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恬不知耻!
    翟城航天中心,顶楼休息室里,不时传来笔尖与纸张摩擦声。

    “划拉……划拉……”

    张翟坐在书桌前,书桌左侧放着一摞布满笔记及各种图形的稿纸,同时,张翟仍然俯身在书桌上,奋笔疾书!

    “呼……”

    张翟甩了甩酸涩的手腕,长出一口气。

    “啪!”

    张翟伸出左手,将刚画完的这页设计稿纸,放在左手这摞稿纸最上方。

    然后,张翟盯着面前这一摞五公分厚的设计稿纸,陷入沉思。

    脑海中,张翟将之前所有保留下来的图纸内容调了出来。

    顿时间,所有相关数据和内容,都清晰浮现在张翟脑海中。

    张翟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然后开始在脑海中,通过符合逻辑,符合现实,符合设计数据的推演,将它们一一从设计图纸化为实物,再将各部分零件逐渐拼接为完整整体。

    考虑着每部分零件的数据,张翟在脑海中开始模拟。

    数以十万乃至百万计的实时变化数据足以让任何大脑宕机或崩溃。

    无数数据在张翟脑海中翻腾,庞大的数据流是对张翟记忆能力,逻辑能力,计算能力,空间想象能力的巨大挑战。

    “开始传输!”张翟低声念了声,脑海中那全靠模拟推算拼凑在一起的传输装置开始启动,无数数据同时开始发生剧烈变化。

    张翟闭上了眼睛,屏蔽掉外界大部分干扰,专心致志开始模拟。

    时间逐渐流逝,张翟依旧闭着眼睛,在脑海中反复模拟着各种可能。

    张翟面色如常,就像是在闭目养神,但脑海中却是在翻江倒海,波涛汹涌。

    十分钟渐渐过去,张翟依旧闭着眼睛,没有半点变化。

    二十分钟过去,张翟额头开始沁汗。

    三十分钟过去,就在张翟额头汗水汇聚得越来越多的时刻,终于……张翟重新睁开了眼睛。

    “啪嗒……”张翟手上的中性笔在不自觉之间滑落,但并没有引起张翟的关注。

    张翟睁开眼睛,表情有些遗憾,摇了摇头,“可惜了……”

    说着,张翟将目光投向那摞五公分厚的稿纸。

    “哗啦……呲…哗啦…呲……”

    张翟拿起这摞稿纸,快速翻动着,然后准确得从其中扯出了五页稿纸。

    张翟的目光在这五页上一扫而过。

    再次确认无误后,张翟顺手就将这五张稿纸撕成碎渣,扔进了爆满的垃圾桶。

    “刺啦……刺啦……啪嗒!”

    ……

    “a1,让终结者给我拿叠稿纸来。”张翟瞥了眼本该放着空白a4纸却空空如也的书桌右上角。

    “好的,父亲。”

    ……

    此刻,距离嫦娥号登月起飞,已经过去一天半的时间,嫦娥六号即将登月着陆,对此,张翟并没有怎么关注,而是依旧沉浸在传输装置的研制中。

    这段时间以来,他使用的a4稿纸和笔需要论斤称,如果废弃稿纸没有销毁,能够堆成堆。

    “划拉……划拉……”

    笔尖纸面摩擦声没过多久再次响起来,不时还有撕碎纸张的声音混杂其中。

    ……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嫦娥六号登月总指挥室。

    嫦娥号已经抵达月球轨道,即将着陆月球表面。

    指挥室里,一众专家们都因为兴奋而显得活跃。

    嫦娥六号项目总工程师总负责人,新晋工院院士张振中院士和谢首长凑在一块。

    “谢老,张先生怎么没过来?”张院士站在谢首长旁边,看起来就像是中年人。

    “你问这做什么?”谢首长反问道。

    “毕竟嫦娥六号发射时候,张先生都来了,嫦娥六号登月着陆的时候,他没道理不来。”张院士说道。

    谢首长闻言,摆了摆手,“这次你就别指望了,听说那小子又在研究什么新项目,那小子一研究起来,那就是昏天黑地,基本不可能把他从实验室里弄出来。”

    “新项目?”张院士眼睛猛然睁大,露出感兴趣的眼神。

    “他在研究什么,我也不清楚,只希望,过段时间,他能给我们再来个惊喜。”谢首长笑呵呵地摇头说道。

    “那倒是,翟……张先生从来没让人失望过。”张院士感慨道。

    “张总工程师,你这么关心张翟那小子来不来做什么?”谢首长反问道。

    张院士踌躇了下,说道:“张先生在的时候,就所有人就感觉心里都吃了颗定心丸,心里很有底,感觉即便有什么问题,出现什么意外……有张翟先生在,能够兜底。”

    “我记得你没有和张翟那小子共事过吧?怎么对张翟有这么大信心?”谢首长依旧笑呵呵地说道。

    “有幸和张翟先生共事过。”张院士摇头说道,“之前蚩尤战争机器人飞行装置研制工作,我也有参与。”

    “所以,你就对他这么有信心?”

    “不仅仅是我,是大多数人。”张院士摇头,“现在指挥室里,至少半数以上,对张翟有信心。”

    “你们啊,就是太依赖张翟那孩子了。”谢首长摇头道,

    “你们倒好,把所有压力都丢给张翟,那他又要把这些压力扔给谁?”

    “你别忘了,张翟那孩子才21岁不到,比你儿子年龄还小。

    他这个年纪,本来还应该在象牙塔里学习,谈谈女朋友。

    现在却承担着来自整个世界的压力,所有人都等着张翟带领人类走出地球,实现殖民宇宙的理想。

    一群四五十岁,五六十岁的人,却让一个比你们小两三轮的年轻人顶在最前面,替你们承担所有压力,把所有责任都甩给张翟来承担,你们不觉得羞愧吗?你们不觉得惭愧吗?

    你们简直是,无耻!恬不知耻!无耻之极!

    张翟是你们的底气,那你们是什么,全部都是废物!”谢首长满脸怒火怒斥道。

    突如其来地爆发,让张院士不知所措,愣住了。

    “你知不知道,那小子一天在实验室里待多久,你知不道那混小子晕倒了多少次,流了多少汗,付出多少心血……”谢首长越说越火大,脸涨得通红。

    “而你们呢,还不停往他身上甩压力,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所有事情都要等着张翟来,那要你们做什么?”

    “谢老,抱歉。”张院士脸色愧疚地说道,

    “你放心,即便张先生今天不在,我也会让这场登月着陆,不出任何差错!”

    谢首长摇了摇头,没再多说什么。

    张院士转身刚走,谢首长怒气冲冲的样子便消失不见,脸色恢复平静,他低声,幽幽一叹:“岂止是你们,我都觉得那小子在,心里有底。”

    月球表面,随着时间渐渐流逝,第三艘宇宙飞船,也将造访月宫基地所在平原。

    米国的月球基地在平原西侧边缘外,而相隔数公里的翟城航天中心月宫基地,占据着平原最中心位置以及整块平原绝大多数位置。

    此刻,嫦娥六号即将降落在平原东侧边缘外。

    米国月球基地,威廉姆斯,琼斯等人正艰难仰着头,看着远处那个从天空慢慢降落的光点,心中一片悲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