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三二章 关上一扇门 打开一扇窗
    那李警官虽然被王子君的气度给镇住了,但是论及交情,他毕竟和这寸头男更深一些,再说这小子身后的那棵大树,也不是他愿意得罪的。到底是树大根深,县官不如现管哪。这么一想,随即就顺水推舟道:“既然你们双方都要求调查,那我就通知技术部门好了。”

    说话之间,李警官就拿起手里的对讲机,大声的道:“指挥中心,指挥中心,这里有两辆车发生碰撞,其中一辆车上的人说他们是省委组织部的,让咱们通知市委办公室来接人。”

    王子君听了那李警官的汇报之后,就不再说话,若无其事的重新上了车,坐在董国庆的身旁,笑了笑道:“现在车子还不算多,等过几年经济发达了,汽车成了家家户户必备的代步工具,到那时候,估计交通就真成了让人头疼的问题了!”

    在王子君下车之后,董国庆就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这个年轻的主持团省委工作的副书记身上,看到他三下五除二,有板有眼的把事情给吩咐好了,对王子君的评价更高了几分。

    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怪不得许部长对他如此的重视哪,要不是许部长临时去开会,恐怕根本就轮不着自己来送他!

    开凯迪拉克车的男子眼见王子君上了车,登时就有一种被人无视的感觉,抬腿朝王子君他们坐的依维柯车踢了一脚,嘴里冷笑道:“就这破车,还装什么大神,把你这车卖了,也就是一堆卖废铁的破烂钱,根本就不够我修车的。”

    要是以前,胖警察可能会帮腔几句,但是此时他却不敢贸然说话,王子君身上那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让他有点坐立不安。这年头,微服私访的官员也不是没有,万一真的踢到铁板上,日后就给自己的饭碗埋下隐患了!

    “二哥,我看这件事情还是算了吧,双方都没什么太大的损失,得饶人处且饶人,大家各让一步算了。”胖警察沉吟了一下,拍拍寸头男的肩,带着一丝哀求的说道。

    “算了?胖李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辆车的价值,再说了,别说他们不是省委组织部的,就算是又能怎么样?不到南方不知道钱少,不到省城不知道官小。还省委组织部,省委组织部的虾米骑着自行车满街跑,多了去了!”

    最后一句话,那男子像是故意要让王子君他们听到似的,嗓门特别大,十几个围在一起看热闹的人一听,立刻跟着哄笑了。

    王子君懒得理会这个头脑尖尖腹中空的家伙,而在顺着车这个话题道:“车多了,交通事故也免不了会增多,小的摩擦还好说;一旦发生恶**通事故,不管对司机还是对受害者来说,损失都是灾难性的。这就要求政府提供对应的政策,对这种越发增多的社会现象建立一种保障机制,进而保证司机和受害者的利益……”

    开始的时候,王子君只是想要吸引一下董国庆的注意力,说到最后,差点就将交强险之类的交通保障机制给说了出来。

    董国庆开始的时候,也是随意地听着,听王子君分析得头头是道,神色不由得凝重起来。他也是从基层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当然知道一场车祸带来的严重后果。尤其是那种肇事司机同样生活困难的情况,一旦出了交通事故,就会雪上加霜。王子君的想法,像是给他打开了一扇窗,让他豁然开朗。

    “王书记,你说的有道理,不过这个保障机制……”就这董国庆说话之时,一阵警报声从远处直传而来,伴随着这警报声,几辆黑色的汽车在一辆警灯闪烁的警车开道下,快速的朝着王子君他们所处的方向开了过来。

    胖警察看着这呼啸而来的车队,脑袋就是一懵,后面几辆车他看不到车牌号,但是跑在最前面的那辆车他太熟悉了!这不是单位里执行接待公务时,经常派出去的开道车嘛!

    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几辆车就在两辆车碰撞的不远处停了下来,一个四五十岁左右,身材中等的男子,从警车后面的第一辆车上走了下来。

    在这男子下车的同时,正在和王子君说话的董国庆,脸色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

    “哈哈哈,国庆部长,我迎接来迟了!”那人说话之间,就朝着从车上走下来的董国庆伸出了手。

    董国庆的脸上,同样露出了一丝笑容道:“薛书记,我们一来这东埔市,就给我们来了个下马威,害得您亲自来接,给您添麻烦了!”

    “哎,董部长,您可是我们东埔市的老市长了,来到东埔市,那就是回自己家看看,有什么找麻烦不找麻烦的。”东埔市市委书记薛耀进紧紧的握着董国庆的手掌,亲热无比的说道。

    董国庆对于这句话却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就在两人说话之间,从后面的车上陆续下来了七八个人,其中一个身材不高,但是浑身上下却是彰显着精神的男子,快步来到薛耀进的身旁,一副随时等待薛书记安排的模样。

    “岩州,你们交通部门是怎么疏导交通的?连省委领导的车都给挡驾了?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还怎么给领导保驾护航呢?明天,我要整个公安局的书面检查!”薛耀进朝着男子看了一眼,声音里带着无可反驳的语调道。

    贺岩州,王子君看着这个精干的男子,顿时和自己从电话本里记住的人名联系到了一起。此人应该就是东埔市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了,在他的想象之中,应该也是一个强势人物,可是此时,在薛耀进严厉的批评之下,却是连半点异议都不敢提出来。

    “薛书记,我的工作没做好,让领导受惊了!回去之后我会立即整改,坚决不让此类事情再次出现了。”

    董国庆的目光,同样朝着贺岩州看了一眼,就没有再说话,而这种时候,董国庆不说话,王子君自然也不会说话,初来乍到,他当然不会为了这点芝麻蒜皮的小事和人撕破脸了。

    更何况,省委组织部来的并不是董国庆一个人,他不说话,有人会沉不住气的。

    “薛书记,您别批评公安局的同志,他们的交通秩序管得很好,只是他们管得再好,也管不住有人把车倒到我们车上,硬是要碰瓷啊!”小陈平日里也是无冕之王,哪里受过这等窝囊气?此时见薛耀进这个态度,心里就来劲了。

    在薛耀进来的时候,不论是那凯迪拉克的车主,还是胖警察,脸色都变得非常难看。不过两者比起来,那凯迪拉克的车主反倒更加镇定一些。

    “倒车,这是……”那贺岩州刚要开口,却被薛耀进一挥手道:“岩州,这件事情由你善后处理了,一个小时之后,我要答复。”

    “董部长,让领导们久等了,此处不是说话之处,咱们还是回会议室休息休息再说吧。”薛耀进说话之间,就朝着董国庆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董国庆点了点头,却没有上薛耀进的车,而是朝着依维柯看了一眼道:“我们的车只是蹭了一下,到市委应该问题不大。”

    “那咱们走吧。”薛耀进的脸色一颤,就笑着朝着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

    一行车队再次启动,朝着市委大院的方向飞驰而去。在车上,王子君无心观看路边的风景,脑子里想着的却是这个薛耀进,能够这样和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说话,看来,他在东埔市,还不是一般的强势哪。

    几分钟之后,车队驶入了市委大院,东埔市大院里,主要是两栋九层高的建筑,一左一右的矗立在大院之中,显得气派非凡。四周的绿化搞得非常不错,停车坪上,规规矩矩的停着一辆辆黝黑发亮的小车,像是整齐划一的仪仗队等着领导检阅似的。

    小会议里,已经在家等待的班子除了常委、副市长们,还有人大和政协的同志,在一番客套之后,董国庆十分熟练的宣布了对王子君的任命。

    在会议开始的时候,就有不少目光看向王子君,随着这个决定的宣布,看向王子君的目光就更多了。

    对于这些目光,王子君选择了坦然面对,在宣布完任命之后,薛耀进讲了几句,无非是坚决拥护省委的决定,王市长的到来,必将给东埔市的领导班子注入了新鲜血液,我也会尽最大努力给王市长创造一个好的工作环境之类的。

    这个小型会议,只是半个多小时就结束了。这个会议之后,王子君就算正式成为了东埔市领导班子中的一员。至于人大方面的程序,自然不用他操心。

    “薛书记,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就是那凯迪拉克的司机故意肇事,他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公安局长贺岩州大步走进会议室,朝薛耀进汇报道。

    “性质恶劣,一定要严肃处理了。”薛耀进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董国庆说这话,听到贺岩州的汇报,直接作出指示道。

    “是。”贺岩州恭敬地答应一声,就要退下去,却被薛耀进叫住道:“贺书记,过来认识一下,这位就是咱们刚来的常务副市长王子君,以后大家都是搭班子的伙计了,王市长刚来,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你多多给王市长帮一下忙。”

    王子君听薛耀进介绍自己,就笑着朝着贺岩州伸出了手。贺岩州早就听说这次来的常务副市长年轻的很,却也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么年轻的一个人!

    “王市长,薛书记都已经吩咐了,以后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召唤我就是了。”贺岩州的手不大,却给人一种有力的感觉,在一握之后,他就爽朗的笑道。

    王子君自然不会将这种客气话当真,他呵呵一笑道:“那我可是提前谢谢您了!不过贺书记,如果我麻烦您次数多了,您可别皱眉头哦!”

    两人说了几句闲话,薛耀进就给王子君介绍了一下来开会的班子成员以及副市长们,在开始介绍的时候,他笑呵呵的对王子君道:“王市长,本来政府的领导班子,应该让昌平市长给你介绍的。只是,昌平同志这两天去京里跑一个项目,没来得及赶回来,刚才还打电话,说是让我代他多给你倒几杯酒,欢迎王市长的到来呢。”

    薛耀进所说的昌平市长,自然就是东埔市市长任昌平,对于这个政府一把手,王子君知道,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得把自己的位置放平了,保持自己应有的尊敬。

    在王子君谦虚了两句之后,薛耀进就将班子成员介绍了一番,中午时分,更是在东埔宾馆设下酒宴,市委和政府的领导成员基本上都参加了。

    在就坐的时候,薛耀进很是客气的让董国庆坐首座,董国庆却是说什么也不坐,两人很是谦虚了一番之后,这才撤了主座,分左右坐在一起了。

    虽然是酒宴,但是因为下午还有工作,也就没有多喝,虽然这次是送王子君,但是主要的宾客,却是董国庆一帮组织部的干部。而董国庆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是对东埔市的干部却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这让酒宴上的气氛一直都是沉闷的,怎么也提不起来。

    “董市长,我敬您一杯,您是老市长了,可得多关心关心我们这些老下属啊!”就这王子君觉得这次欢迎宴会差不多要结束的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手里拿着一个酒瓶,脸上带笑的朝着董国庆走了过来。

    看到这个男子,董国庆的眉头就是一皱。他朝薛耀进看了一眼,沉声的道:“薛书记,下午还有人大的程序要通过,依我看,咱们定个规矩,心意领了,这酒大家就不要敬了。”

    薛耀进点了点头,刚要说话,那人已经大笑道:“薛书记,董市长的酒量,您又不是不知道,今天老市长重回咱们东埔市机会难得,不让我给老市长倒个酒,我这心里不是滋味啊!”

    那人说话之间,就拿着杯子在桌上一字排开,一连给自己倒了三杯,然后一仰脖,统统喝干了,嘴里道:“董市长,老领导,我已经先干为敬了,您随意喝!”

    虽然说是随意,但是逼宫的姿态一览无余。王子君稍微沉吟了一下,就记起了这个人叫李康路,在薛耀进介绍他的时候,说是东埔市的副市长。

    一个不入常委的副市长,居然这般给董国庆倒酒,这两人之间,怕是有什么故事吧?

    董国庆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酒杯,脸色变了一变,随即就恢复了满脸的笑容,他接过酒杯将杯中酒喝完,没有说什么话,就重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董市长……”那李康路拿着酒杯又倒了一杯,刚要说话,薛耀进已经沉声的说道:“康路市长,董部长已经说了,下午还有工作,你这一个酒就算了。”

    对于董国庆,李康路敢闹,但是面对沉下脸的薛耀进,脸上却是忌惮之色。看看薛耀进面无表情的面孔,直接把杯里的酒自己喝了,嘴里解释道:“薛书记,您可别吵我,我只是想通过敬酒把对董市长的敬仰之情表达一下,老市长,您走这几年,咱们东埔市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如果时间不紧,我领您转转吧!”

    “有时间吧。”董国庆淡淡地说了一句,就不再看李康路了,而是把目光落在了桌子上。

    半个小时之后,酒席就结束了,下午的事情,都是彼此心照不宣的,基本上就剩下走程序这个过场了,在薛耀进的坐镇之下,东埔市人大顺利通过了对王子君同志东埔市常务副市长的任命,同时他还成为了市政府党组的副书记。 -/

    董国庆在程序结束之后,就直接驱车离开了东埔市,虽然薛耀进热情相留,但是去意已决的董国庆以今天回去还有事情为由,离开了东埔市。

    董国庆的离开,顿时就让那些汇集在一起的常委和副市长们少了聚在一起的理由,十几分钟之后,就散的七七八八。

    “王市长,到我办公室聊聊吧。”就在王子君准备离开的时候,薛耀进喊住了他。

    薛耀进的办公室在政府东楼的七层,走进他的办公室,就给人一种温暖如春的感觉。一个穿着得体,显得很是精明强干的小伙子迅速给两个人端来两杯茶,就识趣地掩上门退出去了。

    “王市长,你能到东埔市来,我们这些老家伙可是期盼的很哪,别的不说,就领导班子集体年龄方面,就因为你的加入,整体向下拉了好几岁。”薛耀进严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很显然,他很想和王子君聊的顺心。

    王子君笑着道:“薛书记,我刚来东埔市,情况还不太熟悉,您是多年的东埔老领导了,我有什么做得不到的地方,还请您直言不讳地多多指教啊。”

    “工作上的事情,你先不用想,要是你下车伊始,就开始忙碌工作,就会有人说我薛耀进做人太严苛。对了,王市长应该结婚了吧,你爱人是不是想要调过来工作,要是需要,咱们市里面的单位,相中哪个你给我说一声就行了。”薛耀进朝着王子君轻轻地摆了摆手,笑呵呵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