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伤病是最大的敌人
    秦焱经过队医简单的检查之后,确定没有问题,但是**维奇还是为了他的身体考虑,让他先下来休息。

    杜兰特吃了一个一级恶意犯规,马刺两罚一掷,因为秦焱被**维奇强制下场去休息了,所以吉诺比利代替他罚球。

    没有意外地两罚全zhong,马刺重新领先5分。

    秦焱这时候正在替补席上接受队医最后的检查,他真的想说队医是不是跟自己有仇啊,本来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又那么酷的自己,就因为队医的各种挤压按摩,现在全身的各个关节处都有些红肿疼痛了。

    队医才是真正的杀手啊。秦焱在替补席上感慨到。

    这时候,雷霆再次发动了进攻,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本场比赛最大的意外,发生了。

    威斯布鲁克持球,杜兰特上来给他挡拆,威斯布鲁克借挡拆直接过人的时候,吉诺比利和帕克完成了换防,吉诺比利去追威斯布鲁克,帕克则是顶住杜兰特不让他有机会进攻。

    威斯布鲁克不傻,他知道面对吉诺比利这个表演大师,如果自己硬来的话,肯定就是一个犯规了。

    所以,威斯布鲁克在突进内线之后,果断地把球回传给了杜兰特,他知道以杜兰特的身高臂长,打帕克那是轻松加愉快的。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帕克根本没办法断掉这个回传的球,只能看着杜兰特在自己头上轻松接球。

    只不过,断不了球并不代表不能防守投篮,帕克一看断球无望,顿时整个人直接贴了上去,身体紧贴杜兰特,同时手臂高举,尽可能地给杜兰特压力,同时又不犯规。

    如果是满血状态的杜兰特,其实帕克这一招是没啥用的。但问题是,现在的杜兰特,刚吃了一个一级恶意犯规,还没有回过神来,又因为左脚的疼痛分散了注意力,所以被帕克贴上之后杜兰特竟然有些慌乱,一时间好像不知道该如何行动似的。

    “凯wen,你在干什么?”威斯布鲁克从底线又兜了出来,看到杜兰特还没有出手,而是傻傻地举着球和帕克对峙,顿时就有些不满了。

    现在时间虽然还有十分钟左右,但是分差还是5分,这时候不赶紧得分还在犹豫啥!

    威斯布鲁克的喊声,惊醒了杜兰特,他回过神来,看着紧贴自己的帕克,冷哼一声,身体稍微用力一顶,将帕克挤开一条缝,然后双脚一用力,整个人就突然起跳!

    这是什么?干拔?帕克感觉到杜兰特身体的上升,为了不被他直接在自己头上投篮所羞辱,帕克也咬咬牙,跟着起跳,同时也尽量伸手往杜兰特手上的篮球摸了过去!

    当然了,帕克哪怕再伸手,也是够不到的。这么做只不过看起来会稍微好一点,不至于让人觉得他是被纯虐的。

    杜兰特看到帕克也跳起来了,虽然很不屑,但是为了更轻松地投篮,他还是在半空zhong将自己的身体往后仰,用后仰避开了帕克原本就微不足道的干扰,眼前顿时一片开阔,没有任何可以阻挡他的存在了。

    非常轻松地把球投出去,杜兰特甚至在落地的时候都觉得这一球一点压力都没有。

    但是厄运啊,有时候就来的这么悄无声息。

    杜兰特投后仰的时候,也和常人一样喜欢翘起一只脚来平衡一下身体,他一般都喜欢翘右脚。

    可是呢,现在的情况是帕克整个人几乎都贴着他,这右脚一翘,右腿一抬,不偏不倚正好和帕克身上最脆弱的部位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顿时帕克整个人原本挺舒展的动作,在空zhong就直接收缩了起来。

    等杜兰特感觉到不对的时候,他只能俯视到帕克那痛苦的表情。

    “糟糕了。”杜兰特内心突然觉得很不安,自己可不是故意的啊,千万别引起误会啊!

    才推了对手未来核心一下,几分钟之后又给了对手现在的核心一记撩阴腿,你说你不是故意的,谁信啊?

    杜兰特赶紧降下重心,希望早点落地给帕克道歉。

    但是他忘了,他的左脚,今天已经很不舒服了,这次强行下落,全身的体重又都压在了左脚上,和地面刚一接触杜兰特就感觉左脚传来一阵刻骨铭心的疼痛感!

    而且,下一秒,他就感觉有人踩在了自己的左脚踝上,同时那个人也失去了平衡,整个人貌似被自己的左脚绊倒了一样,重重地朝自己压了下来。

    “我的天!”

    “上帝!”

    现场已经有很多观众惊呼起来,这个场面实在是太可怕了,杜兰特和帕克两个人先是在空zhong撞在了一起,然后杜兰特貌似顶了帕克最脆弱的部位一下,再然后两人一起落地,帕克好像踩到了杜兰特的左脚踝!而且因为摔倒的方向不一样,帕克整个人似乎都被绊了一下,再次压在了杜兰特的整只左腿上!

    这,这是两个人都受伤的节奏吧?

    “砰——”两人狠狠地落地,在替补席上都能感觉到地面的震动,而且看起来就像帕克横着把杜兰特扑倒了似的。

    而在下一秒,这两人各自滚到一边,抱着自己的脚踝,痛苦地喊了出来。

    “啊——”

    这回可闹大了,不管是场上的还是替补席上的,每个人在看到这一幕后二话不说,直接就往自己的队友那边跑。

    跑进一看,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死,两人的脚踝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而且帕克的脚踝似乎还变形了,杜兰特的也是看起来脱臼了一样。

    “凯wen!”

    “托尼!”

    这时候两边的人都顾不上和对方争吵,赶紧看看自家受伤的队友才是王道。

    “队医!队医!快过来!”

    有同伴在拼命地吼着队医。

    两边的队医动作也不慢,挽起袖子抬着担架就上来了,上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把两人的鞋脱了,袜子剪了。

    这两人伤的都不清,而且都是脆弱的脚踝,肿的就像萝卜似的,看样子,这伤可不轻啊,刚才脱鞋袜的时候这两人的惨叫真是让人害怕。

    两边的队医对视了一下,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闭嘴,直接就把两人抬走了。

    继秦焱险些受伤之后,杜兰特和帕克终于一起重伤,当他们两人被抬出去之后,两边的教练为了避免主力再次受伤,赶紧都换上了替补阵容(基本都是万年饮水机),而主力阵容则是很自觉跟着两个受伤的人往外走,谁都没有心思再继续比赛了。

    狭长的球员通道,明亮的灯光在这一刻似乎都昏暗了下来,秦焱走在人群当zhong,心情第一次无比的沉重,这是他第一次,面对这种重伤的场面。

    对于nb球员来说,伤病就是最大的敌人,这一刻,秦焱才真正理解了这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