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三七章 职权不够文字凑
    莫小北瞪了王子君一眼,不再说什么。对于这件事情,王子君在赵得彪告诉他处理的情况之后,就已经想好了手段,只是还没等他施展,就被莫小北快刀斩乱麻,直接给了结了。这让王子君大呼过瘾的同时,心里也有一点小小的郁闷,怎么老婆给自己当大树给罩了?

    “咱们去吃饭吧?”莫小北一拉王子君的手,轻声的说道。

    “怎么?饿了啊,那咱们去吃大餐。”王子君轻轻地一挥手,豪气万千的拉着莫小北朝着楼下走了过去。

    王子君说的大餐,其实也就是多要了几个菜,因为王子君这个常务副市长的名头,宾馆里的厨师特意露了几手,几个家常菜做得色香味俱全,让莫小北也多吃了几筷子饭。

    “我刚刚接到通知,要我回去哪。”用餐巾纸轻轻的擦拭了一下嘴巴,莫小北脸上露出一丝内疚。

    王子君心里同样有些不舍,可是看看莫小北一副好像办错了什么事的模样,又上前揽住了瘦削的肩,安慰道:“算了老婆,这又不是你的错,等以后有时间了,我非找老陈好好算算账不可!”

    王子君说的老陈,就是莫小北所属部门的领导,对莫小北很是照顾;再加上王书记因为重生之前所知道的技术,更是让老陈刮目相看,曾一度力邀王子君加入他们不可,不过,都被王书记给推了。

    莫小北一听王子君要找老陈算账,本来从容淡定的小脸上多出一丝羞涩:“其实我是私自出来的,跟他还是先斩后奏呢。”

    先斩后奏?听着莫小北说的这个词,王子君心中一阵的温暖,将莫小北往自己的怀里一拉,那柔弱无骨的身躯就软绵绵地藏在自己怀抱中了。

    对于这种事情,一般情况下,莫小北都有些抗拒,但是在这一刻,她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依偎在王子君的怀抱里,脸上挂着幸福的欢喜。

    莫小北还是走了,车子开得飞快,只是短短的瞬间,就消失不见了。看着那疾驶而去的吉普车,王子君的心里有些失落。我怕走得太慢,你会伤感呢。

    想到莫小北趴在他耳边说的话,王子君有些心酸。两个人相聚时欢声笑话,心情总是阳光的,怕就怕独自一人的夜晚。尽管跟秦虹锦、张露佳一直有着感情的牵绊,好在王子君结婚之后,能牢牢的把握住情感的主线。就像程控交换机里的线路,万千丰富却绝不会散落错失。诱惑和现实,泾渭分明。偷情掠艳的事,可以毫无羞愧地回顾,却不会让休止符繁衍成主旋律。

    从这一点来讲,王子君还是很愿意跟莫小北生个孩子的。可能是年龄的原因,有些东西,你不得不想。夜深人静时,盘亘不去的,是岁月车轮碾过来的压力,试想如果将来功成名就之时,没有儿孙绕伴,即使高居官位,即使坐拥金山银山,生活会仍旧灿烂吗?

    “王市长。”就在王子君沉吟之时,赵国良轻轻地走了过来跟王子君招呼道。

    “嗯”,王子君抬头朝着赵国良点了点头,就走向了那已经打开的车门。就在王子君登车时,赵国良轻声的说道:“王市长,刚才政府办的左康建打来电话说,任市长九点在办公室里等您。”

    左康建是任昌平的秘书,随着任昌平一起出去开会,王子君这两天虽然没有插手什么工作,却把一些关于市政府的人和事,弄得清清楚楚。

    作为常务副市长,是应该和作为市长的任昌平见见面,毕竟政府的分工,还需要和任昌平好好商议一下。虽然上一任常务副市长留下的工作还没有人接手,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王子君在没有明确分工之前,就能介入工作。

    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看着那渐渐接近的市政府办公楼,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在东埔市,市委书记薛耀进的办公室是最忙碌的,每天不但有各单位和县区的一把手来拜见市委书记请示工作,更有不少常委、副市长进进出出。

    作为薛耀进的秘书,市委办公室综合科的科长张晓东无疑是很多人眼里的大红人了,不但一些单位的头头脑脑对他客气有加,就是一些常委和副市长对他也是客气。

    三十岁,刚刚到而立之年的张晓东无疑是春风得意,坐在自己只有十多平方的小办公室里,张晓东却享受着市委书记权利带来的种种好处。

    “李市长。”听到沓沓的脚步声,张晓东轻轻的抬起了头,看到来人是李康路,张晓东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作为市委书记的秘书,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来拜会,以张晓东的身份,如果每来一个人他都要站起来立正打招呼的话,那他每天的工作,恐怕就只剩下站起来、再坐下这两件事情了。

    当秘书当的年头长了,张晓东也总结出了不少心得体验,最基本的一条,那就是按人下锅,见鸟说鸟语,见鬼说鬼话。张科长总结了一下每天来拜见薛书记的人,大致可以分为三等,第一等人是那种必须得把嘴巴笑弯了,恭敬有加;这第二等人,则是等其走到身前再欠欠身,招呼一声就行了;至于第三等人嘛,基本上就可以稳坐不动了。

    基本上每一个市委常委,都能享受到第一等人的待遇。而对于一些副市长,张晓东却是很自然的归于第二类,不过副市长也要看人,比如对李康路,张晓东无论是什么时候看到,那都是要恭敬地迎接上去。

    “晓东,谁在薛书记的办公室里啊?”对张晓东,李康路也很是客气,他伸手和张晓东重重的握了握,这才悄声的问道。

    “李市长,刚才任市长来了。”张晓东一边和李康路握手,一面小声的朝着李康路说道。

    李康路哈哈一笑道:“原来是任市长回来了,怪不得薛书记让我过来呢,晓东,你进去请示一下,看一看我现在是不是方便进去?”

    张晓东一面请李康路坐下,一面笑着道:“李市长,薛书记既然已经让您来了,哪里有什么不方便哪,您直接进去不就行了,何必让我再去讨老板一次骂。”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张晓东还是给李康路倒了一杯茶之后,快速的朝着薛耀进的办公室走过去了。

    薛耀进的办公室和王子君的办公室外形上没有什么区别,枣核色的门和其他办公室的门都是同等材质做成的,但是,你上前摸一把就觉出有些异样了,全市所有来过薛书记办公室的大小干部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那就是薛书记办公室的门比较厚重。

    “薛书记,李市长来了。”给两位正坐在沙发上谈话的一把手添了点水之后,张晓东小声的朝着薛耀进说道。

    薛耀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我这办公室他又不是第一次来了,还值当的让你跑来告诉我?想让我去接他啊?你告诉他,让他进来就是了!”

    张晓东听着薛耀进的话,心中羡慕不已,虽然薛耀进对李市长一通责骂,但是,这些话你得反过来听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李康路在雪耀进眼里非同一般哪。自己跟了薛耀进这么长时间,每天鞍前马后的跟着,还从来不曾得到这老板这般的嬉笑怒骂呢。

    “是。”不敢多说的张晓东,快步走出了薛耀进的办公室,而就在他走出办公室之时,就听任昌平接着道:“薛书记,不论怎么说,我还是觉得康路市长是政府最合适的常委,要是他做常务帮助我主持工作的话,那我就省心多了……”

    “昌平,现在事情已经定了,你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了。”薛耀进摆了摆手,接着道:“省里面将子君同志派过来,自然有省领导的考虑,咱们对上级的决定,要坚决拥护、不折不扣地执行才成。”

    “是,薛书记您放心,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说,不利于团结的事不做,这一点基本素质我还是有的。我这不就是在您面前发几句牢骚嘛。”任昌平自嘲的一笑,轻声的朝着薛耀进解释道。

    薛耀进笑了笑,话锋一转道:“既然子君市长已经走马上任了,那就得给王市长施展才华的舞台。前一段你出去开会了,政府分工的事情,还没有明确,现在你回来了,咱们要尽快把分工弄清楚了,不能让子君市长再等下去了。”

    “行,您安排吧薛书记。”任昌平眉头皱了皱,有些狭长的眼眸之中,闪烁过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接着道:“薛书记,现在咱们市里正处在高速发展的时期,市政府的工作强度一直都是超负荷运转,越是这种情况,越是不能出篓子,子君市长初来乍到,依我看,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最近一段时间,还是应该以先了解情况为主吧?”

    了解情况为主,任昌平话语里的意思,薛耀进哪里会听不出来?他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任昌平和薛耀进搭班子多年,对于薛耀进的作风,他很是了解,此时看到薛耀进不言不动,心里就明白自己的建议在薛耀进的身上起了作用。

    “要我说,几个副市长的分工完全可以能者多劳,并不一定要按照什么以往的惯例来。”任昌平拿出一根烟闻了闻,再次朝着薛耀进说道。

    就在薛耀进沉默不语时,轻轻地敲门声响起来,在这敲门声之中,一脸笑容的李康路已经规规矩矩的站在了门外。

    “薛书记,任市长。”李康路恭谨的朝着薛耀进看了一眼,话语之中带着十分的尊敬。而在对任昌平的称呼之中,却带着一丝让人玩味的感觉。

    薛耀进朝着李康路点了点头,手指着不远处的沙发示意了一下道:“坐吧,还用得着我给你让座么?”

    “在您这儿,我站着最好。当年在您办公室里,我又不是没有站着过。”李康路一面在沙发上恭敬地坐下,一面笑着对薛耀进说道。

    薛耀进对李康路说起以往的事情,很是有些欢喜,本来显得有些严峻的脸上,此时也多了几分笑意。

    “康路,刚才我向薛书记建议,在你身上多压压担子,你觉得自己能撑得住么?”任昌平在李康路坐下之后,脸上带笑地询问道。

    加担子,这对于官场中人来说,那就是意味着升官挪位置了,李康路现在是副市长,要想提升他的级别地位,那还需要省里面来定夺,不过分工这件事情上,却是现在这两人说了算的。

    “任市长这么信任我,都给薛书记摆了出去,我就是再没有信心,也得把腰杆挺直了,给您老大长长脸不是?”李康路和任昌平说话说得更是自然,显然这两人的关系也有点不一般。

    “康路,在这个问题上,你得认真对待,严肃点。对这件事情,我本来是不赞同的,但是任市长这么信任你,子君市长又初来咱们东埔市,所以政府那边的事情,你就多担一点,但是无论如何都要注意一点,那就是保持团结。”

    薛耀进拿出了一根烟用火柴点着,接着道:“现在全省的经济在高速发展,尤其是安易市,更是后来者居上,现在已经差不多已经超过了山垣,成为了咱们省里面最亮的一颗明珠。”

    “咱们东埔市的经济底子不比安易市差,现在的经济增长量,和安易市的差距却是越拉越大,这种情况绝对不允许再继续下去了,你们两位作为政府的正副职,在招商引资经济拉动上,一定要解放思想,鼓足干劲,将咱们东埔市的经济搞上去。同时,我也不希望因为工作的问题,出现什么不和谐的声音。”

    薛耀进的一番话说完,整个办公室里变得平静无比,好一会儿,任昌平才道:“薛书记,咱们市里面经济发展比安易市落后,主要责任都在我这个市长身上,您放心,我们今年一定会铆足干劲,让我们东埔市的经济再上一个新台阶。”

    “薛书记,任市长说的,就是我们整个政府班子的心里话,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想发生和提高市里面经济的发展,我就不相信,只要咱们经济上去了,上面就不给咱们东埔市提高一格?”李康路话中有话的恭维了薛耀进一句,东埔市乃是正厅级的市,提上一级,自然就是副省级,作为市委书记的薛跃进,自然会随着东埔市的升级,提高级别。

    虽然明知道李康路是在拍马屁,但是薛耀进还是觉得十分高兴。他在东埔市当了六年的市委书记,现在最想的,那就是让东埔市和安易市一般成为副省级城市,他这个市委书记,自然也就和安易市的郑东方一般,直接成为市委常委。

    “那就这么定了吧,不过在分工上,你们两个还是要多斟酌斟酌,班子的安定团结还是很重要的,不能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那不成一盘散沙了?”薛耀进将调子一定,就没有再接着说下去。

    不过他的意思,跟在他身边多年的李康路和任昌平都很是清楚,李康路眼中的喜色就是一闪。虽然不能成为常务副市长让他万分遗憾,但是,如果能有超越常务副市长的权力,再加上有薛耀进在后面鼎力支撑,过不了两年,他就能如愿以偿,跨进市委常委这个序列之中了。

    和任昌平一起从薛耀进的办公室里出来,李康路就有点急不可捺的说道:“任市长,今天薛书记已经定了调子,咱们还是早点执行的好,毕竟他老人家对于那个副省级,可是惦记了不短时间了!”

    “老弟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任昌平眼眸闪烁之中,朝着四周给他打招呼的人点了点头,这才又扭过头来道:“你老弟以前主抓的就是城建这一块,我觉得财税和城建是密不可分的,现在王市长才来,对财税方面还一窍不通,干脆你先把这方面管起来,我也少操一点心哪!”

    财税方面,那一般都是常务副市长的自留地,现在给了李康路,那就等于将常务副市长最重要的权责,都归入了李康路的手中。没有想到任昌平会这么大方的李康路,呆了瞬间之后,就笑着道:“任市长,您也太看重我了,这财税么……”不等李康路说完,任昌平就挥了挥手道:“这些事情,我心中有数,现在薛书记那边催得紧,不将财税方面交给一个信得过的人,我这里可是要断粮的。”

    看着任昌平笑呵呵的模样,李康路也大笑了起来,在这笑声之中,今天的某些郁闷,也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要是我将王市长的东西划走一块,如果王市长不肯罢休怎么办?再说了,我一个副市长主管的工作比一个常务副市长还多,这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啊。”李康路坐在任昌平的车中,给任昌平递了一根烟,等着任市长明示。

    任康平接过烟却并没有抽,而是放在鼻子底下闻了几下,这才幽幽的说道:“活人岂能让尿憋死?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嘛,打印分工表的时候,将你分管的单位和部门尽量简化,而王市长那里写多点,细化了,如此一来不就行了?”

    多写字数,比如要是王子君分管建委的话,那就写成建设委员会,自然就多了起来。而写李康路,却将长的称呼变得短的,这样一来,李康路的职权,就会越发的多上几分。

    ……坐在东埔市政府小会议室里,王子君静静的听着任昌平的讲话,和任昌平的见面,很是公式化,虽然任昌平对于他的到来说了很多热情洋溢的话,但是,这种大白话却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东埔市市政府的几位领导者,此时都已经聚集在了这间**十平方的会议室之中。东埔市现在有副市长八名,其中只有王子君和祝于平是市委常委。

    对于这几个副市长,王子君大多是点头之交,这是他来东埔市之后的第一次政府班子碰头会。

    任昌平主持这种会议,轻车熟路,在听着这位身材不是很高,面容看上去有些柔和的市长讲话之时,王子君也在品味这些讲话之中的意思。在任昌平的讲话中,不论是什么事情,好像前边都要加上市委和薛书记的领导下这几个字,让王子君心里有了不少的联想。

    除了任昌平,更让王子君注意的就是副市长李康路,虽然李康路的排名比较靠后,但是坐在王子君不远处的他,却是显得很是神采飞扬,好像他才是这次会议的主要主持者一般。而常委副市长祝于平却很是低调,静静的吸着烟,还不时的拿起笔划上两下。

    因为快要过年,所以任昌平所说的事情大都与年底总结检查之类的事情有关。在将一些例行的事情讨论了一番之后,列席会议的政府秘书长陶正涛就将一份打印好的表格,发到了每一个与会的副市长手中。

    “同志们,现在市委提出咱们东埔市明年经济要大发展,这给咱们市里面的压力可是不小啊,而各位肩上的担子,也需要进行以下调整,以便更好的应对明年的挑战,这是经过薛书记研究同意的一份分工表,各位看一看有什么异议没有?”任昌平轻轻地用手掌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的说道。

    王子君等任昌平说完,就看起了拿分分工表来,作为一把手的任昌平写的可谓是最少,只有一句话,那就是负责市政府全面工作。而就是这一句话,实际上比自己等人那一条条的分工强得太多了。

    看了任昌平的分工之后,王子君接下来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分工,作为常务副市长,王子君发现自己分工上的字写得密密麻麻,和任昌平相比,简直就有点浪费纸张了。

    常务副市长王子君,协助任昌平同志处理市政府日常工作,负责政府责任目标管理、绩效考核、建议提案办理、政府应急管理……,眼睛从常务副市长这些理论上的分工轻轻划过,王子君的眼睛又落在了负责单位和联系单位上,就见上面写道:分管市政府办公室、市劳动局、市审计局、市监察局、市法制办公室、市金融办公室、市委市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市对外接待办公室;从政府角度分管市编办。

    对于这不短的文字,王子君只看了一眼,就已经意识到这其中有些不对了,作为一个常务副市长,王子君最应该分管的就是市财政局,而财政权力,更是一个常务副市长权利的体现,如果连财政局都掌握不了,这常务副市长的权利,也就被下了不少。

    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他将目光又朝着下面看了过去,在其他人的分管工作中,王子君发现他们所占的篇幅都没有自己的大,但是在一些分管单位的名称上,也比自己的简洁。特别是在李康路的分工上,更是将这种简洁体现到了名称。比如李康路负责的建设委员会,直接就被建委两个字所代替。

    财政局,看着本应该排在首位,却被排在一般中间位置的财政局,王子君心里一阵冷笑,起草这种分工表的人,看来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心中虽然冷笑,但是王子君还是不动声色的将这份分工往下看了过去,在这些分工之中,王子君注意到刘岩富的分工,作为挂职的副市长,刘岩富被排到了最后,而他主管的工作,更是环境保护和政策研究等两个方面。

    联系环保局,看着只有简单几个字的分工,王子君对刘岩富为什么会那么和自己说话有了一些的了解。看来,这位刘市长的日子,也同样的不好过。

    沙沙翻动纸张的声音,在寂静的会议室不断地响起,已经将分工看了一遍的副市长们,几乎同时都将目光朝着主持会议的任昌平看了过去。不过在刹那间的功夫,王子君又感到了不少目光朝着自己看来。

    王子君神色不动,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这些目光一般,他的神色很是平静,好似浑然不知道自己的利益被侵犯了一般。

    “同志们,这次分工,是市委薛书记和我一起研究过的,是从有利于我们东埔市的工作这个基本实际出发,制定的各位市长负责的工作……”任昌平挠了挠头,接着又长篇大论的接着道:“当然,这分工还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大家都是各项工作的负责人,对本职工作可以说比薛书记和我精通的多,有什么异议尽管提出来,都是为了工作嘛!”

    任昌平的话一出口,就朝着在座的几位副市长看了过去,不过,这些副市长也不是可以随意糊弄的小孩子,一个个看着任昌平的目光,就是没有人开口。

    “王市长,你先谈一谈吧。”任昌平好像觉得没人开口也不太好,直接将球踢到了王子君的脚下。

    任昌平是市长,他在会议上的提议,王子君哪里还不明白他的意思?眉头轻皱之间,朝着任昌平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