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三零章 我来助力你就是黑马
    “王书记,您就不要推辞了,现在鲁田诚的位置您又不是不知道,一顿饭吃不穷他,就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吧!”

    李松梅朝着王子君扬了扬手,接着道:“王书记,这些天我们部里面的气氛可不是太好,几个副部长每天都板着一张脸,像是给哪个人吊孝似的。”

    听李松梅说得好笑,王子君哈哈大笑,对于出现这种局面,诱因两个人当然知道。

    “对了,王书记,昨天我见山垣市的陆市长去找桂部长了,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反正最后那陆市长出来的时候,一张脸都笑成太阳了!”李松梅一边说话,一面静静的等着王子君的反应。

    在省委宣传部,李松梅也算混得不错,虽然在桂元让那里反应一般,但是在几个副部长面前,却很是吃得开,是宣传部风头正劲的女干部。

    王子君看着李松梅的笑脸,哪里会不明白这个消息代表的意义?只是他并没有开口,而是用手掌轻轻的拍了拍面前的桌子,好像没有听到这个话题一般。

    李松梅也没有再接着说下去,而是话锋一转说到了其他党校同学身上,虽然都是一些琐事,但是在李松梅的嘴中,却说的津津有味。

    李松梅还没有走,欧阳扬那边的电话就打过来了,看到王子君接电话,李松梅赶忙站起来离开了。

    “欧阳厅长您好啊,您可是有段时间没召唤过我了!”王子君一听是欧阳扬的声音,就笑呵呵的跟欧阳扬开玩笑。自从王子君将欧阳扬推到了劳动厅长的位置之后,两人的关系可谓是突飞猛进。

    欧阳扬的笑声不高,却很是清脆:“行了王市长,你就别拿姐姐开玩笑了,是不是嫌姐姐给你道喜不够早啊?”

    欧阳扬在团省委当一把手的时候,一直表现得很是有领导气度,现在因为和王子君没有了隶属关系,比以前放开多了。对于欧阳扬的调侃,王子君连连说不敢,随后又闲扯了几句,欧阳扬就笑着道:“我说兄弟,今天有空没有啊,给个机会请你吃饭如何?”

    “要说欧阳书记的召唤,任何时候我都该无条件答应的,只是今天已经答应人家了,我不能为了咱姐弟俩的情谊言而无信哪。”王子君并不想把郭先为和欧阳扬拉在一起,两个人虽然认识,但是如果拉在一起吃饭的话,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哦,看来我这个电话打得晚了,早知道这,昨天就该给你打电话预约好了!”欧阳扬懊恼地抱怨了一声,悻悻道:“这些天迎来送往,你肯定饭局多,我再排队请你吃饭那纯粹是让你活受罪呢,这样吧,劳动宾馆顶层开了一家咖啡馆,环境还行,改天我请你喝咖啡吧。”

    欧阳扬肯定有事情!

    了解欧阳扬性格的王子君,在欧阳扬这话说出口之后,就对欧阳扬的邀请有了一个判断,看了看时间,王子君当下就答应道:“谢谢欧阳厅长关心,咱也跟着欧阳厅长沾点小资情调,我正愁没地方喝咖啡呢。”

    “你王书记会没地方喝咖啡?你比哑巴还会说话呢!”欧阳扬语气里带着一丝责怪,但是王子君还是能听出来,欧阳厅长对自己的恭维还是蛮受用的。

    叫上蔡辰斌,十几分钟之后,王子君就来到了劳动宾馆的顶层。因为欧阳扬有吩咐,他的车刚到宾馆门口,就被等在那里的欧阳扬的秘书钟迪红和宾馆的经理给迎了上来。

    “子君书记,请这边来。”空旷的咖啡厅里,除了欧阳扬还有一个穿着一身西装,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子,在欧阳扬站起来朝着王子君打招呼的时候,他也跟着站了起来。

    王子君打量了这个男子一眼,发现不认识,心中暗自猜测欧阳扬这个时候将自己请到这里的用意,应该和这个男人有关吧。尽管不知道这男人的身份,但是从他的气度来看,应该也是同道中人。

    心中判断着男子的身份,但是王子君脸上丝毫不露,在和欧阳扬笑着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在欧阳扬的对面坐了下来。

    “子君,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三湖市的李泽涛市长。”欧阳扬在王子君坐下的时候,就给那人介绍道。

    李泽涛很会来事,听到欧阳扬的介绍,就站起来道朝着王子君一伸手道:“王书记,我和欧阳是大学同学,对您可是久仰大名,一直无缘得见,今日一见,果然仪表堂堂,气宇轩昂,非常人可比啊!”

    “呵呵,李市长,欧阳厅长没少提到您,说您是她同学里难得的英才呢。”

    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对于这个道理,王子君把握得很好,此时他对于李泽涛的来意,也算是猜出了七八分。

    看着满脸笑容的李泽涛,王子君忽然觉得自己在官场上有点太保守了。你看人家,一旦发现某个地方空出来个萝卜坑儿,立刻就马不停蹄地赶过来,而且,把所有可用的人际关系全都调度出来了。在想到李泽涛的同时,王子君本能的想起来了那个去见桂元让的陆市长。

    “你们两个都是难得的英才,不得了啊!”欧阳扬一边说话,一面朝着伺候在一边的宾馆经理点了点头,那经理一直都在注意着单位一把手,见欧阳扬点头,就快速的走了下去。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几样小吃、一个果盘还有一壶浓浓的咖啡,就被端过来了。女服务员刚刚要倒咖啡,欧阳扬挥手示意她下去,然后拿起咖啡壶亲自给王子君和李泽涛倒了一杯。

    “子君书记,姐姐我今天不给你敬酒,古人有以茶代酒只说,我现在就以咖啡代酒,对你表示祝贺。”欧阳扬拿起咖啡杯子朝着王子君扬了扬,笑呵呵的说道。

    祝贺什么,大家彼此都是心照不宣的。欧阳扬将杯子里的咖啡呷了一口,终于切入正题道:“子君,今天请你来,除了祝贺你下放,还有就是泽涛的事情。”

    李泽涛在王子君的目光看来的时候,洒然一笑道:“王书记,我在三湖市干副市长也有几个年头了,这次很想借着王书记铺好的道路干下去。”

    王子君的目光一直盯在李泽涛的脸上,看他一副洒脱自如的模样,心里对这个人的评价不觉就高了几分。能够如此轻松自然的把自己的意愿说出来,足以说明此人颇不简单。

    喝了一口咖啡,王子君轻轻一笑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李市长有这个想法,我觉得很好,不过您这个想法坦诚布公地说出来,好像不该是此处,而应该是许部长的办公室吧?”

    欧阳扬一直在观察着王子君,发现他神色淡然,心说看来自己还真得下些力气,要不然王子君不会简简单单的答应了。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欧阳扬又觉得有些不平,当初在离开团省委书记位置的时候,组织上也就是象征性地征求了一下自己的意见,没想到现在王子君一个主持工作的副书记要下放了,待遇远远不止这个。李泽涛从一位领导那里打听到的消息却是:王子君对下一任团省委书记的产生有着举足轻重的推荐作用。要不是这样,李泽涛也不会找到自己这里来。

    “子君,泽涛不是外人,现在团省委的工作还需要趁热打铁,将来组织上征求老弟的意见之时,你可别忘了给泽涛市长多多美言几句!”欧阳扬是个下定了心思就会全力以赴的主儿,一看王子君表情冷淡,心里暗暗有些着急,就笑着对王子君说道。

    李泽涛的目光,更是在这一刻看向了王子君,目光里都是希冀之色。

    “过两天我得给聂书记汇报一下工作,到时候如果组织征求我的意见的话,我肯定尽心尽力,不会让李市长失望的。”心中念头转动之间,王子君沉声的说道。

    其实,对于王子君来说,未来的团省委一把手让谁去当都是一样的。但是,与其让那个找了桂元让的陆市长上位,还不如让李泽涛来呢,他本人在团省委虽没有培养太多的心腹,但是至少有几个人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下放之后,这些同志是无法都带走的,那就不如在自己离开之后,给他们找一个好老板,虽然自己跟李泽涛没什么交情,但是,有欧阳扬出面,再加上推荐时欠下的人情,应该会自己几分面子的。

    从欧阳扬那里,李泽涛对王子君多少有些了解,知道此人轻易不会许口,一旦有点苗头,那肯定距离办成十有**了!心里欣喜之下,诚恳地站起来道:“多谢王书记!”

    李泽涛端起咖啡杯子喝了一口之后,就朝着站在不远处的经理招手道:“来点酒菜,我要好好的敬王书记两杯。”

    咖啡厅里喝酒,这也就是欧阳扬坐在这里,那经理知道李泽涛身份非同一般,也不打岔,转身就去准备了。

    “李市长,咱们还是喝咖啡吧,等事情成了,咱们再喝它个一醉方休也不迟!”王子君想到晚上还有一个酒场,顿时就有点头大,如果现在就和李泽涛拼酒的话,估计晚上就有的罪受了。

    “泽涛,王书记晚上还有事情,今天就算了。”欧阳扬轻轻地一扬手,制止李泽涛道。

    王子君如此痛快的答应,对于她来说也是忒有面子的事情,毕竟她是中间的牵线人,王子君这样做,那是给足了她欧阳扬面子的。三人说完正事,又闲聊着喝了些咖啡,这才散了。

    晚上的锦园之星,郭先为不但叫了陈源河,还找了组织部的几个处长,王子君一到,就被围了上来,犹如众星捧月一般把他让到了早就准备好的席位上。

    不论是郭先为还是陈源河,那都是酒精考验的角色,一上来,就开始倒酒,气氛很是热烈。而就在众人闲谈的高兴的时候,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许钱江端着酒杯走了进来。

    看到许钱江,王子君就是一愣,不过随即就恢复了正常,和郭先为等人一起迎了上去。

    “听说你们在这里喝酒,过来跟你们一起喝两杯!”许钱江脸上丝毫没有以往的严肃,扬了扬手中的酒瓶,笑呵呵的朝着王子君等人到。

    组织部长要倒酒,下面的干部哪里敢接招?一个个都争着要先给领导倒酒,只是,在许钱江拿出部长的威严之后,一个个这才老老实实的将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子君书记,这一杯酒,既是恭喜你鹏程万里,又是给你倒的送行酒。”许钱江将杯中酒往王子君的手中一放,笑呵呵的说道。

    对于许钱江,王子君可没有生出过什么挑衅之心,此时看着落在自己手中的杯子,他虽然有了几分的酒意,但还是一仰脖,就将杯中酒喝了下去。 -/

    组织部的干部和陈源河,许钱江一律倒了两个酒,但是到了王子君这里,许钱江不但倒了三个,而且还跟着陪了一个。虽然话语之中说的都是王子君就要离开省委大院,到地市去施展手脚了,但是在场的人,无一不感受到了许钱江对王子君的不同。

    坐了二十多分钟,许钱江就走了,但是在许钱江离开之后,组织部来的几个处长看向王子君的眼神,更多了几分的恭敬,这些人是人精儿级别的角色,哪里会看不出自己的老大来这里倒酒,那肯定是因为王子君在这里呢。

    一顿饭吃的热热闹闹,虽然王子君控制着自己的酒量,但是不可避免的还是有点步履摇晃,明显有些醉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王子君几乎都是在酒场里泡着的,虽然他并不想去,但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却不是以他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

    就在王子君准备离任的几天之中,省委大院那些地下组织部长们,也在关于谁将接任团省委书记的问题上再次发挥舆论的作用。

    正当这些人议论纷纷之时,却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本来呼声很高的山垣市陆市长,慢慢的沉寂了下去,而三湖市的李泽涛却像一匹黑马似的突出重围,杀出来了。

    据说,这种舆论导向的变化,让那位陆市长很是烦闷,有一次和朋友在酒桌上喝得酩酊大醉,痛哭流涕的拍着大腿直叹自己找错了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