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夜谈
    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

    夜幕降临,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圣城不是特别繁华大都会,也不是一个偏僻小城市,作为德州第二大城市的它低调,内敛,不起眼。

    和这座城市呢风格一样,圣安东尼奥马刺队也是一只低调奢华有内涵的球队,这只球队没有花边新闻,没有交易噱头,有的只有“马刺很老”的大众印象和一位“多智而近妖”白发教练——格雷格-**维奇,哦,中国球迷可能更喜欢叫他“诸葛维奇”。

    但是,就是这么一只冷静,淡定,不吸睛的球队,在20世纪末21世纪前十年不声不响地拿下了4座nba总冠军,1999,2003,2005,2007,这四个奇数年的冠军被马刺拿下,成为了一只特殊的“王朝球队”,队内目前的老大是十几年如一日稳定的,已经到了可以退役年龄的蒂姆-邓肯,那个号称石佛的男人,用平凡而使用的技术支撑起圣城的脊梁,就像一把玄铁重剑,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也许这只平凡中透着伟大的球队,只有那些不靠谱的广告视频能让人吐槽了,有句评论说得好,马刺队,是一群被打球耽搁的喜剧演员,艺术家。

    不信的话你就自己去找视频看看吧。

    咳咳,扯远了,回到正题。

    圣城的街头,街灯亮起,点缀着这个平凡的城市,从远处透过雨雾看去,平白多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德州大学门前的学生商业街上的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一辆老式的木质厢车静静地停在那里。

    这种小车在美国可不常见,因为它来自日本,在日本被称为“屋台车”,专门为走街串巷的拉面师傅们设计。窗户撑开就是挡雨棚,棚下摆几张木凳,窗台那向外延伸的部分就形成一个窄桌,客人坐在木凳上,捧着放在窗台上的面吃,拉面师傅就在车内操作,还能在窗台那和人聊天。当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汤锅和各种食材在案板上码的整整齐齐,客人坐下来后,深色的帘布放下正好可以把他们上身挡住,只留下腿和木凳露在外面,从远处看就好像营造了一个私密的空间。当然,这种车子里的拉面和店里的那些比起来,口味是差了一点,不过也还过的去,而且这里不但能吃面,还能喝点小酒,最最关键的是,这里的价格很便宜,是德州大学穷学生的最爱。有些奇怪的是,这个日本拉面摊的老板是个美国老头,老爷子在这经营十几年了,口碑不错,不过几乎没人知道他的名字,他也没告诉别人他的名字。

    “老板,来碗面,照昨天的那样!”帘布一动,一个帅气的少年钻了进来,没注意到这里已经有了一位客人,是位穿着西装满头白发的老人。

    老人一身笔挺的黑色的西装,花白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脸上带着大大的墨镜,使人看不清他的长相。

    少年此时也发现了这位老人,歉意地笑笑,然后连忙改口“老板,我的面打包。”

    毕竟想坐在这里吃饭的,都是希望有个私密的环境,既然这里已经有人了,那还是早点离开,不要破坏人家的兴致,尤其是个老爷子。

    老板很快为少年打包好面,少年付钱后道声谢谢就离开了,小小的屋台车又只剩下老板和那个老人两个老头子。

    “你还想在我这里坐多久?”老板简单收拾了一下,坐在柜台后直面那个老爷子“我的客人都被你吓跑了。”

    “呵呵,老朋友来你不欢迎啊。”老爷子笑了笑,反问。

    “朋友归朋友,生意还是生意,你来我这就这么坐着?”老板翻了翻白眼,顶了回去。

    “好吧,威士忌,这个有吧。”

    老板递过来一瓶威士忌,顺便再递过一盘熏肉。

    “还是这种熏肉啊,很怀念了。”老爷子没有客气,拿起一块就啃。

    “从毕业后到现在,你的口味一直没变啊,格雷格。”老板自己拿起一瓶日本清酒,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喝着。

    “嗯,这会让我想起以前的时光”老爷子摘下眼镜,露出真面目,不是别人,正是马刺队的主教练**维奇。

    “你每次闲着无聊的时候都会来我这,一来就是半天,每次来都让这帮孩子不敢坐着吃饭顺便陪我聊天,我只能看着你这个老头子。”

    “哼”**维奇冷笑一声,“你是想多和女学生搭讪吧,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正经。”

    “格雷格,说话要负责任的,我像那种人么?”老板有些不满。

    “你,你不像,你就是那种人。”**维奇喝了一下酒。“你当初毕业后选择去日本服役,不就是为了去看看日本的女人么,还学会了这手拉面的功夫。”

    “哼,你以为我是你,当年专门在搞苏联的研究。”老板很不屑“有啥用,早跟你说了打不起来的,还好你现在当了篮球教练,不然我估计你就得失业。像我,在日本那么多年,多开心,特别是日本的姑娘,啧啧,真有点难忘啊。”

    “哼”**维奇没有理他,继续喝酒,老板一时间也不想斗嘴,两人突然间的沉默,让车里的气氛瞬间尴尬起来。

    “你,看了这次的比赛么?”好久,**维奇才说话“酒没了,再帮我开一瓶。”

    “你是说ncaa的决赛?”老板点了点头,“看了,还不错。”顺手递过一瓶酒“喝死你个老不死的。”

    “哦,那我问你,你觉得那个中国小子怎么样?”**维奇很不客气地再次为自己倒酒。

    “那个中国小子?还不错的一个球员,他很聪明,我看得出来他的动作协调性还有点问题,没有完全放开。但是他没有刻意去做一些浮夸的动作,而是用最简单有效的动作实现目的,在这个浮夸的年代,这种踏实的人不多了。”

    “我很看好那个小子,”**维奇缓缓说道。

    “但是我觉得,以你们队的选秀顺位不可能得到他。”老板慢条斯理。

    “你觉得他会在什么阶段被选中?”**维奇饶有兴趣地反问。

    “虽然这个中国小子,在大学期间总共就打了疯狂三月到总决赛这寥寥几场比赛,但是这些比赛他都打出了统治级的数据,最后一场的决赛更是上演了绝杀,这足以吸引大多数人的眼球了。”老板不紧不慢地说,“而且,虽然目前没有体测数据,但是从决赛这小子能扛着两个大汉强行扣篮的情况看,这小子的身体素质绝对是顶级的,这么一个有技术有身体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在选秀时落在后面呢?”

    “可他是中国人。”**维奇突然反问。

    “那有怎么样,是中国人就更好了,有大量的市场,你觉得有哪个经理会和钱过不去?虽然今年还没有抽签,但是我能肯定以你们的顺位,拿不下他。”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维奇放下酒瓶,“你说,如果我交易到一个靠前的选秀权,能不能有机会?”

    “你是认真的?”老板放下了酒杯,严肃的问。“他值得你这么做?”

    **维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记得1996年的时候,你也对我说过这句话,那时候你看上了那个维克森林的飞天魔鬼,也就是现在你手下的那个21号大个子。他是很出色的球员,超级巨星,你说要得到他,结果摆烂了一年,差点被炒了。后来1997年你成功选中了他,再后来的结果证明你是对的,这个大个子很厉害,给你带来了4个总冠军,如今整整16年过去了,你第二次和我说这句话,我可以理解为你对这孩子势在必得么?”老板剪了一只雪茄给自己点上“当年的飞天魔鬼可是证明了自己的人,而这次这个神奇小子,虽然这几场的表现是统治级的,但是你能保证他也能十几年如一日的稳定么?况且,上次你看上蒂姆,你好歹是提前一年做了准备,那么这次呢?马上就要选秀体测和抽签了,你想从哪里换到靠前的选秀权,你就不怕这次是你看走眼了?”

    “我相信我的眼睛,也相信你的判断,你既然也看过这个中国小子的比赛,那你告诉我,我该不该选他?”**维奇也摸出一只雪茄,点了起来。

    “他和蒂姆不是一个风格的”老板没有正面回答“况且,去年你不是已经物色了一个接班人了吗?那个交易过来的15号新秀。”

    “蒂姆有马努和托尼,这三人跟了我好久,但他们终会老去,是该为以后打算了。科怀(莱昂纳德的名字官方翻译好像是科怀,kawhi,但是大家更喜欢叫他卡哇伊)很有潜力,但是我觉得他和中国秦会配合的很好,一个防守,一个进攻。”

    “你是想把那个小子当成迈克尔?把科怀当成斯科蒂?”

    “我不是菲尔,他只喜欢用巨星,我喜欢创造巨星,而且我觉得,如果秦可以和科怀搭档,他们有很大的可能会超过迈克尔和斯科蒂。”**维奇似乎下定了决心。

    “所以,你要我怎么帮你?”老板突然来了兴趣,能让自己这个老朋友这么上心的,这小子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自己的老朋友绝不是只看几次录像就决定这么大事的人,看来这事儿,有点意思。

    “我会通知你的,到时候见。”**维奇喝下最后一口酒,带好墨镜,拿起桌上的帽子带在头上,转身掀开帘子离开了。

    “哼,又不付酒钱。”老板抱怨一句,在小炉子上给自己热了一壶清酒,在日本太久了,这已经成了习惯。

    堪萨斯的神奇小子,如果真的能被老朋友招募到,到也很有意思啊。

    老板咧开嘴,无声地笑了,笑容埋在了沸腾的酒气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