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一零章 大家向前冲,我断后!
    今天的常委会有些与众不同,因为这个议题太敏感了,会议刚开始,一把手就劈头盖脸地发了一通脾气,弄得大家心情都比较压抑,很需要放松,因为保持哪种态度比较合适,实在是太费脑筋了。虽然在会议室坐着别扭极了,但是所有的常委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出出进进,抽空溜到会场外,抽支烟,说句话,透透气。因为此时,一把手聂贺军的脸比锅底还要黑呢。

    “好了,批评不批评就别说了,对于这次要考察的人选,我也是同意的,要说批评,第一个应该批评的就是我们,不过有了这一次的教训,许部长,我们就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你回去之后做一个计划,要重新抓一抓咱们这些党员干部的思想作风建设!”聂贺军此时倒是冷静下来,他轻轻地挥了挥手,示意站起来的许部长坐下。

    胡一峰看着已经将自己的气势完全笼罩在整个常委会上的聂贺军,心里有一丝说不出的苦涩。本来,他也可以像聂贺军这样跟着发一通脾气的。但是,霍相冉这件事情,却是已经指向了林沐阳,虽然没有人明确的点出来,但是在座的人都是心机深沉之辈,又岂会将这种心照不宣的猜测说出来?谁是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答案不是秃子头上的屎子—明摆着的嘛!

    林沐阳的司机和那对母子接触过,林沐阳从信访局复印过那份材料,林沐阳……,一个个铁证如山的证据,全部指向了林沐阳,这就让作为杨系山省大佬的他,只能嘴巴紧闭不能再说出任何解释来了!

    朽木不可雕!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心里反复想着这样的话,胡一峰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没想到自己之前已经打电话提醒过、或者直接警告过林沐阳了,林沐阳依旧我行我素,竟敢如此大胆的把这么一件事给捅出来!

    这叫什么?这叫弱智的小儿科!多亏自己还相信他年轻能干,肯定会前途远大呢,此人不可重用。

    心里万分窝火的胡一峰,轻轻地放下手里的笔,瞬间对林沐阳下了定论。尽管他不想做,但是他还是必须要将这件事情压下去,毕竟这林沐阳乃是杨度陆的秘书,要是追究到最后给一个处分的话,那以后他见到杨度陆,那只能是无话可说了。

    “聂书记,这件事情,性质十分恶劣,几乎在我省干部任用工作上开了一个极其不好的先河,如果不做出严厉处理,恐怕日后会有很多人会了一个官位子,攻击对方会穷尽一切手段,不惜一切代价的!”胡一峰的声音不高,但是每个字都是那么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处理当事人,这几乎已经是所有常委在开会之前就已经估计到了的结果,但是怎么处理,处理到什么程度,却是所有人都关心的事情。一双双目光随着胡一峰的发言,都朝着他看了过去。

    聂贺军点了点头,在这件事情上,他和胡一峰的看法是一致的,那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虽然这件事情是一件小事,但是影响却是极其深远的,一旦处理不好,可能会导致跑步向前的小官员们纷纷效仿,将这种龌龊的竞争手段愈演愈烈的。

    聂贺军从政多年,官至省委一把手,阅历和经验都极其丰富,他知道该怎么办。有时候,你越不能做越不想做的事情,你得把它做得越大越响,大张旗鼓地做足文章,当然这只是在表面。在表现出坚决的态度和深深的愤怒之后,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之后,你就可以悄悄地进行一个小动作了,而这个接下来的小动作,不正是他聂贺军想要的结果么?

    “不过,聂书记,我认为这件事情,咱们还应该冷静、低调的处理。既要给那些存着同样心思的人以震慑,更要把这件事情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了。”胡一峰把玩着手里的笔,又给聂贺军建议道。

    严肃、低调,这就是胡一峰的态度,聂贺军细细品味着这两个词儿背后的意图,嘴角露出来一丝笑意。

    “胡省长的意见我赞同,我看这样吧,霍相冉的事情,就当作一件单独的事件来处理,至于其他人嘛,”聂贺军说到这里,目光就朝着其他常委扫了一眼,接着道:“他们闹出来这一出不就是冲着团省委一把手这个位子来么?干脆让他们彻底断了这个心思,我的意见是,对于这几位同志,三年内不予提拔重用!”

    聂贺军开始说话的时候声调不高,表情如常,脸上似乎还带着一丝宽容的笑,忽然间就脸色一板,说出来的话就重如泰山了,这番话就像石头似的,一砸出来,全场震惊,刹那间就鸦雀无声了。

    这一次对于几位当事人的处理意见,聂贺军没有按照惯例先民主、后集中地征求意见,而是一锤定音的将这件事情给做了一个了结:三年之内不予提拔。这对于普通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这些眼看就要爬到坡顶的官员来说,那就是一个欲哭无泪、把肠子都要悔青的结果了。试问,在环环相扣的政治前途中,有几个三年能这么耽误得起哟!

    齐正鸿一直没有开口,虽然胡一峰保住了林沐阳,而且看上去也保住了风度,但是齐正鸿心中很是清楚,在这件事情上,胡一峰却是向聂贺军低了头。

    三年之内不予提拔,这个风头正劲的林沐阳这次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别看这林沐阳年纪不大,却相当了得。这种人有人脉,有前景,平时不吭一声,相当低调,其实很有能力,会办事,把自己分管的工作搞得热火朝天,欣欣向荣。就算他不争这个团省委书记,他们也有手段让林沐阳更进一步的。没想到这家伙关键时刻,居然失算了,整出来这么一出!现在倒好,聂贺军一说出这种话,那就意味着林沐阳至少要再等上三年的。

    不过,这也是他自找的,又能怨得了谁呢!人是需要有点忍耐力的,尤其是对于想要进步的干部来说。这与个人的心理素质密切相关。人的忍耐力是不同的,有的人特别能忍,有的人则不行,一个屁都憋不住,据他观察,大凡缺乏忍耐力的人都办不成大事,从修身养性的角度来讲,那就是小不忍则乱大谋的。

    心中一阵恨铁不成钢的齐正鸿喝了一口水,没有说话。

    “聂书记,你看团省委书记的候选人是不是再考察考察?”作为组织部长,许部长在聂贺军做出三年之内不予提拔的结论之后,就知道这四个候选人在竞选团省委一把手的跑道上,全他娘的被淘汰出局了,沉思片刻,就对聂贺军轻声的问道。

    此时的聂贺军,等的就是他这句话,此时见他一语说中自己的心事,心里还是很愉悦的。不过,此时的聂贺军却不能对这个正想瞌睡时,他就适时地送来一个枕头的组织部长表示感谢,而是脸色一沉道:“还考察什么?难道这件事情还闹得不够么?”

    刘传瑞作为主管团省委的副书记,听聂贺军如此的表态,就不能不开口道:“那团省委的工作怎么办?”

    “团省委领导班子里还有合适的人没有?”聂贺军轻轻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接着道:“如果有的话,就让他先负责团省委的工作好了。”

    团省委班子里当然有人,而且这个人是谁,在座的常委之中,大多数都是一清二楚,心照不宣的。因此,齐正鸿在听到聂贺军的表态之后,脸色就是一变,和林沐阳比起来,他当然不希望让这个人来主持团省委的工作!

    “聂书记,王子君同志工作能力是有的,但是,毕竟是刚刚提拔副厅级半年时间,如果接任团省委书记的话,在资历上,就有点难以服众了。”在这个时候,齐正鸿可不想有丝毫的让步,一句话就把问题提到了桌面上。

    “正鸿省长,你没有听明白我的意见吧,我的意思不是让王子君来当团省委书记,而是让他暂时主持工作。”聂贺军朝着齐正鸿笑了笑,淡淡的说道。

    暂时主持工作,自然不需要看资历问题的,但是看着聂贺军脸上的笑容,齐正鸿的心里一阵苦涩。如果换成其他人主持工作,他还不至于顾虑重重,但是王子君这家伙就不同了,这家伙的手段层出不穷,说不定会整出点什么花招来呢,到时候,弄个转正的事情,几乎是水到渠成之事了!

    他娘的,居然让这小子捡了个巧,弄了个渔翁得利,坐享其成了,这年头,真是什么狗屎运都有!心中念头闪动的齐正鸿,顿时觉得一阵胸闷。心里有种莫名的猜测充斥着,难道,这么多的弯弯绕儿,都和这个诡计多端的王子君密切相关?那也太可怕了!

    ……怎么会这样?我不是已经打过电话了么,赶紧把这个打算停止了,怎么还是让那个女人闯进去了呢?林沐阳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踱来踱去,像只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烦躁得想要骂人。

    好不容易在办公桌前坐下来,拿起电话再次拨了过去,随着电话的接通,他的脸上勉强挤出来一丝笑容,客气地问道:“华光老弟吗?我是沐阳啊,胡省长回来了没有?”

    “胡省长还在开会,不过林厅长,这一次的事情,你可要做好准备,我看刚才胡省长去开会时,脸色很不好。”

    林沐阳脸上的肌肉猛的抽搐了一下,努力的缓了缓情绪,这才心急的解释道:“老弟啊,麻烦你在胡省长面前给我解释一下,这件事,真不是我戳出来的啊。可千万别让胡省长误会了,我林沐阳一直很听领导的话,这种搬弄风雨的搅屎棍我是不会做的。”

    “林厅长,你尽管放心。我肯定会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把你的意思告诉给胡省长的。不过,眼下的局势您也清楚,恐怕我要是急着为您解释,胡省长未必能听进去,就怕落得个此地无银三百两,愈描愈黑的结果啊。”

    “嗯,华光兄说得对!事在人为,事在人为啊,这件事兄弟我就只能拜托给你了!对了,前两天有朋友送给了我两瓶外国酒,我看着不错,一会儿等你下班的时候,我让小杜给你送过去。”林沐阳对于这回答虽然很是失望,但是脸上还是满是笑容的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呢,林厅长,依着咱俩的关系,哪里还用得着这个啊,是不是不拿我当兄弟啊!”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虽然是拒绝,但是语气比之刚才明显热乎了很多。

    对于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林沐阳自然不会将这推脱之言当真,他呵呵一笑道:“老弟,你这可是见外了,什么你的我的,咱们是兄弟,除了老婆不能共享之外,我的就是你的,你要是再推辞,那就是没有将我当大哥呢。”

    在电话里又客套了两句之后,林沐阳这才挂上了电话。不过他的神色,却是变得愈发的急躁了。虽然那华光知道的不太多,但是从他透露的只言片语来看,眼前的形势非常不容乐观哪!

    “咚咚咚”

    轻轻地敲门声中,办公室主任艾于嘉满面春风的走了进来,那一股远远的飘过来的香水味,更是随着她的进门,刺入了林沐阳的鼻孔之中。

    “林厅长,您听说了吗,团省委这次又出了一件新鲜事。”艾于嘉根本就不等林沐阳让座,就随意的在林沐阳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笑呵呵的说道。

    对于这件事情,林沐阳比艾于嘉更清楚,如果要是以往,他还有兴趣和这个自作聪明的女人虚与委蛇下去,但是现在,他丝毫没有这种心思。

    “于主任,谁让你进来的?我这里还有事呢,你出去!”林沐阳嚯的一下从自己的老板椅里站起来,厉声的冲艾于嘉喝道。

    艾于嘉哪里会想到自己才一开口,就把林沐阳的火气惹出来了?意外之下,竟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了。

    “出去!”林沐阳看着艾于嘉,厉声的呵斥道。

    在林沐阳的呵斥声中,艾于嘉脸色很难看地走了出去,林沐阳在秘书走过来关门的时候,脸上不带任何表情的道:“不经我的同意,谁也不要来我的办公室。”

    等待的时光,是很难熬的,但是在这煎熬之中,林沐阳还是等来了他期盼已久的电话。看着来电显示之上那熟悉的电话号码,林沐阳快速的将电话拿了起来。

    “华光,胡省长让我过去么?”林沐阳不等那边开口,就沉声的朝着电话那头道。

    “林厅长,您的意思我给胡省长反映了,领导说让您好好工作。”电话那头虽然依旧很是客气,但是这客气之中,却是带着一种疏远的感觉。

    好好工作?好好工作!反复品味着这四个字,林沐阳的心中越加的苦涩起来。在杨度陆的身边工作了几年,又踏上了领导岗位,对于官场上的这些寓意深刻的术语,林沐阳的心中清楚的很,好好工作这种意思,他当年也不是没有帮助杨度陆传达过。

    好好工作,什么是好好工作?那就是说你安心在现在的岗位上好好修炼吧,其他的事情,估计已经没门儿了!

    “老弟,你能不能给省长说一说,就说我有事情想当面向他老人家汇报。”林沐阳迫不及待的说完,握着电话的手,都已经有点颤抖了。

    “林厅长,胡省长有事马上要出去了,我尽量给您反映,对了,今天我要陪着省长出去,没时间了。”随着一句再见,那边已经挂了电话,嘟嘟的盲音在林沐阳的耳边不断地响起。

    没有时间,没有时间!对于华光脾气很是了解的林沐阳,此时有的除了愤怒之外,还有一丝的恐惧,难道说,胡省长真的抛弃了我么?

    他用颤栗的手掌,再次拔通了电话,这一次拨通的,却是齐正鸿的秘书,不过得到的答案却是和刚才如出一辙,齐省长现在同样没时间。

    不能在等待了,再等下去的话,恐怕自己就真的危险了!心中越加不安的林沐阳,决定直接去找齐正鸿。可是就在他要出门的时候,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这个电话很短,但是听着这个电话,林沐阳整个人却一下子瘫痪在了椅子上。三年之内不得提拔,这对于雄心勃勃的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巨锤狠狠的砸在了头上。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他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可是他的意识却是清清楚楚的告诉他,这件事情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这个在常委办公室工作的朋友绝对不会告诉他一个假消息。

    和自己的惨淡遭遇相比,一想起来那个最没有希望,最终却主持了团省委工作的王子君,林沐阳的心里充满了嫉妒。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么一个出人意料的结果,他和孙泽宏等人争得天昏地暗,不亦乐乎,这官帽子居然自动的跑到他的头上来了!

    我不甘心,林沐阳抄起桌子上的茶杯,狠狠的砸了出去,那紫砂杯瞬间狠狠的碰在了木棉花上,刹那间点点飞红,从空而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