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八零章 我坐轿子你来抬
    对于这件事情,任昌平对董国庆是真的心存感激。若不是董国庆给他这么一个机会,他一时还真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对那个人动手。现在机会来了,相信那些脚根不稳的墙头草们在看了这个签约仪式之后,就应该下定决心,知道向老子靠拢了!

    “那就好,我相信你的能力。”董国庆笑了笑,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道:“签约仪式结束之后,不要安排太多的活动,将领导送走后,葛长兵他们也要走。”

    “董部长,我和葛董事长一见如故,现在又牵涉到双方合作的意向,要是安排的活动少了,人家会不会挑理啊”任昌平这话说的倒不是客套,从他的心思出发,他是真的愿意拉着葛董事长好好的在东埔市转一转,当然,这之中也有一部分私心,毕竟拉着这位全省白酒行业的龙头老大转,从某种角度来说,那就等于给自己造势作宣传。把这么一个牛气哄哄的企业拉到东埔市来投资,说明什么?说明他任昌平的工作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嘛!

    董国庆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这才道:“任市长,你还是按照我说的做吧,本来我也想请葛董事长在东埔市好好的玩上一玩,但是他们新源酒厂的日子,现在也有点不好过啊。”

    “怎么会呢,新源酒厂乃是咱们全省最大的白酒生产企业,我听说去年光利税就过了亿元,这么一个企业能有什么事呢?”因为要和新源酒厂合作,为了做到知己知彼,任昌平对于新源酒厂的基本情况,倒是弄得很清楚,此时听到董国庆说新源酒厂的日子不太好过,有些不相信的笑了。

    “昌平你说的那是以前,这事情还是发生在最近这一两个星期之中。”董国庆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昌平市长,你听说过红罗春酒么?”

    “红罗春酒?听说过啊,前两天和省里面的几个朋友喝酒,喝的就是红罗春酒,现在电视台铺天盖地都是红罗春酒的广告,在省里面请客要是没有两瓶红罗春酒帮衬着,人家还以为请客的人不够实诚呢。”

    任昌平对于最近流行的红罗春酒还真是不陌生,这些天除了在新源酒厂之外,其他的酒场上不论是他请人家还是人家请他,喝的都是红罗春酒。

    任昌平毕竟不是一般人,在说完话的瞬间,他就有点明白过来了董国庆的意思:“董部长,您是说新源酒厂受到了红罗春酒的冲击?”

    “可不是,虽然我这两天没有见过老葛,但是从电话之中明显可以感觉到他的压力很大啊,那红罗春酒的味道,和新源酒的味道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但是电视上那一桶广告,就像刮过了一阵抢购风,弄得大家都抢着去喝红罗春酒了。”

    董国庆皱了皱眉头,然后有些无奈的道:“也不知道是谁给红罗春酒弄了这么一个主意,这才短短的几天啊,红罗春酒就已经在全国闻名了。昨天一个在外省工作的同学还专门给我打电话,让我帮忙给他弄一些红罗春的精装酒。这人哪,都是从众心理在作祟,市面上一旦流行哪样东西,也不管到底怎么样,全都一窝蜂的涌上去了!”

    任昌平见董国庆感慨,也跟着感慨了几句。不过酒厂的事情两个人毕竟不是很专业,在一阵感慨之后,就又将话题转移到了新源酒厂的签约仪式上。

    “董部长,下午我们政府要开一个常务会议,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参加一下?”任昌平搓了搓手,满脸带笑的朝着董国庆邀请道。

    “哈哈哈,任市长,这个会议,我可是没有时间,你呀,要开会就自己去,不用什么事情都拉上我吧?”董国庆明白任昌平的意思,他轻轻地一摆手,示意自己没有时间。

    任昌平坐在会议室里,往四周坐着的副手逡巡了一眼,心里充满了自信。他感到所有的一切,现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了,而今天这个会议,更是一个让他展示自己的平台。

    “同志们,今天咱们开这个会,主要就是研究一下和新源酒厂签约的事情,对于这次签约,省委工作组我们对东埔市政府给予了高度评价,另外省委常委、组织部许钱江部长,也将出席这次签约仪式,这就要求我们在这个签约仪式上多下功夫,务必把这次签约仪式办扎实了。”

    任昌平说话之间,目光就落在了王子君身上道:“签约虽然只是一个形式,但是也是一个平台。我们要借助这个平台,将我们东埔市政府对于新源酒厂分厂建设的重视,充分展示出来,由此也把我们政府扶持企业发展,拉动经济增长的决心,充分展现出来。”

    “任市长的意见,我完全赞同,这次新源酒厂分厂的引进,对我们东埔市的经济来说,将是一个强有力的推动,任市长,我觉得在对新源酒厂的接待上,不能按照以往的老路子走,应该更进一步提高规格,以表现出咱们市里面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视。”女副市长赵翠屏等任昌平发言一结束,就紧跟着说道。

    “那该怎么接待?”祝于平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人,淡淡的问道。

    “超规格接待一下也很正常嘛。葛长兵董事长乃是咱们省里面的政协常委,我们不如就以接待副部级领导的规格,接待一下葛董事长一行人。”赵翠屏对于这个问题显然是早有准备,没有丝毫犹豫,就把自己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

    “接待副部级领导干部,赵市长,你说的这规格是不是太过了呢?”刘岩富将水杯往桌子上一放,沉声的问道。

    “我觉得一点也不过,刘市长,发展经济,就是要对那些能够为我市经济发展做出特殊贡献的人予以一些超常规的待遇,葛董事长代表新源酒厂在我们市里面建设分厂,那就是对我市经济的一个促进,特殊事情就要特殊对待嘛,为什么不能把我们的热情、诚意都表达出来?规格高一点也是情理之中嘛,这样也会给我们市树立一个大力支持经济发展的好名头。”

    任昌平手指轻轻地一拍桌子,好似下定决心一般的道:“这个规格的事情,就这么定了,要是上面的领导同志追究起来的话,我负责。”

    任昌平意气风发的表现出了他一把手的权威,在拍板之后,他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好像比以往轻松了不少,看着坐在自己不远处一言不发的王子君,一股胜利的感觉充斥在任昌平的脑海,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

    王子君不说话,那是他没有话好说,这新源酒厂乃是自己招来的项目,他自己在这次招商过程中弄得灰头土脸,还有什么脸面说话,还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呢?

    你不说,我还非得让你说不可!

    心中打定主意的任昌平,朝着王子君斜睨了一眼道:“王市长,新源酒厂的这次签约仪式,我看在接待上,就由你全权负责吧?”

    王子君一直静静地听着任昌平的高谈阔论,心中已经有了打算的他,对于任昌平的表现只是冷笑。此时听到任昌平让自己负责接待,这其中的用意,他哪里会听不懂呢?那就是他任昌平要坐轿子了,自己这个负责接待的,在这件事情上,就只能屁颠儿屁颠儿的跑过来给他当轿夫了!

    在众人的眼中,自己和祝于平这两个副市长,无疑就是失败者,毕竟在对新源酒厂的招商问题上,自己和祝于平都算是大败而归,在很多人看来,如果不是最后任市长亲自出马,力挽狂澜于即倒,在关键时刻出手扭转乾坤,恐怕这新源酒厂的分厂早就花落他家了。

    心中早就有了打算的王子君,看着一双双朝着自己投来的目光,爽朗一笑道:“请任市长尽管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对于王子君的表现,任昌平的眼中不易觉察地闪过一丝失望。在他的期望之中,王子君最好是充满怒气的拒绝这件事情,你自己屁事没干成,别人替你办好了,你不说知耻而后勇,深刻反省,还怒气冲冲。这般的小家子气,算什么本事?分明就是嫉贤妒能的一种嘛!如此以来,他任昌平就能够找更好的理由打击王子君在东埔市之中的威望了!

    没想到,这个经常出其不意的家伙愣是没按常理出牌!看着王子君这般不动声色地接受了任务,任昌平在失望的同时,心里又多了一丝热切的期待,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内心里有一种摩拳擦掌的灼热和兴奋。

    这是一种遇到对手的兴奋,你王子君不是极力的想要隐忍么,那我就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整个接待过程走下来,我有的是时间给你添麻烦。

    “好,那就这么定了,王市长,等散了会,你让办公室做一个接待计划出来,我要向市委和董部长报告。”任昌平脸上含笑的朝着王子君一点头,沉声的吩咐道。

    “好的。”王子君丝毫没有犹豫,直截了当的接受了任昌平的任务。

    任昌平看着一副平静无比的王子君,心中暗自冷笑,但是此时他却不能把心思都放在王子君的身上,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旋即对与会的诸位副市长道:“各位,为了做好这次签约工作,这几天大家都辛苦辛苦,将各自手上的一摊活管好,我不希望在签约的时候,出现任何的意外。另外我要强调一下,如果出现什么问题的话,本着谁家的孩子谁抱走的原则,哪家的问题哪家负责,今天我把丑话放到这儿,都给我精神着点儿,管好自己的人,看好自己的门,关键时刻谁给我掉链子,事后我就敲谁的官帽子!”

    任昌平的脸色变幻的很快,刚才还像春天般的温暖,眨眼的功夫,就像寒冬一般的严霜了。而他那对犹如鹰一般的眼眸,更像剔骨刀似的,在每一个副市长的身上扫了一遍。

    王子君觉得任昌平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的时间特别的长,不过王子君在任昌平的目光之下,没有任何的回避和躲闪,而是直直的迎着任昌平的目光,笑着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为了咱们东埔市的经济发展,我支持任市长的说法,也给领导表个态,保证做好自己这一块的工作。”

    任昌平刻意营造的气场,在王子君的笑语之下,登时就有些崩溃了开来。

    “我也保证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过任市长,咱们可说好了,如果钱不够用的话,您可千万别找我的麻烦。虽然我主管财税,但是穷家难当,账上多少钱,还是多少钱,我可是不会变钱。”刘岩富嘿嘿一笑,朝着任昌平笑呵呵的道。

    任昌平轻轻地咬了咬牙,此时,他虽然恨不得对准刘岩富的饼子脸给他两下子,但是众目睽睽之下,却也只能把心里的怒意忍下来。

    刘岩富虽然话语之中带着挑衅的意味,但是在言语之中并没有什么毛病,他不能挑他的理儿。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弄一个风风光光的签约仪式,让省里和市里看一看他任昌平的工作能力。

    又研究了一些接待的细节之后,这次会议就算是圆满结束了。任昌平第一个走出会议室,他步伐迈得很大,走动之间,越发显露出一种领袖群伦的气概了。

    “王市长,两个小时之后,把接待方案送到我的办公室里来。”朝前迈步的任昌平蓦然扭过头来,朝着正在和刘岩富笑着往前走的王子君沉声的说道。

    “好的任市长,我一会儿就给您送过去。”王子君笑眯眯的看着任昌平,淡淡的说道。

    “嗯,我等着。”任昌平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扭头朝着自己的办公室方向走了过去。

    随着市委召开了一次书记办公会,和新源酒厂签约的事情,就已经成为了东埔市近段时间以来最为重要的工作,不但城市管理部门开展了重大的市容市貌集中治理活动,公安部门更是进行了严打,整个东埔市在迎接签约这个主题之下,上上下下都忙活了起来。

    在这些忙活的单位之中,最忙的要算环卫部门了,本来一天扫四遍就可以了的大街,因为任市长的严格要求,一下子增加成了六回不说,本来轮岗休息的工作机制,也被紧急告停了。从轮岗变成了几乎全天候的环卫工人们,对于任昌平这种做法,那可以说满肚子都是官司,还有人对任昌平的这种折腾的行为骂了个狗血喷头。

    不管骂也好,还是累也好,时间总是向前进。在全市大多数人焦灼的盼望之中,新源酒厂签约的日子终于到了。这个日子的到来,让很多单位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毕竟签了约,对于他们来说,也就算是解放了,签约之后,将新源酒厂的这些人都送走,他们就算是彻底解放了。

    清晨一大早,任昌平就来到办公室之中,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红色的领带衬托的他整个人即威严又带着那么一丝丝的喜庆。一丝不乱的头发,整整齐齐的贴在他三七分的头上,明晃晃的皮鞋都能够照得出人影儿来。

    “葛董事长他们到哪里了?”看了一眼站在自己旁边旁边的蔡元沧,任昌平沉声的问道。 http://

    自从写了那两篇文件之后,蔡元沧和任昌平的关系不断的靠近,此时的他,俨然已经成为了任昌平的心腹,任昌平一般道那里去都带着他,比秘书还要贴身的多。

    而任昌平的这种重新,也让蔡元沧兴奋不已。虽然他还没有明确秘书长的位置,但是很多人已经开始当他是秘书长了,这些天吧不但联络感情的人多了,就连早晨都已经有人在他出门的时候等候,为的就是要加强一下和蔡秘书长的印象。

    蔡元沧虽然心中得意,但是他更是清楚他自己之所以有今天,那是谁给的。所以在服侍任昌平方面,蔡元沧从来都是不遗余力,而且他还转动脑筋,在头一天都想着任昌平第二天可能要干什么,虽然只是猜测,但是因为是根据任昌平的一贯行为猜测,所以准确率很高,而这样的结果就是任昌平只要一有动静,他就能够随时将任昌平想要的给弄到任昌平的面前,蔡元沧得意的想,在领导面前,他蔡元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简直做到了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哟,你说,这么一个出类拔萃的人才,凭什么不能把“准秘书长”这个词儿里的“准”字给去掉呢?

    对于葛长兵他们的行程,蔡元沧更是关注至极,几乎每隔五分钟,就要和葛长兵的秘书发一条短信,此时听到任昌平问,赶忙回应道:“任市长,葛董事长已经走到了两桥县,再过半个小时,就可以下高速了。”

    任昌平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回答他显然很是满意,但是此时他可没有时间夸奖蔡元沧,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就扭头朝着站在自己旁边的秘书道:“去给王市长打个电话,就说时间差不多了,让他抓紧通知在家的常委和副市长到高速路口一起去迎接葛董事长的到来。”

    秘书答应一声,就拿起手机打起了电话。而就在秘书打电话之时,王子君也正通着电话。

    “你们什么时间到?”王子君拿着电话,笑着朝着电话那头的人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