需要政绩,老老实实的撅着屁股干就是了,看到别人干得好,就想从中插一杠子,直接捞点现成的,这种人啊!我看叫狗都是对这个动物最大的侮辱呢。”

    那尖锐的声音显然是惹了众怒,团省委的那些干部平时看起来一个个温文尔雅,但是骂起人来,那也很是有水平。

    “哼,你们人多,我说不过你们,你们既然这么能说,怎么不向省委省政府说去?你们不是能么,你们不是有本事么,找省领导耍去,我们写报告,那是我们的自由,至于批不批,那是领导的事情,现在省政府办公会已经通过了我们的请示,那是我们有这个本事,你们要是也一样有本事,请省委领导不要通过这个决定就是了,在这里朝着我一个送请帖的小兵发火有什么用。”那劳动厅的干部也是牙尖嘴利的主儿,一看现在自己好虎架不住群狼,直接转移话题的说道。

    团省委的干部们虽然满肚子的怨气,但是事情涉及道省领导,他们可就不敢乱说话了,毕竟这里乃是省委大院,要是一句话说不对传到省领导的耳朵眼儿里,那对于他们来说,可就是灭顶之灾。现在又有谁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考虑呢。

    刚才被一通围攻很是有些狼狈的劳动厅干部,此时看到自己一席话将人将所有人都说的不言语了,顿时就有一种诸葛亮过江舌战群儒的感觉。他朝着那个和自己发生冲突的团省委年轻干部冷冷的看了一眼,嘿嘿一笑道:“怎么?没胆子了,没胆子就别说什么大话,我告诉你们,说大话是没有什么用的,小老弟,以后啊,多学着点吧。”

    “你他娘的再给我说一句。”团省委办公室这个年轻干部参加工作没有多久,也是一个火爆脾气,本来就一肚子气的他被劳动厅这干部一说,顿时就握紧了拳头,双眸冷冷的朝着那干部喝道。

    “怎么,想打人,有胆量你就朝着这打,就怕是你没那胆。”劳动厅的这位也不是省油的灯,一看到对方想要打自己,不但不怕,反而将脸伸了过去。

    能够在团省委上班,那都是经过多次挑才进入的,团省委这位年轻干部刚才是气上心头,但是此时对面这人真的贴上脸让他打,他的心中顿时犹豫了起来。

    “不敢打了,呵呵呵,我就知道你不敢打,在女领导的领导下,你们团省委那就是一团的软蛋。”劳动厅的这人,说话越加的放肆,而且那脸还朝着年轻干部的拳头狠狠的送了过去。

    “住手。”王子君看到那年轻干部的眼睛一蹬,就知道这干部撑不下去了。赶忙大声的喊道,不过他的喊声虽然快,但是还没有那位兄弟的拳头快,随着他的喊声,那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劳动厅干部的脸上。

    劳动厅那位干部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会真的打,在拳头打在脸上的刹那,他就觉得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从他的脸上生了起来。

    “打人,你们团省委竟然敢打人,小子,我这就去告你,我不但要让你住进派出所,还要让你丢了这份工作。”被打的劳动厅干部,大声的朝着打人的年轻干部厉声的喝道。

    那年轻干部也就是一时的激动,在挥出拳头之后,才感到事情不对,不过现在人家的脸上已经有了肿块,说起他的也都晚了。

    团省委的干部虽然一个个义愤填膺,但是打人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之后,他们一个个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听这这劳动厅干部大声的吵嚷,更是不知此事如何解决。

    “这位小兄弟,他打人是不对,所谓想骂无好口,他也就是一时激动,我让他给你赔礼道歉,这件事情你给我个面子,咱们还是算了吧?”孙泽宏离得最近,他同样是出来看怎么回事,此事听到劳动厅干部的吵闹,作为领导他不能在躲着不出头。

    “什么,道个歉就行了,我揍你一巴掌,吐你一脸唾沫星子跺一脚,再给道一百个歉,行不行?这件事情没有玩,我要去报警,不给他到看守所之中住两天,老子就不姓李。”听到孙泽宏说软话,那劳动厅的干部更加嚣张了起来。

    省委机关之中,大部分办事人员都表现的温文文雅,一团和气,就算是心中互相恨得咬牙启齿,也不会在办公室之中出现吵架这等丢身份的事情。

    出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有人在办公室之外争吵,王子君沉吟了一下,就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朝着团省委办公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在他走出门的时候,不少科室的门也被推开,很多干部快步走了出来。他们的方向和王子君一样,在看到王子君的瞬间,这些干部赶忙向王子君低头问好。王子君一般的时候对于干部们这种问好,都是点头笑笑,但是此时,他确实没有说话,直接朝着前方走了过去。

    “怎么,不服气啊,不服气你将你们那个青年在就业培训学校和服务中心拿过去啊,你以为我们劳动厅想要啊,要不是省领导给我们,我们还不见得要呢?”一个刺耳的声音,从办公室之中传了出来。

    听到这声音,王子君眉头就是一皱,不过随即就舒展了出来,不是自己单位之中的争吵,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哼,癞蛤蟆打哈欠,真是好大的口气,省领导强给您的,难得你觉得别人都是傻子,省政府办公厅那里的文件,我这里就有复印件,不知道是那个不要脸,强行说什么自己有优势,要将我们的青年在就业培训机构要走呢?”和刚才的声音相比,这声音更大了几分。声音之内,更是充满了嘲讽的意思。

    “对,就是不知道那个不要脸的这么说了。”

    “那个劳动厅的,你要是不知道是那个不要脸的,我告诉你,签发这个请示的,那可是一个姓简的,你们劳动厅能够签发文件的姓简的又不多,你就告诉我们,究竟是那个混蛋赶干出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对,就让他们说说,是那个没有脸皮的家伙。自己需要政绩,老老实实的干就是了,看到别人干得好,就想中检查一杠子,这种人啊!我看叫人就是对人这个字最大的侮辱。”

    那尖锐的声音的话语,无疑是惹了众怒,团省委的那些干部平时看起来一个个温文尔雅,一团和气,但是骂起人来,那也很是有水平。

    “哼,你们人多,我说不过你们,你们既然这么能说,怎么不向省委省政府说去,你们不是能么,你们不是有本事么,找省领导耍去,我们写报告,那是我们的饿自由,至于批不批,那是领导的事情,现在省政府办公会已经通过了我们的请示,那是我们有这个本事,你们要是也一样有本事,请省委领导不要通过这个决定就是了,在这里朝着我一个送请帖的小兵发火有什么用。”那劳动厅的干部也是牙尖嘴利的主,一看现在自己好虎架不住群狼,直接转移话题的说道。

    团省委的干部们虽然满肚子的怨气,但是事情涉及道省领导,他们可就不敢乱说话了,毕竟这里乃是省委大院,要是一句话说不对传到省领导的耳朵眼之中,那对于他们来说,可就是灭顶之灾。现在又有谁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考虑。

    刚才被一通围攻很是有些狼狈的劳动厅干部,此时看到自己一席话将人将所有人都说的不言语了,顿时就有一种诸葛亮过江舌战群儒的感觉。他朝着那个和自己发生冲突的团省委年轻干部冷冷的看了一眼,嘿嘿一笑道:“怎么?没胆子了,没胆子就别说什么大话,我告诉你们,说大话是没有什么用的,小老弟,以后啊,多学着点吧。”

    “你他娘的再给我说一句。”团省委办公室这个年轻干部参加工作没有多久,也是一个火爆脾气,本来就一肚子气的他被劳动厅这干部一说,顿时就握紧了拳头,双眸冷冷的朝着那干部喝道。

    “怎么,想打人,有胆量你就朝着这打,就怕是你没那胆。”劳动厅的这位也不是省油的灯,一看到对方想要打自己,不但不怕,反而将脸伸了过去。

    能够在团省委上班,那都是经过多次挑才进入的,团省委这位年轻干部刚才是气上心头,但是此时对面这人真的贴上脸让他打,他的心中顿时犹豫了起来。

    “不敢打了,呵呵呵,我就知道你不敢打,在女领导的领导下,你们团省委那就是一团的软蛋。”劳动厅的这人,说话越加的放肆,而且那脸还朝着年轻干部的拳头狠狠的送了过去。

    “住手。”王子君看到那年轻干部的眼睛一蹬,就知道这干部撑不下去了。赶忙大声的喊道,不过他的喊声虽然快,但是还没有那位兄弟的拳头快,随着他的喊声,那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劳动厅干部的脸上。

    劳动厅那位干部怎么也没有想打哦对方真的打,在拳头打在脸上的刹那,他就觉得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从他的脸上生了起来。

    “打人,你们团省委竟然敢打人,小子,我这就去告你,我不但要让你住派出所,还要让你丢了这份工作。

    打人的年轻干部看到孙泽宏出面,不敢在说话,而其他人却被那劳动厅干部的气焰所激,都纷纷围了过来。

    看着这纷纷围过来的人,那干部的心中虽然充满了胆怯,但是表面之上,却是狠狠的一瞪眼,然后大声地朝着孙泽宏道:“你们要干什么,都要动手打人是不是,我看你们谁敢动手,我就站在这里,不怕吃官司的都给我动手!”

    这干部一闹,本来还气势汹汹的众干部,都头脑清醒了过来,虽然他们对于这个干部很是看不过去,但是在看不过去,他们也不能拿自己的身家性命来赌一下。所以一时间,所有的人又停下了脚步。

    刚才打了劳动厅干部的年轻人还想动手,却被身旁的老同志给拉住了。

    眼前的情形落在那劳动厅干部的眼中,顿时让他的底气足了起来。他看着那些站着不动的团省委干部,大声的叫嚣道:“想打我,来啊,怎么不来打啊,有种朝这打,要是没有胆量,久别在这里咋呼。”说话之间,他又指着打他的年轻干部道:“小子,今天我给你没完,咱们走着瞧。”

    “这位同志,这件事情,我看你还是先消消气……”孙泽宏轻轻的一拉那劳动厅的干部,轻声的劝道。可是不等他的话说完,那干部一把甩开他拉过来的手掌,狠狠地的说道:“没有什么好消气的,你们团省委就这素质么,堂堂机关,竟然打人,真是不知道你们这些领导,怎么管理属下的。”

    孙泽宏一向很是要面子,但是现在他一个副厅级干部竟然被一个跑腿送信的普通干部给当着这么多人骂,一时间脸色就变得通红,但是此时当着这么多的人,他却是有脾气也发布出来。

    “你……你怎么说话的?”孙泽宏的手指一指那干部,颤声的说道。

    “怎么说话,你们敢打人,难得还想管人怎么说话不成,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情没有完,打人者我不会放过,你们这些打人者的领导,我也要找你讨一个说法。”那干部挑衅的看着孙泽宏,一脸你能够把我怎么样的姿态。 -/

    孙泽宏此时也是一脸的怒气,他恨不得冲上去将眼前这个家伙给掐死,但是此时那人的话语,却是说的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能狠狠地看着对方。

    团省委的干部们,尽管也是充满了怒意,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理儿都在自己这方面,但是毕竟打人的是自己这方面的人,对方咬着这一点不放,谁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于泽诸,再给他一个巴掌,给我打醒他。”就在那劳动厅干部嚣张的大声叫嚷之时,人群之中,响起了这么一个喊声。那本来就已经紧紧握着拳头,低头不语的年轻干部,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再让自己打,不由得就是一呆,当他抬头朝着说话之处看过去的时候,不由得眼前就是一亮。

    而那正在得意叫嚣的劳动厅干部,此时也不由得一呆,他没有想到此时竟然依旧有人叫着要揍他,而且还是让别人揍他。听到这声音,他也回头看了过去,就见一个和自己起争吵的年轻干部正站在人群之中,朝着那打自己的干部喊道。

    “小子,他不敢,你要是有胆量就自己来,老子要是皱一皱眉头,就不是……”

    “啪”,不等那劳动厅的干部说完,被王子君称作于泽诸的干部,就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上。

    那干部被这一巴掌给彻底打懵了,他不敢相信发生的事情,但是那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却是告诉他,他的脸上又挨了一巴掌,而且还是在同一个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