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七四章 牛皮拼命吹 全靠一张嘴
    有句顺口溜说得好:上班没干啥,一直忙开会,大会接小会,神经快崩溃。每周开周会,每月有月会,随时检讨会,年底是年会。这种流传于百姓间的顺口溜虽然有调侃之意,但是官员们的文山会海由此足可见一斑。

    因此,市政府常务会议,对于已经习惯了市政府工作节奏的干部们来说,实在是按部就班,再正常不过了。只是,今天这次常务会议,气氛却是有点反常,就连一些在市政府工作多年的老官场老油子,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这次会议,不但有市长们参加,还有省委工作组的一把手,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董国庆参加。这样的场合就有点不同了。

    一般情况下,市长们开会,就算出点什么事情,因为平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自己人,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则,大多都是一笑而过了。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这一次常务会议,参加的不但有市长们,更有省委工作组的一把手董国庆,如果出了什么事情追究起来,那说不定就会被从市政府撵出去了。

    市政府办公室的干部们都不愿意离开政府办公室,这一点不难理解。坐在这样的位置上,不但是名义上好听,而且,在市政府办公室工作,一般情况下,前途比其他单位要远大的多。从这样的风水宝地离开,那一辈子的命运,极有可能会因此而改变了。

    因此,这些工作人员全都小心翼翼的,整个会议室之中,就变得威严肃穆了很多。在会议开始的前五分钟,王子君就和任昌平一前一后走进了会议室,又稍等了片刻,董国庆的身影,才出现在了市政府的小会议室里。

    “董部长,您这边请。”

    本来,按照任昌平的意思,是准备在董国庆来的时候接上一接的,但是董国庆本人对这样的提议强烈反对,万般无奈之下,任昌平方才作罢。在董国庆走进会议室之后,他就朝着会议室的中心位置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董国庆在东埔市的时候,政府常务会议召开得多了,此时见任昌平给自己让位置,当下轻轻的一摆手道:“任市长,今天这个会议,我就是来听一听,临来之前,我已经给自己立下规矩了,那就是只听不说,你该怎么主持就怎么主持,不用管我。”

    在角落的椅子上坐下来的董国庆,一副只是来听听的漫不经心的模样,但是,所有参与会议的人却不会信以为真,把他真不当回事儿的。一个个正襟危坐,心里却不约而同的多出一种感受:眼下,正有一头狮子,就在不远处坐着。

    王子君自然也不会将董国庆的话当真,他在董国庆的目光从他的脸上掠过之时,不经意的冲董国庆点了点头,就朝着已经开始主持会议的任昌平看了过去。

    “咳咳”,轻轻地咳嗽了一声的任昌平,在目光和董国庆在,这个项目以往乃是李康路在跑的,当时意气风华的李康路对于这个项目很是重视,因为新源酒厂不但是山省周边最有名的白酒厂子,实力雄厚,他投资的分厂,自然也就成为了不少地市眼里的香饽饽。

    李康路出事之前,倒也是很有能力,他在和新源酒厂的谈判很是有进展,但是就在双方已经签定了意向书,准备开始开工的时候,李康路和薛明帆的事情发了,而这件对东埔市很是有力的厂子,就被暂时搁置了起来。

    说是搁置,其实也没有耽误太多的时间,也就是十几天而已。不过随着东埔市风云变幻,新源酒厂那边的态度,却变得暧昧了起来。

    在钱国庆和薛耀进的推动指导下,前两天派出了常委副市长祝平于去联系这件事情,但是祝平于子啊等了对方两天没有见到人影之后,就直接返回了东埔市。

    现在又将这件事情交到了自己的手中。王子君可不会相信这是任昌平对于自己工作能力的看重,才将这么大的担子交到自己的手中。

    看来这件事情十有**是要黄了,王子君心中回忆了一下新源酒厂的情形,给这件事情就做了一个判断。而任昌平现在将这件事器能够叫到自己的手中,无外乎就是要让自己在这件事情之上丢丢人而已。心中对任昌平的这种打算虽然很是有一些腹诽,但是任昌平作为市长,给他安排一个这样的事情,他还真是没有推脱的可能。

    心中沉吟了一下,王子君就从椅子之上站起来,他伸手拿了拿电话,又将电话放了下来,而是转身朝着祝平于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祝平于正在办公室之中和人谈这话,在王子君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那坐在祝平于对面的一个中年男子,正满脸凝重的听着祝平于的训斥。

    “王市长,您怎么过来了?”祝平于没有想到王子君竟然会来自己的办公室,在干吗站起身来之后,热情的朝着王子君打招呼道。

    王子君朝着祝平于笑了笑道:“来得匆忙,忘了给你打招呼,没有打扰你的谈话吧。”

    “没有,我们正好谈完。”虽然还有一些事情没有交代,但是王子君亲在来到自己的办公室,祝平于自然不能让王子君等着,所以只能将那位企业的负责人送走。

    那企业负责人正因为经济指标没有达到标准而受训,此时王子君的到来,可谓是天降的救星,他可是不想在在这里耽误下去,朝着王子君打了一个招呼,就快速的消失在了祝平于的办公室之内。

    “老祝,人家都说你脾气不错,没有想到发起怒来,可是把人家那位老总吓的不轻啊!”王子君在祝平于的对面随意的一坐,轻声的说道。

    祝平于亲自给王子君倒了杯茶,这才道:“王市长,您还不要说我,要是发怒的人变成了您,我敢给您打赌,这位吓的更很。有时候啊,咱们的工作也不好做,不生点气,他都会觉得你对这件事情不够重视。”

    听着祝平于的话,王子君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在心中,他对于祝平于的观点道是也认同一些。他们管理的这些人在单位之中那都是人精一般的人,想要将他们管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时候,该发脾气那就得发脾气,否则他会觉得你软弱可欺。

    两人说笑了两句,祝平于就笑呵呵的道:“王市长你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回来我这,不会只是找我聊天那么简单吧?”

    王子君也不客气,将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祝平于本来笑呵呵的脸,慢慢变得凝重起来。

    “王市长,新源酒厂的事情不好办啊!”祝平于点了一根烟,在沉吟了瞬间之后,沉声的说道。

    随着任昌平不断的向董国庆靠拢,祝平于和王子君的关系,也在不断的加强,所以王子君相信在这件事情上,祝平于不会给自己说假话,而现在他严肃的样子,更是让王子君感到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新源酒厂在咱们这里建设分厂的事情,是当时李康路凭着自己的关系拉过来的,在李康路出事之后,这件事情可以说就已经完了。前些天我被薛书记安排到新源酒厂去见他们的厂长葛长兵,那葛长兵很是明确的告诉我,他们新源酒厂是要建设分厂,但是这个分厂对于他们来说建设到那里都是一样,当时答应建设在咱们东埔市,那是因为李康路的面子,现在李康路已经出了事,这件合作,也就不用在提了。”

    说道这些,祝平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很是怒意的道:“那新元酒厂的葛长兵很是不好说话,当我想要和他在合作之上在谈谈的时候,他直接以有事情为理由,将我给丢在了他们公司的会客厅之中。”

    将一市的副市长直接给扔到了会客厅之中,这个葛长兵可真是够傲气的。不过那新源酒厂乃是山省著名的企业,葛长兵更因为带领着新源酒厂不断发展壮大,在山省之中得到了不少的荣誉,前年更是成为了山省政协常委。东埔市和新源酒厂没有任何的隶属关系,而且新源酒厂也不在东埔市的地盘上,东埔市根本就奈何不了人家新源酒厂,相反随着各地对招商引资力度的加大,像新源酒厂这种项目,很是手一些迫切发展经济的县市的欢迎,他们的人走到那里,都会受到贵宾式的欢迎。

    王子君听着祝平于关于关于新源酒厂的介绍,眉头皱了皱,按照祝平于的说法,这个项目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而现在任昌平却将这个项目交给自己,还让自己务必要和新元酒厂签订建厂合同,这根本就是在为难自己。

    而一旦自己推脱这件事情,或者说这件事情不能完成的话!那任昌平恐怕还会有另外的什么手段。

    “王市长,新源酒厂我去过,现在新源酒厂在咱们市建设分厂的事情基本上就没有成功的可能,不如就由我和你一起去找任市长,将这件事情说明一下。”祝平于在给王子君讲了一下新源酒厂的情况之后,主动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将自己手中的烟在烟灰缸之中一摁道:“祝市长,你觉得这件事情会那么简单么?如果咱们两个一说,任市长就将这个任务给我收回的话,恐怕他也不会让我办这件事情了。”

    王子君能够想到的祝平于当然能够想到,而任昌平这么做的目的,他心中也有些明白,知道随着王子君一步步的崛起,越加感到威胁的任昌平,正在用他自己的手段,对王子君进行打压。而继续引进新源酒厂这件事情,就是任昌平在朝着王子君出招。

    虽然王子君在市政府之中的影响力已经有些超过了任昌平,但是任昌平比较是一把手,他有权力给王子君这个副手分配任务。

    这就是一把手和副手的区别!

    而祝平于愿意和王子君去找任昌平去说明情况,那就是在向王子君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是支持王子君的。 百度嫂索之我的书记人生

    祝平于听着王子君的回答,没有再开口,只是慢慢的吸着烟,看着王子君那被烟雾笼罩的有些迷蒙的面容。

    不等王子君去找任昌平,任昌平就主动打电话,请王子君到他办公室之中去一趟。

    在王子君走进任昌平的办公室之时,任昌平的脸上充满了笑容,他朝着王子君呵呵一笑道:“子君市长,这次可是要辛苦你一次了,新源酒厂这个项目,你可要一定要拿下来,现在省里面对各市的经济发展,都是硬指标要求,今年咱们市里的工作虽然不错,但是和一些兄弟地市比起来,却是有不小的差距,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领导虽然理解咱们市里面的情况,但是省领导越是理解,咱们越是有压力啊!”

    王子君看着一副指点山河,好似整个东埔市重任都压在自己身上的任昌平,笑了笑道:“任市长,市里面压力大,我明白,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尽力,力争让新源酒厂的分厂落户在咱们东埔市。”

    任昌平的一席话王子君虽然不喜欢,但是任昌平将市政府的名义给打出来,他只能这么回答。这就是官大一级的好处。

    “子君市长,光尽力可不行,咱们这次必须要确定让新源酒厂落在咱们市里面,前天省里面下达的今年重点项目督导之中,新源酒厂分厂的建设,就是咱们市里面的重点项目之一。”任昌平一面将一份文件朝着王子君扬了扬,一面接着道:“这个项目,咱们市里面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我记得当时葛总来咱们市里面的时候,就已经算是敲定了这个合作的意向,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加大力度的跟进,促进分厂尽快动工。”

    王子君从任昌平的手中将那份省重点项目督导的文件拿了过来,在已经翻好的页码之中,很是容易的找到了东埔市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