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极限推演
    ,!

    “有请华国科学院院士甘效华院士为翟城航天科技贡献奖获得者,约翰塞纳·那卡尔教授颁奖……”

    ……

    “有请华国科学院院……”

    ……

    颁奖的速度很慢,因为在每位获奖者在领奖结束过后,都有四十分钟演讲时间,获奖者可以感谢致辞,更可以详细阐述自己的成果以及提出一些研究方向的倡议。

    张翟坐在嘉宾席第一排中间,眼睛盯着主席台正在演讲的获奖者,眼神却毫无焦距!

    张翟在走神!

    “灵感……灵感!”

    就在刚才,演讲致辞结束后,下台的瞬间,他下意识就将这段时间思考的问题从脑海中翻出来过了一遍,结果……

    突然间,张翟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

    刹那后,张翟牢牢抓住这道灵感。

    紧接着,张翟便顺着这突如其来的头绪,开始逆推短距离传输技术。

    张翟正襟危坐,眼睛盯着主席台,似乎在专心致志地听着获奖者演讲。

    但实际上,张翟已经陷入脑海中深层次的逻辑推演,进行着脑力极限的运算。

    对周围声音,环境变化下意识屏蔽了!

    “如果按照这种逻辑,或许能够逆推成功……”张翟两眼无神,低声喃喃着。

    “不对……逻辑错误,从头再来……”张翟下意识皱了皱眉头,然后重新舒展开。

    张翟脸色平静,脑海中却在翻江倒海,犹如滔天巨浪在不停翻滚,激荡。

    张翟不断逼迫着自己的大脑,以极限脑力去维持这种极限运算。

    这种极限状态,无比消耗体力,消耗精神,对张翟大脑,就像一种折磨。

    ……

    “……感谢翟城科技奖评审委员会授予我翟城航天科技贡献奖,同时也要感谢张翟先生……我今天在翟城科技奖的领奖台上,想要与诸位分享,在航天材料……”

    在台上获奖者演讲声与掌声交织中,张翟仍然完全沉浸在脑海中。

    不断尝试,反复推演,试图凭借那一丝灵光,在真理海洋里,捞起那枚精美的贝壳。

    ……

    十分钟过后!

    张翟额头上沁出了汗水,一颗颗豆大的汗水颗粒从额头上跌落。

    “哗啦……哗啦……”

    突然!

    张翟左手和右手的食指杵在左右两条大腿的裤子面料上,迅速动了起来。

    两只食指指尖似乎在裤子在滑动着一些符号,字母,甚至是数字。

    如果将食指指尖换成笔尖,裤子换成稿纸,就能够清晰看到:张翟两只手滑动着的是数学符号,并且两只手滑动的数学符号完全不一样。

    两只手在裤腿上划动一两分钟过后,原本光滑的面料出现褶皱,张翟皱了皱眉头,然后收回了手,在脑海中,继续极限推演。

    庞大的数据量,繁复的逻辑运算,超发散的可能性,不断挑战着张翟的思维极限。

    张翟嘴里不停呢喃着一些特殊数字,特殊符号。

    二十分钟,汗水不停滚落,张翟整个脑袋上都布满了汗水。

    张翟的神经不断绷紧,以此来维持大脑的足够清醒,但精神却也跟着极度紧张,由此带来的生理反应是体力的迅速消耗。

    “叮!短距离空间传输技术已掌握50%”

    系统提示音响起,却并没有让张翟轻松,反而是给张翟带来更大的压力。

    整个逆推过程,越到后面,涉及到的数据量越庞大,逻辑推演越复杂,要求更缜密!

    庞杂的整个逆推过程,让张翟紧绷着大脑开始有些昏沉。

    张翟使劲咬了咬牙,太阳穴位置跟着不停跳动,昏沉的大脑暂时恢复清醒,但代价是额头汗水越来越多,脸色也越来越白。

    “……感谢诸位静听,以上就是我演讲的全部内容……”

    主席台上,没有人注意到张翟的异样,颁奖典礼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感谢,约翰塞纳先生的演讲,现在,有请理查德·亨德森先生上台。”

    “同时,有请张翟先生为理查德先生颁发翟城自然科学奖,有请……”

    “哗啦啦……”

    掌声雷鸣!

    终于轮到张翟颁奖,在场所有人都有些兴奋。

    “张总?张总!”杨教授碰了碰张翟的手腕。

    “嗯?”

    张翟正沉浸在脑海中,进行着复杂的运算。

    这越来越庞大,复杂的推演过程,需要维持着之前的推算,这种种都挑战着张翟思维极限。

    就在张翟感觉后脑勺已经开始刺痛,耳朵开始轰鸣的时候!

    手腕处感到的力量让张翟回过神来。

    耳朵里的轰鸣瞬间消失,后脑勺的刺痛也跟着消失。

    整个推演过程瞬间被打断!

    张翟转过头,看了眼杨教授。

    杨教授看到张翟有些发红的眼睛,吓了跳。

    “张总,你没事儿吧?”

    张翟闻言,摇了摇头。

    张翟看向台上站着的理查德,就已经联想出整个事情的经过

    看着主席台,张翟沉默了下,然后站起身,径直朝着主席台走去。

    “打断了吗?也好……按照之前那种情况,继续推下去,结果必然不会比之前逆推反重力公式时轻松多少,躺个十天半个月算是轻的。”

    张翟闭了闭眼睛,在心里默默说道。

    张翟的眼神瞥向系统界面,系统界面上,赫然显示着。

    “短距离空间传输技术,已掌握:81%。”

    “成果不错,最关键的思路也有了,剩下这点,花费几天时间就就差不多,也算是没浪费。”

    “不过……这种眼看就要揭开谜底,却突然被打断的感觉,真让人不爽!”

    张翟默默说着,慢慢走到了主席台边上。

    张翟甩了甩头,脸上露出笑容,径直踏上了主席台。

    主席台中间,理查德有些激动,充满皱纹的脸上通红。

    张翟走到主席台中央,拿着话筒致颁奖词。

    “科学家是伟大的,有所贡献的科学家更是伟大的,看似微小的进步,却是科学基石……”

    念完颁奖词,张翟便从礼仪小姐手中,拿过奖章给理查德戴上,同时将获奖证书,价值2000万的支票递给了理查德。

    奖章与获奖证书都制作得非常精致。

    奖章正面雕刻着翟城将简画图,背面雕刻着获奖者头像,其获奖成就。

    “理查德先生,恭喜你!希望你能够因为获得翟城科技奖而感到荣耀。”

    “感谢!我感觉我很幸运。”

    两人礼貌地拥抱了下,张翟便匆匆下台了。

    “理查德先生,接下来四十分钟主席台属于你。”

    “感谢你,张翟先生!”

    张翟坐在嘉宾席前排,静静听着这位化学家激动的演讲。

    “化学,是一门神奇的学科,万物皆有化学诞生……”

    ……

    “张总,您怎么不多说两句。”杨教授略有些失望。

    “今天的主角是获奖者,不是我,我不想抢风头。”张翟头也没回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