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五零章 穿上迷彩服 冒充小吉普
    酒至半酣,开席时略显拘谨的场面早已不见,在座的人都是敞开了喝,而且像是约好了似的,时不时的看一眼丁总,有眼睛眯着,有眼睛张着,有的眼皮眨巴不止,显得多有忐忑,真是什么表情都有,特别丰富。那丁拴柱却浑然不觉似的,尽管滔滔不绝,谈论的话题却始终在边缘上飘着,不过他不开口,王子君也同样不说,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谈笑着。

    这种场合总是有很多甜言蜜语,丁拴柱夸王市长如此年轻有为,却平易近人,自是十分难得;王子君便面带笑容的接口,丁总能把企业做大做强,肯定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在恭维与互相恭维之下,两瓶白酒很快见了底儿,那丁拴柱不易觉察地冲张通点了点头,正和遥遥说话的张通随即心领神会,笑着端起酒杯道:“王市长,我年龄比你大,所以就自作主张喊你一声王老弟,你可别介意啊!”

    王子君见张通如此说话,知道接下来,张通估计要给他说这次宴会的戏肉了,当下笑着道:“张市长张老哥,就凭你这句话,就得罚你一个酒,你这话说得太见外了,分明是不把我当兄弟看嘛!”

    “哈哈哈,王老弟你批评得我心里热乎乎的,这个酒,我一定要罚。”王子君的嗔怪让张通觉得自己忒有面子,端起酒杯,一仰脖,咕咚咕咚的喝下去了。

    “王老弟,这次请客,名义上是哥哥我,买单的却是丁总啊。丁总这个人,为人仗义,是条好汉,值得深交,他们公司的主要业务虽然在山垣,但是作为一个不断向外扩张的大公司,他们也想给咱们东埔市的建设,做一点力所能及的贡献哪。”

    张通的话说得含而不露,却把真实的意思表达出来了。给东埔市的建设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王子君并不是分管城建的副市长,目前他只是在薛耀进的安排下,分管了老街的重新建设而已。丁拴柱这个时候请他吃饭,那几乎可以断定,此人的目的就是为了棚户区的重建工程。

    王子君稍微沉吟了瞬间,就笑着道:“丁总愿意给我们东埔市做贡献,我和张市长鼓掌欢迎。这顿饭,应该由东埔市政府来请更合适吧?现如今,各地市为了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提出来以情招商,以情安商、以情留商,大家把你们这些有实力、有信誉,有意投资的老总都当上帝看呢,怎么能让丁总再破费呢?这事情要是传出去,好像咱们东埔市连顿饭都请不起一般。”

    见王子君顾左右而言他,张通的神色稍微一变,不过随即,他就哈哈大笑道:“王市长,还是你想得远,这点事情,我怎么没想到呢,对,这顿饭,咱们来请!”

    “王市长,张市长,两位领导不用在这些小节上计较,两位能来,就是对我集团最大的支持,再让你们两人请客的话,我们震源集团可真是没脸面在东埔市混下去了。”

    丁拴柱一面和风细雨地说话,一面对那个叫小欣的姑娘使眼色道:“王市长,让我的办公室主任再敬您一杯,希望咱们的友谊万古长青!”

    王子君摇摇头说自己酒量不行,再喝下去就出丑了。丁拴柱不听,举手往姑娘挺翘的屁股上一拍,让姑娘赶紧倒酒。这一拍挺说明问题的,至少王子君是看懂了。

    王子君的酒量本来就是一般,几杯酒喝下去,肚子里已经火辣辣的有点难受了。夹了几口菜垫了垫之后,王子君笑着道:“丁总,今天非常感谢您的盛情款待,我有点不胜酒力,要告辞了。”

    那叫遥遥的姑娘哎呀一叫,说她一看到王市长就有感觉,王市长真是不得了,这么年轻,这么帅,这么能干,又有本事口风又严,这样的官应当升,掌大权,让别人来巴结一下也是应当的嘛。当个东埔市的常务副市长多不容易呀,官这么大,工资这么少,事还这么多,这种领导容易做吗?所以应当允许人家有时候巴结一下,放放松嘛。

    “王老弟,丁总还安排了节目,咱们等一会唱唱歌解解乏,比你自己在家醒酒强的多。”不等王子君表态,张通就乘势劝说道。

    “张市长,我酒量不行,后会有期,还是改天吧。”王子君朝着张通摆了摆手,声音随和,底气却是石头般坚硬。

    本来还准备纠缠的张通,在看到王子君那不容置疑的神色之时,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就是一愣,那上来纠缠的想法,在瞬间功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王子君意见坚决,丁拴柱也没有强求,在简单的吃了点面食之后,王子君就坐上了蔡辰斌的车。张通虽然有些扫兴,无奈此时不宜招惹王子君,只好违心地跟着上了车,陪着王子君一起离开了这座农家小院。

    丁拴柱一直在轻轻地挥着手说再见,直到两辆车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这才放下来手掌。站在他身旁的侯报国笑着道:“丁总,这个王市长好大的派头!刚才我看连老张都被他的气度给镇住了!”

    “老张这家伙,怎么能跟王子君比呢,那可是个火中取栗、主持过团省委工作的角色!”丁拴柱提到张通,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不屑。张通在他的面前,向来都是小心谨慎,唯唯诺诺的,当然,这不是看他丁拴柱有几个臭钱,更重要的,是看在他那个当省委办公厅主任的哥哥的面子上。但越是这样,对于这个一心通过自己接近哥哥的张通,丁拴柱越是有些看不上眼,特别是两个人通过一些手段更加接近了一步之后。

    侯报国本来要说王子君几句好让自己的老板心气顺点,此时看到老板对这些根本就不感兴趣,他也不敢再接着说下去了。

    “老侯,等一会张通肯定会回来的,你陪他好好娱乐娱乐。要是他问起我的话,就说我临时有点急事,不能陪他了。”丁拴柱沉吟了瞬间,沉声的说道。

    陪张通娱乐娱乐,侯报国自然懂这里面的意思,他朝着站在自己两人身后的遥遥和小欣看了一眼,一丝丝**在他的眼中闪烁。

    对于侯报国的表现,丁拴柱完全看在眼中,不过他并没有丝毫的生气,对于他来说,一个有缺点的下属,比一个没有缺点的下属好控制多了。

    “丁总,今天咱们请王市长这顿饭,好像没有起到什么效果,您看,是不是再加大点投入?”作为一个还算合格的下属,侯报国在将自己心头的**压下去之后,轻声的建议道。

    “不用了,这顿饭虽然没有预期的那么完美,但是至少也达到了咱们需要的效果。我并不需要王子君本人帮咱们什么,像他这种级别,简直的小儿科手段是撂不倒他的,只要他能够不偏不倚就行了。要让他偏帮咱们,这个代价太大了,咱们现在还有点付不起啊。”

    丁拴柱笑了笑,朝着侯报国一挥手道:“你的任务就是侍候好张市长,把他弄舒服了,别的不用管了。”

    几分钟之后,丁拴柱就坐上了自己的车,朝着远处飞驰而去。而就在他离去不久,果然不出丁拴柱的所料,张通再次驱车来到了这农家小院之中。

    ……“你好,我是王子君。”看着来电显示上有些陌生的号码,王子君犹豫了片刻,还是将电话给接通了。

    “子君哥,猜猜我是谁?”娇柔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调皮的味道,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随着这个声音的传来,王子君的脑子里就映出了林颖儿那甜美的笑容,王子君这才道:“颖儿,你在哪儿呢?”

    “我在去市里的路上,今天晚上就能到市里了,我现在饿得前心贴后背了,子君哥,我要去找市长大人要饭吃哟!”林颖儿咯咯的笑着,向王子君打趣道。

    林颖儿口里的市,自然是东埔市了。作为一个支教志愿者,林颖儿就在王子君所在的东埔市藤岳县支教,在王子君到东埔市工作之后,她就开始将市的定义套在了东埔市之上。

    过年的时候,王子君有点躲着林颖儿走,却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找上门来了。听着林颖儿带着一丝痴缠的话语,王子君苦笑道:“你们不是过了十五才开学么?你怎么这个时候就回来了?”

    “怎么,子君哥,你这不是要赶我走吧?”林颖儿一下子抓住了王子君问话里的漏洞,声音里带着一丝委屈的反问道。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这么早回来,林书记和林阿姨多失落啊。”王子君赶忙解释道。

    “这还差不多。你放心吧,我们家的林书记一听说我要积极投入到支教工作中去,还高兴的表扬了我呢。”林颖儿边说边模仿道:“颖儿,去基层支教就得好好干,心入是根哪,爸爸妈妈就不用你操心了!”

    听着林颖儿学林泽远说话,王子君不由得笑了起来:“好好好,那你来吧,今天你来我这儿要饭,我就弄一顿好吃的打发了你算了!”

    “我听说市里今天要放烟火,吃完饭,你还得陪我去看烟花。”林颖儿见王子君求饶似的答应了,有点得寸进尺。

    “咚咚咚”

    轻轻地敲门声,在王子君的耳边响起,本来还准备和林颖儿多说几句的他,也顾不得多说就一股脑儿的答应下来,然后挂了电话。

    “王市长,任市长办公室打来电话,请您到他办公室去一趟。”赵国良看着老板脸上的笑容,轻声的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目光朝着赵国良看了过去,已经培养出一丝默契的两个人,在有些事情上已经不用再明说了,只需要一个眼神,彼此就能心领神会了。

    “我问赵科长有什么事情,赵科长没有说。”明白王子君心思的赵国良,顿了一下轻声的道。

    “嗯”,王子君点了点头,就对赵国良道:“国良,现在还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不知道王子君为什么这么问,但是赵国良还是赶忙沉思了瞬间才道:“王市长,暂时没有什么要紧的工作。”

    “那就好,国良,今天是元宵节,我给你和辰斌放假,你们俩都回家好好过个十五,不用在这儿盯着了,明天再回来上班。”

    回家过十五?赵国良没想到王子君绕了一个圈儿居然下了这么一个指令,一时有点转不来弯儿。

    尽管他也很想回家,但是脑子里的一丝冷静还是把这股兴奋掩饰了:“王市长,刚过完年,我也没事,就不回去了,你让辰斌回去吧,您这儿也不能没人跟着不是?”

    “哎,这人哪,一当官,好像就没有自理能力了。我又不是三岁孩子,让你回家你直接走人就了!好了,叫上辰斌赶紧回去吧!”王子君不等赵国良再说下去,就不容置疑的说道。

    赵国良熟悉王子君的性格,知道老板平时也没有颐指气使的,感激的看了一眼王子君,就点点头答应了。

    王子君走进任昌平的办公室,发现办公室里不止是任昌平一个人,李康路也坐在那里,两人正在研究一副彩色的挂图。看到王子君走进来,任昌平就将手中的图放下道:“子君市长来了,快坐。”

    李康路刚才正在给任昌平讲着什么,此时见王子君进来,笑着朝王子君点了点头。

    王子君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目光和李康路打了个招呼之后,就笑着向任昌平道:“任市长今天把我召唤过来,是不是觉得我中午没地方吃饭哪?哎,今天的午饭算是有着落了!”

    “想吃饭还不好说?就怕我准备的饭菜不好,你子君市长不愿意吃啊。”任昌平对于王子君这种无伤大雅的玩笑很是受用,爽朗一笑,将那副彩图往王子君面前一推,就切入正题道:“市建委那边已经将老街的设计规划拿出来了,你看看怎么样?”

    老街的设计规划,王子君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眯起来了。薛耀进已经在常委会上明确由他负责这件事情,那李康路在规划出来之后,第一个就应该来找他商量,尔后两人再一起去找市长任昌平和薛耀进汇报,而现在,这个汇报却出现在了任昌平这里,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李康路根本就没有按照牌路出牌,更没有把他这个常务副市长放在眼中。

    不过,王子君并没有把自己的这点不快表现出来,神情平静的从任昌平的手中将那份彩图接过来,仔细的看了起来。

    “市建委对老街的规划是一个大型的五星级酒店,这里原本就是市中心繁华地带,如果在这里建设一个五星级酒店的话,不但会成为咱们东埔市的一个地标性建筑,还会成为全省第一家五星级的大酒店,拉动刺激一下消费就是大势所趋了!”

    任昌平虽然是在介绍,但是从他那带着一丝亢奋的态度上就可以听出来,这位市长大人对于这个提议,是非常赞同的。

    王子君看着效果图上这座高有二十二层的气派酒店,眉头不由得就是一皱。这么一座酒店,可不是说说就能建起来的,至少要好几个亿填进去,以东埔市目前的财政收入,要拿出这几个亿虽然不是不可能,但是一旦拿出这么多钱来建设五星级酒店的话,那东埔市的财政绝对会有崩溃的危险。

    更何况,这里面还有老街棚户区的居民需要安置,光这一块就足够让人头疼的了。

    心中念头闪动,王子君沉声的道:“任市长,要盖这么高一座酒店,恐怕财力上有点捉襟见肘吧?”

    “王市长,对个问题,我和市建委的同志有过前瞻性的考虑,尽管前期投入资金比较大,但是,我们可以采取招商引资,借鸡下蛋的办法啊,我觉得,还是有很多商家愿意来投资这个项目的。”李康路从椅子上站起来意气风发的说道。

    “商家投资?”王子君看着自信满满的李康路,轻轻一笑道:“李市长准备给出这些商家什么样的优惠条件?”

    “王市长,要想让商家在咱们东埔市投资,那就必须给商家一些优惠的条件,要不然,全省那么多的地市,人家拿着钱到哪里都可以投资,绝对不会在咱们东埔市这一棵树上吊死。我觉得,如果免费提供土地的话,会是一个绝佳的优惠条件。”

    免费提供土地?王子君不由得一愣,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地方政府干过,但是那都是城市郊区开发区的土地,现在在老街这块地上出台这样的政策,简直就是拿政府的钱往别人手里白送啊!

    “李市长的意见可以考虑。”任昌平将目光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接着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为了发展,有时候稍微牺牲一点,也不是什么不行。”

    王子君看着两个人一唱一和,只好保持沉默,认真的翻动着这张图。

    “王市长,薛书记能把这件事情交给你和李市长,那就是对你们的信任。发展就是一盘磨,政府政策就是杠杆,适当的时候,你得推一推,它才会转得快啊。”任昌平见王子君没有反应,接着将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

    让自己给薛耀进提这个提议,王子君看着任昌平的笑脸,自然不会以为市长大人是因为觉得他是自己人,才把这么一块面包塞给自己来吃。他将那份材料在桌子上一放道:“任市长,招商引资建设五星级酒店我不反对,但是老街区这些居民该如何安置?”

    “给拆迁补偿就是。”任昌平对这个问题显然有所准备,在王子君问到的时候,就沉声的说道。

    拆迁补偿,这倒是一个解决的办法,但是想到那住在棚户区的上千户人家,如果用拆迁补偿来解决的话,那将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字。虽然没有主管东埔市的财政,但是王子君却清楚,光凭政府支付这些钱,会让东埔市的财政雪上加霜。

    “那任市长准备每平方补多少钱?”王子君此时虽然依旧是满脸的笑容,但是问题提的却有些尖锐了。

    “每平方补多少钱,不是你我说了算的。李市长,以前咱们是不是有一个补偿办法?”任昌平依旧淡淡的笑着,像是根本没听出来王子君的意思一般。

    “是的,任市长,咱们市里面有这么一个规定。”李康路朝着王子君笑了笑道:“王市长,你对市里面的情况有些不了解,咱们市里以前对这方面有明文规定。”

    以前的明文规定,听着这几个字,王子君的神色慢慢的变幻了起来,虽然不知道两个人口中的补偿规定是多少,但是从两个人的笑容来看,这个标准绝对不会将东埔市的财政拖垮。

    现如今,物价上涨,如果再用以前的标准补偿的话,拆迁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一旦进入实施状态,恐怕会让这些拆迁户把矛头对准自己了。

    不管薛耀进是什么打算,这任昌平明显是想把自己拉到这场混水里了。心里想着任昌平的打算,王子君笑了笑道:“任市长,我觉得老街这一片地方,不太适合建五星级的酒店,要是建一个商住两用的步行街,似乎更能拉动经济发展呢。”

    说话之间,王子君拿着那幅图一展,进一步解释道:“任市长您看,这老街地处咱们东埔市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本来商业就很是繁荣,如果在这里建设一个商住小区,想来对促进我们东埔市的发展会有不小的辐射带动作用,另外,建设商住步行街,还可以让拆迁户的补偿得以解决,这么一来,政府财政就可以适当的松松绑了,这不是一举三得,完全可以实现政府、群众、商家利益共赢吗?”

    王子君拿着那幅图,滔滔不绝的说起了步行街的好处。不过他这边说得越顺溜,李康路的脸就越难看。

    对于这老街的改造,李康路原本以为王子君只是一个门外汉,五星级酒店的嚎头再加上市长任昌平的边鼓,就算王子君心中不乐意,也不能不给任昌平这个面子,最终和自己一起将这个策划交给市委书记薛耀进。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是小看这个深藏不露的家伙了!没想到他对这块地另有打算,听着一个个详实的数据从王子君嘴里蹦出来,李康路就觉得自己的脸色快要拧下水来了!目光不由自主地朝任昌平看了过去,虽然杜嘉豪并没有告诉自己任昌平在这个项目里的角色,但是光凭任昌平那句可以信任,就足以断定任昌平是非常希望让这个项目尽快上马的。

    可是任昌平的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好似根本就没有因为往自己和他不一样的论调而生气一般。

    自己和任昌平比,还是有点差。心高气傲的李康路,虽然内心里有点看不起任昌平,但是此时却也不得不承认在养气的功夫之上,自己比任昌平差不少。

    “建设商住步行街,倒也是一个不错的提议,但是和五星级酒店比起来,我觉得还是有点差。当然,兼听则明,既然这件事情是咱们政府要报常委会讨论的,那不如就这样,王市长,明天咱们召开一个市长办公会,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件事情,以办公会的决定上报给常委会。”任昌平虽然口气很是和缓,但是在这语气之中,却有着一丝不容置疑的意思。

    如果说常委会乃是市委书记薛耀进的地盘,那么,在市长办公会上任昌平的意见基本上就没有人反对过。作为一个市长,任昌平无疑是很成功的,他很容易就能够将自己的意志贯彻到整个市长办公会之中。

    李康路见任昌平祭起办公会这杆大旗,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他轻轻一笑道:“建设五星级酒店乃是市建委的一个意见,既然有可供选择的空间,我赞同任市长的意见。”

    任昌平将事情推到了办公会之上,不但给自己少了专断的恶名,更将这个决定的责任推向了集体,可以说是一个一箭双雕的好手段。王子君看着任昌平的笑脸,知道自己对这件事情就算是反对也没有什么效用,当下笑着道:“市长的决定,我也赞同。”

    “那你们两个就准备准备,到时候咱们集体决定,这也是为整个东埔市的人民负责嘛。”任昌平定了调子之后,脸上再次洋溢出灿烂的笑容道:“子君市长,今天晚上你也不能回家,不如这样,到我家里吃顿饭,你嫂子是个贤惠人哪,菜做得好,包的饺子也不是一般的好吃啊!”

    “康路,我就不邀请你了,要是邀请你,弟妹可是要打到我们家门上去的。”

    任昌平说的很是幽默,在这话语之中充分显示了他软硬兼施收放自如的手腕。王子君看着任昌平的笑容,也打起精神笑道:“多谢市长大人的邀请,我真想去家里尝尝嫂子的手艺啊,今天真是不巧,有老朋友从东埔市路过,今天这么好一个机会,我只能错过了!”

    “哈哈哈,有朋自远方来,子君市长你可要接待好。我听正涛秘书长说你的房子已经收拾了出来,过两天就能住,到时候咱们都成了邻居,你什么时候到我家里吃饭,我可是随时欢迎。”任昌平轻轻地摆手一笑,很有风度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任昌平的话,让李康路很不舒服,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给王子君收拾出来的房子。本来,他也不缺房子住,但是,能住进常委院小别墅的只有市委常委,他这个副市长虽然位高权重,但是因为不是市委常委,所以这常委院依旧没有资格入住,这就难怪他心里不舒服了。

    看着聊得火热的两个人,李康路的脸色有点阴沉,不过当他将那份规划图卷起来的时候,笑容就再次洋溢到了他的脸上。

    灿烂的烟花,在夜空之中不断地绽放,醉人的霓虹之下,来来往往的人群,让整个东埔市显得热闹不已。

    王子君戴着帽子走在东埔市的街道上,看着身旁一身白色羽绒服的林颖儿,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虽然他不想和林颖儿有太多的纠缠,但是在元宵佳节时能有佳人相伴,总归是一件高兴的事情。

    “子君哥哥,你看那里有灯谜,咱们去看看吧。”手里拿着王子君买的冰糖葫芦,林颖儿就像没长大的小姑娘一般,兴奋的说道。

    带着一身伪装,王子君跟着林颖儿朝着那被人团团围住的广场走了过去。虽然广场上人来人往,但是只要不是特别熟悉王子君的人,又哪里会想到,这个好像邻家男孩的年轻人,就是市里新来的常务副市长呢。

    在东埔市的大街上,就算王子君不刻意装扮,认识他的人也是寥寥无几的。毕竟这东埔市他还是初来乍到,就算出席个会议,镜头也没有对着他摄像,这也给了他一种好处:拥有八小时之外的平静生活。

    “拜年,打一作家名。”林颖儿仰着脑袋看着眼前的灯谜,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

    “贺敬之。”王子君看着林颖儿一副作难的样子,不由轻声的说道。虽然他对于猜谜这种事情并不是特别的上心,但是前世多年读的书却是让他对这种简单的谜语张嘴就来。

    “对,就是贺敬之。”林颖儿高兴的将那写灯谜的红纸揭下来,然后兴冲冲的朝着商家发放小礼物的地方跑了过去,一分钟之后,就拿着一个红色的剪纸,兴奋的跑了过来。

    “子君哥哥,这剪纸真好看,你再猜几个,我好拿回去贴在我们教室里给孩子们看呢。”林颖儿拉着王子君的手,看着那些彩灯下的谜语,一脸兴奋的说道。

    再弄几个,王子君有些哭笑不得,但是看着在灯光下林颖儿笑容灿烂如花,他心里一软,就朝着那些谜语走过去了。

    一条元宵节的夜晚,人来人往,两个人随着人流四处走着,一路之上,林颖儿就好似一个叽叽喳喳的云雀,和王子君谈论着这里的灯好看,那里的烟花漂亮。

    “子君哥哥,你看那里,怎么还有人发汤圆啊!”就在王子君的目光被一个旋转的马灯所吸引的时候,走在他旁边的林颖儿突然扯着他的手掌道。

    发汤圆,王子君心道,莫不是哪家慈善机构搞宣传吗?当他扭头看过去的时候,就见几个人高马大,穿着很是有些杂乱的汉子,正站在一家的门口,将成袋的汤圆往一户人家的手中塞。

    看着被塞汤圆的房主满脸难受的样子,王子君就觉得自己是不是遇到了强买强卖的事情,但是那几个汉子根本就没有等那房主拿钱,就笑哈哈的朝着下一家走了过去。

    怎么回事?莫不是真的有人钱多了没地方花么?王子君的心中瞬间充满了疑问。就在他疑惑之时,那几个汉子又开始敲另外一家的门。

    “老头子,这是我们景岚集团的汤圆,呵呵,你们快点吃了好滚蛋。”因为走得比较近,所以这一次王子君挺清楚了这些汉子究竟是在说什么。

    开门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在听到景岚集团几个字的时候,本来笑呵呵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的怒容,但是随着这几个壮汉将那小袋的汤圆塞在他的手中,他却没有了反抗的勇气。

    “子君哥,这景岚集团究竟是干什么的?看他们派送汤圆的摸样,很是大手笔啊!”林颖儿满是好奇的朝着王子君的身边偎了一偎,一股淡淡的馨香,冲入了王子君的鼻孔之中。

    景岚集团,王子君正想着景岚集团的事情,此时听林颖儿问道,淡淡一笑道:“颖儿,这汤圆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吃。”

    林颖儿也不傻,自然听得出王子君话里有话,本来还想问的她看着满脸沉思的王子君,很是乖巧的将自己要问的话收了起来。而就在两人说话之时,就听旁边有人道:“老街这些居民算是倒霉了,给景岚集团的人给盯上了,景岚集团的东西,那可不是好吃的。”

    “可不是,我三舅家就在老街住,听说是景岚集团准备在这里建设一个五星级的酒店,要这些居民搬家的。这一袋子汤圆,那可是催搬。”有了解情况的,狠狠不已的说道。

    “景岚集团就算是有再大的本事,他们也不能强行让人搬家吧,咱们市里面有薛书记和公安局,还能够让他们胡来?”

    “听说来了一个副市长,年纪轻轻地光想找些政绩,蒙蔽孙书记说这里最好建设一个五星级酒店,你想啊,他们联起手来蒙骗孙书记,孙书记哪有不上当的。”

    “啧啧,这年轻的副市长是谁啊,这么缺德,看来咱们东埔市这些天流年不利,竟然来了一个这样的东西。”

    ……对于这些流言,王子君并没有放在心上,虽然他很是清楚这些人嘴中年轻的副市长是谁,但是他并没有生气,也犯不着和这些人生气。更何况,他心中此时也清楚这些流言究竟是谁放的。

    “你们没有证据就不要胡说,王市长做人一向堂堂正正,他怎么会和什么景岚集团勾结做这种事情呢?”林颖儿自从王子君来到东埔市之后,就很是关心东埔市的局势,虽然这些人没有提名道姓,但是她心中也清楚这些人说的副市长是谁。

    “小妹妹,人不可貌相,很多人长得任摸狗样的,但是他娘的就是不干人事。听说拆迁费还给的很低,这些老街的住户本来就不富裕,你说这让他们还怎么过。”

    “就是,小妹妹,你还年轻,不要让人家的花言巧语给骗了,很多人的脸上,是不会写着坏人两个字的。”

    正在议论的人虽然出言讥讽,但是大多都没有出什么恶言。毕竟面对一个娇俏可人的女孩子,恶言一般的人还真的说不出口。

    林颖儿的性子很拧,见这些人这么说,顿时小眉毛一挑,就准备争论下去。王子君可是不希望林颖儿在这里做无聊的争执,见林颖儿要开口,赶忙伸手一拉林颖儿的小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林颖儿看着自己被王子君拉住的手,先是一阵娇羞,那犹如小狮子一般刚刚要伸出的小爪子,瞬间就收拢了回去。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你们要干什么?”那群壮汉却是不会因为林颖儿等人的争执而停止他们的工作,就在众人谈论之时,他们又敲开了一家的门,不过当他们将汤圆要朝着开门的十六七岁的小女孩塞过去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沉声的朝着他们喝道。

    听着这声音,王子君就是一愣。定睛一看,却发现这个人竟然还是熟人。虽然没怎么深层次的接触过,但是同为副市长,也在一起吃过几次饭。

    副市长孙国岭,他怎么会在这里?王子君心中一愣之下,就听那几个壮汉中一个领头的嘿嘿一笑道:“干什么,我们是来送汤圆的,怎么,你要咬我啊!”

    “这里不稀罕你们的汤圆,你们走吧。”孙国岭朝着几个汉子冷冷的看了一眼,沉声的说道。

    “哟呵,还挺横啊!不过告诉你小子,我们景岚集团的汤圆,就没有送不出去的道理,今天,这汤圆你是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孙国岭作为东埔市的副市长,身上本来就带着一丝的官威,此时一生气,让那大汉心中一颤。虽然这一个不易觉察的发抖别人看不出来,但是在那壮汉的眼中,自己却是大大的丢了面子,为了将这面子找回来,说话就有些气急败坏了。

    “你们是景岚集团的人?杜嘉豪还真是教了一班好下属!”孙国岭冷笑一声,将门一关道:“你们将汤圆拿走,有事情我跟杜嘉豪说。”

    “哟呵,口气还挺大,你以为自己披上一身迷彩服,就能上公路冒充迷你小吉普了?他娘的,在市里面,谁不知道我们老板的名字?你以为一说老板的名字就能把我们唬住了!笑话!”那壮汉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指着孙国岭大声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