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二九章 干工作岂能因噎废食
    “小同志你好,耽误你上课了。”程副主席笑呵呵的向那女教师伸出了手,笑着道。

    那女教师明显迟疑了一下,伸出手来和程副主席轻轻的握了一下反问道:“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老师啊,这位是……”聂贺军见女教师居然没认出程副主席,一愣之下,就准备开口介绍。不过,还没有等他说完,程副主席就笑着制止了:“我们就是来看看学校的情况,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那你们看吧,我还要上课。”女老师丢下一句话,转身朝教室里走去了。

    年轻女老师无拘无束的举动,让山省的众位领导愣住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女老师就算没有认出来他们一行人的身份,至少也该看出来是视察工作的领导吧?怎么会突然弄出来这么一出呢?

    “那就打扰您上课了。”程副主席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宽容地冲着女老师笑了笑,就往教室里走去了。

    此时的教室里,孩子们瞪大了眼睛,好奇地看着这些不速之客。

    “好了孩子们,现在,咱们开始上课。”女老师拿起课本,接着上起她的课来,好像根本就没有在意教室里还来了一些人一般。

    程副主席在教室的后面找了一个座位,无声地坐下,静静的听着这女教师上课。虽然山省的领导对于女教师如此怠慢的态度有些生气,但是,就算他们再怎么吹毛求疵,也不得不承认,这小老师的课讲得深入浅出,水平不是一般的高,连他们这些外行都觉得很是不错。

    二十分钟过去了,一节课在聂贺军等山省领导热切地期待中终于结束了。那女老师刚刚说完下课,站在胡一峰身后的齐正鸿就准备亮明身份把这个女老师请过来。

    就在这时,坐在程副主席前面的一个小女孩,看上去也就是十岁左右,突然扭过头来,天真的问道:“爷爷,您是领导么?”

    程副主席看着这小女孩带着期盼的眼眸,慈爱的摸了摸小女孩的头,温和地说道:“丫头,我算是领导吧。”

    “那,您能不能让林老师继续教我们,别让她走么?”小女孩眼睛眨了眨,眼中带着无尽期盼的说道。

    正为这个小村出现了一个亮点而庆幸的聂贺军和胡一峰,脸上刚刚浮现的笑容,登时凝结了,我的个娘哟,怎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又出这样的岔子了!

    山村留不住老师啊!

    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心里也觉得有点苦涩,山里的情况在这儿明摆着,当报春的鸟儿开始在天空歌唱,千姿百态的春天真正来临的时候,这里还是冰天雪地,寒风刺骨。等这里的冰川开始融化,小溪水汩汩有声欢快地向山下流淌的时候,山外已经是百花绚烂的夏季了!就冲这慢了半拍的气候,有点本事的山里人都想从深山里走出去,更何况这女老师要水平有水平,要人才有人才,又怎么可能长久的留在村子里呢。

    “怎么,你们老师要离开这里了?”程副主席温和的朝着那小女孩笑了笑,轻声的问道。

    “林老师也不想走,可是有领导非要让她走。”孩子的世界是纯洁的,更是单纯的,她并没有什么顾虑,直接就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领导非要让他走?

    如果说小姑娘刚才的那句话,让山省的一众领导觉得很是为难的话,那么此时,这句话就像一记大锤,结结实实的把他们给砸住了!这是怎么回事呢?眼前这个极需老师的地方,找老师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有领导让她离开?

    看着女教师那美丽的容颜,大家的心里开始猜测,莫非有人对这小老师动了邪念头?果真如此的话,可真得教训一下这些无法无天的家伙!

    就在聂贺军和胡一峰恨得咬牙切齿的时候,程副主席却向那正准备离开的女老师招手道:“小同志,你能过来谈谈吗?”

    那被孩子称为林老师的女子,顿了一下之后,就快步的来到了程副主席所坐的座位旁。

    “小同志,我听说你要离开这个学校?遇到什么困难了?”

    那林老师平时根本就无法看新闻,尽管觉得眼前这个人有点眼熟,却没有想到是何许人,只当是来视察工作的市县领导了,因此,说话也是口无遮拦:“您说的对,上面已经下了通知,让我们这批扶贫支教人员,五天之后统一撤离。”

    “扶贫支教?”对于从这个年轻的林老师嘴里蹦出来的话,程副主席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句,就将目光朝着聂贺军看了过去。

    聂贺军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巧,在这个小山村里,居然碰到了一个扶贫支教的志愿者。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他就轻声的给程副主席解释道:“扶贫支教是我们山省团省委在前些时候推行的一个工程,主要是号召大学毕业生到贫困山区支教,以缓解教育资源严重不足的问题,当然,对这些支教大学生将来的就业问题,我们山省也是有优惠政策的。”

    “号召大学生支持教育事业?嗯,这个思路很有创意,也能解决一些实际问题。”程副主席肯定地点了点头,接着对聂贺军道:“那为什么林老师他们又要离开现在的岗位呢?”

    桂元让一直跟在众人之中,此时听到程副主席问及这个问题,只觉心里猛的颤了一下,一种不好的感觉直升而起。

    “这个……”聂贺军明显迟钝了一下,这才说道:“因为在支教的工作中出现了一些问题,想要将这项工作捋顺一下,再继续实施。”

    聂贺军当下也不隐瞒,就将前几天出现的事情汇报了一番,程副主席听完之后,朝着聂贺军和胡一峰两人看了一眼道:“原本是一件大好事,怎么能够因噎废食呢?你们也太目光短浅了吧?”

    说完这句话,程副主席就没有再评论这件事情,而是将目光落在满是期盼的孩子们身上,承诺道:“孩子们,我跟同学们打个赌好不好?大家尽管放心,你们老师支教的期限还没有到,她还会继续教你们的!”

    在这所小学,程副主席没有呆太久就离开了。整个考察依旧在继续,这一丝小小的浪花,像是在大海里投了一粒石子,很快就被接下来的考察工作吞噬贻尽了!但是这个小小的插曲,却是深深的记在了很多人的心中。

    桂元让坐在大巴车里,脑子里翻江倒海一般很不平静,虽然这件事情,领导没有给予任何评价,聂书记在汇报工作的时候,也没有提到他的事情,但是有一点却是大家心照不宣的:那就是在这个事件中,他已经被动地成了一个失败者的角色了!

    虽然领导不说,但是山省的常委里,谁不知道他对于这件事情反对的最响?又有谁猜不出来,他这么做就是为了对付王子君,而现在,在这一场角逐之中,他却是输掉了,而且还输得一败涂地。

    这次失败,虽然是无形的,但是对他的伤害,却是比那次小李的挨打,影响还要更深刻几分。

    坐在办公室里,王子君翻看着办公室送来的文件,神色看上去很是平静,但是那轻轻翘起的嘴唇,却让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王书记现在心情很不错。

    关于进一步加大扶贫支教宣传工作的通知,这么一份省委宣传部的文件出现在年终,多少让人觉得有点不伦不类的。年终乃是总结各项工作的时期,这么一份动员性质的文件,偏偏在年终最后一缕寒风刮起的时候,放在了王子君的办公桌上。

    对于办公厅的一般干部来说,就算他们觉得有些可笑,也不会想到这份文件的背后有什么故事,但是作为一个领导干部,却知道这么一份小文件代表着什么。

    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桂元让同志要求全省宣传部门,要进一步挖掘全省支教志愿者的先进事迹,加大宣传报道的力度,在全省掀起一场重学支教的新风尚……“咚咚咚”

    就在王子君看得仔细之时,轻轻地敲门声中,赵国良轻轻地走了过来。

    “王书记。”看了看王子君杯子里的水,赵国良轻声的朝着王子君招呼道。

    “有什么事情?”王子君将文件一合,轻声的问道。

    赵国良张了张嘴,又没有说出话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王子君奇怪地看赵国良一眼,示意他坐下道:“怎么,来到我这里,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吧。”

    赵国良看到王子君的笑容,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唐突了,不过既然已经来了,索性把自己的心事说出来,一咬牙还是直言相告道:“王书记,我还想跟着您多学习学习。”

    赵国良的话虽然说得有点不明白,但是王子君却清楚的知道赵国良的意思。看着赵国良有些彷徨的脸庞,知道这个年轻的秘书,此时正处在忐忑之中。

    自己调任昌和市任常务副市长的消息,看来,在大院里已经悄悄的传开了,要不然也不会传到赵国良的耳朵里。对于这次去昌和市带不带赵国良过去,王子君早就有了打算,此时听着赵国良的要求,王子君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道:“那你就再给我服务一段时间嘛。”

    听到王子君肯定的回答,赵国良只觉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

    虽然跟着王书记的时间不长,但是从王子君的身上,赵国良深感自己学到的太多了。赵国良是一个有心人,一天工作下来,他习惯把自己看到的、想到的、感受到的全都记下来,躺在床上像过电影似的,细细琢磨,慢慢品味,在他看来,这比学生时代书本上学到的东西深刻多了!

    潜移默化中,赵国良更是敏感的意识到,自己的老板手段是何等的高明,不管是猝不及防,还是有备无憾,他总是像一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秘笈在左,宝典在右,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总是在大厦将倾的时候,力挽狂澜于即倒,弄它个出其不意,石破天惊,真真令人拍岸叫绝!

    这一次关于支教的事情,让外人看上去就好像一团迷雾,扑朔迷离,但是他跟在王子君的身边,却是看清了不少东西。

    虽然在迷雾的掩盖之下,但是赵国良还是感觉到了老板和一个大人物掰了手腕,在所有人都以为大局已定之时,却没想到,这个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悻悻屁颠儿屁颠儿的以宣传部的名义,匆匆下发了一个加大支教宣传力度的文件。

    在赵国良看来,这一个文件的出台无疑是一份诚恳的投降书,而那位大人物,更是在这份文件中,丢出了属于他自己的脸面。而且,这样的低调做人,高调拍马屁,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跟着老板走,自己的前途将是一片光明。心中一阵兴奋的赵国良,满是热切的看着王子君,诚恳地说道:“王书记您放心,我愿意死心塌地的跟着您!”

    王子君笑了笑,对于赵国良这段时间的工作,他还是很满意的。现在赵国良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更是让他觉得很是舒畅,从烟盒里掏出来一根烟扔给赵国良,赵国良赶紧掏出口袋里随时准备的打火机,恭恭敬敬地给王书记点上,就听王子君吩咐道:“等一会儿,你去找一下树强主任,我已经跟他说好了,是关于你级别的事情。”

    “大恩不言谢,王书记,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原本正为自己能跟着王子君兴奋不已的赵国良,一听这意外的收获,心里更是欣喜:级别提升,前途确定,这两件难得的好事情双喜临门,怎不让他兴奋不已呢?

    “不用谢我,这是你努力工作应得的结果。”王子君喝了一口水,淡淡的说道。

    虽然王子君说是自己该得的,但是赵国良自己可不敢这么认为,他在团省委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有些比他工作时间短的同事都提拔了,他自己像是被领导忘掉了似的,这种好事情一直跟他擦肩而过。而现在,他给王书记服务还不满一年的时间呢,这级别就提升上去了,这里面的东西,他怎会不明白呢?

    就在赵国良心满意足地离开之时,王子君接到了郭先为的电话,电话之中,郭先为先是对王子君恭喜了一番,随即又告诉他,他已经在锦园之星安排好了房间,今天晚上务必让他去聚上一聚,他还约了陈源河陪客。

    对于这种一切都在不言中的邀请,王子君没有理由拒绝。他和郭先为、陈源河的关系都不错,两个人也都处在重要的位置上,以后自己下放到地方,和这两个人搞好关系也不是一件坏事。

    王子君爽快答应了郭先为的邀请,却不知道此时在郭先为的办公室中,还坐着一个人,这个人坐在郭先为的老板椅上,很是自然的翘着腿看郭先为打电话。

    “许部长,已经和王子君约好了。”郭先为放下电话,恭敬地向正坐在他办公室之中的许钱江说道。

    作为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许钱江在组织部的地位自然是一言九鼎,像郭先为这等副厅级的部长,更是对许钱江言听计从,毕竟以他现在的位置,还没有和许钱江掰腕子的资格。

    “郭部长啊,今天你们给子君书记祝贺,我也去倒杯酒。毕竟在一个大院里共事快一年了!”许钱江把郭先为桌子上的签字笔放在笔筒里,笑着说道。

    郭先为虽然对许钱江的说法不以为然,但是嘴上却笑着道:“许部长,子君书记要是知道您要给他倒酒,还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子呢。”

    “你说我这么突然过去,会不会有点冒失呢?”许钱江从椅子上站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淡淡的问道。 -/

    冒失?郭先为在组织部混了多年,哪里会不明白许钱江的意思,他知道这位部长想要和王子君套一套交情,又怕丢了面子,当下笑着道:“许部长,咱们组织部乃是干部的娘家,您就是娘家的代言人。子君书记就要下去任职了,你去倒个送行酒,那岂不是爱才惜才的美谈嘛!”

    许钱江呵呵一笑道:“美谈不美谈什么的,我是不想了,那就这么定了吧。”

    看着许钱江缓缓踱步走出自己的办公室,郭先为心头无数的念头不断地翻腾,省委大院里的事情,他一直都在隔岸观火,自然明白许钱江这么做的目的。

    郭先为能够看到的,很多人都能够看到,王子君的电话在这些有心人拨打之下,几乎快要和友情热线差不多了,对于一些可有可无的饭局,王子君能推就推,实在推脱不开的,他也只有应承下来,日后再作打算了。

    李松梅坐在王子君的办公室里,满脸都是笑容,她这一次乃是受了党校几个同学所托,邀请王子君找个时间聚上一聚的。在来到团省委之后,王子君和这些同学来往虽然不多,但也不少,现在王子君就要离开了,他们自然想要趁此机会加深一下感情。

    “王书记,这次鲁田诚说了,吃喝玩一条龙,他都安排得妥妥的了,就等您的大驾了!”李松梅还是那泼辣的性子,在和王子君闲聊了几句之后,哈哈大笑道。

    知道推脱不过去,王子君也笑道:“要说安排,应该是我安排才是,你给田诚求个情,也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