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三五章 我是一盏省油的灯
    就在王子君和莫小北两人温馨的吃起晚餐时,一辆黑色的奥迪车里,坐着李康路和薛一帆,车内没有司机,两人坐的位置好像有点黏糊,只是,等杜嘉豪从东埔宾馆走出来的时候,两人的身体本能的往后缩了缩,又重新坐直了。

    “老杜,他怎么说?”李康路拿出一根烟放在鼻孔下面闻了闻,朝着坐在驾驶位置上的杜嘉豪问道。

    杜嘉豪脸上已经恢复了笑容,目光在李康路和薛一帆脸上一闪而过,笑着道:“看来,咱们这位常务副市长是个不喜欢吃亏的主儿啊!”

    “不想吃亏?不想吃亏还想在东埔市占便宜啊?别给脸不要脸,哼,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不等李康路说话,薛一帆就冷冷的说道。

    “一帆,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比较好,别一开始就弄僵了。”李康路的手悄悄的捏了一下薛一帆,柔声的劝道。

    “从长计议?哼,依我看,越是这种人,越不能婆婆妈妈,要做还得快刀斩乱麻!你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就弄不清他自己是干什么吃的了!”

    薛一帆说话之间,脸上更闪过一丝愤怒之色:“这本来嘛,爸爸已经向省委推荐了,这个常务副市长的人选从本地提拔,没想到半道上又杀出来一匹黑马!这一个萝卜一个坑儿,他一棍子戳到那儿了,该把你往哪儿放了?哼,鸠占鹊巢捡个便宜也就算了,这还没认清地盘呢,就翘起尾巴来了!”

    “那这样,既然他不识抬举,非要依法办理,那就依法办理好了,你给贺书记打电话,让他们公安机关看着办好了!”

    “李市长,薛总,你们对我杜嘉豪的情,我心里明镜似的。人家陈胜还苟富贵勿相忘呢,两位对我杜嘉豪的支持,我只能日后再报答了。说实话,我弟弟也不争气,别因为这个惹事魔王给二位添麻烦了。这姓王的这么年轻就能爬到这个位置上来,估计也是树大根深,有人罩着哪。咱们不能意气用事了!”杜嘉豪搓了搓手,为难地说道。

    李康路不以为然地一笑道:“老杜,这个你放心,他有背景又怎么样?咱们东埔市有背景的也不是没有,从京城来挂职的那位,来的时候不也是气势汹汹,下眼皮往上长的嘛,现在怎么样了?哈哈,不照样夹起尾巴做人了!”

    杜嘉豪和薛一帆都明白他说的是谁,几乎同时笑了起来,那杜嘉豪笑着道:“刘副市长的工作,那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哪,听说现在连环保局扫地的清洁工,都能和刘副市长直接对话了!”

    “老杜啊老杜,谣言都是从你们这些人嘴皮子底下传出来的,刘副市长什么样的人?怎么会落魄到如此地步,真是红口白牙,唾沫星子淹死人哪!”李康路哈哈一笑,手指朝着杜嘉豪一指,意气风发的说道。

    薛一帆明白两人的意思,也跟着笑了起来,在这笑声之中,杜嘉豪看了一下手腕上的瑞士表道:“两位领导,现在时间还早,咱们不如到我们度假山庄新近开发的温泉解解乏如何?”

    李康路摆了摆手,刚要拒绝,目光无意间瞥向薛一帆时,刚要出口的话又咽回去了。

    人是经不住撩拨的,**一旦冒个火星,马上就可能呈燎原之势,尽管李康路只能在心里暗暗地燎原。不过嘴上,还是爽快地答应了:“人生几何,对酒当歌,时间还早,咱们干脆去放放松好了。”

    清晨从睡梦中醒来,王子君睡眼惺忪的伸手去摸旁边,一个滑腻的躯体,就已经很落入了他的臂弯里。

    睁眼看了看眼前这个睡意朦胧的女子,王子君会心的一笑,作为一个女军人,莫小北的作息时间一向很准时,今天一反常态,估计实在是太累了。

    睡觉睡到自然醒,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儿啊。虽然很想就这么搂着莫小北睡下去,但是作为刚刚上班的常务副市长,王子君上班的第一天怎么都要露面一下,很不情愿的将衣服穿好,王子君这才开始洗漱。

    十多分钟之后,王子君走出了宾馆的房间,在他推门出来的时候,就见一脸小心的小梅,正微笑着站在门外。

    “王市长早,请问您想要吃点什么,我这就叫厨房去准备。”在向王子君问好之后,小梅就轻声的问道。

    王子君沉吟了一下道:“有包子稀饭来点就行,对了,你给我配点,我到外面吃。”

    “好的,王市长,您跟我到这里来。”小梅说话之间朝着王子君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就快步引领着王子君朝着一个小餐厅走了过去。

    “对了小梅,我夫人还在休息,你帮我注意一下,等她起床之后,给她准备一些可口的早点吧。”王子君跟着一身恭谨的小梅,轻声吩咐道。

    “王市长您放心,我都记住了。”小梅答应着,就已经将王子君引领到了饭厅之内。

    这饭厅并不是很大,装饰的看上去很是普通,但是对装饰还算是有些明白的王子君,一看就知道这些装饰的东西,看上去很是一般,但是在材料上,却是十分昂贵。

    在一个大理石的小桌上坐下,几分钟时间,小梅就端上来了好几样东西,几个精致的小包子,再加上几个用小碟子端上来的小菜,配上一碗热腾腾的稀饭,很是勾人食欲。

    昨天折腾了半宿的王子君,真是有些饿了,拿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感到浑身上下很是舒坦。

    “小梅,有什么好吃的,给我拿点。”就在王子君吃饭的时候,一个人从餐厅另一个门走了进来,沉声的朝着小梅吩咐道。

    小梅正小心的看着王子君吃饭,听到有人给自己说话,赶忙朝着说话的方向看了过去:“刘市长早上好,您先等一下,我这就给您去拿。”

    那人也就是三十到四十岁之间,黑色的毛衣配上一个咖啡西裤,倒显得有些玉树临风,鼻梁上的眼镜,更是给他多了几分文人的气息。只是,这人的头发虽然十分工整,一根根都服服帖帖地横在头顶,却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头皮的劣势仍昭然若揭,最大的价值也不过是安慰了自己,达到了自欺欺人的目的。

    重生之后,王子君对于识人很有一些天赋,一看到那人,就从椅子上站起来招手道:“刘市长,这边坐,一个人吃饭,哪里有两个人吃的舒服。”

    那刘市长也看到了王子君,也没有客气,直接朝着王子君的位置走了过来道:“王市长,东埔宾馆里的大餐做得很一般,但是这早餐做得很不错,尤其是弄点包子喝点粥,简直是赛神仙哪!”

    王子君笑了笑,将包子朝着刘岩富推了推,示意他先吃一个。对于王子君的好意,刘岩富也没有客气,伸手拿了一个,就大口的吃了起来。

    对于刘岩富这个来挂职的副市长,王子君了解的并不太多,昨天的欢迎会上,倒酒时也只是跟这个刘市长同端了一个。

    小梅动作很是麻利,在刘岩富的包子才吃了一半的时候,就将一个和王子君餐盘里差不多的东西,用一个托盘轻轻地端了过来。刘岩富虽然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吃起饭来速度却十分了得,简直就是风卷残云的感觉。

    “王市长,东埔市的水不浅,您要是没有救生圈哪,最好还是别蹚的好啊!”将一碗稀饭呼呼啦啦的喝完,刘岩富将自己的饭碗轻轻一推,轻声的朝着王子君道。

    对于刘岩富的一语双关,王子君听懂了。正当他准备从这位刘副市长的口中了解点什么的时候,刘岩富却从板凳上站起来,给王子君说了一句再见,就挥挥手离开了。

    走出东埔宾馆,蔡辰斌开着车快速的停在了他的身旁,赵国良从新换的这辆八成新的奥迪车上快速下来,帮王子君打开车门。

    “来到东埔市感觉怎么样?”王子君往后座上轻松的一躺,朝着两人问道。

    这两人都是昨天到的,不过他们不是跟着省委组织部一起到的,而是自己过来的,现在蔡辰斌被安排到了小车班,而赵国良直接进了市政府办公室。只不过现在两个人的编制并没有定,因此,他们的活计,就是给王子君服务。

    “还不错,同事们都很客气。”赵国良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恭敬地朝着王子君说道。对于目前的情况,赵国良倒也没有说谎,他在团省委给王子君当秘书时,大家就对他另眼相看,只是那种巴结和现在的情况相比,还有点不同。尽管来到这东埔市才一天,邀他吃饭的人,就已经排到一周之后了。

    王子君点了点头,又问了问两人的食宿问题,从东埔宾馆到市政府,并没有太远的路,只是十多分钟的时间,王子君就已经到了市政府的大楼下。

    市政府给王子君安排的办公室,是一明一暗的套间,外面二十多平方用来办公,里面一间放些生活用品,更有一张不太宽,但是质地很不错的床,以方便王子君在办公室休息时用。

    办公室的家具都是新换的,摆放得很是整齐,作为王子君的秘书,赵国良的办公室,就在王子君这间办公室的不远处。

    “王市长,因为布置得比较仓促,不知道您喜欢什么,您觉得有什么不合意的,我让他们赶快去换。”刚刚在办公室里坐定,市政府秘书长陶正涛就满脸笑容的来到王子君的办公室,客套了两句之后,就笑着向王子君说道。

    “谢谢秘书长,我觉得布置的已经差不多了,我很满意。”王子君扔给陶正涛一支烟,笑着谢道。

    陶正涛看王子君也抽烟,赶忙将自己的打火机拿出来,一边给王子君点上烟,一面笑着道:“王市长您太客气了,为您服好务,那是我的职责。对了,王市长,刚才机关事务管理局给我汇报了一下,说张市长的别墅还没有腾出来,他们还在做工作,都是老领导了,话不好说重了,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同志工作也有难度,万不得已,只能请您再等几天。”

    “这点小事不用急。”王子君挥了挥手,这种事情陶正涛既然说了出来,他总不能要求什么。自己毕竟是初来乍到,很多事情,还是低调点好。

    陶正涛见王子君这么好说话,笑容越发的真切了,又跟王子君扯了几句闲话,就客气的离开了。

    随着陶正涛的离去,王子君的办公室也安静下来。因为分工还没有确定,现在自然也不会有人来给王子君汇报工作。

    让赵国良从政府办公室要来这两年党委和政府的文件,王子君静静的看了起来,政府这些文件看起来虽然有些枯燥,但是从中王子君却能对东埔市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咚咚咚”

    轻轻地敲门声响了起来,王子君从文件堆里抬起头来道:“进来。”

    “王市长,市公安局的赵局长来了。”赵国良推门走进来,笑着朝王子君说道。

    市公安局赵局长,王子君眼中光芒一闪,就朝着赵国良道:“请赵局长进来。”

    赵国良答应一声,就出去了,一会功夫,一个身材不高,却给人一种彪悍的视觉冲击的男人走了进来。一看到王子君,脸上顿时洋溢出了恭敬的笑容:“王市长您好,我是市公安局的赵得彪。”

    “赵局长您好,坐。”王子君从自己的办公桌里走了出来,和赵得彪热情的握了握手,然后和赵得彪在沙发两侧坐了下来。赵国良在上了茶之后,就轻轻地推门走了出去。

    虽然王子君表现得很是和蔼,但是这位赵得彪副局长依旧显得很是严谨,他恭敬地道:“王市长,我这次来是向您汇报昨天发生在东埔宾馆的事情的,按照您的吩咐,我们将杜嘉昌和李跃虎两人带到派出所进行询问,经过调查,两人纯属一派胡言,我们对两人依法进行了批评教育,责令两人写出深刻的悔过书,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问题,否则将对其从严从重处理。”

    听着赵得彪煞有介事的汇报,王子君脸上虽然洋溢着笑容,心里却是冷笑不已。你王子君不是要求对两人依法处理么,现在人家来告诉你了,我们按照程序依法办理了,现在把结果告诉给你,批也批了,教育也教育了,都是蜻蜓点水,至于别的事情,却是根本就没有提。

    虽然赵得彪表现的很是客气,但是在这客气的汇报之中,王子君依旧能够感到什么。不过他也没有生气,等赵得彪汇报完之后,王子君笑呵呵的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茶道:“赵局长,这件事情乃是你们公安局主管的范围,你们依法办理就是了。”

    赵得彪连忙道:“谢谢王市长对公安局工作的支持,说实话,对于这两个当事人,我们也很想从严从重治理,只不过,如今都得依法执法、文明执法,执法过程也越来越透明化,这两个当事人就属于那种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人,明明知道也没法上硬手段,我们也很头疼啊。”

    王子君摆了摆手,表示理解,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而是和赵得彪又闲聊了几句之后,赵得彪就恭敬地告辞离开了。

    按说,如此轻松地完成这种几乎注定要挨骂的任务,赵得彪应该感到庆幸才是,但是从王子君的办公室里走出来,赵得彪却丝毫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领导怎么会是这么一副表现呢?有些不解的赵得彪,想到这个常务副市长脸上淡淡的笑容,心里就有些忐忑不安,怎么觉得此人并不像省油的灯呢?

    心中虽然有这种想法,但是他也不会说出来,再说了,现在这位王市长初来乍到,手里也没有什么自己人,能折腾出什么乱子来呢?这么一想,又把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了。

    “贺局长,我给王市长汇报过了。”贺岩州正在浇花,赵得彪也不敢坐,在贺岩州办公室里站着,沉声的说道。 半./浮生~  更新快

    贺岩州点了点头,依旧在浇他的花,等将那盆长势茂盛的发财树浇了个透之后,这才放下浇水的喷壶,用毛巾擦了擦手,关切地问道:“赵局长啊,这个活儿不好干,刚才挨批了没有?”

    “没有,王市长态度很好,还说怎么处理那是我们公安的事情,他不干预,别扰乱了执法公正。”想着王子君说过的话,赵得彪轻声的汇报道。

    “好一个他不干预!”

    贺岩州随手撕开一盒精装的烟,抽出来两支,扔了一支给赵得彪,一支自己点上火道:“这下,我们可是把王市长给彻底得罪了!”

    领导的幽怨之情做得很隐蔽,常常已经翻江倒海了,露出来却只是冰山一角。只是,这么一个不肯将内心里的不满如实表达的领导更可怕!这么些年,贺岩州对待每个领导的情绪,都是费力的捕捉苗头,筋疲力尽却又反复忍耐,谁让自己是在人家的麾下?

    对于领导之间的相互评价,赵得彪当然不是那些刚刚参加工作的愣头青,知道什么时候当聋子,什么时候充哑巴。因此,在贺岩州说话的时候,他只是笑着听,却并不说话。

    “唉,我这也是身不由己啊。人家都打过招呼了,你说,我要硬把住不放人,不把人家给得罪了吗?得罪了那边,咱们局里面就是寸步难行呀!”贺岩州自嘲的往椅子上一躺,无奈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