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二三章 心入是根
    团省委主持工作的王书记?赵德运不由得一愣。虽然他们对于团省委的领导没有过多的接触,却也知道这位主持团省委工作的王书记在山省有着什么样的分量。

    在一阵七手八脚的拉椅子之中,陈鸣海轻轻地将门从外面推开,脸上带着恭敬的笑容,客气道:“王书记,这里有点简陋,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领导多多原谅!”

    舒紫瞳在自己公公说话的时候,脸上就已经笑得很是灿烂了,按说这种事情跟她这种小辈没什么关系,但是作为今天婚礼上的新娘,虽说不管谁来,都是给他们捧场,但是这来客的身份,却是彰显着这场婚礼的排场。

    随着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舒紫瞳就呆了,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个身影是真的。

    可是事实告诉她,那个出现在她对面不远处的女孩子,就是刚刚和她分开没多久的女同学。

    她怎么会在这里呢?随着这个疑问,舒紫瞳的眼睛就有点移动不了。不过和她同样表情的不只是她一个,坐在她不远处的赵国华,此时也一脸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王书记,您里面请。”陈鸣海朝着正中空出来的位置,笑呵呵说道。而林树强却快速的来到那个座位的后面,将那个本来就没什么阻碍的凳子轻轻的往后挪了挪。

    王子君笑了笑,继续迈步向前。在走动之间,他也看到了舒紫瞳和赵国华,不过对于这两个人出现在这里,他倒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陈主任,今天是你们家大喜的日子,这个位置还是你坐吧。”王子君一推座椅,笑着说道。

    “王书记,您整天日理万机,今天能拨冗参加我儿子的婚礼,就是给我老陈长脸了,要是你不坐这里,以后整个山省都会说我不懂规矩的,这个帽子我可不想戴哟!”

    陈鸣海到底是宦海沉浮这么多年的老油条了,哪里会容许王子君推脱?和林树强一起,热情地将王子君让在了主位上。

    面对一个个站着的人,王子君知道,如果自己再谦让下去,这些人就只有站着等下去了。这么一来,未免显得太矫情了!心中念头闪动之间,索性大大方方地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对于身处官场的人来说,座位的排定都是约定俗成的,如果哪个饭桌上,级别最高的领导往外坐,那叫平易近人,不拘小节,但是,如果你是个小兵,坐错了位置,给领导留个不识深浅的印象不说,日后也会成为让人贻笑大方的笑柄了!

    “这位女士,您也请坐,咱这小地方没什么招待的,缺少什么您尽管说。”陈鸣海虽然不清楚林颖儿和王子君的关系,但是光看着这个女孩子一直呆在王子君的身边,他就知道得罪不得。

    林颖儿朝着陈鸣海笑了笑,静静的在王子君的身边坐了下来,对于这种场面她虽然没有参加过,但是到底是从小养尊处优,在林泽远身边见惯了大场面,自然不会被现在的局面弄得手忙脚乱。

    “颖儿。”舒紫瞳在犹豫了瞬间之后,就朝着林颖儿走了过来,脸上的笑容,更是显得亲热无比。

    “紫瞳,你们认识啊?”陈鸣海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媳妇居然和王书记的朋友认识,心里登时为之一喜!已经见识过林树强能量的他,对于身为主持团省委工作的王子君的能力,那自然没有丝毫的怀疑,尽管他在仕途上已经没有过多的奢望,但是,能够结识像王子君这么一个强力人物,毕竟是难得的,这可是一个前途无可限量的绩优股呢。

    不过,他虽然知道结识王子君的好处,却不知道该如何进一步密切和王子君的关系。在请王子君进入房间时,他的脑子都在琢磨这件事情,正当他觉得无处下手之时,儿媳妇的一声招呼让他有了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

    儿媳妇居然和王子君带来的这个女同伴认识?这真是太好了!

    “爸,颖儿是我大学同学,这次是来参加我们婚礼的。”舒紫瞳一把抓住林颖儿的手,满脸笑容的对陈鸣海道。不过她的目光,却偷偷的朝坐在林颖儿身边的王子君瞄了过去,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刚才这个和林颖儿坐在一起,好像刚刚步入社会没多入的年轻人,居然是让自己的公公百般讨好的大人物!

    主持团省委工作的王书记,暗暗记下了这几个字的舒紫瞳,对林颖儿越发的热情起来。不过今天的婚礼,让舒紫瞳主动难忘。正当她和林颖儿聊天的时候,两个在山垣市新闻上经常见到的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喜宴上。

    虽然他们的话说得都很好,就是为了给一对新人祝福,但是就算舒紫瞳这种不曾在官场上呆过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两个人物来到这里,那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给坐在林颖儿身边的年轻人倒一杯酒。客人们的目光有所转移,不声不响地转移到这个男人身上去了,当然,这种转移是相当微妙的。

    ……欢送志愿者下乡支教的大会上,坐在台下的林颖儿,眼睛一直含情脉脉地盯着主席台上的王子君。今天的王子君讲话并不太多,主要讲话的是省委副书记刘传瑞,在讲话中,刘书记深情的说,要求这些支教志愿者一定要扑下身子,放下架子,心入是根,鼓足干劲,不负这三年的支教工作,三年之后,给组织交一个满意的答卷。

    会议不长,气氛却很热烈,团省委给每一个支教工作者准备了一床棉被,虽然礼物不重,却也让不少人心热不已。

    看着王子君等人逐个离场,林颖儿的心里很是失落。客观的说,林颖儿在这次选拔中脱颖而出,是凭着自己的真本事的,并没有走王子君的后门儿,她是主动要求到一个边远的地区去支教的。对于这个选择她不后悔,但是这一去,恐怕以后跟王子君见面的机会就没那么多了!

    咬着嘴唇走出会议室,林颖儿觉得天都阴了!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送别的人群,却没有心情和他们搭讪。

    “请问您是林颖儿老师么?”一个年轻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被这声音惊醒的林颖儿扭头一看,就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正笑着问她。

    “对,我就是。”就在林颖儿猜测这年轻人身份的时候,就听那年轻人道:“林老师,我是王书记的秘书赵国良,王书记正在等您,请您跟我来。”

    林颖儿的心像擂鼓似的狂跳着,努力的掩饰着心里的激动,跟着赵国良朝一间办公室走了过去。

    “颖儿,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南麟市?”王子君正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到林颖儿过来,就笑着对林颖儿问道。

    “命加起来也不如现在丰富和充实,尽管这个人结婚后,她觉得自己深深的失望,一颗心沉到了脚底,仍然愿意把他,把这个深爱的男人当作自己的太阳!

    沉默中的两个人像在演一出哑剧。王子君看看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的林颖儿,脸上有些尴尬和不忍心,站起来想安慰这个丫头一下,不料,那刚刚离开的秘书,偏偏在这个时候敲门进来了:“王书记,刚才刘书记办公室打来电话,让您过去一趟。”

    王子君朝着赵国良挥了挥手,又对林颖儿道:“我还有点事情,咱们以后有时间了再聊,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给国良说一说,让他帮着给你解决了。”

    吩咐完这些,王子君就转身离去了,看着王子君离去的身影,林颖儿内心的委屈排山倒海般的涌上来,眼泪像拧开的水龙头一样滚下来,她俯在桌子上,呜呜地哭泣,好像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一般!

    “林老师,您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我肯定会尽心尽力的……”赵国良看着痛哭不已的林颖儿,很是有些好感,不过,他可是不敢表露出来,虽然王书记说这是他老领导的女儿,但越是这样,作为一个秘书越要保持距离。

    “不用了,谢谢。”林颖儿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友好地给赵国良笑了笑,就走出了王子君的办公室。而在她扭头的一瞬间,赵国良分明从她的眼眸中看到了一丝丝的泪痕。

    摇了摇头,赵国良还是转身朝自己的小办公室走去。在办公室坐定,又看了一眼王子君今天的日程安排,当他看到被自己压在下面的一张小纸条后,顿时站起来朝着林树强的办公室走了过去,同时,头上也开始冒冷汗。

    今天自己是怎么了,怎么将这件事情给忘了?要是这件事情办不好的话,恐怕以后在王书记面前,就不是吃挂涝那么简单了!

    “林主任,王书记让您和我到南麟市河源县去一趟。”赵国良找到林树强,就将王子君吩咐的事情说了出来。林树强是个明白人,赵国良的话只说了一有幸,蓬荜生辉啊!”那曾市长一见到王子君,就笑呵呵的伸出双手道。

    王子君和曾市长握了握手道:“曾市长太客气了,应该是我们感到荣幸才是。”两人说了一番客套话之后,诸人就开始落座,作为主人,曾市长无论如何都要王子君坐在上位之上,不过对于这个,王子君却是直接推辞了。最终接受的是鲁田诚的建议,撤掉了主座,王子君和曾市长在主座的两边坐了下来。

    菜是好菜,酒上的是茅台,虽然请客一方和被请的人都明白对方的心思,但是在酒席开始之时,却是谁也没有说这件事情,酒席在一副友好的氛围中进行着。

    鲁田诚作为中间人,在酒桌上的表现很是放得开,一会和王子君等人说笑,一会又讲一些在三湖市时的段子,给人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王书记,我敬你一杯,希望王书记以后多到我们三湖市走一走,看一看,转一转,我们那里可是咱们全省有名的风景旅游区,也欢迎团省委各位领导到我们三湖市做客。”曾市长端起酒杯冲王子君笑了笑,轻声的说道。

    王子君也端起酒杯道:“以后少不了麻烦曾市长,到时候你老兄可不能嫌我们这些人麻烦哪!”

    “哪里会,这次本来我们柯书记和王市长都要来碰上几杯酒的,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国家财政部来了一个调研组,财神爷上门,还请王书记您见谅。”曾市长拿着酒瓶一边给王子君倒酒,一面笑呵呵的说道。

    王子君点头表示理解,这曾市长也是健谈之人,很快就找了一个话题和王子君聊了起来。

    就在两人闲聊之际,一个坐在桌子的后面,从酒宴开始就没有怎么吃饭的黑脸中年人陡然站起来道:“曾市长,今天来了省领导,我倒个酒。”

    这人的话说的很是客气,但是那语气却让王子君感到不对头,他朝着那中年人看了一眼,正准备说话,却见那人已经端着酒瓶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王书记,我是田垅县的县长吕岩方,前些时候因为工作不力给领导添麻烦了,我先自罚三杯。”那吕岩方说话之间,将那盛水的杯子倒空,然后把三个杯子一字排开,抄起酒瓶逐一将杯子倒满了。

    看着这杯子,王子君脸上一愣,随即,他就明白这是要干什么,这位田垅县的县长看来是对团省委弄出来的通报批评不舒服,现在想在酒桌上找回面子呢。

    论起喝酒,王子君还真是不成,这么大的杯子,他要是喝下去,那非要喝趴不可。看着吕岩方张嘴就将一杯足足能够有三两的酒喝进肚子里,王子君的眉头顿时就是一皱。

    “吕县长,你这是干什么!”曾市长本来是想要缓和和团省委关系的,却没有想到这位吕县长二话不说,来了这一手,这不是兴师问罪么?这是上级领导向下属问责时惯用的伎俩,你作为一个下属,在领导面前弄这个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明摆着不服气么,想挑战领导的权威嘛! 半./浮生~  更新快

    “曾市长,我给领导倒个酒,表达一下我内心里的愧疚,这有什么不对的?”那吕县长拿起酒瓶朝着杯子再次倒了下去,说话之间,这吕县长又接连喝了两大杯酒。

    这三杯酒下去,足足有七八两的量,但是这位吕县长喝完,却只是脸上微微有些发红。他拿起王子君的杯子一倒,随即笑呵呵的道:“王书记,您要是看得起我,就喝了这杯赔罪的酒。”

    跟着王子君来的霍相冉等人,此时脸色一个个都变得很是难看,毕竟王子君乃是他们团省委的一把手,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逼宫,他们脸面上也显得没有光彩了。

    但是酒桌上,吕岩方自己直接干掉了三杯,自己等人要是站起来说话,传出去恐怕名声不是太好。可是要真的让王子君喝下去这杯酒,知道王子君酒量的他们,心中可是清楚这之中意味着什么。

    “吕县长,你先歇歇吃口菜。”

    作为把王子君请来的鲁田诚,脸色也是一变。他心中暗暗后悔,心说早知道这吕岩方这么小气,说什么也不把王子君邀请过来,如果王子君喝醉了,那少不得怨我,和王子君这等前途无量的人物把关系闹僵了,对自己来说,损失可是大了去了!

    拿定主意的鲁田诚阻止,曾市长也跟着劝道:“吕县长,喝那么多酒干什么?今天见王书记只是为了高兴,你先过来歇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